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松竹】人魚公主~你化為海中的一縷泡沫《陸地篇.上》


   『嗚、嗚嗚…嗚嗚嗚……』
  『啊、啊──八左衛門又哭了。』
  『有什麼好哭的啊不過是個故事嘛。』
  『可、可是……』
  八左衛門邊哭邊說道:
  『人魚公主、實在是……太可憐了啊。為什麼只要因為這樣就死掉……』
  『啊…也的確是呢,這樣的確是挺可憐的。』伊作苦笑道。
  『畢竟她是在打破了規定的情況下好不容易才有腳的,卻要就這樣白費了還賠上自己的性命,就我們的角度來看也的確是挺可憐的。』仙藏笑道。
  『如果打從、一開始她就乖乖待在海裡的話,就不會有事了啊……』
 
  ──但是,真的是這個樣子的嗎?
 
 
====《人魚公主~你化為海中的一縷泡沫~》
 
    陸地篇
 
 
  ……頭……好暈……
 
  我……在哪裡……
 
  睜開眼睛,八左衛門第一個看到的就是綠色的布料。後來他才能再區分出來其中有分深淺……但這都不是重點,而是他的腦子為何會這麼暈?熱熱又痛痛的、眼皮也好沉重彷彿是被暈眩所影響,導致他才要醒來就又快閉上眼睛甚至睜不開了。懷著渾沌(因為腦子太暈了)又有些困惑的想法八左衛門嘗試地想要轉動自己的頭,這才發現有些困難因為他的脖子好像是在上面的……嗯?
 
  『上……面的?』
  動一動才發現他只能往左往右和向下,而再順著脖頸弧度向下同時也才看到了土灰色的礁岩……咦?欸?咦咦咦──?
  『等、等一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說起來他從剛才、不對應該說還沒醒來,有意識時就逐漸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好像是一直在晃動……但他沒有自己移動的感覺啊?還有這個視線以及難以動作的感覺到底是……他試著想要挪動一下,但這一動卻是馬上讓另一個人注意到:
  「──哦,你醒啦?」
 
