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723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調合/山田父子】仙藏公主與伊作小矮人(下篇完)


   那是發生在毫無預警的某一天。
 
  話說在白雪公主的心臟被帶回來(其實是豬心)並給傳子皇后燉成補湯吃下去以後,過了好幾天皇后才突然想到:
  (──對了,這麼說起來。既然白雪、不對是仙藏現在已經死了,那照道理來講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就應該是我了才對啊。好我現在就來問問。)
 
  於是就因為這該死的心血來潮(至少利吉是這麼覺得的)所以皇后又把魔鏡裡的精靈給召喚了出來並問道:
 
  「──利吉、利吉啊。」
  「是。什麼事父親大人?」利吉立刻從鏡中出現。
  「說過了多少次要叫我傳子皇后或皇后陛下!嘛、算了先不跟你計較這個,我問你,既然現在仙藏已經死了,那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就應該是我了沒錯吧?」
  「呃、」
  「那聲『呃、』是什麼意思?」
  「呃,不是,就是說……」
  「怎樣?」
 
  利吉的心裡很掙扎。
  很掙扎,很掙扎。老實說他從來沒有一次這麼掙扎過,除了這次以外。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事實上從之前他就很想、好幾次都很想,在皇后陛下問這個問題的時候,直接矇混著帶過或者是扯個謊就算了反正沒個損失也沒差…但不行,因為他是魔鏡。是最忠實卻也是最誠實反映出現況與真實的魔鏡(所以說這天殺的設定到底是誰定的?)另一方面也是會愧對自己的良心…呃不是、反正就是因為,他是魔鏡,是最誠實也是最誠懇善良的魔鏡所以他不能欺騙自己、也不能欺騙他人所以他,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氣,並在心裡祈禱不要等一下下一秒皇后陛下真的把這面鏡子給拆了或震碎了以後,才緩緩地,並膽顫心驚地、道出了他所知道的真實道:
 
  「……不、父親…呃,皇后陛下……。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呃,是在……森林裡,並和七個小矮人住在一起的……仙藏公主。」
 
  沉默三秒。
 

  你說什麼?!?!?!?!?!?!?!??!
 
  果然驚天動地三十秒。
 
  至於利吉早就在皇后爆發的時候,先行一步,躲到鏡子裡的角落避難去了(真沒用)。本來他以為這一震真的會把鏡子給就此震碎了,等平靜下來並他探頭出去看後才發現並沒有,反而是皇后正在鏡子外氣喘吁吁(果然是年紀大了吧):
 
  「哈…哈啊……。──利吉!!!」
  「是、是!父親大人!」趕緊出來不敢怠慢。
  「是傳子皇后!!!!」唔哇好麻煩──。
  「利吉!你不是那天帶著仙藏去森林後、就把他給殺了還帶著他的心臟回來的嗎?!那那個是怎麼一回事?!!」唔哇就知道一定會問這個──。
  「…那,那個是……。」
  知道已經瞞不了了,所以利吉也開口道。
  「沒有下手嗎?」
  反倒是山田傳…傳子皇后先接話了。
  「……是的。」
  「那那天你是帶著什麼回來了?」
  「……豬的心臟。」已經作好被宰殺的心裡準備了。
  「…………
 
  又是一陣沉默。也或許是利吉所認為最久的一次沉默了。接著他才聽見一個歎息聲,並在他的肩膀立時一震的同時間聽到:
  「利吉。」
  「……是?」
  「頭伸出來。」
  「?」
  看山田傳…傳子皇后只是朝他招了招手,沒有手握拳頭也沒有手中拿著一個斧子等著把他的頭給砍掉(想到這利吉又冷了一下)所以雖然不解,但利吉還是依言把頭給探了出去(不得不說這樣也還真是方便啊)並問道:
  「怎麼了父…咦欸?」還沒說完就感覺頭上一個重量。
  「你這小子,應該是『皇后陛下』才對的吧?」
  雖然這樣唸,但摸摸頭的力道還是不變:
  「──對不起啊,利吉。讓你去作這種事。」
  「欸?」反倒換利吉忽然一愣了。
  「沒、仔細想想,你跟仙藏本來就有些交情,就算沒到很熟你這孩子的個性我也是知道的,要你去作這種事也的確是過份了些(原來您有自知之明啊?)不該叫你去作這種事的(您也知道啊?)這是我的疏忽。抱歉了啊利吉。」
  「父親大人……」
  聽到對方這麼說,再看對方神色好像也沒有很生氣的樣子。於是利吉先是低下頭來想了一想,等決定過後才再抬起頭來、並毅然說道:
  「父親大人!果然,我想了一想,還是覺得我們應該要…」「──所以,你放心吧!利吉。」但還沒講完就被山田傳…傳子皇后給搶話道:
 
