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378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3

    追蹤人氣

【高年級】在那大院子裡的人們

   潮江大宅院裡有三個繼承人。
 
  老大據說是女僕所生下的孩子。
  母親不知所蹤,有人說被遣返回家了有人說去世了,去世原因也眾說紛紜有人說是身體虛弱,生下孩子後就死了;有人說是被設計陷害死了至於這設計的手法又可以再衍生出更多條不過這不重要,眾人比較關心的是:是誰害死她的?

  到現在最多的說法是指向了現在還存活著的夫人──也是至今最有理由、最有那個資格能去恨、去設計這場計畫的人,最大的幕後黑手。當然沒人敢直接公開說或是去質詢,只是這至今也成為了最多人的共識。畢竟之前就有聽說這位女僕還活著時就很得主人的寵,甚至有說在迎娶夫人之前這位女僕和主人勾勾纏了,也因此這個女僕生下孩子的時機還遠早於夫人──當然這也只是片面說法,沒有人敢去證實、也沒有人目前手中能掌握到確實能指控夫人殺害這名女僕的證據或資訊。事實上,這名女僕的屍體至今都還沒有被找到,所以一切也只能是「聽說」。

  至於除了夫人以外,還有沒有是有可能設計殺害這名女傭的兇手候選人?意外的是還蠻不少,下從女僕郵差園丁(雖然比較有可能是被夫人唆使)上至總管主人──沒錯有主人,實際上除了夫人以外,最被受到矚目與懷疑的就是當今潮江大宅院的主人。儘管他的支持度也和這個懷疑度成正比地不相上下。
  為什麼是主人?這個疑惑出來以後猜測的理由和說法就更多,如主人早就想甩掉這個女僕了只是苦無機會這下正好…(當然也有人懷疑,那為什麼要等到『這個時候』?)想甩掉的原因也是眾多理由如傳出去會玷污了家族的名聲、主人敬畏夫人那邊的娘家勢力、主人不愛這女僕了、女僕手中握有主人的弱點……等等,再壞甚至連女僕想跟別的男人跑了被主人發現,以至於慘遭主人滅口這也都出來了。

  只是像前面說的,主人的支持度很高,也可能是至今的歷代主人當中最高的了。所以雖然是第二、以理由來說也是最可能殺害這女僕的,但卻都比夫人更加低調且受到壓迫不得張揚,甚至有人在猜之前發生過幾次的傭人失蹤事件都是因為他們是懷疑主人那一派的而被滅口了。
  當然儘管女僕慘遭殺害這個說法是最被宅院裡的下人所接受的,但其實在外面──或者應該說,包括宅院裡下人以外的,繼承人不論外面最常聽到的說法還是和男人跑了──我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可能是夫人或夫人那邊的娘家、又或是主人這邊的家族吧。或許也和遲遲找不到女僕的屍體、導致女僕被殺害的可信度降低有關,但我所聽說的是,在社交圈或是宅院外面都比較相信是和男人跑了──至於男人是誰就不重要了,女傭人現在在哪裡也不是這麼被人關切,只要知道主人沒去追查他們的下落、而被人說真是寬宏大量又善良就是了。
 
  不管怎麼說,這都已經是二十餘年前的事了。儘管現在還是有人在傳言或揣測,但二十多年下來都沒有一個結果或是線索,興趣自然也會慢慢減淡,更何況少爺本人也不怎麼在意這種事──少爺是個好脾氣的人,見過他的人都會這麼說。
  少爺和主人長得並不怎麼像,以至於很早以前也有人懷疑過少爺其實根本不是主人的親骨肉,而是女僕和宅院裡的誰或是外面的男人私通所生下的孩子,主人只是心腸好,背了這個黑鍋和負擔起養育孩子的責任──只是之後就被主人給正式公開否認了(實際上在少爺愈大以後,有些在宅邸裡作久的人也有說少爺與其說不像主人,不如說像他那不知所蹤的母親)。
  想是有傳到主人那或是少爺聽到也有這個疑慮和不安,在少爺八歲生日那天的生日宴會上,主人就有把少爺給牽上臺,並在所有人──包括當天請來的所有親朋好友及其他有被邀請來的貴賓面前──正式宣布少爺是他的親生骨肉,並下令以後不准再有相關傳言流出,否則一律『嚴辦』。