  ──欸?
  讓八左衛門驚愕的不是聲音,而是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還沒反應過來他就覺得自己眼前的視野又是一百八十度縱向旋轉──並在模糊過後是一張熟悉的臉……臉?
  「還好還好、剛才看你一直都不醒的,還想說你怎麼了。既然醒了就好辦了,可以自己走了吧?」小平太笑道。
  『────?!!!!!』
  一下子八左衛門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又恢復了原先的暈眩……但這次還加上了一陣滾熱,從臉部一下子往外往內擴散了開來。讓他一時瞠目,而只能張著嘴巴道:
  『七、七松學長……!』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無法出聲。
  「嗯?」小平太也注意到:「怎麼?你要說什麼嗎?」他只看到八左衛門的嘴巴在動。
  『七、七松學長……!請您、放下我……!』
  看到七松的兩隻手都撐在自己的腋下時八左衛門也總算理解過來了。原來方才那個晃動就是七松學長──而會沒有自己移動的感覺是因為七松學長把自己扛在肩上走──理解過來並沒多久卻讓八左衛門瞬間火紅了臉,並也掙扎得更是厲害。
  「嗯?啊,是要放你下來嗎?」
  好在雖然小平太聽不到八左衛門說的話但看他的動作也能大概看出來,所以他也很乾脆地就把八左衛門放在地面上然後鬆手。正當八左衛門才要鬆一口氣,隨著小平太的鬆手他卻也陡然感覺一股失力──「哦、」好在小平太及時接住了他:
  「怎麼啦、怎麼啦?是剛才暈倒太久,一時間都站不穩了嗎?」
  『不穩……?』
  聽到這奇妙的話再順著剛才跪坐下來的姿勢看向自己的尾鰭──不對,那已經不是尾鰭了,他這才注意到。
  那連結著自己腰部、再往下生長出去的是兩條和七松學長──也就是人類腰部以下一模一樣的腿及腳──自己真的長出腳來了!八左衛門心想。咦不對、若要這樣說的話應該是自己的尾鰭被換成腳了?他想起三郎所說的。但為什麼?他為什麼會無法站起?為什麼會無法像七松學長一樣好好站著及走路?
  「來、手給我我把你扶起……嘿、咻。」
  看到八左衛門一臉呆滯的表情,小平太還以為是他方才因為昏迷太久,導致神智一時還不清楚,就也伸出手來,並再扣住八左衛門的腋下然後抓起──「哦、你也滿重的嘛。」小平太笑道。
  八左衛門一時紅了臉,他也試著想要好好站著但腳卻一直使不出力。是正常的嗎?還是不正常的?八左衛門不知道。三郎沒告訴過他這藥喝了對腳會有什麼副作用……又或是沒時間講,畢竟當時情況很緊急又他喝了藥以後就馬上……八左衛門陡然間有些挫敗。他試著攀住小平太的肩膀想要站起,但只要施點力氣他就會感覺腳尖一陣刺痛然後是小腿癱軟無力,嚴重點還會顫抖。看著他反覆這樣的動作幾次後,原本沉默的小平太忽然冒出了一句:
  「──你沒辦法走路嗎?」
  八左衛門一愣,接著他有些挫敗地點了點頭。
  「是腳受傷了嗎?」並蹲下身去檢查八左衛門的腳和腿(八左衛門趕緊扶住他的肩膀)「也沒有啊……」在看過一圈(甚至連腳底板也看過)後小平太也喃喃說道。「還是說、是從海上沖上來的關係,所以雙腳一時間無力了沒辦法行走?」
  八左衛門有些困惑地看向他。從剛才開始他就聽到小平太說他什麼暈倒太久、還是從海上沖上來之類的,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嗯?」像是注意到八左衛門的神情,在抬起頭來與八左衛門對上視線、並使後者一愣的同時,小平太也一笑道:
  「是要問那是什麼意思?」
  『嗯、嗯。』八左衛門點了下頭。──接著他才想到,小平太怎麼會知道他在想什麼?
  「這個嘛──你都沒印象了?」
  沒直接回答八左衛門的話,小平太反問道。
  『咦?』
  八左衛門聽了登時一愣。沒印象?嗯──他努力地想了一想。自己是……記得他最後喝下了三郎給的藥,然後本來是尾鰭的地方突然劇烈疼痛了起來,他反射地想出聲卻才張口水就灌進了喉嚨裡──對了是呼吸困難。然後……然…後……?
  至於小平太看著前者的表情,從一開始的絞盡腦汁、到後來變得有點茫然甚至近於放空,像是覺得很有趣而不斷地點頭並看得津津有味,之後他想了一下道:
  「嗯──好吧,反正現在這樣也不是辦法,若直接把你帶回去卻什麼也不知道的話文次郎一定也會生氣……」
  說了幾句八左衛門聽不懂的話,又或者只是自言自語,小平太轉頭望了一下,在看到前方不遠處有塊沙灘、又上面有塊大岩石時,他先是眼睛一亮,接著說:「有啦!」並不由分說就把人給攔腰抱起──這一舉動又是讓八左衛門嚇得不輕,他來不及想就立即環抱住小平太的脖子,也不曉得這劇烈的心跳是因為驚嚇還是吊橋效應作祟。小平太好像也不在乎只是大大方方地抱著他到岩石邊,接著再把他給放下讓他坐在岩石上。
  「──好啦,這樣就好多了吧?腳不會再痛了吧?」
  『欸?』
  聽到後面這句話,再望向自己的腳並反射地滑動幾下時,才發現好像真的沒這麼痛了。相反地腳底板接觸到沙子那沙沙癢癢的觸感反而有種奇妙的感覺,讓八左衛門不禁又是撥了幾下。
  「對啦,說起來你剛才的問題,」聽到小平太這樣說,他也抬起頭來。
  「雖然你看起來好像沒印象了,但是我啊,是在那──那一邊的沙灘上,發現你的喔。」
  小平太說道。並伸手指向了另外一邊更加靠近海邊的沙地,八左衛門注意到那就是他們方才走來的方向。
  「真是嚇了一跳呢。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突然就出現在海灘上──還是整個人陷入昏迷的。喂,你不是被搶劫了吧?」
  小平問道。竹谷有些茫然地搖了搖頭──但更令他驚恐的是,第一次被七松學長給發現到時他居然是渾身赤裸的嗎?!
  『但、但是……這個、這是……?』
  他趕緊低下頭來,卻發現自己的身上穿著衣服──這應該是、衣服的吧?雖然他仔細看了一下後才覺得與其說衣服,不如說是一大塊白色布料再被繩子繞了幾圈綁在他身上的。
  「哦、這個,這是我弄的啊。」
  老實說八左衛門真要懷疑七松學長是不是有讀心術了──怎麼每次都能這麼剛好地想到他要講什麼呢?!
  「因為啊,把你丟在那邊好像挺沒人性的……(小平太搔搔頭)但是就這樣把你抱著走也很奇怪,所以啊我看了一下周圍,剛好有一艘好像是廢棄還是壞掉的帆船什麼的,上面還掛有帆布,所以啊我就扯下來當作是衣服捆在你身上啦!」
  不要把人說得好像是打包物品還這麼理所當然的啊!!
 
