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299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食滿】笨蛋、笨蛋(文次郎視角)

 
 
  『伊組的立花、葉組的食滿。』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在同學以及上級生之間流傳著這麼一句話。
  至少當文次郎聽到時,他起先是一愣緊接著再詢問過、並確定聽到了沒錯以後,才當場毫無顧忌並又沒有形象地放聲大笑起來。
 
  美人?美人??──是在說,美人沒錯嗎?
 
  若要說仙藏的話他勉強可以認同的啦,畢竟那傢伙的容貌也確實長得挺不錯的,身手也好女裝的技巧也還可以,個性又冷靜思慮也清晰。想當初班上第一次要用女裝來進行實習作業時,也只有仙藏是唯一一個拿高分來過關。所以若要說仙藏的話他勉強是可以認同的啦,至少那傢伙的女裝也確實是挺不錯的(欸不過別讓仙藏聽到啦)。
  至於食滿嘛──食滿、噗…噗哇哈哈哈~~!
 
  拜託你別逗我笑了吧,食滿──也不看看他是長什麼樣子,女裝那個悲慘的可憐分數就先不說了吧,光憑食滿那張看起來就兇神惡煞、眼角上吊眉頭總是皺起、嘴巴也老是抿得緊緊的不然就是下垂,雖然不到獐頭鼠目的程度但講白了,也一點都不友善、沒氣質從頭到腳就是沒有一處會讓人聯想到「美麗」的──你居然會跟我說他是美人?哈、這是哪裡來無聊至極的年終還是新年開始的第一發大笑話不成嗎?
 
  「嘛──當初也只是大家開個玩笑,無聊在講的而已啦。」
  至於同委員會的學長、也就是六年級的會計委員會委員長,在聽到後也只是像有些無奈地說道。
  看,我就說吧。
  「不過啊──文次郎你也別說得這麼絕,至少我是覺得、食滿那孩子,五官也長得挺不錯的啊。」
  哈?
  「說比不過仙藏……我是覺得兩人的味道挺不同就是了。當然仙藏的五官秀麗、女裝也漂亮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不過食滿嘛……」
  「怎麼、怎麼,你們在說什麼?」
  結果別的六年級學長也進來了。
  「在說四年級的立花和食滿呢。」
  「哦哦、不就是那個──『伊組的立花、葉組的食滿』這句話嗎?」看來很明顯是從六年級學長那裡傳出去的了。
  「沒~當初也只是大家在無聊時說好玩的而已啦。」被問的學長也這樣說,還看起來像是不好意思地搔著頭笑道:
  「我們只是在說,在上級生裡,有誰的容貌是比較好看的──自然就會講到仙藏啦。你看,畢竟仙藏可是從入學時,就引起了全校注目的呢。」
  這不用講他也知道。當然本人是不怎麼愉快這種事情的就是了。所以沒過多久仙藏馬上就用自己的理科以及術科成績讓那些言論閉上了嘴,好不讓別人以為他只是一個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
  儘管他其實也知道,這類言論在上級生中一直都沒有消失就是了(雖然這樣說有些不禮貌但他真的覺得,與其說這些,還不如去努力地鍛鍊吧!就像現在。)尤其隨著他們年齡和班級不斷往上攀升──但怎麼會多了一個食滿了?
 
