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調合/犬猿】高中生系列:回家

 
 
  回家
 
 
  「喂,伊作、伊作……!」
  「唔嗯……?」
  從交疊的枕臂中醒了過來,這才發現已經下課了。金黃色的夕陽從左手邊的窗戶外灑了進來,落在他身上。教室裡也已經看不到其他的人,只剩下他,還有正站在旁邊搖醒他的留三郎而已。
 
  「咦、該不會我又睡著了吧……」
  「不是該不會,而是的確。」
  留三郎用一副挺受不了的表情說道,同時書包也已經拎在自己背後。「幸好老師沒有點到你,不然你現在大概是在走廊外了吧。」
  「啊哈哈,說得也是呢。抱歉啊,留三郎,還要你來搖醒我。」
  伊作有些傻氣地笑道。同時也開始收拾他自己桌面上的東西。雖然他一個不小心就把鉛筆盒給碰掉了。
  「這是沒什麼,不過你是怎樣啊?才上課沒多久就開始睡覺,是中午沒睡嗎?」
  幫伊作把掉在地上的鉛筆盒給撿了起來,同時也在對方還陷入恍神時幫他收拾桌上的其他東西。身為伊作的好友又是坐在他旁邊的,留三郎已經很習慣這樣的事了,只是繼續問道。
  「嗯……是啊,因為中午有開會的關係,所以就沒有時間睡了……」
  想到今天的午休會議,伊作只是含糊說道。看留三郎收拾得這麼俐落,他也把抽屜裡一些要帶回去的東西給放進了書包裡,接著才由留三郎把他從椅子上拉起來道:
  「好啦,都幫你收好了。書包就你自己拿吧,我們等下還要去找……」
 
  「呦,過來看結果你們還沒好,是要等到天黑不成嗎?」
  聽到這聲音,兩人立即都轉過去,果然是看到了仙藏和文次郎都正在教室門外等著他們。仙藏是把背倚在教室門口的一邊上,並望著他們笑道。
 
  「仙藏!」
  一看到仙藏,方才的恍神和慢吞吞動作就好像幻覺似的連留三郎都還來不及叫住他,就見伊作一下子衝向了還倚在門上的立花仙藏。並在後者同樣伸出手來迎向他時一下子抱住道:
  「仙藏!仙藏仙藏仙藏~我今天好想你喔仙藏──」
  「我也很想你啊,伊作。」
  相較起伊作那彷彿是小狗看到主人般的興奮和歡喜狀(後面還有尾巴在動),仙藏就只是優雅並沉穩地笑道。雖然若認識的人看到了一定會看到他們的背景有花。
 
  其實,留三郎很想說,他們今天中午才一起吃過飯而已。
 
  「你們今天還挺早的啊?」
  不過現在留三郎也不想去管那對笨蛋情侶(喂愛心不要砸到我這邊來),看一旁的文次郎百般無聊又像是挺閒的,便也出聲問道。
  「嗯?啊啊,本來是上實驗課的。但聽說實驗教室被上一個班級給弄到爆炸了,所以這次就先在教室裡上課。」文次郎說道。
  「為什麼我好像知道是被哪班給弄到爆炸的。」留三郎頓時面無表情地說。
 
  他們四個一直都是這樣子的。雖然因為教室不同又有些距離所以平常也不會特地去找人。但每次一到中午和放學時間,就會由他們其中一方去找另外一方(偶爾會再多加小平太和長次)。也因為已經認識很久了,所以這種事他們也從沒覺得什麼好奇怪的。
  而且……
 
  「……是說先不說這個,」突然留三郎開口說:
  「我們現在到底要拿那兩個笨蛋該怎麼辦?」
  看旁邊的笨蛋情侶直到現在都還陷入兩人世界當中(喂不要在走廊上轉圈圈啦),留三郎真正有想各把他們給一拳敲昏的衝動。而文次郎也真的這樣做了。
  「喂,你們還要膩到什麼時候啊,走了啦。」
  一把上前去把兩人給拉開,文次郎就像在拎兩隻小貓似的(儘管他們身高並沒差很多),接著又把他們給放下,並直接拉了留三郎就走:
  「留三郎我們走。」
  「欸、喂……」
  「呦呦,學生會長強硬的樣子好男人好帥氣喔--」
  「給我閉嘴!!」
  青筋跳動,文次郎只差沒轉身把手上的書包給一把砸到仙藏臉上了。
 