  「對了,說起來你叫什麼名字啊?剛才好像都沒聽你提過。」
  突然小平太問道。八左衛門聽了先是一愣,緊接著他想到:『啊、是了,這時候的七松學長應該是還不認得我的。』差點忘記了。
  ──但是,這個時候的他也無法說話,那該怎麼辦才好?正當八左衛門還在煩惱時,卻剛好看到一旁的沙地上有根樹枝棒,他靈機一動就去撿了樹枝開始在沙子中寫字。小平太看了「哦哦、」也像覺得很新鮮就也湊過來看。但當八左衛門寫完並停下來時,他看了看第一個反應卻是:
  「──這是什麼?」
  欸?
  八左衛門一愣,心想自己的字應該沒寫這麼醜,就再循著原來的筆劃重新寫了一次──這次還一個一個地指給小平太看並不時轉過來,想確定小平太的反應。但後者在看了以後腦中卻是先浮起「?」的符號緊接著說:「不知道!」
 
  咚──!這下八左衛門是真的受到打擊和震撼了──對了等等、突然他想到了。之前確實有說……他們…也就是人魚、和人類所使用的文字,是不一樣的……也就是說他們的文字人類不一定會認得反過來亦是……
 
  這樣不就連最基本的自我介紹也都做不到了嗎?!!!!(當下八左衛門真的很想摔筆…不對是摔棒,到底是哪個天才設定這樣的啊?!把事情愈搞愈複雜了啦!!〔仙藏:嗯?〕)
 
  「嗯?什麼什麼?喂、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看八左衛門又是抱著頭並又是搖晃的,不懂他的內心此時糾葛的小平太只覺得很有趣,便再靠過來並揚起下顎向著地上的『鬼畫符』詢問道。八左衛門有些無力地放下了手,他這下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好試著對小平太用唇語:
  『八左、是八左衛門七松學長……!八左衛門!』
  「嗯?」
  但小平太這麼厲害──也不代表他就會懂唇語。尤其是這種只是唇形但沒有聲音的。看到八左衛門的動作他也試著模仿了一下,卻始終接合不上。久了小平太也就放棄了並直接開門見山道:
  「──你啊,說起來從剛才就沒見你出過聲音的,現在又是……難道、你不會說話嗎?」
  『嗯、嗯!』
  聽到小平太這樣說,八左衛門也立即很高興地點了下頭──太好了七松學長您終於進入狀況了!但馬上就被小平太的下一句話給打擊:
  「既沒辦法走路、又不會說話,呀哈哈哈!怎麼感覺好像殘廢一樣啊。」
  咚──雖然知道是無心之論……不對就是無心才傷人啊!但也因此激起了八左衛門的不服輸之心。嘴巴就算了因為這真的沒辦法,但只有走路他一定要……!
  「哦?」
  看到八左衛門把手心壓在岩石上、並雙腳踩地,好像是想要使力但因為不明原因,而只能四肢顫抖地想要站起時,小平太先是坐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著。等到之後前者終於因為支撐不住、而再次地摔倒在沙地上時,他才總算有了動作──並就像先前一樣的,把八左衛門給整個攔腰抱起。
  『咦、欸──?!七、七松學長……?!』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的難處了,現在就先安靜一下吧。」
  不知道他內心的慌張,以為他只是想繼續學走路的小平太倒也很乾脆地笑道,並開始了前往宮殿的方向:
  「──說起來也真的是很神奇啊。你突然就出現在海灘上……還是全裸的、又明明這麼大隻(八左衛門覺得小平太才沒資格這麼說他)卻還不會說話也不會走路……不會是人魚吧你?」一個隨口一問卻馬上把八左衛門給嚇得心跳作響,喀登!
  「啊、不對不對,聽說人魚都是會唱歌的,而且下面也不是兩隻腳而是一個尾鰭……這樣你就完全不符合了啊。」
  但小平太馬上就揚手來否定了自己的說法。一瞬間八左衛門覺得有點洩氣──但又不好反駁因為是實話。他現在已經不是人魚了……但他也不會說話、不會走路這方面又和人類不一樣,……那他到底是什麼呢?
  「……但是,真奇怪呢?」
  突然小平太說。他還沒意會過來臉就突然給扳正,他不明所以只看到小平太的唇邊已然斂去了笑意,同時那雙眼也像是若有所思,並原本扶著他後背的手,也撫上了他的臉頰及臉邊的頭髮道:
  「看到你的樣子……起先還不覺得,現在這樣看卻覺得有點眼熟……我們之前有在哪裡見過嗎?」
  當然有──但八左衛門沒辦法說,畢竟他那時候還是人魚,而且更現實的是,他就算現在點頭了也沒辦法說他們是在哪裡見面的。
  但小平太好像也沒理會他的反應,而是開始搔弄著他的頭髮道:「頭髮也是……總覺得…好像有,在哪裡、看過這樣子的頭髮呢。看起來蓬鬆蓬鬆但又是很亮眼的……」