  「這次我就不會叫你出馬了。想一想你本來就不太適合作這種事……」
 
  「呃…呃?那個、父親大人……?」
  本來看氣氛很溫馨、對話很和諧,還想說就可以這樣直接走向HAPPY ENDING了的利吉君,卻看山田傳…傳子皇后陛下眼睛一橫、好似冒露兇光同時周圍也開始瀰漫起了一股詭異的氣氛,像是風雨來襲:
 
  「──這次我就不會叫你出馬了!想一想、還是決定由我來吧!由我來
親自幹掉仙藏!這樣就不會有怨言了我自己下手也比較可以安心…」
  「為什麼情況卻會變成這樣子了啊?!!!!
  這下利吉真的是感到欲哭無言也無淚了,把剛才還令他覺得有些溫馨動人與怦然時候的時間還給他呀!
  「說起來為什麼我們一定要這樣子地刻意去針對立花仙藏啊?!明明我們和他之間也沒有…」
  「不──行!若不這樣、我終其一生也都不可能成為世上第一最美的美女了啊!這樣我絕對不要!明明我是這麼地努力──」
  「就算您不這樣作、您也還是!……」但還沒說完就馬上封口。
  「還是怎樣?!說啊!」
  「──我、我只是說!您可以不用這麼極端…」
  「我沒有很極端啊!我只是要除掉仙藏而已!」
  「這就是很極端了啦!說起來到底為什麼…」又陷入無限循環當中。
  ……
  …………
 
  「──哈啾!」
  「怎麼了仙藏?是感冒了嗎?」伊作關心問道。
  「沒…。感覺比較像有人在說我壞話……」
 
  另一方面,在已經來勢洶洶的山田傳子皇后這邊──。
 
  「這個加上這個、那個再加上另外一個,還有那一邊的……。」
  地下室、燈光下,幽暗的氣氛、混濁的空氣以及──在喃喃自語當中不斷地來回穿梭和手臂動作的身影。種種的詭異元素結合都讓利吉不禁覺得──這到底是哪裡來的八〇年代恐怖片背景啊?
  「把這一個和那個混合在一起…,以及這個的份量要……『砰──!』太好了成功啦!利吉你看成功啦!接著只要再把這個讓仙藏吃下去──」
 
  「…………」
  其實,利吉真的很想說,看他父親這個樣子,他突然能夠理解了為何當初立花仙藏等人、會這麼興致沖沖地來找他父親並拜託出演壞皇后這個角色──實在是因為太過適合啦!尤其那個呈現與氛圍(嗯?)以及父親大人您是不是忘記了?要怎麼作,才能夠讓立花仙藏把『那個』給吃下去?
  「放心吧利吉!這我早就想好了,到時候一定可以讓仙藏把這個給吃下去的!」
  「不會是要像一般那樣、假扮成什麼老婆婆的好博取立花的同情吧?」利吉像有些擔心地說道。先不說立花的智商,光是他那本來就高人一等的警覺性以及敏銳程度、他就覺得單純只是用這個辦法是完全行不通的,想都別想。
  「NONONO~利吉你太小瞧你的父親了,我才不會這樣想呢。」但山田傳…傳子聽了以後卻只是比出了一根食指,並像是早料到利吉的回答又或是很高興似的揮了一揮及說道:
  「我早就已經知道,憑仙藏那本來就小得要死的心眼及肚量,以及那大──得彷彿肚裡都能撐船的重心機,若這樣肯竟是會被那傢伙給識破並前功盡棄的(利:人家機敏也要被您講成這樣…)不不不、這樣是行不通的。與其朝仙藏本人下手──還不如找他周圍的人都還比較有用。」說著他也朝桌上攤開了一張圖、利吉湊上前去看才發現是一個人物關係表。
  「這個是……?」
  「哼哼、早在一個禮拜前我就已經調查好了。」
  山田傳…傳子皇后像是很得意地說道:
  「就像利吉你說的、若是朝仙藏本人下手是沒有用的──但如果是他周圍的人可就不一定了。在那次聽你講過之後我就馬上派人去調查了,然後我發現了一件事──」接著他指著伊作說道:
  「雖然、在這七個小矮人當中──不對,應該說這七個小矮人──都和仙藏,有著一定程度上的情誼但我發現、在這七個人當中,只有這個──只有伊作,是可以把東西遞給仙藏、都還不引起他的懷疑與疑心的。」
  (……之前那個為了不給人們發現、以致隱藏起自己的行蹤和本名的這些設定都跑到哪裡去了?)利吉真的好想問,但想想好像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所以就這樣給它算了吧!
  而在利吉這樣想時山田傳…子皇后也繼續解釋著說道:
  「我們都知道仙藏他是一個多疑的、加上他生在王族,就算再怎麼自以為得天獨厚又常跩個二五八萬的(利:……。)身為王族的警覺性這他還是有的。所以一般來講,只要是經由他人之手的,在被仙藏接過時,一定都會被他給仔細地檢查過或試毒──就算他和那些矮人們感情都很好這個習慣性動作還是沒有改變。但我發現,」
  他繼續說:
  「只有這個──只有伊作,是連這個習慣性動作、都沒有出現過的。當然料裡調味的那類不算,但去調查的人注意到,在所有人當中只有伊作──在遞給、仙藏食物時,仙藏可是連檢查和試毒都沒有作,就直接拿起來吃掉的。而且還好幾次都是這樣,不只吃的就連使用如毛巾也是這樣。」
  「所以……?父親大人您是打算要、」
  「是傳子皇后。所以我想到了,我們不要直接針對仙藏、而是朝伊作這邊下手。剛好回報的人有通知說,他們都會派一個人留守,只是每天都不同──所以我們只要、選在伊作留守的那一天,再去找他就可以了。加上伊作的稱號也剛好叫作『糊塗蛋』(利:所以說取稱號的目的究竟是…?)──利吉你不要吵,總之、如果可以,就由我、這邊來假扮成老婆婆,並選在伊作留守的那一天上門去,哄騙伊作來買下毒蘋果、並要他去把蘋果拿給仙藏吃就完成了!」
  「您不用假扮就已經很像…」
  「利吉你說什麼──?
  「唔哇!唔哇沒什麼!等、請…請不要用那個樣子來靠近我啊!唔哇!」結果之後還是被打了。
 