  沒人知道這嚴辦是什麼意思,只知道主人這次是認真的了。也因此在之前關於少爺一些不好的流言、如出身啦被冷落沒有繼承權,在家裡的地位怎的在之後也都全部銷聲匿跡。女僕的孩子?是不是主人的兒子?那有什麼關係反正主人都這樣說了,主人的話對少爺而言就是一個保護罩,也是一個地位上的肯定和證明,所以既使夫人和夫人那邊的人並不喜歡少爺──但這似乎也不是這麼重要,少爺和主人的感情也一直都很好,少爺很尊敬主人、主人也很疼愛少爺,這樣就夠了。
  說了這麼多,都忘記要先提到少爺的名字了。少爺有個與主人姓氏不太相稱、但單唸名字卻又覺得很適合他的名字,叫作「伊作」。
 
  伊作少爺──我們都是這麼叫他的,很少人會稱為「大少爺」,似乎是怕夫人不高興。但伊作少爺總是會要我們別叫他少爺,說叫他的名字就好了。
  「那怎麼可以,伊作少爺。」而其他下人像是總管、女僕長聽了以後也只是皺起眉來這樣說道:
  「在這裡您就是少爺、是老爺的兒子,也是家族裡的繼承人,對這點事情您必須要有最基本的認知的。」像是在訓話。
  而少爺聽了以後每次也都只是苦笑著,並微微點了點頭──儘管我也只見過兩次而已。我和伊作少爺並不是這麼常碰到面或說到話,儘管他很常──怎麼說呢,明明身體不是很好、或是該說不怎麼適合體力活以及其實有懼高症的,卻很常會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舉動──如爬上樹去想拿下不知為何會飛到那裡去的模型飛機。
 
  「伊作少爺那些我們來拿就好了──您先下來啊──」
  「不要緊的,我馬上就下去了。」
  踩著腳上的雪駄,身上還穿著和服袴褲……伊作少爺您這到底是怎麼爬上去的?!雖然已經有園丁去拿梯子來了,但看伊作少爺已經爬到這麼高的地方大家都看得心驚膽戰,除了祈禱以外誰也沒辦法做什麼。
  「啊、拿到了。」
  構到的一瞬間,伊作少爺立即高興笑道。但可能是一瞬間的鬆懈導致伊作少爺不禁「啊」了一聲,然後……
  「呀啊啊伊作少爺啊啊啊────!!!」
  『砰!』『颼颼颼──』
  兩種聲音同時響起,大家趕緊都跑過去跌落的地方看,才看到伊作少爺原來正好掉落在了剛修剪好的矮樹叢上,頭髮已經凌亂同時臉上也有些刮傷,並有些無奈地舉起手中的東西哈哈笑道:
  「啊哈哈……不小心壓壞了啊,這個。」
  一看才發現是方才構到的模型飛機。
  「……這不是應該現在笑的事情吧,伊作少爺。」
  至於在場的女僕長則是已經嚇得全身癱軟,生不出氣了。
 
