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松竹】隨筆:名字(竹谷視角)

 
  小平太喊竹谷都是叫「竹谷」的。
  仙藏等人曾經問過為什麼,因為對其他人小平太幾乎都是喊名字,當然也有幾次如留三郎是喊作「食滿」三郎喊作「鉢屋」但總體來講,小平太喊同級生或是後輩們全都是喊名字──卻只有竹谷是例外。
  「嗯──因為竹谷(TAKEYA)比較好叫?」
  小平太這樣說道。
 
  ……想想好像也對。
 
  欸不對,但他叫瀧夜叉丸就是叫名字的啊?總不會『平』還比較難叫的吧?
 
  「嘛這種小細節就別去在意啦呀哈哈哈哈!」
  ──也的確是小細節沒錯。
 
  事實上六年級等人也就是仙藏他們對這個其實也不是這麼在意,只是偶然間有一天突然想到便也突然問起然後小平太也就這樣答罷了。沒有什麼。小兩口之間愛怎麼互相稱呼其實也是他們的事,只要不吵架不鬧出什麼爭端大家相安無事就好,他們是這麼覺得的。當然五年級也是,撇除對小平太的成見不說只要竹谷好他們也不會多說話,所以這話題本來也就這麼沉寂或是宣告結束了,直到有一天晚上──
 
  「──說起來,我好像還沒叫過你的名字呢。」
  ──倒是小平太本人先提了。
 
  竹谷聽了先是一愣,「──欸?」等理解過來小平太在指什麼後,才臉一紅,並像有些吞吞吐吐又不乾脆地說道:「那、那是……」──這算是竹谷的弱勢之一。之前三郎、甚至留三郎等人也有提醒過竹谷,對小平太不要這麼唯唯諾諾又聽話、要強勢一點不然很容易被小平太給壓住或欺負。
 
  ──這是要怎麼辦到啊這。竹谷當下心中這樣想。
 
  更別說他本來就是一個很守上下關係及禮節的人。別看竹谷這樣子好像一個熱血又青春洋溢的十四歲少年的在這方面卻意外地守規矩,甚至還有些過了頭了。對於自己的(五年級)身份,在後輩也就是學弟面前就是要擔當起一切身為高年級學長的責任!
  但在六年及以及師長甚至竹谷認為比他資深的前輩面前,竹谷都是非常畢恭畢敬說話也很有禮貌還會帶敬語的,加上他的笑容在高年級當中是被公認的單純無心機又純粹,仙藏就曾經說過竹谷有一張「無害」的面孔和「無害」的笑容,所以比起同樣也很有禮貌但卻因為有些正經而顯得有些距離的久久知,竹谷就顯得特別有親切感了。
 
  ──話題拉回來,雖然說竹谷對六年級的學長們都是很有禮貌,但就是對小平太特別──特別地、畏懼?在兩人剛開始交往時五年級就曾經很擔憂地問過竹谷真的沒關係嗎?不是被強迫的?(儘管當初先告白的人是竹谷)又或是會不會只是錯覺而已?不小心把那份懼怕當成了喜歡──想想也是有道理的。畢竟五年級以下的誰不會畏懼小平太?
  就算是三郎也不是這麼敢或是喜歡去招惹他,委員會的對他雖是尊敬與仰慕,但要說沒少許的畏懼是騙人的,竹谷當然也是。更別說還是和──嗯,和那個暴君交往。
 
  「這個、畏懼當然是有的。」
  當時竹谷也像有些靦腆或是更像無奈地這麼笑著說了,並搔了一搔自己的頭。
  「那麼──?」
  「但是──我覺得,」但竹谷接著說:「這種感覺,比起畏懼,更像是──」
  因為──胸口會──
 
  「那是……還不是因為,七松學長您在一年級時曾經這樣說。」
  竹谷說道:
  「說我的名字難唸什麼的……」
  「噢!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的吧。」
  小平太也像想到了,笑笑道。
  「說你的名字四個音節的好難唸、好麻煩,所以就叫竹谷了吧。」── 那是在竹谷一年級剛入學時,也可以算是與小平太第一次的近距離和直接接觸。
  小平太問他叫什麼名字,竹谷說了,小平太聽了以後也要再重複說一遍卻才說到「左」字就嫌拗口並說:「嗯──好麻煩啊這樣,八左衛……門,唸起來好不順口。嘛既然這樣就叫你竹谷就好啦!嗯!就這樣決定了。」──當時那個爽朗的笑容和自顧自的點頭,讓竹谷無法拒絕。
 
