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松竹日賀文】人魚公主~你化為海中的一縷泡沫《海洋篇.上》



   --那是……發生在很久以前……
 
  「──有沒有看到……」
  「沒有啊……。」
 
  ──久到幾乎快要忘記了是什麼時候、只記得是十分遙遠的……
 
  「──真是的,到底是跑…不對是游去哪裡啦。」
  尋找的人抬起了頭來,並嘆口氣問道。
  「八左衛門──…」
 
 
  ──發生在、一個很遙遠很遙遠,一個在海底的故事──。
 
 
────《人魚公主~你化為海中的一縷泡沫~》
 
    海洋篇
 
 
  「……哈──。」
  而在離尋找的人大約有幾百公尺還不到一海里(事實上還是在龍宮的籠罩範圍裡)有一片珊瑚礁群的地方,有著一頭銀灰色長髮、在珊瑚礁裡還顯得特別顯眼,亦是被眾人尋找的目標──八左衛門,正在望著眼前的珊瑚(儘管心不在這上面)並不知想到了什麼不禁嘆出了一口氣。
  『──那天以後,不曉得七松學長怎麼樣了……。』八左衛門忍不住想道。
  『雖說有可能只是演戲,但如果七松學長真的有怎樣的話……畢竟那海浪也滿大的啊……咦咦、不對不對,自己在想什麼呢,必須要相信七松學長才對的,畢竟──』
  「喂──!八左衛門──」
  而在八左衛門還陷入在自己的思緒中時,一個突如其來由遠而近的聲音,馬上就把他給抓了回來。他轉過身去才發現是勘右衛門:
  「啊、勘右衛門。」他不禁喚道。但馬上就被勘右衛門從後面給巴了一下:
  「還啊呢!你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啊,突然就不見了還讓我們找好久……結果卻是在這種地方……」
  「欸…咦、抱歉……?」反射性就先道歉,「那個……怎麼了嗎?突然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也沒事?還不就是你不見了(其實八左衛門很想吐槽,不就還是在龍宮裡嗎……?)然後啊,一發現你不見了食滿學…呃,留三郎三哥就又開始緊張起來,並大張旗鼓地找你了。所以你還是跟我回去吧,以免讓中…父王他們擔心。」
  「哦、嗯,嗯……。」
  聽到勘右衛門這樣說,也知道要他一時轉變過來稱呼實在有些為難他,所以八左衛門也不再吐槽而是乖乖地跟在他後面走…游。
  「──不過啊,食滿…我是說留三郎三哥會這樣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而在回去宮殿大廳的路上(還是水上?)他也聽到勘右衛門在說:
  「畢竟你最近啊,也的確是有些奇怪,常常一下子就突然跑不見人影了。啊不對…是從起來就……問你去哪裡也都支支吾吾地只說在附近,但是啊,我大概能想得到,你其實是去海面上…」「勘右衛門!!」
  突然還沒講完,就被八左衛門緊張的聲音給迅速打斷,勘右衛門轉過身去,看到八左衛門那一臉緊張的樣子時,先在心裡想這小子實在很不會隱藏感情,接著無奈笑著摸了摸他的頭道:
  「別這樣看我,八左衛門。我沒有跟其他人說,但是……」接著他的神情一黯:
  「──你必須知道,依照規定我們是不能……接近陸地的,甚至連浮出水面都不行,除了那一次……所以,你一定要小心點,我們不能隨時隨地永遠都在保護你。」
  「嗯……我知道。」
  知道勘右衛門是在擔心他,畢竟在他們同年齡的孩子當中和他最親近、也是年歲最接近的人就是勘右衛門了,所以八左衛門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淺淺一笑,雖然他的眉頭還是有些皺起。
 