  這就是伊作少爺。
 
 
  *
 
 
  第二個則是留三郎少爺。
  說起留三郎少爺,許多人多少會有些忌諱。原因無他,因為留三郎少爺並不是主人的親生孩子。
  他甚至也不是夫人的骨肉,不是夫人娘家那邊過繼的孩子還是主人這邊──事實上,留三郎少爺是唯一和這兩家都沒有血緣關係的人。
  留三郎少爺是主人所帶回來的,有人說他是被賣掉的孩子。
  被自己的家庭給賣掉的。
  這在當時並非什麼稀奇事,事實上從明治開始以前因為家境貧窮或有什麼其他原因而賣小孩的家庭非常多──被賣掉的小孩當然也很多,我就是其中一個。
  但是,因為被賣掉、還是被丟掉而撿回來直接收養成為繼承人的孩子,卻是非常地稀少。
  留三郎少爺就是其中一個。事實上當初主人要把他列為繼承人之一時也受到了兩方家族、甚至友人相關合作對象很大的阻止,後來主人是怎麼力排眾議成功讓留三郎少爺成為繼承人之一的這也已經不得而知,不過也因為這樣,導致留三郎少爺在宅裡的地位始終很微妙。
  他不像主人也不像夫人(這是當然的)也因為沒有血緣,所以他也不像另外兩個少爺,在地位繼承上有這麼大的正統性──實際上以守舊華族和老一輩的眼裡看來,留三郎少爺就是個外人。年輕又晚進來的下人可能沒感覺(譬如我)但做久的下人就也是這麼覺得了──如老女僕長一直不是很贊同主人冊立留三郎少爺為繼承人這事。
  「我也不是討厭留三郎少爺才這樣說的。」
  只要談論到此事她就會碎碎唸道:
  「只是這事實在不怎麼謹慎,當然我不是懷疑主人的眼光和決定只是──怎麼說這事都應該更緩些的。不僅夫人那邊本家那邊也都是不怎麼贊成的,當然他們是為了利益考量……但在正統上也確實其疑慮的地方。當然我對留三郎少爺並不是……」
  大概這可以唸好一長串。
 
  沒有人知道主人為什麼會帶(買)留三郎少爺回來,據當時有聽到的前輩說,對這個問題主人也只是含糊帶過,說這是留三郎、以後就是伊作和文次郎(這是三少爺的名字)的兄弟了云云之類的,但都沒有人曉得,為什麼主人會帶留三郎少爺回來,連與主人一向最為親近又據說最熟悉主人的總管也都不曉得。
  「明明當時已經有文次郎少爺了。」
  總管曾經這樣說。

  沒錯,當時文次郎少爺已經出生了,所以才更令人匪夷所思──文次郎少爺並不像伊作少爺,他是真正夫人和主人所生下的孩子(所以夫人也最疼他)最近一次主人離開家門時文次郎少爺也已經三歲了,但之後主人就帶了留三郎少爺回來──還把他交與夫人扶養,可見夫人當時的打擊之大。
  「就算主人心腸之好,但這樣的舉動實在太殘忍了。」
  我曾經聽到一些年紀比較大的僕人這麼說(多半是女的)。
  是對夫人殘忍、還是對文次郎少爺殘忍,更或是對留三郎少爺殘忍,我不知道。那時我還沒進來,所知道的也只是之後聽一些前輩說拼拼湊湊而成的。包括為何會給夫人收養、又夫人到底有沒有因為發洩,而對留三郎少爺做過什麼。
  「這我就不知道了,畢竟夫人的房間一般人是不能進去的。」
  前輩回憶起來時這樣說道。
  「當然,留三郎少爺的房間和夫人的房間是分開來的。但有時候像少爺要請安還是問好時還是要去夫人房間……這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儘管如此當時照顧少爺的下人到底有沒有受到夫人還是誰的唆使而對少爺做什麼,這在現在也是不得而知了。或許真的有也或許其實沒有,因為若有主人一定會知道,別看主人這樣他在宅邸裡的眼線其實很多,包括總管最大的女僕長其實也都是主人的眼線。但留三郎少爺從以前就很沉默這點卻也是真切確實的。有個作很久的廚師就有說過,留三郎少爺是要到大了一點,大概十歲以後臉上才會開始有些笑容的。
 
  沒有人知道主人為什麼會帶留三郎少爺回來,唯獨這到現在依然是個謎。甚至之後隨著留三郎少爺的日漸成長,一些刻意要中傷主人或是影響留三郎少爺繼承地位的流言也會不時傳出──例如主人和留三郎少爺之間一些什麼不正當關係的。

