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295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調合組】仙藏公主與伊作小矮人(上篇)

 
  ※童話趴囉第三彈!
  ※寫調合但真正有調合的地方只在最後一點點(咦)
  ※全員通常運轉的大崩壞
  ※山田父子超級大搶戲,請注意。
  ※其實真正的主角是山田父子。



  ※



  從前從前、有個公主名字叫作『白雪』。
 
  要說這名字的由來呢,就不得不提到他那身白如雪的肌膚、在月光的泛照下是顯得如此美麗啊;彷彿象牙白石膏像的乳白色及細緻都不及他的十萬分之一。
  更別說他還有著一頭美麗至及地的長髮,柔軟細長又極有彈性的觸感連亞麻或蠶絲都要感到羞愧。還記得那澄淨及遙遠的星空嗎?有人說那就是公主墨髮被染上的夜色。
  如果這些都無法引起你的注意的話,那等你看到公主時,一定不能忘記他的一顰一笑;他的眼眸瞇起時有如晨星般的耀眼、唇角上揚時更像似雲朵,卻更勝玫瑰般的彷彿在頰邊綻放出了一朵又一朵的花開漣漪、芬芳馥郁。
  那是世界上最為珍貴的存在、也是最美麗的一幅畫面,他的一舉一動……呃、你問為什麼我都要一直用『他』來形容?那是因為……
 
  「仙藏!!!!!
  一腳踹開房間的大門、來人怒氣沖沖的吼道。中氣十足的咆哮聲,在偌大的宮殿中更顯得迴盪響亮。
  「我不是跟你說過在王宮裡時、不要叫其他人來隨便爬上你的床了嗎?!這樣傳出去若給人說閒話了那該怎麼辦?!」
  「唉呦,那有什麼關係呢,母后大人。」
  而被指責的目標、也就是前面……呃,那一連串所被歌功頌德的對象、白雪公主或者更確切點──直接叫他的名字『仙藏』好了。此時正和幾個美少年…還是美少女的先不去管好了,都穿著綴有蕾絲及荷葉邊的連身綢緞睡衣,並聚集在他那張大得彷彿隨時都可以開起香檳派對或是打牌玩大富翁的高級公主床上,並嫣然(?)笑道:
 
  「反正那些人想說就去說好了,我並不怎麼在意。更何況──他們(還是她們?)也確實是很可愛的啊。都讓人想一口吃下去了呢。」
  說話時還一手摟過了離他最近的一個捲髮美少年…還是美少女?親了親他的臉頰說道,像是在炫耀(感謝喜八郎同學的客串演出)
 
  「你不在意我可在意!還有你這個樣子是成何體統啊?!」
  眼看著這幅畫面的母后大人…或者說是皇后(山田傳…傳子役)好了,都看得快要腦漿四溢、頭破血流了,他大爺卻還在一旁像是毫不在意又若無其事般的吃起其他人的豆腐(兵太夫:哇哈哈哈~好癢啊立花學長>▽<)彷彿完全不管隔天的八卦報紙雜誌上的頭條會怎麼寫:
 
  「貴為一個王族卻連自身的品德都作不好!這又要給其他人民作什麼榜樣了?!」
  「又沒關係,反正也只是寫個睡衣派對而已啊。你看這雜誌上面還有介紹我們穿的睡衣款式了呢。」仙藏拿起一旁最新的雜誌並指著封面說道。
  「你剛才才不是這樣講!…不對、是說為什麼沒有來介紹我的啊?!」明明我也是走在流行的最新指標的啊!
 
  「……因為您的太老氣了?」
  「你說誰老氣了啊?!!!」還有你剛才的停頓是什麼意思?!
 
  「唉呦,反正我這樣沒有損王家的氣質形象就好了啊(爽朗微笑)(傳:哪裡沒有了啊?!)──因為,我很漂亮啊。漂亮又美麗所以作什麼都是可以被原諒的(微笑微笑)母后您也是早點睡吧,要知道晚睡可是美容大敵呢對了您臉上的黃瓜還沒有拿掉喔,先跟您說一下好了請您出去吧我也準備要睡覺了明天一早可還有記者要採訪的呢我可也是很忙的。」
  用幾句話(或者其實也只有一句?)就把傳子小…我是說皇后,並跟著那客氣推拒(其實是步步進逼)的動作沒三兩下,就把原本還怒氣沖沖準備來興師問罪的皇后、給請到了門外並一下子『砰!』的一聲,就把兩個世界給阻絕了隱約還能聽到在門的另一邊所傳來的嘻笑聲(說好的睡覺呢?)。
 
  「…………」
 
 
  「──唔哇哇可惡!那小子是個什麼意思嘛?!什麼採訪啊?!什麼早睡…不對也確實是要早睡……但為什麼都沒有人要來採訪我的啊?!」
  果然皇后一回到房間就開始東摔西摔的也忘了那其實很貴…好吧王家很有錢,以示洩忿道。還連帶地波及到了一旁本來想裝死當作沒自己事的魔鏡:
  「利吉你說!明明我才是世界上第一美女的啊!為什麼反而是仙藏那乳臭未乾的臭小鬼被採訪了我卻都沒有啊?!難道熟女就沒有人權了嗎?!」
 
  『噗嘔!
 