  若真要說的話,雖然還不到漂亮……但若真要在葉組、還是四年葉組裡選一個的話,那個老是不運卻又脾氣好、也總是會以和氣笑容待人(雖然成績真是不忍說但兩者間並無關)使得很有親切感的伊作不是好多了嗎?為什麼會是食滿啊?
  「嗯──你這樣說也是有道理啦。」
  至於高年級的學長在聽了後也先是想一想,接著才說:
  「但是啊,文次郎,你沒有看過,留三郎的側臉吧?」
  側臉?
  「或者從後面往他的臉看也可以啦──總之就是可以看到他的側面臉孔的角度。」
  這我當然看過,但那又怎麼樣了?他的側臉有什麼好看的嗎?還是你…抱歉應該是您、要跟我說他的側臉比較好看?
  「沒錯喔。」但沒想到學長笑著說:
  「雖然留三郎的五官從正面看也很端正就是了…但文次郎你每次都只會跟他正面起衝突的吧?所以也都沒注意到,留三郎,從側面看的話有一張很好看的臉孔呢,不會太銳利也不會有盛氣凌人的感覺,這可是我們觀察下來所得出的心得喔。」
  什麼心得啊,是說觀察這個又有什麼意思了啊。
  「你如果不相信的話自己再去證實一下不就得了?不過小心不要跟他對上視線了啊免得你們又打起來。」
  說完學長們又笑了起來。什麼嘛,說得好像是我主動挑釁他是我的錯一樣,明明每次都是留三郎自己要找我碴的。
  所以對這話我也只是皺眉下嗤之以鼻就過去了──為什麼我就一定要去觀察留三郎那傢伙的側臉啊?那傢伙長得是圓是扁、是方還是正的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倒不如說、若真是圓的那還好,或許看起來也不會這麼欠扁了。
 
  沒錯,對我而言留三郎有著一張令人──討厭是不至於,但就是看了會令人忍不住去生起氣來的臉孔。
  我是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的啦,儘管仙藏也確實講過說留三郎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兇(才怪應該是很兇才對)天生的上吊眼角──、還有看起來,總是在皺著眉頭垮著臉,擺明了就是在不悅以及挑釁的樣子;反正我就是這麼覺得。看到那傢伙、和他對上視線就會生氣(這邊我要聲明只有對留三郎時我會這樣,所以絕對不是我的問題是那傢伙的)。所以像學長說從側面還是哪裡去偷看那傢伙一眼這種事情我是決計不會幹的。我幹嘛要這樣看那傢伙啊?留三郎長得怎樣又不干我的事。我所要知道的只有--
 
  『砰!』
  「咕哇…!」
  「哈、又是我贏了吧。」
  居高臨下看著身下的人,我得意笑道。
  「?!」果然留三郎聽了馬上就用力地皺起眉頭,像是覺得屈辱又不能接受的樣子,然後更激烈地開始奮力掙扎──啊啊,就是這個。
 
  我最喜歡的,就是這時候留三郎臉上的表情。
 
  所以我也再使力,好把留三郎給壓制住無法動彈(我的力氣比留三郎大上幾分),反正我們的身高體型也都差不多。不過留三郎也不是那種會乖乖屈服的個性(我就是喜歡他這點),所以就算我這樣作了,他也還是會在底下拼命掙扎著、那雙上吊的眼角也是,依然不肯屈服與示弱似的死瞪著我。我不禁笑了出來,只有這個時候這傢伙這樣的臉孔和表情、才會讓我感到心情愉快而不會生氣。
  「──對了,這樣說起來,」突然我想到:
 
  「留三郎你有沒有聽六年級的學長們之前說過,『伊組的立花和葉組的食滿』這樣的話?」
  「哈?」
  果然原本還在掙扎中的留三郎一聽到這話馬上愣住,並不自覺停下了手邊動作看起來也像是很茫然的樣子道:
  「伊組的立花和葉組的……?沒有。那是什麼意思啊?伊組的立花是在指仙藏嗎?葉組的那個是在指我嗎?那是什麼意思啊?」
  果然沒聽過啊。我不禁想。想想應該也沒有人敢在留三郎的面前親自對他本人講,不然一定會被他給痛打(誰叫留三郎一情緒暴走就會很難處理)。
  「我想想……好像是在說,你跟仙藏兩個,是在四年級中臉長得最漂亮的吧?嘛雖然我覺得很蠢就…」
  「哈啊──?!」
  果然留三郎聽了馬上就有意見了,他甚至整個人要跳了起來讓我不得不再壓住他:
  「別開玩笑了!那是什麼啊──什麼叫臉長得最漂亮了啊?!說帥就算了說漂亮是什麼意思啊?!在瞧不起人嗎這個!」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呢。說你漂亮根本是在汙辱漂亮這詞……」
  「潮江文次郎你這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啦笨蛋留!」結果之後我們又打成一團。
 
  ──所以說,到底是誰先說這傢伙哪裡長得漂亮的啊?
 