  當然我相信主人,也知道留三郎少爺絕對不會做這種事,但我一個人相信並沒什麼用,宅裡有這麼多口──包括外面那些。儘管因為主人和留三郎少爺從沒對這類言語做出過度否認的動作,導致之後有些人也自討沒趣而逐漸淡了下來,但從沒真正消失過。這種言論就像是懷疑伊作少爺的正統性、卻又比之更具有見縫插針的機會。留三郎少爺的名字甚至不是主人取的,聽說是他的原生家庭。也因此他明明是排行老二(雖然很多人不承認)但名字卻是叫「留三郎」。

  留三郎少爺大文次郎少爺一歲多、卻只小伊作少爺一歲(他們同月生)加上文次郎少爺大了以後因為唸書就不常在家,導致伊作少爺和留三郎少爺的感情似乎比較好。像我就常看見留三郎少爺去找伊作少爺或是反過來、兩人一起在宅院裡散步這也不是沒有。何況留三郎少爺也確實是挺好相處的人。
  他不像伊作少爺看起來這麼地好脾氣又溫和、但又不像文次郎少爺那樣不知先天還是後天所具有的壓迫性這麼重。他的眼神時常銳利或許是因為他有雙上吊的眼角,導致只要不笑時就會看起來很是嚴肅或是在生氣。但是他對我們這些下人都很好,或許因為平民出身,他還比伊作少爺更沒有那種貴族的嬌氣和架子。加上他的手也很巧、或許是因為興趣關係,不論是在房間還是庭園找到留三郎少爺時,他多半是在修理器具或做東西。
  有些是他自己看到主動拿過來修(雖然往往會被其他下人給嚇得抱了回去),有些好像是主人丟給他──不知道主人是不是想洗刷他在社交圈的不好名聲,常會接一些貴重物品如西式音樂盒還是發條娃娃之類需要精密儀器運轉的,交與給他修理,之後再還給原主人──當然是要收錢的。留三郎少爺自己的儲蓄和善修繕的名聲就是這樣逐漸建立起來的。他甚至還會自己做東西,例如前面提到伊作少爺飛到樹上的模型飛機,就是留三郎少爺做給他的。
  「抱歉留三郎~我又不小心把它給弄壞了。」
  伊作少爺邊苦笑邊把手中已經壓扁的模型遞給留三郎少爺。
  「這倒沒什麼,只是聽說你又從樹上掉下去了?」
  留三郎少爺說,還嘆了一口氣:
  「跟你說了有懼高症就不要爬高的地方,還穿著那種衣服…直接請園丁或是把樹砍掉不就行了?」
  「不行啦留三郎,那樣樹就太可憐了。而且是我自己弄到樹上的,我不想麻煩別人。」伊作少爺說。
  「你爬上去就已經是麻煩到別人了。」留三郎少爺一針見血地說。
  「……算了,拿過來我還是幫你修吧。下次我會幫你做得堅固一點的,至少不會這麼容易壞掉。」
  留三郎少爺說,同時也揚起了一抹像是無可奈何的苦笑。
  這就是留三郎少爺。雖然因為環境或個性關係導致他在在情緒表現上一直淡漠或比較壓抑,但他也不是真的不會笑的。雖然沒像伊作少爺這麼明顯但從他和主人的互動也可以看出來他很尊敬老爺──除了一個人以外。
 
  那就是文次郎少爺。
 
 
  
 
 