  砰咚──突然,八左衛門有種很奇怪的想法。該不會……七松學長那時候,已經有看到他了吧?有認出他了嗎?還記得自己的臉?
  「嘛!不過應該也只是作夢罷了。」
  但接著小平太就爽朗笑道。那其變化之快以及兩者間的差異幾乎要讓八左衛門以為方才看到的都是幻覺。
  「因為、等我醒過來時,看到的就只是瀧夜叉丸他們而已啊──但瀧夜叉丸他們也不會唱歌、不對,應該說會唱,只是不是那種歌聲而已啦。……和那歌聲是不一樣的。」
  他看到了──在七松學長眼神轉移向前方時,臉上那不自覺閃過或流露出來的,認真又像帶有思緒的表情。

  他好想問──一瞬間八左衛門真的好想問、七松學長,是聽到了什麼歌聲?怎樣的歌聲?
  您見到了怎樣的人?還記得嗎?記得那個人長什麼樣子嗎──
  「……要是你會說話就好了呢。」
  最後,他好像聽見了。七松學長,那像是低語般的喃喃說話聲。
  他真希望自己不要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小平太────!!!!
  果不其然,一回到宮殿,才踏進主王廳的宮殿地板大老遠地就聽到一個憤怒的聲音咆哮道。然後是一個急速衝過來的人影──是文次郎,一看到小平太馬上就怒氣沖沖地吼道:
  「小平太你這傢伙又給我鬼混到哪裡去了啊?!不是說了早上就要來開戰務會議了嗎?!結果你還在給我……嗯?那個人是誰啊?」這時候才注意到在懷裡的八左衛門。
  同樣地被點到名的八左衛門,這時也才意識到自己是還在小平太懷裡的。情急之下他趕緊想要掙脫,但卻被小平太給牢牢地扣在懷裡,完全擺脫不得:
  「哦!這是我從海邊那撿回來的啊。他昏倒在沙灘上,身上又沒穿衣服也不會說話不會走路,所以我就帶他回來了。」
  「不會說話也不會走路?」文次郎用一種懷疑的視線打量著他:
  「那總該會寫字的吧?來人啊拿紙筆過來,我問什麼就寫……」
  「呀哈哈哈!沒用的啦文次郎。剛我也問他叫什麼名字,他寫了但我看不懂!」
  「看不懂?」沒聽懂小平太的意思,文次郎半信半疑地說:「還會有人寫的字比你更看不懂的嗎?」還是召了人拿紙筆過來。八左衛門接過筆後也馬上就在紙上寫了起來(並努力寫正)。但在寫完並交給文次郎看了半晌後,文次郎也只有這麼一句:
  「……這是什麼?」驚!
  「呀哈哈哈!我就說吧,完全看不懂嘛!」小平太倒笑得很開心。
  「~~寫字不行手語或唇語總是可以的吧?!就不信他都無法和人交談!」
  「簡單啊,教他寫字不就好了?」但小平太說,一下子兩人的視線都望向他:
  「不然你以為我帶他回來作什麼的啊?既然無法走路、也不會寫字的話那我們教他走路和寫字不就好了?多方便!」好像他說的只是和吃飯一樣簡單。
  『啥……』
  「我反對!!」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聽到文次郎說道,並接著指向他:
  「這傢伙太危險了,還沒查清楚他是什麼來歷、什麼身份的,更何況現在還是敏感時期,怎麼可以帶一個來路不明的人進宮?若他是間諜的話該怎麼辦?」
  「呀哈哈哈!得了吧文次郎,你聽過敵國派出的間諜既不會說話也不會走路就跟著殘廢一樣的嗎?」框噹──雖然知道是事實但八左衛門還是受到了第二次的打擊。
  「誰知道啊!說不定是故意派來好引起他人的同情心、並藉此要竊取我們重要的機密情報……」
  「呀哈哈哈!文次郎你那些諜報片還是殘置諜者的小說都看太多了啦!」
