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松竹】人魚公主~你化為海中的一縷泡沫《完結篇》


   ──吶、你知道嗎……。
  人魚的眼淚啊,聽說可以……
 
 
====《人魚公主~你化為海中的一縷泡沫~》
 
  完結篇
 
 
  淅瀝淅瀝──
  淅瀝淅瀝──
  「咦?」
  突然耳邊響起了稀疏的灑落聲,緊接著是變得密集、然後眼前一片起霧。暴露在外的肌膚好似被什麼細密的東西給打到還彈進了眼裡,讓人不禁一眨眼。等抬起頭來並反射地用手去接時才總算意識到,天空開始下起雨了。
  「下雨了……」
  「是下雨……」
  落雨瞬間覆蓋過了所有吵雜的喧鬧聲,空氣中也只餘下雨的味道。原本方才都還殺紅眼的人們,這下也都停了下來並紛紛有些不知所措地面面相覷著:
  「我、我們剛才在作什麼?……」
  「不知道……」
  「為什麼會在這裡……」
  「喂、喂?!在說什麼啊我們應該是要去迎擊敵人的啊!快點拿起我們的武器!」
  「是啊快一點!戰爭還沒結束啊!快點拿起武器!殲滅眼前的敵人──」
  「我們的目的是要打開城門、逼迫當權者下臺並討回我們應該有的啊!快點現在還沒有結束!我們只要──」
  「這……、」
  「這我們也是知道的啊,但是……」
  但更多的人、人民卻只是怔怔相望著,有些人甚至已經拋下了手邊的武器、火把,從眼中順著臉頰與雨水一起滑落下的,已經不知道是雨還是眼淚:
  「感覺……好難過……。」
  「明明是很溫暖的,但又不知為何覺得好難過……」
  「胸口彷彿有股悲傷……」
  「……!」
  同一時間文次郎在港口這邊,也見識到了兩邊士氣以及現場氣氛,都有了明顯變化後也立即轉頭去望向了海上。果然兩方船艘都已經停止了互相砲擊,原本橘紅一片還張牙舞爪彷彿業火般的天空,不知是大雨的洗禮還是烏雲層的密布下,也已經逐漸淡去只剩下殘餘的光輝。他一抹臉並緊接著望向了另外一邊──也就是和港口方位相反、宮殿所在的那個方向。
 
  至於再過去遠一點的──
 
  「久久知大人!您受傷了!」
  隨侍的兵官看到久久知左邊的髮鬢上有帶幾道血痕時趕緊說道。
  「嗯?啊這不礙事的。」
  只見久久知隨意一抹,原本應該是還有傷痕與口子的地方,在被抹去了汙血以後卻是出乎意料地已經幾乎要看不到其痕跡了。同時久久知也像已經瞭然似地微笑說道:
  「去告訴大家,戰爭已經結束了,可以收拾東西準備回家去了。」
  「咦、欸?但、但是久久知大人,我們還沒……」
  「看敵方的樣子也已經沒有迎戰的動力了吧。」久久知說道。對方聽了也立即望過去,果然見到在前方那原本應該是站在對立面的敵方士兵,此時卻都也已經面露困惑,還不時抓著頭搔著臉頰,像是有些為難與不知所措的樣子。
  同樣地在城中,原本是要安撫與壓制住人民暴亂及衝進王宮裡行為的瀧夜叉丸等人,也都注意到了原本參與抗議以及極端破壞行為的人們,在開始下雨後原本群起激昂的情緒,也都隨著大雨的降落及浸濕,而逐漸慢慢平復了過來,甚至還有些人很疑惑自己的手中為什麼會拿著火把。
  「唔哇──真厲害呢瀧夜叉丸學長,只是下個大雨就讓民眾都冷靜下來了。」
  在高一點地勢位置的三之助不禁把手放在眼睛上方眺望說道。
  「雖然是這樣……(還有要叫我先生啦笨蛋三之助)但我總覺得……應該不是這樣。」
  「不是?」三之助聽了也轉過去望向瀧夜叉丸。
  「比起這個,三之助你剛有沒有看到從宮殿那邊透露出來的一陣亮光?」
  「咦?宮殿?」三之助聽了立即轉換一個方向:「真的嗎我現在就過去──」「你給我待在這裡。」但馬上就被瀧夜叉丸給抓住了。
 