  文次郎少爺是三個繼承人裡年紀最小的一個,儘管只有他才是夫人和主人的孩子,真正的嫡長子。
  所以也有人說,他會和留三郎少爺感情不好這也是很正常的,畢竟伊作少爺就算了(還是有老爺的血統)但留三郎少爺站在血統來看卻是真正的外人──還僭越了他的排行成為他之上的二兄長,所以有人、應該說大多數的人,都認為文次郎少爺就算憎恨留三郎少爺也是理所當然──即使事實並非如此,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文次郎少爺長得非常像主人──或者該說,急躁版的主人,也有人說比起主人文次郎少爺其實長得更像主人已經逝世的父親。更重要的是他是夫人唯一親血緣的孩子、以本家來講也是真正正統的嫡長子,受到所有人的寵愛,照理來講唯一有正當繼承權的人。所以也有人說,現在雖是這樣三個少爺都有繼承權,但等主人去世了以後文次郎少爺會不會用權把這些通通收回來什麼的──若是其他人我相信他會這樣作,但文次郎少爺不會。
  前面有說過在留三郎少爺被主人帶回來時,那時文次郎少爺已經出生了,甚至已經四歲。之後主人把留三郎少爺交給夫人扶養(名義上)時也有人猜在夫人的憤恨下一定會不斷對文次郎少爺傾訴對另外兩人的恨意,使得文次郎少爺討厭另外兩位少爺──據說好像真有這樣做,但沒達到原本的效果。
  文次郎少爺長得非常像主人。不只總管,其實做得久,像女僕長那樣幾乎半輩子都貢獻在這裡的人,也常說文次郎少爺很像主人。這像不只是長相,還包括個性。至少──至少在我進來以後、那大概是我六歲時,就曾經看過,在夫人好幾次要責備或是毆打留三郎少爺時,是文次郎少爺挺身而出保護他的(當然這是偷偷看的,不能說出去啊)。

  進來前我不知道、或許也不會有人知道,但在進來以後這樣的流傳和事件卻是愈常發生過。我聽說過文次郎少爺和留三郎少爺可能會不合的傳言,實際上也確實很常看過他們吵架,更嚴重還打起來──但要說憎恨還是討厭、我卻看不出來,至少在打完以後下次文次郎少爺又去找留三郎少爺了,沒錯是文次郎少爺主動的。
  儘管夫人是這樣憎恨著另外兩個不是她所生的少爺,但文次郎少爺卻好像全沒受到影響似的,只要不是在唸書時都會去找另外兩個少爺玩。我(或是其他下人)最常看到的就是兩個少爺在鬥蟲還是比賽時,伊作少爺就在一旁笑著拍手或幫忙加油助陣。
  「喂留三郎、我們今天再賭一次,要你贏了我就給你當馬騎,我贏了你就要聽我的命令做一件事。」
  「等下這不公平,為什麼你可以命令做事我就只能騎馬?至少我也要命令做一件事!」
  「那、那…不然我們用猜拳來決定嘛!贏了就聽誰的!」
  「才不要!那一定是你贏因為我每次都是先出拳頭!」
  「那是你自己要出拳頭又怪我了嗎?!」
  「加油~文次郎和留三郎都加油喔~~」
  那是在文次郎少爺還沒去外地唸書時,三個少爺非常常玩在一起(就算之後常會演變成吵架或打架…)。實際上連唸書時他們都是在一起,有時候我(或是其他人)還會看到伊作少爺還是文次郎少爺偷偷跑到另外兩人的房間去睡覺,然後在隔天讓其他下人找得要死。
 
