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高年級】小紅帽梗的片段

 

  竹谷家的孩子就像一個糯米糰子似的。
  這是最近村裡很常聽到的一句話。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意思,若知道孩子現在的年紀就會恍然大悟:
  哪個孩子這年紀時不是這樣的?軟軟綿綿又白拋拋的,加上個子矮腳的骨頭也還沒發育完全叫他站直也會偏向O字腿,這樣的特性外表不管橫看豎看遠看甚至近看都會像一個糯米糰子,還是一個大糯米糰子。不準還有人說是像豆餅大福。
  但會特別常提到竹谷家的孩子也是有原因的,一來他們家的身份及地位特別先不說(畢竟是未來村子的統領者)二來就是這個竹谷家的孩子很愛亂跑。
  才三四歲還不太會說話走路或許也沒走很好又心智還沒發展成熟講白了就是被列為高危險群(各方面)卻已經很常在村子裡的大小角落爬爬走了。
  儘管現今當家、也就是孩子的祖母已經數不清幾次了在出門前都會囑咐家裡的佣人要看緊孩子甚至窗戶大門也都鎖上了甚至在家裡的時候也是,除非雙眼緊盯著孩子不然只是稍一恍神或是視線一移開,這孩子就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神奇得很。
  「──喂,留三郎。竹谷家的孩子又出現在我們後面了。」
  仙藏說道。
 
  那是在一次風光明媚的午後,留三郎和仙藏這對兄弟,連同長次約好了要去山後的一處洞口探險。聽說那是以前兩個族群之間內鬥所留下來的,裡頭陰森森的到現在都還可以聽到當時內鬥悲慘的狼嗥。
  小孩子嘛,對這種事情總是特別感興趣。更別說愈危險大人愈禁止的就愈喜歡去。尤其身體還小又輕巧動作又快鑽哪跑跳都很方便,但如果是年紀太小的孩子可又另當別論了。
  尤其是一個奶都還沒斷的小鬼。
  「什麼?他又來了?」
  留三郎沒好氣地說。並轉過頭去順著仙藏的視線──果然見到了一個套著顯眼竹綠衣服的糰子…不是,是孩子。正在咿呀咿呀不知何時笑著跟在他們後面走。
 
  竹綠和服算是竹谷家那個孩子的代表顏色。除了是糯米糰子配上那顏色的衣服很顯眼外也是因為全村就只有竹谷家的那個孩子穿的是竹綠的和服。
  青瓷綠的底色搭配上竹子的印花,襯得那孩子軟綿綿又肥嫩嫩的短手短腿特別白皙,也讓那件衣服看起來更綠,加上那孩子的頭髮,也是很顯眼的銀灰色,走路時那頭馬尾還會在後面一蹦一跳的,所以非常好記。看個幾次就算不用看清楚五官,一看那外表就會知道是竹谷家的那個孩子。
  「或許只是剛好經過吧…?應該也不用太在意的。」
  跟他們一起來的長次說道。這時候的長次臉上還沒有那顯眼的傷疤,樣子看起來也不會說很猙獰又兇惡簡單來說就是一個看起來很和氣又有著書卷味的好孩子。加上他還比仙藏大上個一兩歲所以三人中也就他看起來最成熟沉穩。
  「或許吧。」留三郎聳肩。「那就走吧不用理他了。」其實是怕那孩子真跟上來就不好了。
  「等一下。」但仙藏說道。並直接就拋下留三郎等人跑去那孩子的面前。「喂仙藏!」留三郎急喚道,但仙藏不理他。到了那孩子身前就蹲下來含笑問他道:
  「怎麼啦?小糰子。又跑出來散步了嗎?」仙藏總是叫那孩子小糰子。
  「咿呀、咿呀呀!」
  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聽懂,只是很高興地向仙藏伸出並揮舞著短短肥肥的小肥手,笑得很開心的樣子。眼睛瞇起來成了彎彎的兩個彎月。
  「又出來亂跑的話小心當家大人會生氣的喔?」
  仙藏說。他其實大可現在就跑去通報竹谷的當家,但他沒這樣作。其實村子的人也幾乎都沒這樣作,因為這孩子笑起來實在是太可愛了。
  「呀!」
  果然竹谷家的孩子立刻很高興地拍了一下手,也不知道是聽懂了還是其實沒聽懂又或是根本沒在聽。
  「……」
  覺得跟這孩子沒辦法溝通,想想也是仙藏已經九歲了,但這孩子才三四歲甚至心智和行為感覺還比這年紀小。講了幾句覺得有些雞同鴨講(雖然很可愛)仙藏也就放棄了並走回來說道:
  「算了我放棄了,我們直接走吧。」
  「就說嘛。」
  留三郎像早想到似的說道。於是三個孩子又繼續往目的地前行。但才走不到五分鐘走在最後頭的長次就突然停下來說道:
  「……等一下,仙藏、留三郎。」
  「「嗯?」」
  「那孩子……好像還繼續跟在我們後面耶。」
  「哈?!」
  這時候他們已經走過竹林,快到森林口的小溪邊了。中間還爬過一根倒下來趴在兩地間像是木橋的樹幹。所以聽到這話都很不敢置信,並馬上回過頭去──這可不馬上就看到一顆大糯米糰子,還是穿著綠竹衣服的糯米糰子,正爬在樹幹上像是高興地咿呀咿呀跟在他們後面走。
  「危險!」
  仙藏看了馬上過去接那孩子。另外兩個也跟上。但那孩子好像不怕似的,甚至爬的速度還挺快在他們才到時就已經咿呀咿呀笑著爬過來了。
  「……我說……你不會,一直跟在我們的後面吧?」
  留三郎像有些無奈,在望向他們來的路況時也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這孩子到底怎麼過來的?用爬的?
  「咿呀!」
  果然孩子立即很高興地拍手。他們姑且當是了。但想想也覺得不可思議,該說年紀小果然就是膽大包天嗎?還是不知道恐懼怎麼寫?連路都還走不好的孩子,在走這種路時居然用爬的就登登登地很順利爬過來了。
  「現在該怎麼辦?」
  留三郎有些無奈地問道。都跟到這了,他也不覺得他們能很乾脆就丟下這孩子。
  「帶他一起去?」
  仙藏說道。同時也把這孩子抱了起來。孩子也很聽話被抱起來不會吵也不會鬧,說起來之前就有聽一些大人說,竹谷家的孩子很愛笑,不會哭也不會吵,看來是真的。
  但留三郎馬上就很嫌惡地說:「才不要。你忘記上一次了嗎?也是這孩子跟著走然後我們帶去,結果之後被那些大人們罵得多慘。」他倒也不是不喜歡這孩子,只是每次他們要去哪裡比較危險的地方時這孩子總是會跟在他們後面,帶他一起去的結果就是之後總是會被大人罵。
  「那你說該怎麼辦?先折回並把孩子還回去?」
  仙藏把孩子抱近他道。只見這孩子正睜著那一雙金色還圓亮亮會骨碌碌轉的眼睛看著他們。或許是還沒戒掉拇指會習慣地放進嘴裡吸吮,身上也還有著一股奶味,白拋拋的軟綿臉頰看起來更是好捏。
 
