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295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調合/全員】仙藏公主與伊作小矮人(中篇)

 
  ※下一集正式完結篇。
  ※雖然寫調合但其實只有後面…(又來)
  ※難得地沒有山田父子(咦)
  ※一樣全員大崩壞



  ※


   傳說森林裡有七個小矮人。
 
  會用傳說,是因為據說沒有人親眼看見過他們。儘管「在森林的深處有小矮人之屋」這句話一直是被傳得沸沸揚揚的;有人說他們是妖精,也有人說他們是在森林裡自給自足從不跟外人打交道的誰知道;至少在今天以前,對仙藏來講他們一直都只是個傳說──…
 
  「…………」
  「…所以,事情就是這樣
  無視於(又或是根本沒注意到)對面六個幾乎是同一時間一齊作出來的瞠目結舌(小平太例外,他還在一旁抓蝴蝶;長次倒是挺冷靜的),伊作繼續高興說道:
  「因為仙藏說想看看我們的住處,所以我就把他給帶來了。啊、對了對了,還有仙藏他說,他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個房子耶,我覺得好可憐喔這樣晚上不就沒床可以睡了嗎?我們幫幫他好不好…」「……給我等一下,
  終於,留三郎說話了。雖然平常發話的主導權並不在他身上,但既然長次沒開口也沒表示意見留三郎自然也就繼續:
 
  「我想想……先把事情經過給整理一下。首先,是你先說要回來拿備用的斧──」
  「沒錯──」說話時伊作也舉起手。
  「那為什麼會走到圓形空地那?那跟我們家不是反方向的嗎?」留三郎不解問道。
  「因為──」伊作停頓了一下:「我迷路了、欸嘿嘿
  「那為什麼你會掉進洞裡?」他明明記得每個陷阱上都有作記號的。
  「因為──我忘記那是我們作的記號了、抱歉我以為那下面藏有寶藏」伊作很高興地說。
  (也就是說你是自己很高興地跑過去然後在踩到後自己掉下去的?
  眾人登時不約而同地想。
 
  「所以──在掉下去之後,」留三郎極力地想去忽視在一旁三郎已可說是明目張膽的悶笑聲,並冷靜問道:
  「你因為放聲求救、被這個人──(指向仙藏)給聽到了並拿著一根木棍來把你給救出,你因為想表達謝意,所以就邀請他來我們家坐了是嗎?」
  「是啊!然後我發現啊,仙藏他好可憐喔,現在是被追殺的…」「你是白痴不成啊?!!」但還沒說完就馬上被留三郎給打斷,最後的一根理智線斷了:
 
  「邀請他來我們家作什麼啊?!難道你忘了、我們是不能被其他人給看到、也不能被其他人給發現我們的住所是在哪的嗎?!就算忘記了,還報上自己的真實名字和種族是怎樣啊?!不然你認為我們是為了什麼才…」
  「──咦?原來你們,是不能被其他人給看到的啊?」
  突然仙藏插話道。這一插入讓留三郎先是不禁一愣,也讓長次有了機會並能介入拍著留三郎的肩膀道:
  「留三郎,冷靜。」緊接著他望向了仙藏,並回答他剛才的問題:
 
  「也不是說不能……正常來講那並沒什麼問題,只是若被看到了會很麻煩……所以才都盡量隱藏起我們自己的行蹤。」
  「嘿──比如說?」
  仙藏有興趣地問道。雖然為了聽清楚對方在說什麼他又再往前挪近了一點,只是這倒也讓其他人更往後退了。
  「……」
  長次沉默著看起來像是有躊躇的樣子,仙藏發現到了便也笑一笑,然後展開自己的手臂來說道:
 
