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299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山田父子】傳子皇后與魔鏡=他的憂鬱=(番外篇)


  呀、大家好,我叫利吉,是一面魔鏡。
  所謂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曉人和文經武律以立其身──講的就是我,雖然我是一面魔鏡。但我想我可能是最聰明又優秀的一面魔鏡了。不只長得帥(這可不是我說的是公認的)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最重要的是──我還很誠實。
 
  就像前面說的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好吧不重複,但如你所見的,因為我很誠實、又什麼都知道,所以只要你不會的,問我就一定可以全部告訴你──不過這有一個前提,就是你必須要是我的『主人』。
  這可是很重要的畢竟這是一個『契約』,要知道魔鏡本就是一個稀有的存在尤其像我這麼相貌堂堂天資聰穎行事快速…雖然我是一個魔鏡,但也是一個俗稱所謂VIP等級的魔鏡。
  既然這麼稀有當然就不能隨便供人使喚,會降低我本身的格調…不是我是說、會給天下造成大亂的。如果人們都以為我像霍○華★茲裡的畫像可以隨意移動的話不就糟了嗎?!(雖然我可以但我不想講)所以說『契約』這種東西是很重要的,沒有和我定下契約、也就是說不是我的『主人』的就不能任意使喚我。雖然…講是……這樣講的啦……。
 
  「利吉!利吉啊──」
 
 
  --但是,最近的我,真的好想要,換工作。
 
 
  白雪公主外傳:【傳子皇后與魔鏡】~別名:他的憂鬱
 
 
  ──我是一面魔鏡。
 
  「利吉、利吉我跟你說!仙藏那小子啊,真的是太過分了……」
  ──然後這個人…呃,應該說『這位』女性,是我的主人。儘管我平常都是稱呼他為『父親大人』(雖然他常對此不滿意,我也已經習慣了)但以真實身份來講他是一名皇后──呃,貴為一名、皇后。
 
  前面也講了雖然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總之就是什麼都知道,對一面魔鏡來講也著實沒有挑選主人的權利,尤其是已經訂立契約的。但我真的、最近,應該說,從一開始、我就很想講了──
 
  「──那個,父親大人。」
 
  看著父親大人在我的眼前(怎麼說我也是一面鏡子)不斷地朝自己臉上塗抹拍粉時,我終於忍不住說:
  「父親大人、我真的覺得,您可以…臉上的妝不要這麼厚、粉再拍少一點……」
  「真是的你這孩子懂什麼呢。」
  儘管我已經十八歲了,但父親大人總是叫我為孩子():
  「所謂的化妝啊,尤其是女人,若是不能把那個氣質、與莊嚴的架式和氣勢,給藉由化妝表現出來的話,那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所以說要如何化得優雅可是有秘訣的……」
 
  ……乍聽之下居然好像還有點道理。(等等但這跟化得厚有什麼關係了?)
 
  當然我也能夠體會和理解,身為一國的皇后(還是在沒有國王的情形之下)若是沒有一個能夠把自己給武裝或是掩蓋起來的『面具』的話,以各方面來講都是很危險的。所以雖然這樣說,但以化妝來見人這點我其實也很少講些什麼,真正在折磨以及凌遲我的則是──
 
  「利吉利吉、我問你,你說這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是誰啊?」
  「……是現在已經十六歲、並正在自己房間裡的仙藏公主。」
  「為什麼啊?!我是哪一點比不上那乳臭未乾又自大忘形的小鬼了啊?!利吉你說……」唔哇──是您自己要問我的啊。
 
  所以說女人心、海底針,尤其是父親大人的想法我始終不能瞭解──不覺得拿您和立花仙藏這在根基點就不同的人來比有點奇怪嗎?
 
  ──而且……。
 
  (……明明就,是素顏時還比較好看的。)
  晚上在鏡子裡看著父親大人的睡顏(先強調這不是偷看、不是!誰叫父親大人的床頭前就有一面掛鏡的我只是剛好看到而已!)時,我不禁趴著想道。
  第一次見到面時也是啊,雖然一開始我馬上就嚇了一大跳(以為看到鬼了)但在熟悉,並逐漸了解了父親大人的個性以後,最重要的是,不論何時,我總是在父親大人身邊的那一個(因為到處都有鏡子嘛,再次強調這絕對不是偷看)。
  因為總是在離父親大人身旁最近的那一個,所以我很了解,撇除去那純粹個人審美觀的妝容不談,每一次父親大人在談正經事,或者是國家大事時,那雙眼神,總是會、非常地犀利認真,又銳利不馬虎的。在國事上也確實是因為有父親大人一肩擔起、所以才能把原本就潛藏存在的王室內亂,和外在的國防給兩者都兼顧到的。對於這樣的父親大人,我是真的、打從心底地覺得──
 