  「是說,伊作你又在課堂上睡著了對吧?」
  「咦?仙藏你怎麼知道的?」
  「臉上,有紅印喔。」指了指被壓出來的印子。
  「咦欸?!」伊作立刻下意識地伸手去摸,之後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手給放下來:「唔、是啊……不小心又睡著了。」
  「是中午沒睡嗎?」
  「嗯。」
  「為什麼沒睡?」
  「因為有開會。」
  (啊啊真是充滿煩躁啊……)
  聽著一旁兩個人的對話。明明就只是很平常的生活對話,卻帶給留三郎無比的煩躁。
  還是說,是因為平常那對笨蛋情侶太過於笨蛋和放閃的形象就已經根植在他心中了,所以現在就算只是普通的對話也會感到煩躁呢?
  伊作那天生的笨蛋也就算了,但像仙藏修養這麼好,平時一舉手一投足都會被女孩子尖叫說簡直是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王子的仙藏,一碰到伊作居然也會變得這麼……算了他只能說戀愛真恐怖,雖然他現在也是在戀愛中就是了。
  想到這裡,留三郎就不禁低頭撇了一眼在他旁邊的文次郎。同時也在心底慶幸好在他和文次郎並沒變得像伊作他們那樣。
  「啊啊,對了留三郎。」
  「嗯?」
  「你之前上課應該有作筆記吧?可以回去借我看一下嗎?」
  「你應該是想說借你帶回去抄一下吧?」
  「欸、嘛,反正就是那樣了嘛。不好意思啦。」還作出一臉抱歉又雙手合十可憐兮兮的表情。
  「……」老實說,留三郎從來沒有拒絕過伊作的任何要求(嗯當然充當實驗品是例外)。所以看到這樣他也只是用手搔了搔頭,並像是有些無奈地說道:
  「啊啊--我知道了啦,等下回去我借你抄就是了,但你要趕快還我啊。」他今天晚上還要複習的。
  「好--謝謝你啦留三郎。你果然是個好人呢
  「啥、」
  「被發好人卡了啊,你。」從旁邊傳來文次郎的嗤笑聲。
  「給我閉嘴!」要不是現在一隻手被伊作給握住了,他一定會一拳直接揍過去的!
  「嘛,這也沒什麼不好不是嗎,聽說收齊一百張好人卡可以換到一個獎品呢……」
  「獎品的換取人是誰啊?」留三郎現在想砸的人變成仙藏了。
 
  好在現在已經很晚了,至少除了一些社團的人以外,也不會有多少人留在學校。街道上的學生也已經清得差不多,所以就算有四個高中生(還都是男的)走在路上並手牽手,也不會有多少人去發覺到。
  (雖然這樣還真的是挺蠢的……)留三郎忍不住想道。
  尤其第一次這樣,純粹只是因為他們四個並排走,所以剛好一時興起而已。誰知道到後面就很常只要一起回家時,就會一個拉一個的了。結果到後面就變成了只要回家時,他和伊作就是在中間,然後另外兩個走旁邊,簡直就像兩尊門神似的。
  (嘛,雖然也不怎麼討厭就是了。)伊作就算了,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另一邊的話嘛……嗯,反正、只要無視就好了嘛,哈哈。
  在心底乾笑著的同時,留三郎才不會承認他是在不好意思。
 
  「喂--留三郎仙藏伊作和文次郎--!」
  「啊,是小平太。」
  「的確是小平太呢……」
  「還有長次。」
  --只是,只是偶爾,偶爾,會多了另外兩個人而已。
  「剛剛在遠處就看到是你們了,只是叫了你們都沒聽到!」
  「小平太你們是剛社團結束嗎?」
  「是啊!今天弄得比較早,所以一下子就結束了。」已經換回制服的小平太咧嘴笑道。
  不過還好,小平太也沒對他們這樣手牽手的行徑說些什麼的。長次更不用說,倒不如說,就是因為共同都有了一種不用言說也能意會過來的默契,所以就算看到也不會說什麼,只是像是很平常似的走在他們的旁邊。
  「啊對了,小平太,今天是你們班把實驗教室給弄爆炸的對吧?」
  「嗯?喔對啊!留三郎你怎麼知道?」
  「果然啊……」他就記得在文次郎班級的上一個使用班級是小平太那一班。
  「小聲小聲。」
  「嗯?喔,原來如此。是小平太你又把化學藥劑的份量給調錯了吧?」聽到一旁的長次說的話以後,仙藏也說道。
  「嘛哈哈對啊~本來想說看份量多一點能不能有更強勁的效果,結果就……」
  「就算那樣,也能弄到爆炸的你也是很厲害了。」
  「嘛,這種小細節就別去在意了嘛!」
  「不可能不去在意的吧?!!」
  「哈哈哈……」
 
  --啊啊,不過算了。
  就像是棄械投降似的,留三郎在心裡吐了一口長長的氣道。
  反正,就是要這樣才會熱鬧的嘛。
  因為他們就是這樣的一群人。
 
 
  「啊!發現高二的!長次我們快去偷襲他們!」
  「喂!不要欺負學弟……」
  「竹--谷--!」
  「咦…唔哇哇哇七松前輩啊--!」
  啊,人又增加了啊。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