  「──我知道了,那就由我來先說吧。畢竟怎麼說我也是個外來者或入侵者,──不先展示一下誠意是不行的。」
 
  ───……
 
 
  「──欸真的假的──?」
  「不會有這種可能的吧──?」
  「只是為了這種事……」
  「咦、等等…如果是我所聽說的那位的話……倒是有這個可能的喔。因為他──」
  「白雪公主這稱號我確實也是有聽過就是了……」
  「只是沒想到是個男的……」
  「……」
  至於留三郎在聽完後已經目瞪口呆了。看著其他人在彼此交換感想和所知資訊,他一時間還是有些不敢置信。接觸到他的視線仙藏也點頭,像是有禮貌地笑了一笑,但留三郎卻蹙起眉,覺得好像被冒犯了所以他也接著說道:
  「就…就算是這樣──也不代表、我們是可以相信你的吧?說起來你說的到底有幾分真實程度就很令人起疑了啊,誰知道會不會都只是捏造還是拿別人的來──…」
  「喂留三郎──這樣會不會太過分……」
  「哪會啊?!我這可是在保護我們大家的安危耶!不然你看啊如果他只是個騙子或綁架犯……」
  「這個嘛……你說的也是有道理呢。」
  忽然仙藏輕笑道。眾人聽了即刻望向他,只見他步步靠近了留三郎(後者也同樣往後退結果他撞到牆壁了)並一樣是維持著優雅有禮貌的語氣說道:
 
  「的確,就算現在說我就是白雪公主──以及我所受到的迫害,都也只是我的個人之詞而已。沒辦法證實也沒辦法代表我這個人的誠信,若非得拿出個什麼值得信任或是代表我真誠的具體兌現的話,我可以說──…」
  並接著他忽然就一把按住了留三郎的肩膀、同時也神色一變眼神變得犀利又銳利。眾人看了趕緊要上前去阻止他,卻聽到他說:
 
  「──我現在、可是真的超想超想去洗澡的。我想泡在有滿滿玫瑰香氣的泡泡浴裡、想要一個能夠伸直腿的大浴缸、想要一個能空曠得可以唱歌又不會起霧還很涼爽的大浴室、想要洗完澡後能有柔軟又冰涼的綢緞睡衣可以穿、想要有梳子可以梳頭髮、有軟綿綿的公主床可以躺──這種心情你可以理解嗎?如果我沒有遭遇那種事的話幹嘛還要這樣犧牲自己、犧牲那些幸福啊?嘎?你說啊。」
  「……………………」
 
  一段長時間的沉默。
 
  「…呀──當然,我是沒有那些也可以過活的啦。畢竟和外表不同我其實也沒有這麼嬌生慣養的嘛(眾:【他說謊…】)剛才說的也只不過是因為之前過的都是那樣的生活、突然脫節導致一時的不適應而已,就算沒有我也真的真的一點都不在意的喔♥(留:你說謊!)…而且,不是有一個傳說是這樣的嗎?」
  突然仙藏退開幾步,並舉起了食指來說道:
 
  「『只有心地善良的人才能夠看見妖精』──雖然你們也有可能不是妖精啦,但是,聽你們前面那樣講,就代表你們平常也是有做些保護措施,不會讓其他外人看見你們的吧?既然這樣──…」
 
  「那個時候、既能夠聽到伊作聲音,又可以找到他、把他救起來,和他認識──某方面而言,也算是一種緣份了吧?」
 
  「…………」
 
  又是一陣沉默。雖然仙藏覺得比起這個他們比較像是短時間的怔愣住了。對啦自己剛才好像也的確是嚇到他們……這點仙藏也深切反省了。畢竟先不說氣勢,光是身長上他就比他們都還要高出一倍,若等下因為驚嚇到他們,反被他們給趕出去這點仙藏也有想到了……只不過──
 
  「……啊哈、」
  突然他聽到了一個笑聲,轉過去看才發現是小平太已經蹲在地上,並抱著肚子開始大笑道:
  「哇哈哈哈──!真是有意思啊你!這可真是開眼界了!」
  「…咦……」
  「對啊,這麼說也是。本來以為你就是屬於乖乖牌又很冷靜、很假仙的那一種的嘛~」三郎也加入了話題道。話說很假仙那個是怎麼一回事……?
  「──剛才聽到你把話全部說開,反而覺得舒服多了。也有點安心了。」
 
  聽到有人這麼說,仙藏先是一愣,接著他才問道:「這麼說……?」
 
  「嘛,如果只是暫時的話啦。」
  「對啊。畢竟伊作也說了,你現在沒有住所的嘛──」
  「若真把你趕出去好像也有點可憐──」
  接著其他人都望向了留三郎和長次。他們是剛才一直都沒表示意見的,感覺到大家的目光留三郎先是有些訕訕地搔了一下自己的頭,接著才別過眼去說道:
  「……如果是暫時的話。」
  其他人聽了很高興,又去望向長次,長次則是說:「……我尊重大家的意見。」言下之意就是答應了。
 