  ──也因為這樣,所以皇后特地用化妝來改變了自己的容貌、並換上深色的斗篷及手拿一個裝滿蘋果的籃子,想要裝扮成一個賣蘋果又衣衫襤褸的可憐老婆婆來博取伊作小矮人的同情,好說服他買下蘋果。但是──…
 
 
  「──咦?這不是山田老師嗎?好巧喔您這是在兼職打工來賣蘋果的嗎?」

  『砰咚────!!!!!』(←一瞬間人整個滑倒在地的聲音)
  「皇后!是傳子皇后!叫我傳子皇后陛下!!!」還氣到一把抓起了伊作的衣領怒吼道。
  「哦──原來是傳子皇后陛下啊,您好。」
  至於伊作則是繼續天然呆天然呆地回應笑道,周圍還彷彿生出了花。
  「…………」
  (──不對、變成這樣不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嗎?而且還馬上就被別人給識破了這算什麼啊?啊?失敗成這樣我還不如直接去砍掉重練算了……。)突然皇后一下子變得自暴自棄,連當下想死的決心都有了。
  「──啊、對了,山田老師您是來這裡作什麼的啊?探望仙藏的嗎?但仙藏現在不在喔他要等晚上六點才會回來。」
  (太好了這傢伙是個笨蛋。)突然傳子皇后又覺得他看到了一線生機。
  「──啊,沒關係的。因為我也只是剛好經過,並想探望一下他而已。既然沒碰到,那也只能說是緣份吧。」傳子皇后溫柔又和藹可親的笑道,儼然就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親切老婆婆(利:有夠不像的。【利吉你閉嘴】)。
  「對了伊作,」接著傳子皇后拿出了今天此行的目的──那顆紅蘋果!(還特地選了一顆最紅的)並努力讓自己好聲好氣又和顏悅色地對伊作說道:
  「這個──可以請伊作,幫我拿去送給仙藏吃嗎?啊、不用說是我送的,說是有人賣給你的就好了。這是我特地帶過來的……因為聽說那個孩子喜歡吃蘋果(胡謅的)所以特地帶來送給他吃的。你幫我拿給他好嗎伊作?」
  「不好!」但沒想到伊作會這樣說。
  「欸?」
  「因為!」接著伊作胸有成竹並自信滿滿地比出了一個八道:
  「我們有八個人!我、仙藏加上留三郎、小平太、長次、雷藏三郎還有竹谷……對耶是八個!好棒喔我要跟留三郎說我算對了!(傳:那個…?)對我們有八個人!所以應該是要給我們八顆才對!只有一顆八個人會打架!」並說得很理直氣壯。
  (想想好像有些正確但又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傳子不禁有些困惑地想。但因為看伊作說得實在是很意氣風發又像是在等他的樣子,所以他也真的從籃子中拿出了八顆蘋果…靠剛好就是一籃嘛!索性一整籃遞給了伊作道:
  「好吧這整籃就都給伊作你了吧。記住這顆最紅的要給仙藏吃才行的喔。因為那孩子最喜歡吃紅蘋果了,我怕不讓他拿到最紅的他會生氣。」
  「好──」
  好在伊作也真的很乖很聽話(好在這傢伙是個笨蛋)地說好。看伊作說好了,傳子也打算先行告退:
  「那麼伊作,我就先回去了蘋果拜託…」「啊、對了山田老師,」突然伊作像想到什麼似的開口出聲問道:
  「聽仙藏說你想要殺死他,甚至因此把他給趕到了森林裡這是真的嗎?」
  (仙藏!!!!!
  一瞬間山田傳…子皇后真的有了想就地掐死仙藏的衝動,但他還是努力維持著和藹可親的微笑並說道:
  「哦呵呵…這怎麼可能呢,畢竟我們可是家人呢,家人之間就是要互相扶持的啊。」前提是他如沒有那麼可恨美貌以及那可恨的小屁孩個性的話。
  「對耶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呢。」豈料伊作也跟著笑說:
  「我們…就是我跟留三郎、還有長次、小平太、竹谷…(傳:那個…你不用一個一個講出來也沒關係…。)我們七個人,也是認為家人間的互相扶持是最重要的了,因為我們沒有父母了啊。所以我們七個就是一家人,就算沒血緣也是一家人!(啊不過加上仙藏就是八個了呢。一、二、三……)」
  「…………」
  一瞬間傳子好像因為這段話,而也有了些沉思但他馬上就聽到了──在仙藏等人回來時都一定會響起的那敲鈴聲以及小平太的唱歌聲──於是他也馬上機警地站起(雖然中途又不小心閃到腰了)並邊心裡喊「疼疼疼──」地邊對伊作笑說道:
  「那麼我先走了,伊作再見了啊。記住別對仙藏提到我了喔,那孩子很怕羞的。」
  「啊、請等一下山田老師,仙藏他就快…」『咻!』但話還沒講完,傳子的身影就馬上消失在他的眼前了。見狀伊作也只能很可惜地說道:
  「走了啊……。」真可惜都還沒有給他錢的……。
  而在另一方面──
 