  再一次反手抓住、並箝制住留三郎在地上時,我忍不住這樣想著。
  先不說這詞本身就不適合留三郎、不對,是任何有相關的形容詞都不適合這傢伙。什麼可愛啦、帥氣還是幽默風趣,甚至漂亮還是威風也好,都沒有一個是適合這傢伙的──什麼漂亮啊。想到那句話就會令人生厭。到底那句話裡所講的是誰啊?明明這傢伙、也不過就是一個……
  「…令人生氣……。」
  「…哈──?」
  而本來還在喘息、因被反手壓制在地,而喘息中的留三郎,在聽到我的話後也別過頭來,動作看起來有些艱困。我沒理他也只是自顧自地說道:
  「令人生氣、愛鬧彆扭、囂張又跋扈,明明就不聰明卻又不肯承認、漢字比一年級的都還不如,臉皮薄又喜歡打腫臉充胖子,一不順心就很容易哭出來……」
  「等、等等文次郎……?你現在所講的、是……?」
 
  「──我所知道的你,就是這樣的人。所以說什麼漂亮啊,連帥氣都稱不上省省吧你。你不過就只是一個愛生氣又愛哭、到現在也還是會尿床的死小鬼罷了留三郎,放棄吧你。」
  果然在聽到我的話後留三郎起先是愣愣的,好像是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果然是笨蛋葉組哪)。等之後理解了才驀地瞪大眼睛、皺起眉頭並像是隨時要氣得哭出來似的奮力掙扎著翻過來,然後氣得大叫道:
 
  「說、說什麼渾話啊你?!什麼、什麼叫愛生氣又愛哭…還有你說誰會尿床了啊我才沒有尿床!!!」
  啊,講中了嗎。
  看那傢伙臉一下子就變紅了,眼睛也有些濕濕的,忍不住想這傢伙真好理解啊,都四年級了還這麼容易被套出話來這傢伙真的沒問題嗎這──?一方面也覺得這傢伙果然是個愛哭鬼啊,才因為這點小事就哭出來了──但手卻出乎意料地去擦上了那傢伙的眼角,果然他馬上閉起,指尖是濕的。
  「……所以才說你是個愛哭鬼啊,才因為這種小事就哭了。」
  我不自覺地喃喃說道。
  「!那、那還不是因為你……!」
  像是受到刺激般的那傢伙聽了馬上身體一震,眼睛也立即睜開並瞪向我,口中說著像想要反駁我的話。但我沒理會他只是作我自己想作的,低下身去就堵住了那傢伙的嘴。
  「?!!嗯、唔嗯!唔嗯嗯嗯嗯嗯!嗯喂……!!」
 
  ──所以我才說,這傢伙只是一個吵死人的傢伙啊。
 
  笨又不會看氣氛、腦筋傻傻的還轉不過來,明明應該安靜的卻又不知安分只會一個人亂吵亂鬧。──什麼漂亮啊,那種根本不適合你。說威風也好帥氣也罷,那些都只不過是表面的,你根本就不是那種人。所以說啊,留三郎──
 
  「──咕嗯……!」
  結果在我還來不及閃避時,腹部馬上就吃了一擊,緊接著是舌頭被咬的疼痛、我一個悶哼並在緊皺起眉的同時,也立即退開並反射地瞪向他--卻看到了那傢伙還遠比我更加兇惡的表情:溼潤又帶紅的眼眶,緊蹙到幾乎要打結成一團的眉宇,銳利且又很筆直刺向我的眼光及視線還有──那像是防衛般、抬起來遮掩住嘴巴的手以及,他那同樣是充滿著緋紅的臉頰。
  他就這樣瞪著我,眼中像是充滿著憤怒與不甘。他沒有問為什麼,我也沒有說。我們一向是不會問這種無謂的問題的只要會宣洩就夠了,向對方宣洩所以我才說我喜歡和留三郎打架──因為不用顧慮太多、不用想太多,只要宣洩就夠了。因為知道這是沒有意義的,就算問了對方也回答不出──等等我才沒有回答不出、我只是不想回答而已,因為留三郎老是會問些很笨的問題所以、所以──
 
