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3119

    累積人氣

  • 41

    今日人氣

    23

    追蹤人氣

【妖物誌】七松竹05(長次+仙藏)


  「這是不可能的。」仙藏的表情很難看:
  「不行,長次。我作不到。我們是人並不是神,就算再怎麼天資聰穎資質過人,但想『製作』出一個和聖地一模一樣的地方給神明居住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應該說──可以容納竹谷、也可以容納小平太的地方。」他最後又補了這麼一句。
  「但是、仙藏…」
  「我只能說,小平太這次做得太為過火了。」不等長次說完仙藏就接話道:
  「神明本來就不是我們一般人所能接觸到的存在,更別說是束縛。雖然我之前答應幫助你們,但那只建立在──我可以辦得到的範圍之內,像小平太這種已經是踰越神人之間界線的,我無能為力,我也不建議你們去冒這個險。」
  「小平太是不會聽進去的。」
  「那當然。想想那個白痴的個性就知道他聽不進去。」仙藏的表情頓時有些扭曲。
  「嘖、怎麼偏偏就是神明……是人類也好、動物也好植物也好,甚至是像留三郎那樣的妖怪也好,為什麼偏偏就是神明……」按住額頭,仙藏的頭看起來有些痛。
  「……」
  長次很想說,他之前已經想過和仙藏相同的問題了。
  「我也有和小平太討論過這個問題,但是他的想法很堅決。」長次說道。為避免仙藏聽不懂他又加了這麼一句:「--他是不會放竹谷走的。」
  「我想也是。」仙藏的嘴角有些抽搐:「文次郎呢?」
  「文次郎怎?」
  「文次郎對這件事的看法如何?」仙藏問道。
  一瞬間長次的表情看起來像是有些猶豫,但他之後還是如實說道:「文次郎不打算插手這件事情。」
  「哈,我就知道。」但仙藏卻只是笑了一聲。彷彿早已猜到了:「想想也是。他光他自己的事情就快搞不定了。喂,留三郎那邊的情形怎麼樣?」
  「他很生氣。」
  「我想也是。他就是那樣的個性。」仙藏笑了一笑:
  「這麼說來文次郎那傢伙也有得忙了,他不會喜歡留三郎那樣做的,小平太也不會喜歡。」
  「沒錯。」
  「但他還是會繼續做下去。老實說──對於這種發展我倒是挺樂觀其成的。」
  「仙藏。」
  「總得有個人來妨礙一下小平太。」仙藏說道。
  「雖然憑留三郎現在的能力──也不能幫上什麼。但他至少能讓小平太不這麼順利。小平太自己也知道他不能傷害留三郎,要是他那樣做了──」說著同時仙藏也做了個往自己頸子劃下去的手勢:

  「文次郎會殺了他的。」
  長次沒說話,顯然他們想的是同一件事。當然這不代表他們三人之間的感情或關係薄弱。相反地他們自己知道,彼此都是世界上自己最親以及最重要的人。但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會有絕對的底線以及不能妥協的事情。例如──在『活下去』這件事而言。

  就算不算上他,但他們彼此都知道,文次郎和小平太是多想活下去,也不介意為了達成這個願望而去付出多少的犧牲和代價。

  他們當然不介意,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們就什麼都沒有。

  不自覺地陷入了過去回憶裡的長次,其實多少也能夠理解他們內心的感受。畢竟他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儘管對於文次郎那種、幾乎已經可說是對留三郎所持有的一種異常的執著,他常常會忍不住去想,到底文次郎對留三郎是怎麼想的?

  當然現在的重點並不在這裡,就像他之前提過的,比起文次郎,小平太的問題要比這個急得多。所以他才會來找仙藏,至少在他所知道的人當中,仙藏是最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情的人。
  「好吧。那我們先來把事情給大致整理一下。」嘆了一口氣,儘管前面說了沒辦法,但長次知道仙藏還是會想辦法跟他們一起解決,他就是這樣的人。

  「首先,是小平太撿到了竹谷。」
  「嗯。」
  「然後你說,竹谷是小平太的『那個人』──」
  「不是我說的,」長次糾正道:「是小平太說的。他說一看到竹谷就知道了,竹谷是他要找的『那個東西』。」
  「好吧總之就是這樣。」仙藏擺了擺手,「但現在問題是,竹谷是『神明』。而且還是那座山上的守護神。」
  「嗯。」
  「長次你之前曾經問過我,難道就不能做出一個和聖地一模一樣的地方了嗎?而我的回答是不行。但我想這回答可能要修正一下,應該說,只要是神明所選擇的住所,就是『聖地』。只不過──」
  「那個地方,小平太沒辦法進去對不對?」
  「沒錯。」仙藏立馬說道。「嘛不過你也別難過,聖地本來就是這樣的,純潔無暇,沒有絲毫的污穢,所以只有神明能進去,因為只有神明是絕對聖潔的。」
  「這樣說起來……」
  「沒錯。小平太就連竹谷也『碰』不得。」仙藏凝重說道。
  「長次你懂嗎?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並不只是竹谷離開居所太久的問題,光是小平太本身──應該說光他和竹谷靠太近就是一個問題。我們不知道他會對竹谷做什麼,當然我們也不能讓他『做什麼』,不然那樣就完了。」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倒也不是沒有,只不過……」
  「只不過?」

  「……不行,這方面的資料我必須要再去深入調查才行。」
  仙藏先是沉吟了一下,接著他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見狀原本在旁只是安靜聆聽的伊作,也立即把茶給拿了起來。從之前仙藏的命令裡他知道仙藏只要站起來就代表他不想喝茶了。
  「總之,小平太那邊就先麻煩長次你注意一下了。如果可以的話也跟留三郎…算了還是不要跟留三郎說好了,我怕這會讓事情變得更複雜。」
  「好。」
  「光是一個像文次郎那樣的白痴就已經夠受了,我可不想再多一個。」仙藏白了下眼睛道:
  「而且要是弄不好的話,這次會連我們所有人都一起陪葬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