  「……您為什麼就是不能好好離開硬是要這樣耍帥反而傷到自己了呢?」
  因為鏡子從懷中掉出,其角度反而讓利吉能夠看到傳子皇后是怎麼樣地想跳躍離開、並又因為腳構到了灌木叢的樹枝所以反而是怎麼樣地倒栽跟斗一下子撞到另一邊的草地上的……。
  「吵、吵死了……!我也不想啊本來是想要好好用走的、但如果被伊作叫住又不予以回應的話反而會很奇怪的啊……!我這是有苦衷的你懂不懂啊!」傳子皇后努力地想壓低聲音說道。
  (唉……)利吉不禁在心中嘆了一口氣。並在看傳子皇后努力地扳直了自己的腰,並把自己從草地上給撿了起來後才再問道:
  「──那麼?我們現在是要離開了嗎?還是…」「──不。」但山田傳子說道。並正經又嚴肅地望向了前方:
  「我們在這邊看。在沒親眼看到結果以前我不放心──仙藏是一個很精的人。加上伊作又是那樣……如果有一個什麼差錯的話──。」
  而在他們這樣講話時,仙藏等人也已經回來,並進到了屋裡。他們立即閉嘴。因為房子的窗戶是整個敞開的又剛好他們的方向面對著窗口,所以完全能夠看到屋子裡面的情況──只見在眾人都坐下並一片的歡笑聊天中,伊作也笑咪咪地拿出了那籃傳子給他的紅蘋果說道:
  「吶吶──大家來吃個蘋果吧。這是剛才一個老婆婆送給我的看起來還很新鮮呢。」
  『砰咚!!!!!』一瞬間傳子真的很想把自己摔死。那樣講不就顯得更可疑了嗎?!!
  「蘋果?」果然留三郎聽了馬上就皺起眉來,像是很懷疑地說道:
  「為什麼要送你啊你作了什麼嗎?還有那個老婆婆是哪來的啊若是什麼可疑人士…」「嘛這點小事就別去管了啦直接吃就好了嘛衝啊衝啊咚咚!
  結果馬上就被小平太給截去了話道。其他人看小平太拿了,也紛紛上前去拿一個……『砰通、砰通。』傳子的心跳得極快,尤其在看到伊作真的依他所言,保留了那個最紅的並拿去給仙藏時……但仙藏卻馬上就說:
  「啊,我不吃蘋果喔。」
  ……
  「咦──仙藏不吃蘋果的嗎?」伊作像很新奇問道。
  「嗯。因為很硬啊。咬下去容易傷到牙齦又卡在牙縫間…」你該死的這是哪來嬌生慣養的小孩還是公主啊?!(利:他是公主沒錯啊。)早知道就應該當場掐死你…「不行!」但突然伊作說道。這下不只仙藏,連傳子也愣了:
  「這樣是不行的,仙藏!不能吃水果還這麼挑食,蘋果對身體是很好的,裡面有豐富的營養如礦物質…」
  (伊作你真是我的天使再世啊──
  傳子皇后只差沒感動得痛哭流涕並跪下來拜伊作了。尤其在看到仙藏聽了以後真的變得有些猶豫地說道:「既然…伊作你這麼說──」
  「啊、對了。」突然伊作像想到地說:
 
