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295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犬猿】草稿片段1~3

 草稿片段,沒分時間順序


 

  1


  他的眼中並沒有恐懼。
  倒不如說,他像是什麼感情都喪失了,連靈魂也是,那張孩童的面孔上卻沒有一點活人的氣息。
  但他知道這孩子還活著,他知道。
  他望著那孩子,那孩子也望向他。
  他伸出手。
  「你要跟我走嗎?」
  孩子沒有說話。
  但當他去伸手碰觸孩子的手,並把孩子給牽起來時,孩子並沒有抵抗。
  他稍微使了個力,想把孩子給拉過來,然後,
  他感覺,孩子也握住了他的手。
  他抬頭,孩子向前一步。

  他走向了他。


  2


  孩子的名字叫作留三郎。
  這是小平太和仙藏尋找過房子一圈後所推測出來的。房子裡頭有一張類似族譜的東西,他們看到最下面有一個名字叫作留三郎,儘管他們並不確定。
  但是,拿這名字去問那孩子時,那孩子也沒搖頭說不是,只是筆直地望著他,所以就姑且當是好了。
  在帶回了留三郎以後,我們就開始討論起了這孩子的去處。
  原本我是想說,讓留三郎直接待在我的身邊就行了,畢竟當初是我帶他回來的,我有這個責任和義務要照顧他。
  但仙藏說不成,這孩子還小,又剛遭遇過那種事,還是在一個有雙親的家庭裡成長會比較好。
  「看你連自己都打理得不是很好了,還能多養一個孩子嗎?」
  當時仙藏這樣取笑道。
  「你說什麼?!」而我也怒了,儘管這是很沒意義的。
  「嘛、嘛~你們兩個也別吵啦,現在不是吵這問題的時候。」
  小平太出面調解道。我和仙藏也停了下來,儘管我還是有些不服氣。
  「我覺得啊,這種事情,還是問留三郎自己比較好,畢竟要去的人是留三郎。」
  「小平太雖然你這句話說得很有理,但無疑地是句廢話。」
  仙藏立馬說,而我也難得地同意了。
  的確,如果能問得出來的話我們早就問了。但現在問題就是問不出來。
  留三郎從回來以後就沒開口說過一句話,甚至連聲音也沒。
  本來我們以為他是不會說,但就算想教他最基本的發音,或是使他開口發出聲音,都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留三郎不說就是不說。
  但他也聽得到,叫他也會有反應。
  仙藏說或許是因為受到的刺激太大還是之前發生過什麼事,導致他無法開口了。便叫我們不要逼他,我們也同意了。
  所以才導致了現今一個有些尷尬的局面。
  仙藏主張應該先去問村裡有誰能收容他,但小平太覺得應該去問留三郎,至於我,當然是選擇我自己。
  畢竟是我帶那孩子回來的,這我不會推責,我對那孩子有責任。
  不然,那個時候,我也不會伸手握住他,並牽他回來了。
  「好吧好吧──這我知道了。」
  後來仙藏也像是妥協了:
  「我們先去問留三郎,但如果他都沒什麼反應的話,我們就不能排除要考慮走下一步了。」
  而他所謂的下一步就是幫留三郎找新的家庭這步。
  我們沒有異議,畢竟這樣僵著也不是辦法。
  然後我們去找留三郎,他剛才在最裡面的房間坐著等我們。仙藏和他說他可以自由想要幹嘛,睡覺也行,但留三郎沒有。
  他只是,坐在最裡面房間的一塊床角上,安安靜靜地望向牆壁某一點等著我們回來。
  我們進去,看到留三郎,留三郎也注意到了,便轉回來改望向我們。
  那張臉孔依然沒有任何表情。
  卻又生得漂亮。留三郎有一張精緻的臉孔,白淨而精緻。仙藏第一眼看到他時就曾說他漂亮。
  雖然不知道是因為面無表情而漂亮,還是怎麼就是了。但就算這樣,
  我還是,希望能看到這孩子,臉上能有一點點的表情。
  不用太多,一點點就好了,只要一點點。
 
  相信這孩子一定會比現在還要漂亮,又精緻。
  
  「留三郎。」
  仙藏望向他,並在他的面前半跪了下來道:
  「留三郎你聽我們說,我們現在必須要決定你以後要住的地方。」
  留三郎沒有說話。
  「文次郎想要你跟著他,小平太覺得應該詢問你的意見,至於我……嘛這可以之後再說,但是,」
  仙藏語氣一頓。
  「我們想要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你不用怕,說不知道也行,我們一起想辦法。但想要先問過你的想法。」
  留三郎沒有回答。
  但就在仙藏決定放棄,並緩緩地站了起來決定要說出第三個辦法時,他卻也接著從床上下來。
  然後他,誰也沒望地,只是伸出手來,抓住了我的袖子。
  我的袖子。
  「留三郎。」
  我出聲喚他的名字,他沒有理會我,但也沒有鬆開手。
  看到這裡仙藏吁了一聲:
  「好吧這我知道了。」同時也像放鬆似的微微一笑:
 
  「那麼、以後文次郎就拜託你了,請多多指教留三郎。」
  「等下是不是有什麼話錯了?」什麼叫以後我就拜託他了啊?


  3


    他看見留三郎,站在那裡但沒有孤零零的感覺,或許只是他的錯覺。
 
  「你在那裡做什麼?」
  他問道。
 
  留三郎沒說話。
 
  他走過去,把孩子給抱了起來。
  留三郎出乎他想像的輕,也或許是他沒抱過同年齡的孩子。
  但留三郎給他抱起來時也沒顫動或是晃了一下。他不曉得該高興留三郎信任他還是其實沒感覺。
  他望向留三郎,留三郎也正望著他。那雙漆黑的眼中毫無畏懼,也毫無感情,就只是筆直地望著,沒有挪移。
  文次郎笑笑,並靠近親了一下留三郎的額頭,留三郎沒有拒絕。
 
  「走吧,我們回去。」
  文次郎說,留三郎沒回話,但他感覺留三郎抓住他衣服的力道緊了一下。
  他把留三郎給抱下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