  ──我們是人魚。
  嗯、沒錯,就是童話故事書裡常會出現的那類人魚,雖然好像不真實但其實我們是存在的。只是一般而言人類不會知道我們的存在,因為我們都是藏在極為隱蔽的地方加上在龍宮──也就是我們住的地方,周圍都有設一層隱藏的結界以避免被人類發現到我們的存在。
  ──我們游出水面是一個禁忌。
  除了、照族規所言,只有在十六歲──也就是以人魚言在成年的時候,可以浮出水面去看一下水面上以及陸地的世界──儘管這條族規其實原本是要被廢掉的,因為,就是有了這條族規,所以才──。
 
  「──留三郎三哥。」
  而在這時他們已經回到了宮殿大廳的大門口,只見在門口處已經有幾個人魚等在那邊,而其中一個看到他們以後也馬上就急速游了過來:
  「勘右衛門!以及、八左衛門!你們到底是跑到哪裡去啦?!尤其是你八左衛門,你到底去哪……」
  「啊、留三郎,留三郎,先冷靜下來啊。」
  而在他一旁的伊作──也就是二哥,也趕緊上前來勸開並笑道:「詳情還是等進去再說吧,畢竟長…父王已經在等我們了,讓他多等也不好。」
  「嗯……也是。」
  留三郎聽了覺得有理,便也停下來先跟著其他兄長一起進去,八左衛門看了也趕緊跟進。只見穿過門口後一下子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個廣闊的珊瑚大廳──想想也是,因為這宮殿全部都是由珊瑚礁所建造的啊,八左衛門不禁想。
  雖然是在海裡,但因為海洋的波動以及大廳當初的刻意設計,使得陽光折射進來時還是會顯得大廳一片明亮──雖然這也跟他們人魚的視野有關係啦。他們天生就是比較能適應暗一點的地方,所以就算是晚上沒有陽光只有夜明珠的時候,對他們來講也不成問題的。
  「父王。」
  而在他們都進去後,也由最大的大哥──也就是立花…仙藏哥哥來帶頭向父王…請安。只見坐在王座上的中在家……父王,在看到仙藏哥哥的動作後也點了點頭,接著把視線放在了八左衛門身上:
  「──八左衛門。」被點名的八左衛門馬上肩膀一顫。
  「你剛才去哪裡了?」明明聲音很小,但在這偌大又沒有其他人講話的大廳裡,卻顯得沉重而帶有威嚴感。
  「呃…我……」八左衛門有些期期艾艾地說:「我剛才在……三十九號的……珊瑚礁房間那……」
  「嗯……那就好。」中…父王聽了以後也挺滿意地點了點頭。正當八左衛門以為可以逃過一劫時卻又聽到前方的父王繼續說:
  「──不然,聽說有人看到,你好幾次都游往陸地的海面……本來還以為你又要前去陸地上了。」
  聽到這番話眾人一下子大驚,八左衛門也瞬間毫無血色,而立即望向了勘右衛門──卻見勘右衛門也沒多好,甚至更加驚駭。一下子他全都懂了,原來父王老早就知道了……!
  既然被知道了那也沒什麼好怕了,就直接說出口吧──在這樣想以後八左衛門也努力鼓起了勇氣,並大聲說道:
  「父、父王……!」父王(中在家長次 飾)也轉過來望向他。「既、既然您已經知道了,那我也不再多說,或是狡辯什麼,但我想請求您,請讓我上去──」「八左衛門。」但父王沉重肅穆的聲音馬上就截斷了他:
  「你知道為什麼,我們族規會訂下不准游往水面上和陸地的規定嗎?」
  「……知道。」八左衛門低下了頭。
  「原本再絕一點應該是要連十六歲生日浮上水面這條都廢止的……但因為實在太多人來求情,又有太多的保證……才讓這條得以生存下來。但你應該知道……從小就聽過這故事的你,應該知道原因……」
  「……是。」八左衛門的頭更低,神情也變得更加黯淡。
  「我們的祖先……應該說我們祖先的那一輩……曾經出了,一個因為在生日那天游往海上,而愛上了她那日拯救的,陸地上王子的人魚公主……」
  長次(父王)繼續說道:
  「而為了前往陸地上……她犧牲了自己的聲音,換來了人類的雙腳……但條件是,三天後王子必須要愛上她……」
  「……但之後王子沒有,反而是愛上了別國的……也就是他自以為是救命恩人的別國公主……結果最後是她化為了泡沫……再也無法回到海裡……」
  在說這話時現場也是寂靜無聲,彷彿連泡沫及呼吸的聲音都沒有。
  「……因為這樣我們才設下了更嚴格的規定,並更加禁止族人去跟陸地…也就是人類接觸,就是為了避免發生這樣的事……我們是人魚,和人類終歸不同,兩者是不可能並存的,所以……知道了嗎?」
  「……是的。」
  最後,整起事件就在這樣沉重又嚴肅的氣氛下作結束了……但真的是這樣嗎?不只勘右衛門,其實有的人也抱有存疑。
  事情要追溯到一個月前──。
 