  「聽說蘋果皮,裡面的『熊果酸』可以減少白色脂肪組織,和降低得肥胖症的風險喔。」
 
  ……
 
  「我現在就立刻吃!還有你們!你們的蘋果皮也都留下來給我!」
  「欸──」
  「仙藏你太強人所難了啦──」
  (等一下真的假的啊?!我每一次都叫大廚把蘋果皮全部削掉只留下切好的蘋果肉給我了耶?!)
  結果連傳子也受到了強烈的衝擊及動搖。是最後的理智拉回他使得他又把焦點全集中在了仙藏身上──只見他下一秒也清脆地咬下了一口、並咬一咬後順利地吞嚥了下去,然後又咬一口,接著是第三口……
 
 
  ……………………咦?
 
 
  突然傳子覺得有些不對勁。不對勁、照理來講,我在那蘋果上所施加的毒藥,應該足以讓仙藏吃下去沒多久就發作了啊?但怎麼……等等難道是我弄錯了?我沒加毒藥…不對我確實是有加了啊?還是說我搞錯了?其實不是那一顆……
 
  『──咚。』
 
  「伊作!!!!!!
  而在山田傳子還在這樣想時,一個淒厲的叫喊及那名字就讓他瞬間瞪大了眼睛,並轉過去看──只見在眾人的簇擁下,伊作倒在了仙藏的懷中而在不遠處的地上,還有著一顆剛咬下了一口的蘋果……等等一口?!
 
  「伊作--!!」
  山田傳子看了馬上飛快地從矮樹叢後竄出,並在眾人還在錯愕他怎麼從那裡出現並反應不及時趕緊說道:
  「快點!快給伊作催吐──!!伊作吃下的那顆是毒蘋果啊!快一點!」
  「?!」
  仙藏聽了立刻神色一變,並給伊作用了──哈姆立克法(咦?)只見在按壓了幾次後因為仙藏力氣較大,一塊小小的蘋果也馬上從伊作的口中掉了出來,並讓伊作開始急促地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哈、哈啊……。」
  (呼……。)看伊作像是沒事了,傳子也不禁在心底鬆了一口氣……嗯?但是等等,為什麼是哈姆立克法?他記得哈姆立克法不是……
  「等一下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啊?!什麼叫伊作吃下的是毒蘋果!你最好給我講清楚!」
  果然留三郎馬上怒氣沖沖地來兇人了。
  「喂留三郎──他好像是山田老師耶別這麼兇…」
  「誰管他哪個老師的啊!就算是老師他現在是扮演皇后的吧?!我沒一掌拍死他就不錯了!」終、終於有人當我是皇后了……!突然傳子感到一陣感動。
 
  「……您要,毒死伊作?」
  突然他聽到仙藏說。轉過去看卻只見仙藏面若冰霜、唇形成瞇起的一條橫線同時從他的周遭也瞬間降下了極冷的低氣壓──大有最終BOSS降臨之氣勢。看到他這樣知道不快點解釋是不行了的傳子皇后也趕緊為自己辯解說道:
  「喂先說好!我才沒有打算要毒死伊作,我本來要毒死的是你、是你──!誰知道伊作會這麼倒楣吃到那顆毒蘋果……明明我當初是用最紅的那一個啊……」
  「……咦?」
  但就在這時總算恢復了順暢呼吸的伊作說話了:
  「毒蘋果?我吃到的並不是啊。」
 
  咦?
 