  我會知道,是因為我曾經看過──或者該說我曾經參與其中。儘管以下人而言我不該與少爺們玩在一起,若被發現一定會被訓斥或抽打一頓的。但當時誰會在乎這個,呃好吧其實是我忘了,加上我和少爺們年紀相當(我進去時只小文次郎少爺一歲多一點)所以少爺要玩或是去哪裡時也很常找我一起去。某方面而言我也可以說是和少爺們最常玩在一起的人(雖然若被發現的話就完了)。
  所以我也知道,我不敢說知道得比總管還是女僕長多,但我知道,至少我知道,在文次郎少爺還沒去外地唸書時,三個少爺的感情都是非常好的。他們很常一起去找宅邸裡的祕密房間、密道,然後猜測宅邸哪裡有靈異事件,甚至很常偷偷跑出去──雖然回來時一定會被責罵。彷彿大宅院底下那種波濤洶湧、或是大人們疑心暗鬼的暴風都影響不了他們。
  「感情很好的嘛。」
  「是啊。以前真的是這樣子的。」我不禁嘆了一口氣。
  以前真的是這樣子的,至少,在文次郎少爺去外地唸書以前。我不知道主人在想什麼,也許是當今潮流也許是主人自己的考量(儘管我從以前就不知道主人的考量究竟是什麼),也有人說,是夫人提議的然後主人接受了。
  不管怎麼說,至少在文次郎少爺去外地唸書了以後,也確實有好段時間都沒回來──不是不回來但因為畢竟在外地,也只有假日偶爾或是長假能回來。中間我就覺得好像有什麼變了,是文次郎少爺的態度?想法?還是留三郎少爺和伊作少爺這邊?或是主人夫人?我不知道。
  在文次郎少爺不在了以後,宅邸也確實變冷清了許多,至少沒以前這麼熱鬧了,或許是沒文次郎少爺和留三郎的爭執比賽了吧。之後夫人有沒有對另外兩位少爺做過什麼、或是其他人做過什麼我也無從知曉,因為剛好宅邸裡也發生了一次改組事件──說白了就是遣散或開除一些人(我不知道標準為何)再進了一些人──連有些人的工作也都經過了些更動。
  這一連串的事件實在太過巧合,巧合到我都要懷疑是不是有人計畫好的。但這話不能亂說,工作變動我也有分,至少我比以前忙了──還被更加勒令提醒不能再跟少爺混在一起,我沒辦法違抗,我只能服從。
  「所以之後留三郎他們怎樣你也不知道了嗎?」
  「嗯。不只留三郎少爺,連文次郎少爺也是--…」
  我不知道文次郎少爺身上是發生了什麼事,還是時間太久導致人都會有改變。等到我有一天發現時,少爺間卻已經變得很冷漠了,當然不是指留三郎少爺和伊作少爺(畢竟他們都是住在一起)但是──…
  「就算在走廊上碰到也幾乎不會打招呼、起爭執時也可以看得出來兩人都是很生氣的,誰都不肯退讓誰,吵完後也都不會再像以前那麼快和好了。」甚至有可能根本就沒和好。
  有時候甚至吵完的隔天文次郎少爺就離開家裡了,到下次時好像也忘了上次的掙扎感覺什麼都沒發生──但這樣真的好嗎?我不曉得。或許是因為我仍記得以前他們和好時都會大笑的吧。
  「文次郎啊……」
  一旁的人開口道。還沒聽他要說什麼我就聽到不遠處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竹谷──喂竹谷──」
  「啊、時間到了。」
  我飛快地從階梯上跳了起來,並對一旁的人說:
  「對不起七松少爺,我必須要先走了。」
  「喂竹谷──」他本要抓住我的手,但被我給躲避掉了。
  「照約定,還請您別把剛才的事跟任何人說啊。」不然我就慘了。
  「如果你肯多陪我一會的話。」
  我歉意地笑了一笑,並揮揮手就走了。我知道他不是會隨意說出去的人,因為他是文次郎少爺的朋友。
  「我來了。」我對剛才找我的人說。
  「主人在書房,他有事要你過去。」
  「我知道了。」
 
  ──我的名字叫作竹谷八左衛門。
 
  「主人,竹谷到了。」
  敲幾下房門,我說。
  「是八左嗎?進來。」
  「是。」
 
  ──這是主人,給我取的名字。
 
  轉開房門,我上前去。
 
 
  ===
  天氣轉變引發的過敏導致沒精神寫文,只好打這個設定(咦)
  算是滿久以前想到的,雖然當時的原型是中國的傳統大宅院,但以日本來講算是在明治~大正以前的,兄弟設定也有些修改但人還是一樣。
  順說留三郎後來的背景設定是參考張宇的《四百龍銀》(當然只有參考,所以不可能一樣)
  因為只是設定,所以當作設定圖或短篇來看也可以!CP沒明顯就不標了反正認識我的都知道我的調調(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