  「誰跟你看太多了啊!!還有諜報片是個什麼鬼玩意兒啊?!(這是個還沒有電力的時代)」
  「──總之,我已經決定要把他給安置在這邊了,至少等他會講話了還有能順利走路再說。那就先這樣啦文次郎~我先帶他去更衣了。」接著就很高興地抱著八左衛門走了。
  「既然你決定這樣作的話,那之後我也會監視他,這是為了整個王國的安全!」看小平太走了文次郎也在後頭喊道。對此小平太沒說什麼,只是伸手揮了一下像是在說「隨便你」然後就走了。
  『對、對不起……』
  而在他們走遠了以後,八左衛門這也才惴惴不安地抓緊了小平太胸前的衣服,並用唇形說道。
  對不起、他不是故意…不是故意想讓七松學長和潮江學長吵起來──
  「嗯?」至於小平太在看到竹谷的唇形,雖然不是很懂他在說什麼,但看他的表情大致也能猜想出來:
  「呀哈哈哈!沒關係啦文次郎的個性就是那樣。總是把事情想得太過嚴重和謹慎了(八:不…我覺得潮江學長會這樣想很正常…)不過啊,那傢伙也不是個壞人,說到底他也是對我、和對這個國家好的,所以我不怪他,或許還要感謝他呢。」並露出一個大大、像是感激與爽朗的笑容。
  八左衛門看了先是一愣,接著也有些不安地低下頭來說道:『那麼、這樣真的好嗎?把我給帶進來……』完全忘了小平太此時聽不到他的聲音。
  但也不知道小平太是真有感應還是實在接得太好,剛好在這時他也說:
  「──而且,我也從不覺得你,會是間諜什麼的。」
  『咦?』聽到這句話八左衛門也抬起頭來,卻剛好與小平太那雙明亮的眼睛及神情給對到:
  「──因為、你那時,想要寫自己的名字給我看,以及之後、想要認真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時,那個表情和毅力都是真的吧?所以,我不覺得你會是間諜,應該說我不覺得你會是懷抱著那種想法來靠近我的。」
  『七松學長……。』
  不知怎麼了一時間八左衛門居然還覺得有些感動,原來……七松學長、居然是這樣看待他的嗎?看待他的這個……
  「──更別說,」就在這時小平太也再說:
  「一開始、先撿到你,以及發現到你的人可是我啊。若你是因為早知道我會經過那邊、而刻意裝成那樣躺在那裡的話,那也只能說你的演技太好啦呀哈哈哈!連我都被騙過去了。」
  『唔、唔唔唔──』
  一瞬間八左衛門真的不知道該抱什麼心情去面對和回應(儘管他發不出聲音)該……高興嗎這樣?沒被七松學長這樣認為?
 
  「──王子殿下。」
  就在這時他們也已經來到了一個房間門口,八左衛門不曉得這是哪裡,但看裡面的人一看到小平太,馬上就很恭敬地叫了一聲「王子殿下」。小平太也沒理會,直接就對裡頭的人說道:「幫這人(指八左衛門)找一套衣服,啊還有鞋子也一起好了。」
  『欸、欸欸欸??』
  八左衛門還沒搞清楚狀況,就有另外一個人走過來,想從小平太的手中接過人,但被小平太一手回絕道:「啊啊-不用了,這我帶進去換就好,畢竟這人沒辦法站立和行走。」欸?帶進去換?
  『等、等一下七松學長……難不成……您要──』就是那個難不成。
  「嗯?啊啊、放心吧。」
  看到八左衛門不安地抓住自己的衣服,還以為他是對『可能要腳著地』這件事情感到恐懼的小平太馬上就像個「大哥哥」似的安撫他道:
  「更衣室裡面有椅子,等下我會把你放在上面,你只要自己穿上面的衣服就好啦!內褲我會幫你一起穿的!」一點都不好!
  『等、等一下……我不是、這……穿衣服我會自己來!所以不要──等、等一下七松學長!拜託不要啊啊啊啊啊──!!!』
 