  「等、等一下……不是?」突然傳子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了:
  「但是、你剛剛……明明就、吃下一口後…就倒了……」
  「啊、那個啊。」但卻見伊作笑著道:「那個不是啦,那個只是我不小心噎到了,吐出來就沒事了。」噎到了──?!
  「等、等等……所以你們都、知道了伊作並不是吃到毒藥、而只是被噎到而已?!」所以才會用哈姆立克──?
  「那是當然的啊,因為很明顯啊。」三郎立即說道。
  「畢竟毒性發作和噎到時的樣子是不同的啊。」
  「啊、我知道了啦,因為我們剛才都聚集在伊作身邊,所以山田老師才沒看清楚……」小平太想到並說道。
  「但、但是──」看了一圈眾人,都沒有異樣的樣子山田傳子也頓時不可思議地說:
  「這是、不可能的啊?!因為我明明──就算不是仙藏、或者伊作好了,我都有把其中的一顆蘋果浸泡在『顛茄汁』裡、你們是不可能沒事的才對啊?!」
  「──咦?顛茄汁?」
  但伊作聽到了卻是很不解地說:
  「但是,我並沒有聞到顛茄汁的氣味啊,山田老師。」
  「欸?」
  「說起來那個顛茄汁是什麼啊……」
  「聽說好像是來自南蠻的一種植物……它的汁液有毒……」
  「欸?怎麼說──」
  「沒、沒有……?」傳子皇后像有些轉不過來地說。
  「嗯。」伊作點了點頭:
  「雖然只接觸過一次……但因為它的香氣很特殊,所以若有聞過的話就一定會知道的。但我都沒有聞到顛茄汁的味道,反而……」
  「──啊。」緊接著竹谷也想到了:
  「對了我想起來了啦!剛才夾雜在蘋果中、總覺得有個很像是蘋果、但又不是蘋果的味道,我終於想起來是什麼了,那是蕃茄啦!」
  「蕃茄?」
  「為什麼是蕃茄啊?」
  「這我就不知道了……」
  「……那個,父親大人。」而已經沉默已久的利吉,在聽到此話後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該不會……是您當初、在調配藥劑的時候──」
  山田傳子飛快地匆匆翻著自己的書(哪裡來的啊?):
  「但、但這是──不可能的啊?!因為──」並從懷中再拿出了『顛茄』──(為什麼會隨身攜帶在身上啊?)拿給伊作看說道:
  「這個的確是、顛茄沒錯的啊?!我還特別比對過了!顏色還有果皮以及大小都──」
  「啊、這的確是蕃茄沒有錯喔。」但伊作笑道:
  「您看、這個蒂頭摸起來軟軟的,就是蕃茄了喔。相反地若是特別硬的就是顛茄了。還有果肉摸起來如果比較硬、顏色也比較淺的也是顛茄。」
 
  「…………」
  現場一片沉默。
 
  「……那個、」雷藏像有些尷尬地笑道:
  「山田老師的材料……都是由誰去買的呢?」
  「啊?這些材料不是去買的,是小松田去幫我找…」突然傳子皇后沉默。
 

  小松田!!!!!!!!!
 
  「不過以莖葉來講這兩者是差很多的呢,連生長地也有差如果有看到的話應該是不會認錯的……」
  「那麼,小松田之所以會認錯的原因是……」
  「他只看到了、果實的關係……?」
  「──不過,不管怎麼講,
  突然仙藏開口了。雖然語調已經沒像方才這麼低氣壓但聽到的人還是會不自覺地繃緊:
  「伊作、或是我們之中的一個──都有可能中毒這件事情,是千真萬確的。若您真的只針對我一個就好了,但您還牽連到了我以外的……」
  「所、所以說!我有跟伊作說了,要把最紅的那個留給你──」同時也愈講愈往後退。
  「──也就是說,若在我之前、就已經有人,先吃下那個最紅的蘋果的話一樣也沒救了是吧?」
  仙藏反問道。並在皇后還來不及辯駁時,就先下了指令道:
 
  「──把他給抓起來。」
  「?!」
  聽到這句話,在看到其他小矮人如小平太長次等人馬上就作出了動作──朝他直衝過來,傳子皇后二話不說、也立即轉身就朝門外、朝有光及道路的地方拼命拔足奔跑著。
  (──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以被他們抓住啊?!我可是皇后耶是掌管國家全部權力、萬人之下又尊貴不凡的皇后、傳子皇后耶?!怎麼可以在這種地方就被抓住──)
  「父親大人!我們先盡量往原本來的道路的方向跑出去吧!等回到皇宮裡了再說!」鏡子裡的利吉說道。
  「這我當然知道!我也想啊!但不知不覺已經跑到這裡了──」是說這裡是哪裡啊?!
  「喂~~山田老師~~~」
  不知是否皇后的錯覺,但他怎麼覺得小平太的聲音好像滿近的?懷著疑問及有些不敢置信的疑慮稍微往後看、卻一看就看到了正近在眼前,並放大著笑臉只差沒有朝他撲上來的小平太:
  「山田老師──拜託您跑慢一點嘛──先別急回去再跟我們慢慢說啊──」
  「唔哇哇哇哇哇
哇───!!!!!
  但這一看一回頭、卻是馬上讓原本跑在崖壁旁的傳子皇后嚇了好大一跳,並連帶地造成失足一打滑、整個人重心一偏一個不穩,就往沒有阻擋物的另外一邊山崖迅速掉了下去──
 
  「?!!」
  「父親大人───!!!!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原本寄宿在鏡子裡的精靈利吉、也隨即從鏡子裡衝破了原本的限制出來──並在一把接住山田傳子「嗚…!」之後,再一起連同旋風、並兩個人都被捲進了鏡子裡一同消失不見。
 
  「…………」
  至於從頭到尾都看在眼裡的小平太,在看到利吉出現以後就已經先停下腳步,並睜大著嘴巴快要闔不攏了。一直到長次拍了拍肩、並朝他點頭示意一下後,兩個人這才回到了住所並向其他人及仙藏報告這件事。
  「利吉先生出現以後兩個人就都從鏡子裡消失不見了……?」
  仙藏聽了先是忖思著,接著才笑道:
  「嘛,無妨。反正若是利吉先生的話應該是會處理得很好的。我也沒想幹嘛只不過想說若可以的話……嘛,算了。反正就先這樣了吧,伊作也沒事就好了這件事情就告一個段落了吧。」
  ──本來、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可是──…
 