  至於本來都已經一口茶送入嘴中、想要從頭裝死到尾作壁上觀當個眼不見耳不聽為淨的無事旁觀者就好的利吉,在聽到後面那句時也終於忍不住了。
 
  「……利吉你噴茶作什麼呢?」
  (傳子)皇后危險地瞇起眼睛。
  「被、被茶葉給……嗆到了。」
  一時情急之下利吉只能努力掰出了這個藉口道。還額頭的冷汗直流呼吸都在喘……不,這並不是演戲的。
 
  「什麼嘛原來如此。」而當事人也真信了(真好騙)。「好啦反正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利吉啊,為什麼都沒有人要來採訪我啊?明明我才是世界第一美女的啊。為什麼每次有記者要來採訪時都是採訪仙藏卻沒有採訪我?連上一次的睡衣特集都沒有。」咕咚!這可是利吉最怕被問到的部份了,所以他也只能有些尷尬地別過了臉並努力要想著說詞:
  「這個……這個當然是因為、父親大人您很忙的緣故了啊。要想想您每天日理萬機、要關心國家的大小事還要定期去作整套美容……」
  「我不是指這個還有你要叫我傳子皇后才對的!!!」果然皇后發怒了:「日理萬機這我當然知道!但就算這樣、若有採訪這種事情通報上來的話我多少還是會知道的吧?但為什麼自我登位以來,除了一些必要的會議就沒有相關採訪了?連登上雜誌封面的次數也沒有。」
 
  (如果有那不就糟糕了嗎……)
  利吉忍不住想但是他不敢講。事實上他雖然是魔鏡…天知道這個天殺的角色分配當初到底是誰想出來的。但他可是從來沒有對皇后陛下說過謊的。只是…只是有些、迂迴了而已嘛~他說的可是實情,皇后陛下本來就很忙。但至於為何沒有採訪嘛……
 
  (不是因為這個國家的美感還很正常的關係嗎?
  若真照父親…不對、是傳子皇后的那樣作了那才是真正的審美觀大崩壞了吧?當然他可是誠敬又忠實的魔鏡(天殺的這角色當初到底是誰分配的?!)若皇后陛下有詢問及需要他可是全無虛假……
 
  「不然這樣好了。利吉啊…不對、是魔鏡啊魔鏡~你說說這世界上誰才是最美的女人呢?」
 
  F○CK!
 
  「……那個,父親大人,」利吉很冷靜地說:「您是男的。」
 
  「我當然知道我是男的但我現在是扮演女的!」果然山田老…我是說傳子皇后又暴怒了:「還有你應該是叫我傳子皇后、或是皇后陛下才對的!」
  (乾脆殺了我吧。
  利吉覺得自己都要神經衰弱了。說起來主角明明應該是立花仙藏的為什麼現在戲份都在他這一邊……該死的原來是因為還要問出這句話的關係嗎?!
 
  秉持著戰戰兢兢、又要隨時擔心鏡子會被一個砸破(畢竟他可是一個魔鏡呢)但又必須誠實的矛盾心態,利吉在嚥下一口唾液並擦了下臉上流下來的冷汗後,才深呼吸了一口氣並冷靜說道:
 
  「是白雪…不對,是,在王宮裡的仙藏公主,皇后陛下。」○的他真的說了(不禁打從心底地唾棄自己)。
  「為什麼?!!」果然傳子皇后發怒了…值得慶幸的是他沒有當場砸破鏡子。「不管怎麼看都應該是我的不是嗎?!」誰說的啊。
  「你看原作上明明是這樣寫的啊!說在白雪公主成年以前、最漂亮的一直都是皇后、也就是我的!」不要直接拿原作來套入啦你!還有現在公主也已經成年了不是嗎?!
  「為什麼公主成年了最漂亮的就不是我了啊?!!」不要拿這種原作的設定問題來跟我生氣啦!!!
 
  「──好,我知道了。」
  終於,傳子皇后在恢復冷靜以後冷靜地說:
  「既然這樣,只要把仙藏公主給除掉就可以了吧。」這樣哪裡叫冷靜了啊?!!
  「因為、只用毀容的話有留下人證一定會鬧上報刊雜誌的啊!」你也知道…不對這是什麼說法?!「既然這樣還不如直接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時候把他給除了!只要仙藏公主死了、我就是世界上第一名的美女了!」不可能的啦!!!
 