  當然之後那樣叫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照當時的竹谷所想的只要小平太別把他當球…不是,是球別砸向他、不要在鍛鍊跑步時一看到他就突然衝過來抓著他一起行動等他就已經很感謝了,叫名字還是姓氏他倒是不怎麼在意。只不過……現在嘛……。
  竹谷當然也是,不怎麼在意的、
 
  「……但瀧夜叉丸的名字是六個音節的啊。」
  像是喃喃自語又像是不自覺回應的,竹谷這麼說道。
 
  --應該吧。
 
  當然區區低語怎麼可能逃得過小平太的耳朵,聽到這話他一下子把視線放回了竹谷身上,並說道:「……怎麼?會在意嗎?」
  「欸?」竹谷又是一愣(他真的覺得和七松學長在一起的自己很容易慢半拍)等意會過來以後:「唔、沒什麼?畢竟四年多下來也都是這樣叫了嘛,突然改過來還會有些奇怪的吧。」他有些苦笑道。
  「哼──。」
  至於小平太聽了也只是不置可否地哼了一下,但他接著也沒說什麼話題就這麼樣地結束了。
 
  ──看起來好像是這樣的。
 
  「哈、啊…啊啊……!」
  「──竹谷。」
  小平太在、作愛的時候,很常喚竹谷的名字。
  或者該說是姓氏。看著眼前因為燥熱與體內悶堵的快感,而滿臉緋紅並不自覺閉上眼睛,只是像鯉魚般的反射張開嘴巴喘息與換氣的竹谷,小平太常會,喚著他的名字,並像是心悸動情還是忍不住地,伸手去捧住他的臉,然後低下頭來再喚一次:
  「竹谷。」
  聲音也比之前的更加急促。
 
  ──小平太從來沒有叫過竹谷的名字。
  至少在周遭人的眼裡、問起他們的熟人,有印象的都沒聽小平太叫過「八左衛門」。但是──
 
  對竹谷,而言呢?
 
  「──八左……」
  在動作變得劇烈、兩人的呼吸也愈加急促,就像是快要斷氣又像是快要融為一體時,小平太忽然短促說道。並低下頭來在竹谷的耳邊說:
  「八左、八左衛門──…八……」
 
  ──啊啊……所以他才、不希望七松學長,叫自己的名字的啊。
  尤其是在這個時候。
  那低沉的、在自己耳邊帶著粗重的喘息,還有滾燙的溫度,過於封閉的空間,一瞬間讓他產生了,這個聲音、還有這聲稱呼,這個人,都是只屬於他一個人的錯覺──。
  連這時候的自己也都要忌妒起來了。
  竹谷感到很是懊惱。
  所以他才說,這時候改變稱呼,會感覺很是奇怪的啊──。
  尤其是在這種時候。
 
  「……真是太狡猾了啊,七松學長。」
  竹谷不禁喃喃說道,連髮根也都要紅了。
  就是因為不曉得是刻意還是無心地、所以才更加令人感到無奈以及無法擺脫。
  ──對於這樣子的,明明只有名字稱呼上面的、束縛。
 
  卻是連心和情感都一起套牢在了裡面。
 
  也因此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在他因為臉紅,而忍不住用手遮住臉的同時,眼前的這個男人──甚至是更接近猛獸的,也從唇角及眉目間,揚起了一抹笑意。
 
  那帶著所有憐愛與滿足般的、所謂幼稚卻也純粹的,彷彿獨占慾一般的感情。
 
  ──所以他才說,他就是不要叫出竹谷的、『名字』的啊。
 
  他才不要和別人分享只屬於『他』一個人的東西呢。
 
 
  -END-
  突然生出來的隨筆,突然得連我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爆笑
  雖然曾經有覺得依照小平太喊別人名字的模式,就算還沒有喊竹谷應該也是名字的,但舞台劇卻又是喊竹谷……所以妄想就出來了(欸
  以及明明只是日常但打打打就覺得七松竹好萌啊這兩隻大型犬真心萌……(用力滾)就是喜歡七松竹的傻白甜這種模式實在是太適合這兩個人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