  (是很、帥氣的啊。
  尤其是晚上睡覺都沒有化妝的時候。
 
  和平常白天以及假日睡前都會去作一次全身按摩和美容面膜的父親大人不同,只有在睡覺時,父親大人才是全部素顏、也只有這個時候,是我才能見到真正的父親大人的。
 
  (──明明平常用這個樣子去見人就可以的了。)
  就算只有單綁一個馬尾、穿著簡單的白色和式睡袍,睡著時還會不自覺地輕微皺起眉間的父親大人,就算是這樣的我都覺得很有氣勢,也很帥氣。
 
  因為是我已經認識了很久的父親大人,也一直都陪伴在他身邊,所以我也很清楚,什麼樣的穿著、以及怎樣的裝扮,是最適合父親大人原本的樣子的。
 
  因為我是父親大人的鏡子,也是他的魔鏡。如果今天問我是誰對這個國家貢獻最大、以及是誰付出最多、又誰最掌有權力及帥氣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就回答出來,但如果是問我最美的嘛……。
 
  「--利吉、利吉啊──!」
  「(……唉──)是的,父親大人──」
 
  ──雖然很強但也很任性、雖然在國事上都很認真,但只要扯到媒體關注的焦點上就會像個任性的小孩;雖然在政策的對應以及思考下都會很冷靜,但只要扯到和容貌(尤其是與立花仙藏)有關的就會馬上暴跳如雷甚至是很不理性──
 
  「利吉啊──」
  「是──」
  啊啊──我真的好累。
  中間也想過了無數次我是不是不適合這份工作、是不是需要哪一天來遞個辭呈什麼的,但是……。
 
  『──利吉先生您啊,為什麼,不乾脆就直接辭職算了呢?』
  那是在有一次…其實也只有那一次,和立花仙藏討論讓他逃去森林裡的計畫時無意間提到的。嗯的確,那一次也真的是讓我很想要辭職。畢竟怎麼說父親大人這次也真的是太過分了,任性不說,還要我來親自下手──身為一個魔鏡、還是一個素行良好品學兼優又領了好幾年VIP獎項的魔鏡,要我來從事這種會弄髒我手的事情也確實是太小家子氣了些。一瞬間我也真的是很認真地考慮過了要辭職這件事,只不過……
 
  只不過……。
 
 
  「──為什麼我就非得待在鏡子裡不可啊利吉?!讓我出去!國家裡還有很多的大事等著我要去處理啊!」
  「請您先忍耐一點好嗎父親大人?!誰叫您之前(摔下山崖時)有扭到腳、加上要進入鏡子時有受到一些衝擊和骨折,才會必須先留您在這裡修養幾天的!」
  「一兩天就算了幾天可不行!我還要回去處理政事的啊!我不在了還有誰可以……」
  (這您就放心吧,因為立花君貌似已經回去了。
  在看向外面的世界、並耳邊聽到父親大人如此說時,我也在心裡這樣想著。
 
  當然也不是說我存有私心,只是就某種角度而言,我也確實覺得父親大人是太過辛苦了些。同時也想藉著這次機會,好讓立花君去學習怎麼承接他那原本就應該要去承接的義務,及責任。至少在以後父親大人回去時,能不讓兩者再這麼地有嫌隙(至於容貌什麼的就不干我的事了)。
 

  『──為什麼利吉先生您不乾脆就辭職了算呢?』
  耳邊又不自覺地響起了立花君所說的這句話。
 

  嗯──雖然我也的確是很想辭職……(不禁盤起雙臂來並想了一想)也有認真地去思考過這件事……畢竟生理上的先不說,精神上如果父親大人之後又來個這麼幾次的話就算是我可也是會受不了的。什麼墜落下山啦、什麼要餵毒蘋果的(雖然失敗了)還有什麼要割取他人心臟啦~這些,每一次每一次父親大人的任性行為也是挺令人傷腦筋的啊…嗯~(再次認真地想了一想)
 
 
  ──但果然,還是沒辦法的吧。


  在苦笑同時,我也不禁看向了父親大人,並在心中也悄悄嘆了一口氣。


  誰叫我就是無法離開他。


 
  (完)
  以下是幕後:
 