  「…古,竹谷…竹谷──…」
  「………」
  睜開眼睛,在看到眼前模糊像是背光的身影時,八左衛門一時還理解不過來現在的狀況。之後等意識清明、同樣的視野也變得清晰後他才終於看出來了對方來人的長相,原來是七松學長。後者看到他好像清醒了也立即笑道:
  「哦、你醒啦八左衛門。」──咦?
  「七松……學長?」剛才聽到的……是幻覺嗎?
  「你總算醒過來了,本來還想你會睡多久哩,叫都叫不醒嚇死人了。」
  七松笑道。八左衛門慢慢消化這句話的意思,他的思緒恍如一個大鐘停擺的齒輪似的在醒過來以後才又開始慢慢地運作、並且轉動起來。隨著轉得愈快愈順也愈察覺好像有哪裡怪怪的:
  ──嗯?
  剛才他是不是……好像忽略掉了什麼很重要的地方?
  「八左衛門?」
  「我……」沒注意到的,八左衛門很自然地說道:「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對啊他為什麼還會在這裡?若是照之前所許願的、此時他應該已經──
  「啊、對了戰爭!戰爭結束了嗎?!」難不成──想到最壞的打算,八左衛門飛快地從地板上跳起來並就要衝出去,但馬上被小平太給抱住道:
  「早就結束啦──你沒看都已經沒聽到什麼聲音了嗎?外頭也已經天亮了。」
  「咦?」
  聽到小平太這麼說,八左衛門這才向外,果然外頭天空都已經轉為了清澄的湛藍色,還有幾片飄浮白雲點綴著整個就是大好晴天。原本還一直喧囂在耳邊的動亂聲響也都已經不見了,所能聽到的就只有在宮殿外,幾隻小鳥飛過時所發出的鳴叫。
  和自己最後記憶中的景象相差太多,八左衛門一時還有些不知所措,連腦子都還無法很好地轉換過來──這中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但是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樣…為什麼…我…還會……?」還是說代價的程度並沒有大到──
 
  『──匡啷。』
 
  突然一個清脆的碰撞聲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低下頭,這才注意到一個瓶子──看那大小和掉落的方向應該就是先前兄長給他、他一直握在手心裡的。但見瓶子因為他鬆開手又坐起的幅度關係而順勢滾落到了地上,加上裡面也已經空……咦?空的?
 
  「…………咦?」
  八左衛門的笑容唇邊一下子滑下了一滴冷汗。
 
 
  「──什麼嘛,結果居然是靠我們的那個瓶子來結束這場戰爭的嗎?」
  同時在深處海裡透過長…父王的鏡子看到這等景象時,留三郎也頓時有些不是滋味地說道。
  「這個嘛──也是啦畢竟我們那個瓶子也確實蘊含著我們的力量啦。」
  仙藏看了也笑道:
  「加上那個本來就是我們為了能讓八左衛門恢復原來的樣子而求來的……以祈求的程度來講或許還勝過八左衛門本身的力量吧。」
  「我聽過一個說法是,人魚的頭髮本來就是我們許願力量的來源。」
  鷹丸邊梳理著仙藏的頭髮邊笑道:
  「加上那可是我們六個人份的,所以在許願並支付代價的同時,才會優先選擇了我們的那瓶藥水的吧。」
  「話說回來八左衛門到底是許了什麼願望啊?」
  「結束這場戰爭吧?」有人猜測道。
  「或者看他們樣子,是消除了那一份『動機』也很有可能。」仙藏也看了看鏡子裡的經過說道:
  「畢竟很多事情都是需要有動機才能夠進行的。參與這場戰爭也好、暴動也好想要贏得這場戰爭讓敵方輸掉也好……只要沒有了動機,就算有再多的武器和人力,也都只是一盤散沙而已,一點用也沒有。」
  「什麼嘛,結果我們這樣還是干涉到人類之間所發生的事了啊……真是失策。」趴在珊瑚礁上留三郎像是有些無趣地說。
  「才不會呢,因為我們這是拯救了八左衛門啊。」
  但伊作笑道:
  「就算這次我們沒這樣作,八左衛門一定也還是會用這種方法來設法去阻止戰爭的,就算要支付他自己的代價。因為這就是他當初上岸的目的啊。」
  「那個笨蛋,明明沒有必要這樣作的啊。」留三郎不禁嘆口氣道:
  「要是小平太不喜歡他、就算這次他真的大難不死好了,之後等契約時間到了他一樣會化為泡沫……」
  「不過還好七松學長是喜歡他的呢,現在八左衛門能夠說話就是最好的證明了啊。」雷藏笑道。
  「但八左衛門說話是在小平太吻他之前吧?那又該怎麼說?」留三郎問道。
  「啊,對喔。」
  「會不會是那個啊?因為願望是和那個瓶子裡的力量一起同時間發動的,在相乘之下反而使八左衛門暫時取回了說話能力什麼的。」
  「原來那個藥瓶子有這麼威的啊?」
  「我怎麼知道又沒喝過。」
  「不過我倒是有些好奇呢……倘若我們之前沒給八左衛門那個瓶子、又八左衛門在支付自己生命的代價時剛好被七松學長吻住、契約完成的話那到底會怎樣的啊?」
  隻手扶起自己的下顎,勘右衛門好奇說道。
  「這個嘛──就看誰的速度比較快囉?」仙藏推測道:「若是前者比較快就是我們最不想去接受的後果、後者的話因為在那個當下八左衛門就已經變成人類──所以結果也會變成八左衛門所無法去接受的現實的吧。」
  「也就是說、這次反而是我們剛好陰錯陽差,所間接造成了兩方面都雙贏的結果了喔?」伊作也猜測道。
  「可以這麼說?倘若我們這次沒送給八左衛門那個瓶子、小平太也沒這麼剛好在那個節骨眼跟八左衛門告白的話……」
 