  「繃帶呀綁太緊也不會受傷請盡量快速漂亮地不要綁太緊……咦?」
  那是在一日的下工後,其實也就是事件發生過後的幾天,當伊作高高興興地拿著工具回到家並打開家門時,卻看到裡面除了本來留守的仙藏外,還有另外一個人,重要的是兩人都是神色凝重的。
  「……仙藏?」
  看到仙藏的神色,不知為何伊作覺得有點不安。
  「……那麼,我就先走了仙藏。後天我再過來…」「等一下,文次郎。」但仙藏說道。並轉過頭問伊作說:
  「伊作,其他人也都一起回來了嗎?」
  「嗯、嗯……。」伊作有些不安地點點頭。
  「那好。」仙藏溫和笑道:「可以請他們都一起進來嗎?我有些事想跟他們說。」
  「仙藏──」
  「無妨。」仙藏打斷道。「讓他們知道也無所謂,本來就是該要讓他們知道、並我們大家一起來討論的。」
  「……」
  接著,在大家都一起回來、並由仙藏轉述了文次郎此行來意的大概經過後,沉默片刻才有人說:
  「所以……仙藏要,回去了嗎?」
  「嘛,還沒有決定就是了。」仙藏說道。「雖然我是不想……但如果照文次郎所言是真實的話……」
  「我才不會作這種無聊的事。」文次郎打斷道:「畢竟傳子皇后失聯好幾天的事情也是真的。而以往都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過,一個國家是不能太久都沒有掌權者的,若傳子皇后現在不在了、先不論不在的原因照道理來講都該是由下任繼承人的仙藏來……」
  「先等一下,那為什麼這種事情、這麼重要的國家大事會是由你這個鄰國的王子來轉述啊?角色好像有點不對吧?」留三郎皺眉說道。
  「我跟仙藏有私交,加上我們的國家就在隔壁,已經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同盟情誼了。本來這事也不該由我來出馬,」文次郎也皺眉說道:
  「但因為仙藏的王室內部……嘛也不怕你們知道,本來就有些…爭鬥,之前是有傳子皇后才能鎮壓下來(三郎:他有這麼威喔…?)但現在……」
  「……有可能,再演變成內部戰爭的嗎?」長次說道。
  「我們也不敢講這麼肯定,但這疑慮也是有的。再誇張一點其他國家若想藉此分杯羹的話……」
  「……」
  聽到這裡,伊作也不禁有些擔心地望著仙藏看。從方才文次郎講話開始,仙藏就一直是沉思的直到他知道眾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身上後,才再度開口說道:
  「我……」但一直是猶豫不決的。
 
  「──啊、對啦!」而就在這時,小平太也忽然大聲說道。
  「唔哇!幹嘛啦小平太,忽然大聲的……」
  「抱歉抱歉、」小平太歉意笑道。「只是剛才,看到仙藏時我才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只是之前都沒有跟你們說。」
  「什麼事?」
  「就是這個──」說著小平太跑進了屋裡,等回來時手中才多了一個小槌子子道:
  「這個、是我之前去追山田老師時啊,山田老師之後不是要掉下懸崖時,卻被利吉先生給接走了嗎?這是在他要掉下去前,從他的斗篷袖子裡給掉出來的。」
  「這是什麼啊?」
  「為什麼你之前沒跟我們說?」
  「啊,回來後我就忘了。」小平太爽朗笑道。
  「什麼啊這個──」
  「啊、不過,這該不會是,」雷藏看的書多,在看到這個小槌子上面的紋路精緻、顏色也鮮艷後他馬上就想到了:
  「那個、在《一寸法師》的故事裡不是有的嗎?一個可以實現願望的槌子。那上面所附的圖片就和這個槌子很像的哩。雖然故事裡一寸法師是許願能夠長大……」
  「呀哈哈哈、什麼啊?意思是這個槌子也可以幫助我們長高的嗎?」
  小平太哈哈笑道。接著就好玩又或是實驗性質地朝離他最近的伊作給隨手敲了幾下道:
  「槌子啊槌子♪請把伊作的身體給長高吧、長高──…咦?」
  「
……欸?
  ……
 
 
  「──結果,仙藏最後還是選擇要回去了啊……。」
  在到了送行的那一天時,雷藏像是覺得有些可惜地嘆口氣說道。
  「這也沒辦法啊畢竟是義務嘛,仙藏也說了啊,身為王室的成員,他有責任必須要擔負起這一切。」竹谷倒是挺樂觀地說道。
  「反倒是──另一個本來不用去後來卻變成說要去的……」
  三郎像是有些汗顏地說道,並睨眼望向了一旁頭上還有些包、脖子上也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我不會再拿來路不明的東西隨便找人實驗了』的小平太。
  「…………」三人沉默。
 