  其他五個聽了馬上就很高興地繼續討論道:
  「那麼那麼、接下來就來決定仙藏睡覺的地方吧?」
  「可是他這麼大隻──身高也比我們高……」
  「如果把我們的床給他睡的話……」
  「咦、等等我可不要喔?我要和雷藏睡在一起的。」
  「不然就是另外造一個──」
  「那個要放哪裡啊?家裡又不夠大……」
 
  聞言仙藏先是微笑凝視著他們熱切討論的畫面,接著才突然舉起了手問道:
  「那個……不好意思雖然現在才想到,但我想要請問一下──」並在眾人停下來並轉過去望向他時才說:
 
  「你們個人的名字或稱號,到底是都叫什麼的啊?」
  「……咦?」
 
 
  「…原來如此……長次是叫作『萬事通』的嗎?」
  仙藏邊作筆記邊說道。
  「對啊!因為他最聰明嘛,什麼事情只要有不會的問長次就會知道了,甚至他也知道怎麼和同性SE──」『啪!』雖然還沒說完就分別被留三郎及長次給各賞一下了。
 
  「小平太是叫作『開心果』嗎?」
  「好像是吧!這是他們自己取的,我倒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不過……)
  看著小平太,仙藏忍不住想:
  (光是看外表也確實很符合就是了……)打從第一眼看到時就好像是無憂無慮又沒有煩惱的樣子(小平:啊?)
  「然後留三郎就是『愛生氣』……」
  「你說誰愛生氣了啊?!!」果然留三郎馬上反嗆。
  「因為──你也確實是我們當中最容易生氣的那一個啊。」小平太說。
  「每次只要碰到困難或是我們作錯、慢一點時就會生氣──連對伊作也會生氣。」
  「那是因為你們動作太慢或是作不對的時候吧?!而且我哪是生氣!只是有時候沒耐性、說話大聲了點而已才不是生氣!」
  「你看,就說他很容易生氣了吧?」
  「嗯、嗯嗯……。」還真是淺顯易懂呢這個……。
 
  「三郎的話則是叫作『害羞鬼』。」
  「咦?」
  「等、等一下--先說好這只是『稱號』而已喔?是為了掩飾才想出來的稱號、並沒有半點意思的喔?所以也不一定要跟本人合……」可是你的脖子和耳朵全都已經紅掉了耶。
  「順便說一下三郎也是我們當中最怕搔癢的,所以他也最常和我們拉開距離因為只要被搔,就一定會馬上跳起來──光是這點就夠『害羞』了吧?」
  「小八你這傢伙!──喂先說好剛才的給我忘記、忘記聽到了沒啊不准記起來──!」
  「好、好──知道了啦。」會忘記後再自己想起來的。
  仙藏邊虛應邊在心中這樣想道。
  
  「雷藏是因為比較嗜睡才叫作『瞌睡蟲』的啊?」
  到雷藏時聽到他的講法仙藏登時笑道。
  「嗯,對啊--…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下午睡很多了但現在還是好想睡……」
  「你下午睡了多久?」仙藏好奇問道。
  「好像是……二、還三個小時不知道……是三郎他們說並且叫我起來的。」並且又打了一個呵欠和揉揉眼睛。
  「雷藏他愛睡到有時候刷牙、走路或東西吃到一半時也會不小心睡著的呢,並且一睡就是沒過一個小時以上是不會起來的,很厲害吧?」竹谷笑道。
  「嘶…嘶……。」而在竹谷這樣講時,因為感覺沒什麼事又前面受了太多令人驚嚇的事,感覺比平常還要更耗體力和感到疲憊的雷藏馬上就進入夢鄉睡著了。
  「竹谷是叫作──『噴嚏精』是嗎?」
  看著長次所提供的資料仙藏問道。
  「嗯、是的。」
  聽到自己被提起竹谷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說:
  「不過那是因為我有很嚴重的花粉症的關係──…其實也不只是花粉啦,只要是會讓我鼻子癢的都會讓我打噴嚏就是了。像打掃的時候啊、換枕頭的時候、曬被單的時候……啊對了,有時候下大雨也會讓我打噴嚏就是了,就是那種、空氣變很濕的時候…」
  「順便一說,你若拿羽毛還是毛茸茸的什麼東西去搔小八癢的話,不管搔哪裡他第一個都不是大笑而是打噴嚏──所以我們才叫他『噴嚏精』。」三郎壞笑道。
  「三郎你這傢伙!幹嘛說出來啊──…」
  「你剛才還不是也說我的……」
  「……那個,是說我問一下。」仙藏說道:
  「為什麼只有你是叫竹谷『小八』的啊?」設定裡他明明是叫竹谷的吧?
  「這個……叫習慣一時間就忘記了……。」
 