 
  【角色分配】
  魔鏡:從缺
 
  眾人:…………。
     怎麼辦啊這個……?
  留三郎:沒辦法啊誰叫【皇后】被山田老師給拿走了……(黯淡)
  文次郎:說起來到底為何山田老師會……(頭痛扶額)
  仙藏:沒辦法不然你要給他演【白雪公主】嗎……?還是我與長次不斷勸說、才好不容易讓他放棄演白雪公主,並說想演第二漂亮的【壞皇后】的……不然這整齣劇本可能都要重寫了(恨恨咬牙)
  伊作:那這樣該怎麼辦……?【魔鏡】問了很多人…但大家一聽到壞皇后是由山田老師…應該說傳子飾演的,就都嚇得不敢接手了……連土井老師也不要(想起了在詢問時就馬上就嚇得臉色慘白、並連連搖頭的土井老師)
  小平太:嗯──(也難得很認真陷入了沉思)Z…z……。
  犬猿:小平太不准睡!
  長次:(舉起手)那個……我剛剛有想到了……(小聲)
  調合:什麼?(立馬湊近耳朵聽)
  長次:關於【魔鏡】的人選……是不是…可以去拜託……
 
  ──之後──
 
  利吉:呀、六年級的諸位好久不見啊,你們說有要緊的事是指……
  眾人:利吉先生!(幾乎是全體地要撲到利吉身上)
  利吉:唔哇?!(趕緊往後大退一步)等、等等你們……?是怎麼……
  眾人:利吉先生!拜託您拯救…不對是幫幫我們吧!(齊一合十)不然我們都快要沒辦法了!
  利吉:什麼?(呆)
 
  ──再之後,據說是六年級合力花了快一個小時的時間,再加上山田老師的下個禮拜會回家去的保證(據說這才是關鍵)才終於成功地讓利吉能夠點頭說好、並答應願意出演的──
 
 
  ===
 
 
  小平太:那麼、【愛生氣】這個稱號就給留三郎了!
  留三郎:為什麼我一定要是愛生氣啊?!
  小平太:因為,你確實很容易生氣啊(指)你看就像現在。
  仙藏:嗯,這我也附議。(點頭)
  留三郎:仙藏你不要在一旁說風涼話好嗎?!
  伊作:留三郎你不要生氣嘛~(安撫)
  留三郎:我才沒有生氣!(爆炸)
 
  ──所以,之後【愛生氣】這個稱號,就決定給留三郎了。
 
  至於剩下的六個到底是怎麼決定來的……
 
  仙藏:【萬事通】這個稱號給長次大家應該都沒有異議吧?
  眾人:哦──!(接著長次點頭)
  伊作:那個開心果……這個應該直接給小平太就可以了吧?因為小平太確實是我們當中最符合的啊。
  小平太:啊?這個我倒是無所謂的啦!反正哪個都可以啊哇哈哈哈哈!
  眾人:(還真的是名符其實的啊……這個。)
  三郎:那麼──剩下的還有四個……(邊搔頭邊看劇本)
  竹谷:害羞鬼、瞌睡蟲、噴嚏精、糊塗蛋……
  三郎:太好了,小八就決定用糊塗蛋了吧。
  竹谷:為什麼啊?!!
  三郎:因為你最像啊……(但馬上就被竹谷給打了一拳,接著兩個人打起來)
  雷藏:啊啊、小八和三郎你們兩個住手啊(有些不知所措)
  仙藏:(直接一個寶錄火矢丟下去)『砰磅──!!!』好這樣就安靜了。不然這樣好了,如果沒辦法決定的話,就用猜拳的來你們覺得如何?
  伊作:猜拳的嗎?
  三郎:哦、這個我同意。(爬回來了)
  竹谷:我也可以──
  雷藏:我沒意見(微笑)
  伊作:那麼,我們就來了喔?最贏的就先選、之後的則是依序……
  三竹雷伊:那麼──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
 
  竹谷:耶!我贏了──
  三郎:輸、輸給雷藏的話就算了啦……(尷尬撇頭)
  雷藏:那……我要瞌睡蟲(無害微笑)
  三郎:我要害羞鬼(一秒)
  竹谷:三郎你的確也很常害羞…(被打)那、那我選噴嚏精好了!
 
  伊作:…………(窩在角落←最輸)
  仙藏:因為你是不運嘛(爽朗微笑+拍肩)
  伊作:請不要這樣來安慰我!(淚目)(還有仙藏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
  (這次是真的完了)
 
  大家好我是光蝕XD
  非常抱歉原本應該是調合主場的白雪公主,被我中間經過多次修改就變成這樣了…XD反而山田父子像成了主角似的(毆)
  不過當初想到白雪公主的題材時,就馬上決定要由仙藏來擔任主角了。加上我自身覺得王子實在太路人,所以就擅自更改了結局,讓白雪公主能夠跟小矮人在一起…XD
  至於山田父子…應該說皇后和魔鏡為何會如此的搶戲我要說這是意外!當初只是跟友人玩笑性地提到由山田老師擔任壞皇后真是再適合不過了~結果就提到既然山田老師是皇后,魔鏡當然就要由利吉來擔任啦!這樣,結果就不小心變成這樣了…XD所以說這一切都是意外!(被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