 
  「──不過話說回來,」
  而在八左衛門還在檢查那個瓶子、想要找出裡面的液體到底跑到哪裡去,又他為什麼現在還可以好好的同時,也聽到後面的小平太忽然說道:
  「我倒是比較想問,八左衛門你是什麼時候起開始恢復說話的啊?」
  欸?
  ……。
  「欸?」反射性地轉過頭去。
  「嗯?」小平太看到他也先是一愣,接著像好心地微笑提醒他:「說話。」還指了指自己的喉嚨。
 
  ……
  
  「咦欸欸欸欸──?!!!
  「哦、發現到了嗎。」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突然可以說話了啊?!明明之前還不行、契約!是契約出了什麼問題嗎?!還是說三郎他──」
  「?那個啊,雖然我不清楚你在說什麼──」
  看八左衛門自己一個人突然在那邊慌亂起來的樣子,小平太雖然不了解但也還是從後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但是,你應該就是那個時候救起了我的人吧?八左衛門。」
  「欸?」
  聽到這段話八左衛門也頓時有些僵硬地轉過來說道:
  「那、那個時候是指……?」
  「那個啊。就是我有次在船上掉落下海的時候。」無視他僵硬的表情小平太繼續笑道:
  「因為我很清楚地知道之後我就昏過去了──所以絕對不是靠我自己浮上岸的。那個時候救了我的人就是你吧?」
  「咦、欸…可是……也、也沒什麼證據──」結果開始為自己找開脫的藉口了。
  「要證據的話有啊。」但小平太益發燦爛笑道:「因為我聽到歌聲了啊。」
  「欸…?」
  「歌聲。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我那個時候,是聽到了你的歌聲才醒過來的喔?」並且摸上了八左衛門的臉說道:「可惜你那個時候背對著太陽,不然我就可以看清楚你的臉了。」
  「但是你之後為什麼會沒辦法出聲了呢……是碰到什麼事了嗎?啊對了,這樣說起來那次當我醒來時,所看到的卻只有瀧夜叉丸他們並沒看到你──之後問他們有沒有看見其他人時也都說沒看到,你那時是躲到哪裡去了啊?又為什麼要跑走……」
  無視於八左衛門臉上的表情,小平太只是邊想邊自顧自地說。倒是八左衛門愈聽臉愈紅隨之也開始轉為一陣白一陣青──甚至到後面他總算聽出來了:
 
  「等、等一下?!這麼說起來、七松學長您、您打從一開始──打從、在海灘那邊見到我,並撿起我回去、回來宮殿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我是救起你的那個人了嗎?!」他驚駭說道。
  「嗯──也不算?我是覺得很像啦,因為這種髮色和頭髮都很少見的啊。」
  說話時小平太也伸手搓了一下他的頭髮道:
  「但你又不會說話──雖然很像,但也只能推測而已。想你到底是先天的不會說話還是……雖然就算現在知道了也還是有很多想問你的就是了。像是你為什麼不能說話、又是怎麼恢復,以及剛才你所發出的那陣光還有之後下的大雨又是怎麼樣的……」
  「呃、那…那個……?」太多的問題一時間也讓八左衛門有些措手不及。
  「──嘛,不過那個先放到一旁去,」忽然小平太說:
  「在這之前就先讓我多親個幾下吧。」並笑著就捧起眼前人的面孔直接湊親了上去。
  「咦…多、多親幾下是指……七松學長──」但馬上就被堵住了。
  ……
 