  ……留三郎不得不承認,這孩子近看殺傷力真的會很大,對心臟方面的。
 
  「……雖然是應該這樣做啦……」
  「但我不想。這孩子好可愛,又很安靜不吵不鬧的,我不想現在就還回去。」
  但仙藏卻有意見了。更可恨的是留三郎的想法其實跟他是一致的。
  「果然是因為是竹谷家的孩子嗎?天生膽子就高人一等的。」
  說著他也忍不住去捏了下孩子透著紅的臉頰。軟軟的還涼涼的摸起來很舒服。孩子好像也不排斥而是很高興地「呀哈哈」笑著,短短的手還會握起了拳頭看起來像是唱歌,留三郎不得不承認這孩子真的是很可愛。
  「或許吧。看那孩子剛才就很順地爬過來不是?或許是狼的血統在作祟吧。不是常說年紀愈小的孩子愈藏不住本能嗎?」
  仙藏說著並也親了那孩子的臉頰一下,孩子又笑了。
  「不過孩子的耳朵並沒有露出來呢。」長次忍不住說道。
  「血統關係吧,不然就是當家大人有作過什麼了。」
  仙藏說著並也順了順那孩子銀色又亂糟糟的頭髮。孩子的頭髮長得很快才三四歲就已經要用馬尾綁起來了。雖然他們這個種族的頭髮本來就長得很快。
  「說起來這孩子的頭髮真漂亮。……雖然摸起來質感不好但顏色可能是最漂亮的。」
  仙藏忍不住說道。銀髮是竹谷家的遺傳基因每一代直傳的都是銀髮,包括當家也是但在他們記憶裡卻沒有一個像是這孩子的一樣好看。
  「說起來這小鬼是叫什麼名字啊?都聽其他人叫他小少爺、小少爺的,名字卻都要想不起來了。」
  「我也不曉得,我都是直接叫他小糰子的。嘛,反正也很符合就是了。」
  仙藏說著並又抱著那孩子刻意地上下晃了幾下,果然那孩子立刻又很高興地笑了起來。聲音「啊哈哈~」清脆得就像是鈴鐺一樣。讓留三郎突然有些羨慕。
  「八左。」
  突然長次說,另外兩個立即轉了過去只見長次繼續說道:
  「八左,八左衛門。我記得這孩子是叫這個名字的。」
  「什麼啊,怎麼這麼難唸啊。」留三郎聽了馬上很不高興地說道。
  「八左,八左。嗯果然還是小糰子比較順口,哪,小糰子?」
  仙藏也自己作了一個結論道。
  「反正時間也不早了,乾脆我們就先帶這孩子去。真的有些危險了再馬上折回來下次再說吧?」
  長次提議道。另外兩個孩子想了想雖然和原先計畫不同,但既然多這孩子也沒辦法了現在先回去也嫌麻煩(主要是還不想放這團糯米糰子回去),所以也點頭說道:
  「好。」「可以。」
  「咿呀呀、」
  同時孩子也舉起了那隻肥肥短短的小拳頭,像要附議似的。
 

  ===
  嗯到這裡就結束了(欸)
  我承認我只是想寫糯米糰子而已(知道)
  明明正篇都還沒生出來就又亂寫片段ry但竹谷真的好可愛(大哭(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