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六哈/調合】高中生系列:幼馴染


   幼馴染
 
 
  留三郎是從小就認識伊作的了。
  因為小時候有搬過家的關係,剛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難免會有些怯意,結果當時第一個來拜訪他們家的鄰居就是伊作他家。
  當時伊作才五歲,他也是,也因為同年的關係,加上又是小孩子,他們馬上就熟捻起來了。
 
  伊作的媽媽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每次看到她時臉上總是會有一個溫柔的微笑,雖然看起來也有些傻傻的……後來留三郎才知道那個叫做「天然呆」。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伊作的媽媽不知為何非常喜歡他,每次他到伊作家玩時,伊作的媽媽總是會非常和氣但又熱忱地招待他,就連伊作來他家裡時,她也一定會囑託伊作帶幾片自製的手工餅乾或是飲料送來給他。
  儘管他的父母已經向伊作的媽媽答謝以及婉拒過很多次,但伊作的媽媽卻都只是笑笑地說沒關係,然後說:
 
  「因為我只有伊作一個兒子的關係,所以小留一來,就覺得好像多了一個兒子呢。」
 
  留三郎想,後來伊作的個性之所以也會這麼地天然呆和和氣無殺傷力,八成是來自他母親的遺傳、再不然就是被他母親那樣的個性給薰陶而成的。
 
  不管怎麼說,伊作的媽媽對他很好是真的,而他也非常喜歡伊作的媽媽。尤其他記得最深的就是,好幾次他到伊作家時,伊作的媽媽總是會非常高興地看著他和伊作在一旁玩的互動,然後突然講了一句:
 
  「小留你的臉長得好漂亮喔~好可愛,就和我們家伊作一樣可愛呢。」
  「謝謝阿姨。」雖然從小,父母就說過他有一張莫名兇惡的表情。
  「長得這麼可愛,以後長大也一定會是個帥哥的。」
  「謝謝阿姨。」
  「那等小留你以後長大了,讓我們家的伊作嫁給你好不好?」
  「好……咦?」
  到這邊才發現有些怪怪的。
 
  等之後長大了,他才不禁開始去懷疑,當年伊作的媽媽,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去養伊作的?雖然他知道伊作小時候確實很可愛,他也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伊作時(好吧其實照片上也有),伊作兩邊綁著小小的馬尾、還穿著一身純白色的洋裝小裙子……等等這已經是女孩子的打扮了吧?
 
  不過當時小孩子哪會去管這個?是男是女穿褲子還是穿裙子也根本不是這麼重要,只要合得來就好了。尤其「嫁」或「娶」這樣的字眼對當時的他來說根本連點概念都沒有,只是呆呆地說好,然後伊作的媽媽就非常高興地在屋子裡轉圈圈說「太好了~這樣我就又多一個兒子了呢
 
  ……原來您還有把伊作當成是兒子在養的自覺嗎?之後再回憶起來時忍不住這樣想道。
 
  不過當然,等大了以後、再加上電視和書看多了,他當然也知道和伊作結婚這件事是不可能的。先不說他們兩個是男孩子,他對伊作也從來沒有產生過那樣的感情。對他來說伊作就像是兄弟與朋友一樣,是非常親非常親的存在,但還不到戀愛,儘管他從不排斥,若以後真沒有結婚的話,就這樣和伊作兩個人在一起也未嘗不是一個好提議。
 
  「留三郎怎麼可能不結婚呢?你這麼受歡迎。」
  每當伊作這樣說時,他就會睨了他一眼。嘛,自己受不受歡迎這點他是不知道啦(儘管自己確實也有被告白和收過幾次情書),但他知道伊作也是很受歡迎的,不只那張漂亮又溫柔的臉龐,那對任何人總是和氣的態度和有時會有些笨拙傻傻的小地方,也確實引來了一些大姊姊屬性的人的歡迎和喜愛。
 