 
  「恭喜你十六歲生日!八左衛門──」
  「謝謝!謝謝大家!──」
 
  ──那天是八左衛門的十六歲生日。
 
  雖然依照常理,海底生物的年齡計算與陸地上,或者人類都有所不同,但只有人魚是例外──事實上在懂事以後八左衛門也常常很疑惑,他們到底是屬於魚還是人類?他們的腰部以上是人類的外貌、但下面卻是魚的尾鰭;他們明明和人類一樣是用肺呼吸但又可以在水裡生存,在陸地太久反而會呼吸困難;以及他們的年齡算法和人類是一樣的……有太多太多的不解與疑惑,在八左衛門的腦子裡推積著,就算去問自己的兄長或別人也常常得不到答案,只好最後去問父王──「我們是異類嗎?」他這樣問道。
 
  「是的,我們的確是異類。」而出乎意料的父王也承認了:
  「所以我們不是人也不是魚、但我們又確實是生活在水裡的,這就是我們和人類的最大不同之處,你懂了嗎八左衛門?」
  事實上八左衛門依然不是很懂,但聽父王那樣說,總之就是,因為他們生活在水裡,又父王一再強調的他們與人類不同,所以,縱使上半身是人類的外表年齡計算也和人類一樣,但他們終究是比較偏向魚的……可以這樣解釋沒錯吧?
  總之身為孩子中最小的八左衛門(其實他和勘右衛門也曾經很疑惑,明明雷藏的年紀還比他們小,為什麼設定卻是他比較大?)從小就是聽著其他人及兄長說著海上奇景和陸地上的一些事情長大的(當然是十六歲生日時才上去看了,雖然有時也會偷偷啦──不能跟父王說喔。勘右衛門偷偷說道)其中有好也有壞──但不論如何八左衛門對海面上的事情都是充滿憧憬的。海裡並沒有書,也沒辦法圖畫,所以八左衛門所聽到的都只能由他自己去想像,直到十六歲時──
 
  「八左衛門。」
  「中在家…不對、是父王!」
  轉身看到中在家學…不對是父王也游過來,八左衛門高興喚道。
  「恭喜你今天十六歲生日。」
  平時一向嚴肅又不帶什麼笑容的父王,今天也難得的眼中和唇角像是有些笑意。八左衛門聽了也很高興地說:「謝謝父王!」
  「那麼,按照族規……」
  聽到這句話八左衛門的心臟也不禁懸了起來,他已經期待了好久了,從聽到以後就一直很期待著,如今終於──
 
  「--從現在開始,到明天早上六點以前,你都可以去海面上看看了。」
  「太好了!」八左衛門不禁歡呼。
  「恭喜你了八左衛門──」其他兄長也紛紛圍了過來恭喜和提醒他:
  「但是要小心啊,不能被人類給看到了。」留三郎(老三)說道。
  「沒關係啦若被看到了直接潛入水底就行啦,反正人類這麼笨」勘右衛門(老六)倒是很樂觀。
  「話不能這麼說,若是一個不小心撞到礁岩了……」
  「只有伊作你才會作出這種事吧。」仙藏(老大)立刻毫不留情地吐槽伊作(老二)道。
  「在要上去前先讓我幫竹谷…我是說八左衛門君整理一下頭髮吧~」鷹丸(老四)不會放棄任何可以梳理八左衛門頭髮的機會。
  「八左衛門路上要小心點喔。」雷藏(老六)只微笑地說了這麼一句,但對八左衛門來說已經是最好的建言了。
  「那我出門囉!大家,明天早上我會回來的~」
  朝大家高興地揮揮手後八左衛門就搖晃著他的尾鰭離開了。
 