  「──所以,伊作就是『糊塗蛋』了是嗎?」
  到最後的伊作時,仙藏笑問道。
  「嗯、是啊。」
  伊作倒也很坦率地直接就笑著承認道了。
  (…不過,若照留三郎之前那樣講的話,也不無有符合的地方就是了……。)突然仙藏覺得好擔心。
  「咳、咳──那個,我問你啊伊作。」
  「是?」
  「平常……」仙藏想了一想:
  「平常、你都是跟留三郎他們一起行動的嗎?我說去工作的時候。」
  「嗯,是啊。」伊作點頭,接著他也想到似的補充道:
  「啊不過……其實,也不只工作時啦,其他像……要去哪裡,反正只要是要出屋子時,也都會有人跟我一起行動就是了。像要出去洗手還是早上起來刷牙去漱口時也是……」
  (還真的是很不被放心的啊……伊作。)是擔心他一個不小心走到蟲洞裡去了嗎?
  「啊不過、之前就是你一個人回去拿斧頭的……」仙藏想到了他和伊作之所以會初次見面的契機。
  「嗯、對啊。啊,不過那也是我自己要回來拿的就是了,雖然留三郎那時候叫我等一下啦……但因為我看大家都在忙,又想反正是平常在走的路嘛沒問題的,就自己一個人先跑走了。結果……*」
  「結果你還是迷路了啊。」
  有些仙藏能夠理解留三郎之所以會感到無奈以及暴怒的原因了,也難怪了啦……。
  「──不過,」突然伊作說,並揚起了一抹開心的笑意,仙藏見了也好奇望著他: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會和仙藏碰面的。所以最後來講我覺得還是太好了。平常跟大家一起行動的事也是,因為我喜歡大家,所以那些事我也覺得都沒關係。」
  「…………」
  (……奇怪這孩子真的是『迷糊蛋』來者的嗎?)還是天然呆?大智若愚?突然仙藏有些不確定了。
 
 
  『──所以,我就在這裡暫且住下來了。』
 
  從住在這裡後,仙藏就開始有了寫日記的習慣,雖然大多是在寫伊作他們的:
 
  『和傳說所講的一樣,他們總共有七個人。並且合住在一棟三連棟的大房子裡(以他們而言)。雖然對我來講果然還是勉強了點吧……。但至少頭不會碰到天花板這點,我覺得也已經足夠了。
 
  除了七個人之外,屋裡他們的使用物品也幾乎都是七人份的。他們有七張並排在一起的小床(雖然現在是由我睡的真是非常不好意思)、七張椅子、七副碗盤、餐具,也還有七份盥洗用品以及七個杯子(上面還有刻著他們的名字以免搞錯)。
  每天早上他們都會一起準時起來(連雷藏也會被三郎給搖醒或是直接拖走)並一起走到外面的洗手台前,有秩序且整齊的呈一排站好然後開始刷牙漱口。有意思的是不知是長期下來的習慣,還是默契,就算每個人刷好牙和漱口的時間不同,但在洗完臉後用毛巾擦臉的動作卻永遠都是一致的。或許,也是因為他們是彼此的互相扶持、又住在一起才會有這樣無意識中的默契吧。
 
  在梳洗過後,他們也會一起走回去並到廚房及餐桌開始準備早餐的動作。平常都是長次、留三郎和三郎進去廚房,小平太和竹谷幫忙放餐具雷藏……沒有又睡著的話,也會看有什麼需要的請他支援一下吧。伊作因為很容易腳下打滑及摔掉東西,所以大家都不准他進廚房及排餐具,但會給他抹布請他幫忙擦桌子還有椅子。
  每天他們都是準時七點開飯、並在七點半用完並收拾好一切後,就準備提起那天的工具去上工。他們每天的工作內容都不同,就目前我所知道的,一四是去礦坑採礦、二五是去森林砍柴(他們還有一個自己開拓的伐木場)、三六是大家一起來耕田(在屋外他們有屬於自己的農地)星期天則是休息日。
 