  「……開什麼玩笑啊你。」
  而果然,在憤怒地瞪了我好半晌後,留三郎才緩緩地把手拿開那語句也像是從緊抿的唇間奮力擠出來地說道:
  「要耍人也要有個限度吧。」
  ──所以我才說,我最喜歡,留三郎這時候臉上的表情了。
 
  那絕對充滿著憤怒的、憤怒與不甘,還有屈辱、但也絕對不會從我身上移開來的眼神──我最喜歡這時候的留三郎了,因為我知道,只有這時候,留三郎才會把他的情感給一覽無疑地展現出來,只有這時候他才會把自己所有的感情給專注地投入在別的人身上,只有這時候才是真正的他。
 
  對我毫無遮掩的,也沒有任何閃避的,真實的他自己。
 
  所以我笑了,並用平常我對他時更加溫和的語氣,以及表情說道:
  「你不是不想被我說愛哭嗎?至少你現在沒有哭了吧?」──儘管一開始要弄哭他的人是我。
  「哈?」
  而留三郎,也只是像一時間聽不懂我的話似的(果然是笨蛋葉組啊),並等想一想以後才像有些不確定地說:
  「是……好像也是,這樣沒錯?」笨蛋。
  「──等、這樣不對吧?!說起來一開始要害我哭的人就是你的吧?!你講那是什麼話啊?!還有你後來作的──」嘖、還比我所想的聰明嘛你。
 
  「吵死了啊,反正你之後不也咬我並回敬我一拳了嗎?這樣算扯平了吧我們。」
  「哈──?!什麼叫扯平了啊?!搞清楚那可是我的初…」
  「啊──啊──吵死了啊所以我才說你就是個令人生氣的傢伙,不對應該是小鬼?令人生氣的小鬼留三郎──啊對了還會尿床……」
  「所以說我根本就沒有尿床啊啊啊啊啊──!!!!」
  啊,臉又變紅了。
 
  ──所以我才會說,那傢伙還只是個小鬼而已啊。
  連這種這麼明顯的事情都不知道,更不用說什麼漂亮的了──什麼漂亮啊,那傢伙還只不過,是個連毛都沒長齊的小鬼罷了。心智不成熟也一點都不會看氣氛離這種正面的形容詞根本是差了十萬里遠八竿子都打不著──而知道這件事情的,也只有我一個而已。
 
  因為那傢伙就是一個笨蛋,還是個無藥可救的笨蛋。所以如果不多加提醒他的話是不行的,因為他就是一個笨蛋。
 

  而我也是。
 
 
  ===
  兩個笨蛋(笑(咦)
  仔細想想原本想打的就只有開頭的那句話而已,想說他們那屆裡最漂亮的大概就是仙藏和食滿──又因為是文食滿,所以想說從文次郎的角度去闡述結果就變成了這麼莫名其妙的一篇東西了(笑)果然是小孩子的任性呢文次郎君,意外地很喜歡這種胖虎化(喂)又笨拙地很霸道的孩子氣文次郎,覺得這孩子果然是一個笨蛋啊──這樣,兩個都是笨蛋呢(笑)
  然後打完後我想到了這篇可以有個後續,例如看到留三郎對其他人的態度都很好所以也莫名生氣和不爽的文次郎君啦、或者是因為不爽所以又把氣給出在留三郎身上和他打架也順便超出一點界線卻還是有藉口可以掰的文次郎君啦、以及因為是笨蛋所以雖然很生氣但也每次都會被文次郎給唬得一愣一愣的留三郎君啦、等等,光想就覺得好愉快但又好令人擔心啊──這樣真的沒問題嗎你們兩個?但這也是以後的事了吧(笑)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