  「──因為、我可是這個國家的第一執政者啊!!身為地位最高、也是最有權力的掌權者,那容貌自然也應該是第一的不是嗎?!哪有那種小鬼什麼都不用做、也什麼義務都不用盡只是享用權力(還權力濫用)就能夠成為第一美女了啊?!這不公平!」想想好像也有道…不對不能就這樣給說服了啊?!這根本就是歪理!哪有三者都一定要集中於同一個人的啊?!
 
  「──所以,利吉你就給我去辦這件事吧。記住沒有辦好不准回來喔。啊,地點就選擇森林好了比較沒有人會看見。證據你就給我拿白雪公主的心臟回來吧,記得要熱的喔冷的我可不要那會不好吃。」
  為什麼是我?!!還有最後那句是什麼意思啊這是好不好吃的問題嗎?!
 
  ──不過,畢竟是誠實誠敬、又對皇后陛下忠心耿耿的『魔鏡』嘛(○的)就算是再怎麼任性又無理取鬧的理由(沒錯他是在趁機洩忿)只要是皇后陛下所希望的,他都會盡力去完成──雖然這麼說,但因為其他的各種因素,導致最後變成了要由他來分飾兩角:魔鏡和獵人(利吉:為什麼?!!)無奈之下利吉只好親自去與仙藏談,並說道:
 
  「…所以,事情就是這樣。雖然對你有些不好意思……但為了能夠讓我完成這任務、以及讓你自己能夠脫困,還是請你逃走吧。皇后那邊我會盡全力去應付過去的,你就專心地……」
  「──利吉先生。」突然仙藏嚴肅喚道。
 
  「要讓心臟從森林運回來王宮這段時間還保持著新鮮及活跳跳的溫度會有些難度的啊。」尤其運送過程中還要經過近郊及城鎮什麼的。
  「……這個……我會盡力去,克服它的。」利吉已經快要欲哭無淚了。
  像是看出來利吉在想什麼,仙藏先是凝視著,接著才突然開口笑道:
  「──不過,也真沒想到呢。利吉先生的眼光會如此特別,連選擇要效忠和誠敬的對象也都是如此地別具一格卓越突出。」
  「……」
  因為知道仙藏在暗指什麼,所以利吉也只是先別過了臉並安靜(裝死)不講話。
  「──好吧,我知道了。我願意逃進森林裡去。」忽然仙藏說道。
 
  「立花君……」
  「誰叫利吉先生都已經這麼拜託了,要是再拒絕就好像顯得不通人情了。」
  仙藏笑道:
  「而且仔細想想,這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的。雖然說要餐風露宿還沒有軟軟又大大的床可以睡也沒有新的衣服可以換更沒有梳子可以梳理頭髮更重要的是還沒有衛浴設備或是洗髮精沐浴乳的可以給我洗澡順便一提我喜歡薄荷口味的。但換個角度想,這樣也可以擺脫那些煩人的視線目光了,畢竟要一天到晚都接受採訪還是沐浴在眾人的目光下也是很累人的一件事啊。這樣想來就會覺得輕鬆多了。而且更重要的是──」
 
  「還可以、正大光明地開後宮!」
 
  『啪嘰!』
 
  利吉發誓,一瞬間他真的聽到了大腦中有腦筋斷裂的聲音,以及因為血壓彷彿坐雲霄飛車般的不斷劇烈起伏上下而驟然升起的殺意。一瞬間他突然能夠理解了他父親、不對應該是他主子的強烈怒意──但是冷靜、冷靜……。
  立花君他已經願意配合了,自然就沒什麼好遷怒而且冷靜想想,要是立花君真的這麼嬌貴無法在那種環境底下生存的話,若真有一個閃失──那換個角度想他也算是給父親大人…不對是給他的主子有個交代了啊。差別只有他沒真的把白雪公主的心臟給帶回去而已嘛,小事、小事的~(在心中擺擺手)
 
  「──那麼,我們就這樣成交了?」
  看著仙藏遞過來的手,利吉先是一愣,接著他也一笑並不假思索地拍下去道:
 
  「成交了!」
 
  ──他們就這樣地分道揚鑣了。
 
 
  就這樣告一段落了?NO、NONO~若這樣就太老套了,總是要交代一下後續情況:利吉那邊不用說,為了交差、也為了能夠矇混過去公主並未死亡的實情,在回來的路上他隨手獵了一頭山豬、至於這回來的路程上是怎麼樣地使心臟還能保持活跳跳的溫度這我們就不用去深究了,只要知道皇后很高興、剛煮好還軟嫩的藥燉豬心湯讓他吃得很高興;而利吉在一旁看他很高興、自然自己也就高興了起來──於是一切皆大歡喜、至於之後皇后突然想起來並再問一次那個問題而那問題的回答又是怎樣的這就讓我們先且不論了,反正之後再說。
 