  我有些意外他們一個禮拜內要作這麼多種的工作,並在那之前一直都以為他們是全部都自給自足。但之後聽留三郎說:「沒辦法,我們有七個人,若不這樣會餓死的。」又覺得好像挺有道理的,本來我以為妖精都是不用去工作的,但其實好像不然。我問他們是怎麼把這些東西賣出去、並又能買到東西的,他們聽了只是很神秘地說:
 
  「反正只要放著,自然就可以買賣到東西了。」
 
  我不是很懂,但想到之前聽到的一些說法,他們在與其他人交易時,是從來不會顯現出自己的樣子的。東西總是自動地就出現在買方家或店門口,等他們放好酬勞後一個不注意酬勞就自動消失,買東西時也是突然出現的錢幣、以及在放下東西後一個眨眼就立即消失的商品。
  或許,他們是真有一套能與外界作買賣的辦法吧(我沒親眼見過也不了解就是了)。
  至於我的去處──…
 
  現在的我,暫時還是住在他們家。原本他們說要再造另一個我能夠睡得下的床。但因為屋裡擺不下,所以他們後來討論作結論說,就在旁邊給我蓋一棟房子好了。……只是因為那工程比較浩大,至今還沒有完成,所以我也還是先借住他們那。還好因為他們身形小,所以除了原本的床以外,他們也還有些吊床或是沙發可以睡就是了。這是我比較可以安心的地方。
 
  另外……』「──你在寫什麼?」
 
  聽到聲音,仙藏也先且停了下來並抬起頭。看到是三郎他也沒避諱,直接就讓三郎一把抽去了並邊看邊說道:
  「原來你在寫日記啊。……怎麼?是寫我們的事嗎?你不會之後要把這個拿去賣的吧?」
  「我還能去賣給誰啊,只是無聊寫來作個紀錄罷了。」仙藏笑道。
 
  「──不過說起來,仙藏好像也真沒提過自己的事的。」
  那是在有一天,只有仙藏和伊作兩個人時,後者突然問到的。
  「在王宮裡時的生活是個什麼樣子的呢?」看伊作問到,仙藏先是想了一想,接著才轉回視線來笑著說:
 
  「要說舒服可以很舒服、要說討厭,也確實是很討厭就是了。」
 
  「咦?」
  「因為你看嘛,我在宮裡,是公主不是的嗎?」
  「那個,我之前就一直很想問了。」伊作說道:
  「為什麼仙藏你明明就是男的,稱號卻是公主呢?」一般不都是王子的嗎?
  「那當然是因為我比一般的公主還要漂亮了啊。」仙藏倒也是說得很理所當然又理直氣壯:
  「而且,比起王子,公主的服裝都還比較漂亮多了。王子的怎麼看都只有千篇一律的哪能襯托出我的美貌出來?」
  「說的也是呢。」伊作倒也是接受……等一下吐槽我一下啊?!
  「嘛,說回原來的。因為我是公主,所以要什麼就有什麼、這個第一次我到你們家來時,也有已經說過了。」
  「啊、是說對留三郎說的那番話嗎?」伊作也想起來了,並笑道:
  「那次可真是把大家都給嚇一跳了呢,完全能聽出來仙藏你話中有好強的怨念。」
  「嘛,有部份算是吧。不過,想到不用再被管東管西還要一直被關注著的,就覺得輕鬆多了。」仙藏望著上方的星空道。
  「?」
  「……『在享受著權力同時,也應該承受著與此同等量的義務』。」
  仙藏突然說道,並轉過去對伊作笑說:
  「這是我從小就常聽到的一句話,本來我也覺得這句話是對的。我是王族,既然能享受到權力,那相對的,就應該給人民作好榜樣,盡我的義務。……本來我是,這樣覺得的。」
  「那……」
  「但是,之後我就覺得,好像不太一樣。」
  仙藏說道:
  「嗯──舉個例子來講好了,以前我會認為,如果想了解人民的話,那親自去與他們溝通或是接觸就好了。若人民有困難,也應該立即去幫助他們。」
  「……不對嗎?」伊作問道。
  「我不曉得。」仙藏說道。
  「我這樣作了。但每次這樣作,並回來時一定都會被唸。說『這樣是不可以的』、『這樣不對』、『公主出巡時一定都要有人護衛』、『公主一定要坐馬車』、『公主不能弄髒自己的衣服』……等等之類的。」
  伊作聽了有些皺起眉來,像是有些不理解又困惑。
  「……就連長大也是。嗯──前面說了因為我的外貌很漂亮嘛。所以長大後受到的關注也愈來愈多,來採訪的也是。……曾經我拒絕了但之後就被說,那是我的義務我必須作好王室的形象不能推辭。」
  「怎麼……」
  「……我有些不能理解我自己的位置了。」
  仙藏像是有些寂寞地笑道:
  「雖然我的確是很喜歡穿女孩子那些漂亮的衣服、也有自覺自己的容貌很漂亮……但又好像,有哪裡不太對的地方。比起我所認為的……我覺得,周圍大臣、以及其他人所定義的,應該就只有『我的外貌』這一點了吧。比起『公主』,他們想要的只是一個漂亮的『洋娃娃』而已。能夠上鏡、又有話題性可以當作王室代表的洋娃娃。」
  「仙藏……」
  「所以我後來就擺爛了,整個徹底擺爛。」
  突然仙藏像是搖身一變、成故事裡最後的大魔王般的開始壞笑道:
 