 
  「……雖然很難啦……。」之中不曉得是誰說了這麼一句。
 
  「唔哇──原來海面上是這個樣子的啊。」
  另一方面,在八左衛門順利地浮上海面後,一看到天空以及遠方陸地上的一些景色立即高興說道。
  「好厲害、好厲害!真的和雷藏說的一樣耶,天空是天藍色的、和海裡完全不一樣的顏色──」
  雖然有時候在白天陽光的折射幫助下,也可以從中往上隱約看到(應該是)天空的樣子。但往往除了一片光亮和海裡的藍綠色後就沒有其他了。更不用說到晚上時就是灰濛濛或暗沉的顏色,真正看到天空的顏色這是第一次。
  「還有那個、那個孫郎次你看──那個是什麼啊?是什麼東西啊?好高長得好奇怪──」
  「那個是燈塔──又叫作烽火臺,是用來給遠方的船隻照明或防備敵方用的。」
  一平──應該說海鷗,在飛到八左衛門的上頭時聽到這話也幫他解答道。
  「烽火臺……?」
  「竹谷學…王子殿下我們應該低調點的,以免被人類給看到了。」
  平時常跟在竹谷身邊的小丑魚──孫次郎,也在他的身邊提醒道。
  「啊,你們是那個……十六歲生日時才可以游上來的人魚嗎?」一平也發現到了並笑道:
  「對啊必須小心點呢,有時候這附近會有些漁船或遊船經過的,岸上也會有人類──記得你們是不能給人類看到吧?」
  「對啊,但是勘右衛門也有說,若被看到馬上游進水裡就好了,因為我們有尾鰭所以很容易被看錯。」八左衛門也笑道。
  「那我們現在該去哪裡呢……?」孫次郎問道。
  「我想想──啊、就去『岸邊』好啦!之前伊作學…二哥和勘右衛門都有推薦的,去岸邊可以看到好多東西--」
  「欸?!岸邊、但是王子殿下,岸邊很──」
  孫次郎聽了本來想要勸阻他,但興頭在上的八左衛門也沒仔細聽,直接很興奮地就迅速遊走了。
 
  「哇──原來陸地上是這個樣子的啊,大開眼界了呢。」
  當孫次郎好不容易才跟上時,卻看到竹谷已經到達、並且把手搭在最靠近海水即海面的一塊礁岩上,興致盎然又勃勃地把另隻手放在眼睛上並往遠方看了過去。
  「真的和海裡的完全不一樣耶──喂、喂孫次郎你看!那個、那個綠綠的是什麼啊?還是一片──」
  「近一點的是樹林,遠一點並更高的是山脈。」
  像是覺得很有趣,海鷗一平也飛了過來並一一給八左衛門解答道。他是海鷗,在海上、空中及陸地上都見識得多了,他知道很多事情。
  「山脈?」雖然八左衛門聽不懂這是什麼意思,但他還是興致勃勃地指向其他地方道:
  「那那個、那個樹林後面的──高一點但又沒有山脈高的是什麼啊?就是很多白色又像石頭的……」
  「哦,那個啊。那是『城市』啊。」一平笑著說道。
  「城市……?」八左衛門想了一想:「是跟、我們海裡的珊瑚礁及宮殿一樣的東西嗎?」
  「我不知道耶,但如果是說宮殿的話,那應該是一樣的吧。因為在那個城市裡也有宮殿啊。」
  「也有宮殿?」
  啪沙、啪沙──
  「!王子殿下快躲起來!有東西靠近了!」
  一聽到這與礁岩摩擦的撞擊聲音,孫次郎趕緊說道。八左衛門聽了也立即潛入水裡去躲起來、一平馬上飛走,但在好奇的驅使之下八左衛門還是忍不住在離這裡近一點,但又因為地形而更加隱蔽的礁岩旁浮出了水面,果然遠遠就看到和聽到了──
 