 
  ──因為是八左衛門不願去面對的黑歷史故一切刪除(笑)──
 
 
  「──呀哈哈哈哈!果然很有意思啊你,連換個衣服都可以一直動來動去的。」
  而在換好衣服以後,看著從方才就一直是整個人瑟縮在沙發上還不敢隨便亂動一步的八左衛門,小平太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那、那是您……!我明明、就說要自己換的了……!』
  想起方才的黑歷史(笑)案發過程,八左衛門還是一陣心有餘悸腦子也不斷暈眩臉部的燥熱,都不知道是覺得太過於羞恥還是只是一陣驚嚇了。
  「好、那就來吧。」
  突然對著還窩在沙發上的八左衛門,小平太伸出手來道。
  『來吧?』
  八左衛門不懂,所以只能傻傻地望著。
  「學走路啊,剛才你不是想學的嗎?」
  聽到這句話,再看到小平太的表情,八左衛門這才想到:『──對喔、我剛才的確是……難道、七松學長一直謹記著嗎?』記得這件事嗎?
  「所以、就來學吧!放心吧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不會讓你再輕易摔倒的。」
  像是知悉他的想法(儘管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小平太只是爽朗笑道。──那個笑容太過於地耀眼與毫無心機,甚至讓八左衛門一時間忘記了要作什麼,而只是傻傻地看著。等之後才從中猛然回神過來道:
  『!──啊、好、好的……!』──儘管小平太並聽不到。
  「那麼首先──」
  但就在小平太才要開始帶時,一陣急促與匆忙的腳步聲就突然迅速靠近了更衣室──然後是瀧夜叉丸與久久知兵助、從門口急速地衝了進來道:
  「太好了!總算是找到您了王子殿下──鄰國的使者已經到了,說是要……咦?」接著兵助注意到在沙發上的:「--八左衛門?!」
  『兵、兵助──?!』
  八左衛門早就知道兵助有在宮殿裡(畢竟是角色分配)──但他沒想到卻會這麼剛剛好現在就碰到!還一開口就漏餡!
  『不、不行啦兵助……!你忘記你之前並沒見過我了嗎,怎麼還叫我的名字──』
  八左衛門趕緊對久久知打暗示道。但已經來不及了:「──八左衛門?」
  果然小平太立即轉過來道:「那是什麼?是你的名字嗎?」
  『驚!』果然!
  「嗯~但好奇怪啊,如果是的話,那為什麼久久知會知道你的名字呢?難道是你們先前已經有認識……」
  「啊…不、不是……並不是……」
  同時間兵助好像也察覺到有哪裡不對勁了,他的臉色瞬間慘白,並想趕緊得說些什麼好矇混過去──但接著小平太就忽然爽朗笑道:「嘛、算了!」
 
  ──欸?
 
  「那、那個……您說的算了,是指……?」
  瀧夜叉丸不禁有些害怕地問道。
  「嗯?哦、就是算啦!反正只要知道八左衛門是叫『八左衛門』就好了,再深究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但、但是這樣好嗎……?對劇情上的……」會不會有矛盾……
  「因為──八左衛門寫他的名字我根本就看不懂啊!」
  但小平太很豪爽又直接(倒不如說是大剌剌)地說道:
  「之後還要教他會寫字了才能知道他的名字那實在是太麻煩了!這設定好麻煩,還不如一開始就知道!所以這一段就跳過了吧,反正只要知道八左衛門是叫什麼就好了嘛~」並像毫不在意般的嘻嘻笑道──給我在意一點啊!!!其餘三人真的很想暗中吐槽(實際上也的確吐了)。
  「那麼──以後就請多多指教啦,八左衛門。」
  望著眼前的人,小平太爽朗笑道。
  而在聽到這稱呼,又看到那笑容以後,八左衛門先是一愣,緊接著他馬上就臉一紅、並急速地轉了過去──他不會以後就這麼心臟衰竭而死了吧?八左衛門突然這麼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