  「既然不管我怎麼作、都一定會被唸的話,那就照他們所希望的,整個徹底擺爛就好了。反正他們所想要的,也只是他們『以為』的王室形象而已。只要能夠製造話題性就好了,實際上我作了什麼一點也不重要。」
  「……所以,那個皇后會討厭我,我也是有些能夠理解就是了。因為他雖然是那樣,但他其實,也是真的很為整個國家想就是了。也確實是作了很多事,所以對他來講,我這個什麼也不作的、但又比他吸引到更多目光的,應該只能算是一枚『眼中釘』才是吧。」並像是有些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但是,仙藏你並不想要那樣的吧?」
  突然伊作笑道。
  「雖然仙藏你到底想要什麼我並不是很清楚……一開始時,你也是看起來真的很念念不忘你口中所說的『安逸生活』的樣子……」
  「呃、」因為也的確是……只有一點點而已啦。
  「……但是,之後你也馬上就能適應了這裡的生活,並能跟得上我們的生活步調。」
  接著伊作笑著說:
  「一開始三郎他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呢,說他一直以為王室會睡到快中午才起來的,你卻可以六點就醒了。」
  「嗯──…算是習慣問題吧,我其實睡得滿少又不是這麼重眠的。」
  仙藏說道。
  「而且,雖然一開始說想睡軟綿綿的大床,但對我們的小床,也是一點怨言都沒有隔天起來也都不會腰酸背痛的。」
  「……」因為對自己曾經說過的話有些不好意思而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仙藏你啊──雖然看起來好像是真的很嬌生慣養的樣子。」
  像是沒注意到仙藏的神情伊作繼續笑著道:
  「但其實,你比你外表看起來所覺得的,還要結實與有毅力許多了呢。適應力也很強、來到這裡後沒喊過累,還願意跟我們一起去工作、幫忙作家事什麼的……我們大家,都是很喜歡仙藏的喔。」
  「…………」
  不曉得是那個看起來無害又單純直率的笑容、還是他所說的那番話,讓仙藏因感到不好意思,而在沉默了一段時間後,才總算能揚起一抹微笑說道:
  「……我也是,很喜歡你們的啊。伊作。來到這裡後我很快樂的,剛才的話也是,至今為止我還沒有對其他人說過的呢。」
  「真的嗎?」伊作笑道:「那我就是第一個了呢──」
  「……………」
  (──咦,奇怪?剛才那種胸口突然『咚──』的感覺是什麼?以及為什麼我會突然有些臉熱啊?)別過臉去的仙藏完全不能理解(伊:「嗯?」)。
 
  ──要是能夠,就這樣繼續下去就好了。
 
  雖然一開始只是為了能讓利吉先生交差,和單純地想逃避而已。但是……如果是這裡的話、跟他們在一起,那就算最後,皇后突然改變心意想讓他回去了,他或許……也能夠繼續選擇待在這裡,和他們過著這樣的生活。
  (而且雖然有些緩慢,但房子現在也確實有在蓋的。等以後蓋好、並且一切都上軌道了,那樣一定會比現在還要更輕鬆的吧?)
  看著伊作在自己身旁那單純、又溫和的笑顏時,仙藏不禁這樣想。如果能夠繼續這樣下去的話──…
 
  ──但是……。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