  「真是的……這個時間身為主角的你不應該在這裡的吧?若不快點回去準備晚上的小心又被責備……」
  「呀哈哈哈!文次郎你好容易操心和擔心啊!」果然一個爽朗的聲音立即回應道。
  『是七松學長!!!!!!
  就算這個角度沒看到人、但一聽到聲音八左衛門馬上就知道了。一下子他的心臟也開始劇烈跳動起來──他不是因為心動,即使他早就知道了……好吧依照劇本這時候七松學長也該出來了才是,會碰到根本是理所當然──但知道和實際碰到是兩回事啊!!更不用說他在之前都沒有──
  太過於在意、導致八左衛門忍不住扶著裸露海面的一塊突起礁石,並偷偷藉由其他礁岩的隱蔽以及缺口之下,看到了就在他們前方不過幾步遠的──
  「廢話我當然擔心!要知道現在可是非常時期啊,更不用說晚上就是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啦。」不等文次郎說完小平太就擺了擺手道:
  「反正其他的我已經叫久久知和瀧夜叉丸去幫我處理了,交給他們兩個準沒錯啦哪!」
  「你啊……」而文次郎在聽到後頭也更痛了,並不禁扶住道:
  「每次都這樣對待他們,他們絕對總有一天會過勞死……」
  「真過份才不會呢──講得好像我虐待他們一樣……」
  「『你就是在虐待他們!!!!!』」
  一瞬間文次郎的聲音和竹谷心中的吐槽同步道。竹谷也打從心底同情起了,此時正在皇宮裡忙得暈頭轉向的兵助……但只有一下子而已。
  「──而且不是我要說,為什麼一定要選在這個時候辦?不、我不是要責備你辦這個……但為什麼是在海上?你知道這樣很容易──」咦?
  「嘛──我也是有想到這層因素啦,但是啊。你不覺得這樣就太無聊了嗎?」
  但小平太轉過來笑道:
  「因為害怕、所以就更動原來的計畫,改成只在宮裡──不論敵方是怎麼想,我方的人知道了士氣也一定會衰敗的吧?反正早晚是會對上的,倒不如用這種明目張膽的方法,來提振他們的士氣。」
  「這……你說的也是有道理,但……」
  「呀哈哈哈!不用擔心啦文次郎。」一下子小平太大力拍了文次郎的背一下道:
  「反正今晚就享受一下吧,你平常繃緊了這麼久,偶爾也放鬆一下嘛。」
  「是誰害的啊這個……」文次郎不禁嘆了一口氣,接著也跟小平太一起走遠了。
  而等兩人都走遠了以後,八左衛門才敢從原本的岩岸旁探出頭來,並不禁問道:「是說什麼啊這個……今晚的……」
  「嗯──雖然我不確定,但是不是說那個呢?王子的生日宴會。」
  一平也在一旁的礁石上停落下來道:
  「之前去王城裡時我有聽到人民在談論的,說什麼王子的生日宴會要在海上舉辦什麼的,是不是就是指那個呢?」
  「欸、也就是,七松學長的──」
  「王子殿下、那邊不行──」孫次郎聽了也想要勸阻他。倒是八左衛門像有些無奈地說道:
  「嗯……雖然我也不太想,但因為劇本上那樣寫了所以不靠近不行呢。而且我也想……」
  「想?」
  「想要──見識看看、海上的生日宴會到底是怎樣的。」握起拳頭,八左衛門不說但眼睛已經在閃閃發光了。
  「還有……那個,竹谷學長啊……」
  「是?」
  「……在戲裡時還請不要一直稱呼七松學長為『學長』……不然這樣很出戲的啊……」
  「啊……抱歉,在恐懼之下就給忘了……」但真的比較順的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