  但也是因為這樣,所以他與伊作總是形影不離的。倒不如說,是他與伊作在外面時,總是盡量不離開伊作身邊的。伊作這人太單純,與他生活超過十年,留三郎比任何人都了解,伊作是個比他目前所認識的人裡面最單純、也最善良的那一個。儘管伊作並不是真的很笨,他也是有上過學看過報紙新聞,甚至是常出去走走的。
  要說的話,大概就是那個氣質吧。不管過了多久,卻也沒有改變過的,純淨的氣質,以及在他的印象裡從來沒有改變過的微笑,總是溫柔又和煦,毫無雜質的微笑。
 
  留三郎想守護這樣的伊作,就算不存有「戀愛」的感情,他對伊作也是抱持著一份愛情的。想一直守護這樣的伊作,想和他在一起,就算自己不結婚也沒關係--本來,留三郎是這樣想的。
 
  嗯,他真的是這樣想的。也覺得這是以後最有可能邁向的未來。但--
 
  「留三郎留三郎、你聽我說,」
  那個、坐在他的面前,並露出至今為止他從來沒有看過的表情的伊作,笑得簡直就像是從少女漫畫裡走出來的戀愛少女似的--
 
  「我,有喜歡的人了呢。」
 
  框啷----
 
  一下子,留三郎覺得自己的未來美好藍圖掉在地上,碎掉了。
  那是他第一次有種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即將要被人給搶走的感覺,複雜得讓他的表情登時愣了再愣,也不知道是要扭曲還是先質問,最後他選擇了後者:
 
  「對方是誰?」
  「仙藏,立花仙藏。」
  仙藏?
  一下子,留三郎就在他的大腦記憶欄裡翻到了『仙藏』這個名字。立花仙藏,和他們同校的同年級的,而且還是一名資優生,雖然沒看過本人但聽說臉長得好身材也好總之好像沒一個是不好的,但--
 
  「呃但……我聽說他不是男的嗎?」還是他的記憶有問題?
  「對啊,他是男的。」伊作點了點頭,「但我還是喜歡他。」
 
  框啷----
  這次的破碎聲,已經讓留三郎不知道是認知上受到過於的衝擊,還是自己在伊作心中的地位瞬間被一個他從來沒看過、充其量只聽過名字的人給搶走名次了,而且還是一個男的!
 
  「嗯、不過,呃,對方……對方喜歡你嗎?」
  「嗯,喜歡啊。」不料伊作卻點了點頭,臉還有些紅。「實際上是,我們已經在交往了。」
  什麼時候的事啊----?!!!!!一瞬間留三郎真想這樣吼。
  他就不能理解、明明他就一直跟在伊作身邊,想盡量驅逐伊作身邊的害蟲了(?)但怎麼還是……咦等等好像不對、伊作還是有段時間是他沒跟在身邊的,就是他去打工時……
 
  該死的!果然百密還是輸於一疏了嗎?!!他明明就有跟伊作說過有什麼怪怪的人騷擾他時都要跟自己報備的了!!!
 
  當然留三郎不是一個善妒又肚量狹小的人,伊作有喜歡的人了當然要恭喜他。只不過情感上……情感上當然還是很難一時去接受的,畢竟伊作是他一直在守護的人。是他從小就一直非常非常喜歡的一個朋友,就和他的親人一樣。
 
  他們一直都在一起,他自認對伊作是十分瞭解的,但一來這次伊作有喜歡的人了他居然從未發覺,二來……二來他也突然覺得,他不再是伊作心中那個最重要的人了。
 
  儘管他知道這樣的感情與想法非常地孩子氣,但在一起這麼多年的朋友,突然在一夕之間就有一個喜歡、而且正在交往的人了,不管怎麼想總是會有些失落。何況留三郎本來就是一個重感情的人。
 
  「--那麼,不如這樣吧。」於是他說了:
  「我想看看那個立花仙藏是個怎樣的人,這樣我才可以放心把伊作交給他。」畢竟他身為伊作最好的朋友,雖然沒辦法阻止他們交往,但至少可以先鑑定一下對方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噗,留三郎你這樣好像是個要求要見未來女婿的父親喔。」
  「煩死了啦!!!」
  啊啊……難道真的有這麼像嗎?
 
 
  只是他沒有想到,這次的會面,居然也成了他與文次郎日後認識的契機。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