  ──話題再回來我們的公主殿下。應該說在前面一篇長長的皇后與公主之間的(單方面)恩怨後,鏡頭總算是正式轉到了我們的白雪公主…呃,應該說是仙藏公主身上。
  話說在答應與利吉間的交易、並也因為時間下的急迫,導致公主連平常自己愛用的梳子都來不及拿出來以後,真的有如利吉所想的那般不熟悉與適應森林下的生存嗎?不、不~其實不然,怎麼說公主都是忍者出身…咳、應該說,怎麼說公主都是有練過的,別看他樣子看起來好像真的是挺嬌貴的,縱使很遺憾沒能帶出來的東西很多或許都還能裝一馬車但公主自己也知道,這種環境下只能靠自己。
  所以他跨過枝幹、拉開藤蔓並且繞過沼澤,如果有碰到野獸什麼的再拿出寶錄火矢…不對是錯棚了、是用手邊的材料如枝幹和磨好的石頭作好的武器來反擊順便賺個免費三餐,累了就用樹葉鋪張床睡一下碰到來襲的動物還是昆蟲就再打一下賺取幾個經驗值。幾天下來倒也顯得相安無事。唯一的缺點就是都沒有人好無聊……而正當公主這樣想時就突然聽到從前方傳來了一聲劇烈的:『砰!
 
  「?!」
  聽到聲音、還是如此不尋常的一聽就知道不是自然發出的,仙藏立即加快了腳步他這時已經很深入這森林、並且也很熟悉這裡的地勢環境了,跑起來自然沒有障礙(儘管他還穿著裙子)。而在他跑了一陣後,也隱約地聽到從前方傳來了一個好像不是風而確實是人的聲音:
 
  「…來~救…出~去~~啊~……」
  「?!」
  跑出林子,前方的所見之處是一塊要說小也不小、要說大也不大的圓形空地。在這圓形空地上什麼也沒有除了中間的一個洞……嗯?洞?
  「誰來救~我~出去~啊~~」
  仙藏聽到剛才的聲音就是來自於那個洞裡的,而且貌似還頗深。懷著有些疑問仙藏走近了那個洞口,並朝裡面問道:
  「喂──有人在裡面嗎?」
 
  一瞬間的沉默。
 
  「太好了有人在嗎?!呃、是留三郎還是三郎啊?算了不管了!對啊我在這裡面!抱歉我又掉到洞裡了!可以把我拉上去嗎我搆不到!」
  (搆不到……?)「喂──你是在多深的地方啊?跟我說一下我看是要用手還是樹枝什麼的把你給拉起來?」
  「咦?嗯──…」對方想了一想:
  「我不知道耶!我只知道有點深就是了……啊!但是我可以看到你喔。你在上面對吧?只是好像太陽背光了我看不到你是誰……」
 
  的確,這個位置的確是背光的。仙藏看了一下後面的太陽,並再轉回來說道:
  「那你先等一下──我找個東西給你搆搆看,看你能不能搆到。」
  「謝謝你──欸?你的聲音到底是誰的啊?感覺也不像留三郎……」
  沒去理那人的疑問(反正等拉上來就知道了)仙藏先往周圍附近看了一下,並在找到一根看起來比較結實又細長的樹枝給它拿尖石削一下後就再折了回來:
  「你下面小心喔──我把樹枝遞下去了──」並接著就把削好的樹枝…還是木棍?給從洞口有些小心地遞了下去,直到聽到對方高興說道:
 
  「啊我看到了!謝謝你我抓到了!可以拉上去了!」
  「哦、」
  仙藏應了一聲,並接著就把木棍給開始往上拉──這麼說起來這重量感覺也太輕了吧?是小孩嗎?可是剛才聽到的聲音又好像是大人……而在他這樣想時,從下面漆黑的洞口,也開始可以看到些逐漸升起的……像是頭髮啦、樣子、臉孔、以及身高……咦?身高?
 
  「──咦?」
  同樣的當對方看見他時也愣住了──他有一張看起來無知又無害的臉孔、臉上看起來有些髒可能是之前掉下去時弄到的;亞麻色的捲髮綁起了一個鬆鬆的馬尾吊在腦後,看起來有些亂但也不排除本來就是亂的。更重要的是,仙藏看著他──他現在是站立著的,但仙藏半跪著都能與他的視線齊平!
 
  而對方在看到他以後雖然起先是愣了一下──但也只有一下。只見他馬上就揚起了一個看起來單純而無害的笑容並說道:
 
  「啊、謝謝你救我起來……我叫伊作,是生活在森林裡的小矮人──你叫什麼名字啊?」
 
 
  這就是──他們的,初次見面。
 
 
  (待續)
  我要頒一個超級勞苦人的獎項給利吉君(幹不需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