  ──事情要再追溯到前幾天。
 
  話說那天──本來小平太拿著槌子,在聽了雷藏的話後只是帶著玩笑以及實驗性質的朝離他最近的伊作敲了幾下、並唱歌許願道:「槌子啊槌子♪請把伊作的身體給長高吧、長高……」──結果沒想到,只是玩笑的一句話,隨著小平太的動作伊作的身體也還真的就在眾人的眼前迅速抽高了──衣服鞋子也隨之破碎、直到與仙藏一樣高為止。
  「…………」
  眾人看了先是一片沉默,緊接著──
 
  「唔哇!唔哇!伊作啊!!!!」
  「唔哇哇我的衣服──!還有我的身體、為什麼留三郎你們都變小了啊?!東西也、唔哇哇哇哇!」
  「哇啊啊啊啊──…」
 
  ──甚至之後、留三郎試著再用槌子許願想把伊作的身體給變回來時,任憑敲了幾百遍說了幾百次卻都一點屁用也沒有。最後是仙藏看著他們的動作,在思索了一陣後才不禁有些乾笑道:
  「那個……我剛剛在想啊,」眾人聽了立即看向他。
  「不會是因為……這個是、《一寸法師》裡,那個槌子的山寨貨、也就是仿製品的關係……所以它才只能,完成許下『變大』這一願望的……功用而已吧?」
  「…………」
  「你說什麼──?!!!
 
  ──嘛,反正最後結果就是變成這樣。
 
  當然最大的罪魁禍首小平太、之後也被眾人給狠狠地修理了一番;而儘管就算這樣,也不代表伊作就非得要搬離家中、並跟仙藏一起去他的國家,只是──…
 
  「……伊作。」
  在馬車即將要出發前,長次也走到了伊作所坐的位置旁,並抬起頭來仰望著他道:
  「你真的已經……決定了嗎?」指要跟仙藏一起走的事情。
  「嗯、對啊,我已經決定了。」伊作笑著道:
  「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該怎麼作啦──例如等去了王宮以後該怎麼……但因為仙藏他說他需要我,所以我想去。」並且閉目笑道:
  「當然我也很喜歡這裡,我喜歡大家。留三郎長次小平太雷藏竹谷還是三郎我都喜歡,我最喜歡大家了,也想跟你們在一起。可是……」他望向了仙藏,此時後者正在跟雷藏說話。
  「……仙藏他,如果去宮裡的話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仙藏他也說了他在宮裡並沒有什麼朋友……所以如果,有我跟他去的話他多少會安心一點……。聽到他這麼說,我就想如果我跟他一起去的這個舉動,多少可以幫他、並且分擔些仙藏的寂寞與恐懼,給仙藏鼓起些勇氣的話,那我……就願意去。我願意跟仙藏一起去他的國家裡。畢竟仙藏也說了,我們是朋友的啊。」
  (被騙了……)
  (他被騙了……)
  (那句話絕對是騙人的……)
  (等到了宮裡就會求婚了吧。)
  (當初到底是跟他說了什麼啊仙藏……)
  「──吶吶、你不擔心嗎留三郎?讓伊作跟仙藏一起去宮中。」
  看到坐在馬車上的伊作與仙藏時,小平太也指了指並問向一旁的留三郎道。
  「這也沒辦法啊──畢竟是那傢伙的決定。」留三郎則是也嘆了一口氣道:
  「擔心是一定會的……畢竟那傢伙,可是被賣了都還是會幫別人數著鈔票那一種類型的人呢。說不擔心是騙人的,只不過……」想到伊作說了想跟仙藏一起去的那番理由後,他也再度有些無奈地說:
  「嘛不過──如果是仙藏的話,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吧。雖然那傢伙……不過就這點的話應該是可以放心的。」
  「沒問題嗎?」
  「反正如果我們想,也還是可以去宮中找伊作以及仙藏──畢竟我們可是妖精的啊,同樣的伊作也是。」說著同時他也展開了一抹笑顏道:
  「就算外表的型態改變了,也不代表內在會變。那傢伙就算再笨、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才會答應去的。所以就算以後嘛──嘛,誰知道呢。」
 
  畢竟未來還是有著無窮改變及方向的啊。
 
  「駕!」
  「啊──不過,」
  等馬車出發、並看著他們塵土飛揚的背影以及車子在太陽下逐漸地遠去以後,其中才有人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
  「我剛才想到、如果有一天,那兩個人真的打算要結婚的話──」
 

  「那到時候,稱號到底該怎麼決定才會比較好的啊?」
  「欸?
 
 
  (本篇完結)
   預計還有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