  「──那麼,請問您之後有什麼打算?」仙藏說道:
  「父王(長次)?」
  「……」
  一聲叩桌,長次也已經決定好未來的方向了。
 
 
  幾天後───
 
  「──小──平──太──!!!!!!
  「潮、潮江學…不對!是潮江大人請問怎麼了嗎?!」
  聽到文次郎震天般彷彿要震掉整間城堡的怒吼,擔心會波及到自己的豆腐的久久知也趕緊捧著豆腐的碗衝進來說道。
  「你自己去看吧!」
  但文次郎卻是一揚就把手上那已經捏爛了的信紙丟給了他,久久知趕緊接住同時間還可以聽到文次郎在碎碎唸道:
  「那個混帳、在這個各方面都要修復與重建的節骨眼上居然還給我搞這種飛機──」
  久久知一看,卻是登時忍不住瞠目:
 
  【給文次郎:因為如此這般,所以我就跟八左衛門去旅行啦!事情就先交給你了,你要直接登基也可以啦我不介意的(反正我也沒興趣)。那麼就先這樣啦,有記得會再寫信給你的。 BY小平太】
 
  「這個……到底是──」但就在久久知還沒機會發表自己的意見或感想時,一聲拖長的號角聲響馬上就從外面響起──才停止就立即聽到有人在外面說道:
  「奉旨──海裡的王宮使者希望能與之一談,請當今的掌權者……」
  「──哈?」
  這下兩人是真的都錯愕了。
 
  「放開我──喂!放開我!叫你們放下是不會聽啊?!快點放開──」
  結果一出去看到的就是一個被架高的捕魚網籠,裡面裝著一個……一個應該是人吧?至少不管怎麼看都像是個人只是不知他為何會被關進網籠裡,尤其此時還正奮力掙扎著。
  「那個……」侍者趕緊在他的耳邊低聲說道:
  「聽對方說好像是海裡來的……說什麼想要跟您討論今後兩方互相合作以及平和共處的事情……」
  接過對方遞上來的信…呃,還是什麼貝或石頭的?只見上面寫著:
  【給文次郎:總之就是這樣,想了一想還是不要全力禁止、應該是要設法找出個兩方能夠共處的方案才是的。那麼就先這樣了,留三郎就先交給你了有事再聯絡吧。留三郎知道怎麼聯絡我的。 BY長次】
  「放開我、快點放開我啊你們……!至少先讓我著地……」
  聽著耳邊留三郎不斷傳來的怒喝聲響、再看到這封……信,文次郎此時內心只有一個想法:
  「唉──」他有些痛苦地用手遮掩住了臉,只覺得自己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
 
 
  「──那麼、我們走吧八左衛門!」
  「真的沒問題嗎……?直接把事情丟給潮江學……」
  「呀哈哈沒問題的啦!別看文次郎那樣,喜歡碎碎唸又愛抱怨但交給他的也都會很全力去負責的,所以安啦!」
  不、我擔心的就是這個啊……。
  「──那傢伙,比起我來要適合作那個國家的掌權者太多了。」
  忽然小平太說道。
  「如果是那傢伙的話就一定沒問題的,因為我跟他一起長大所以很了解。比起全然沒興趣的人,還是去交給認真願意負責的還比較有用的對吧?」
  「是這樣沒錯……」但還是覺得潮江學長……有一點可憐。
  「──而且,我也還沒有想好,自己之後該怎麼走。」
  但小平太緊接著說:
  「所以這次,我想試著用我自己的腳步,去確認、還有找到自己應該要走的目標──但在這過程當中我需要有你在,所以跟我來吧,八左衛門。放心啦我們之後還是會再回來的,不會真的就永遠離開了。」並轉過來笑著安慰八左衛門道。
  「──而且我也還沒有正式去拜見你的家人呢。你說你有幾個兄長?四個?」
  「六個。加上我一共七個,我是最小的。」
  「哦哦、那他們一定會想把我給殺了吧呀哈哈哈!居然就這樣把你給拐跑了。」
  但小平太只是像無罪惡感般的哈哈大笑道,之後就再轉過來並對八左衛門伸出了手:
  「那我們走吧,八左衛門。」那爽朗的笑容讓八左衛門先是一愣,接著也像受到了感染似的一笑道:
 
  「好的,七松學…小平太、先生。」
 
  並把手遞給了眼前的人。
  ──攜手與共。
 
 
  -END-
  
  之後還有一些幕後會在9/3的忍蛋學園祭一起出成無料本吧(笑)
  全部篇幅比我預計想的還要長……原本預計只有兩篇的(捂面(不講還不會有人知道)之後長成這樣還獨立開了一個專區這又是始料未及的(其實最始料未及的應該是劇情主線……一開始的主線還不是這樣的啊(望天)
  這種像是戲劇又像是架空背景的交錯混合寫方式是第一次,看起來很混亂但我其實意外地挺喜歡這種寫法,有種:就是要搞不清楚是現實還是舞台上啊~這樣,希望以後還有機會能採用這種方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