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七松竹06

   『小、小平太……』
  看到小平太,留三郎卻開始無可遏止地顫抖起來。他知道小平太在生氣,儘管他的表情依舊是笑的,但從周身所不斷散發出來的殺氣和壓迫感卻不斷壓迫著他的表皮和神經。小平太和文次郎不同,平常他看起來總是笑嘻嘻地彷彿可以隨便勾肩搭背,但當他真的生起氣來時那陣反差感卻讓他更加感到難以喘息。
  『小平太、』
  「啊啊……文次郎說得果然沒錯啊。」
  『?』不明白小平太為什麼會突然提起文次郎,接著他又見小平太搖頭說道:
  「你果然是令人大意不得的,留三郎,稍微沒注意一下你就又會跑去搗亂了。」
  『?!』
  聽到這句話,留三郎才終於再度想到了他來這裡的目的。他一下子重新提起了勇氣和怒意,並怒氣沖沖地對小平太質問道:
  『我才想問你勒,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囚禁?你打算囚禁竹谷大人嗎?』
  「嘛──差不多就是那樣了吧,雖然還有點不一樣就是了。」小平太看似漫不經心地說道。
  『哪裡不一樣?』
  「我不是要囚禁竹谷。」小平太撥了撥他的亂髮道:「我是要讓他成為我的東西。」
  『那還不都一樣?!』一瞬間留三郎爆走了。他突然覺得眼前的人幾乎是不可理喻,甚至是難以溝通: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小平太?!你所囚禁的可是神明、神明,是守護這座山的守護神耶!你難道不知道囚禁守護神會遭到怎樣的下場嗎?!』
  「嗯我知道啊。」但小平太只是平靜說道:
  「但那樣怎麼樣?」
  『你、』
  「就算知道這樣可能會遭致整座山的毀滅,我還是必須要得到竹谷。」小平太那看起來總是嘻笑著的眼神此時卻看起來很認真:
  「這是必要的,和留三郎你沒有任何關係,所以走開。」
  『什麼叫沒有任何關係?!你現在做的可是幾乎毀滅生態的行動耶!』留三郎看起來非常激動和生氣:
  『若是你個人的事情那也就算了!但這可是關乎到眾多生命!我是不可能讓你為所欲為的!』
  「奇怪了留三郎,我怎麼從不知道你是做慈善事業的?」此時小平太唇角的弧度已經沒有笑意了:
  「比起這個,你更該關心的不是該怎麼從文次郎那裡逃脫嗎?」
  『這種事不用你操心!』
  「留三郎你聽著,我不會干涉你和文次郎之間的事。所以我的事情你也少管。現在你聽著,從竹谷的身邊離開。」
  『休想!』留三郎惡狠狠地說道。看小平太下一步就要靠近,他也立即再拉開些距離,同時也做出了要應戰及防禦的姿勢。
  見狀小平太立刻挑了挑眉:「真糟糕,現在的我不能把你給弄傷,不然文次郎一定會很生氣的。他一向最討厭別人亂碰他的東西了。」
  『我不是文次郎的東西……!』留三郎幾乎是咆哮道。
  「你不是嗎?」但小平太反問道。並在留三郎還來不及回答前,就見他揚起了一抹冷冷的弧度道:
  「要是你不是的話,你還會在文次郎的保護之下嗎?你早就已經死了。」
  『你在說什麼……?』留三郎完全聽不懂小平太在說什麼。
  「到我家的第一天,」小平太說道:「你難道沒想過,為什麼你可以這麼安全就來到我家嗎?」
  『……?』一瞬間留三郎還是聽不懂。他當然知道小平太的家附近都有設下結界和術法,但那又如何?文次郎不是都一一破除了嗎?
  「文次郎沒有破除我所設下的結界,他只是通過而已。」小平太銳利的眼睛望向了他:
  「我設下的結界和術法對文次郎和長次都沒有用,當然教我術法的仙藏也是。除此之外任何人都別想通過。」
  『那為什麼……?!』
  「你腳上的那個東西。」小平太指了指他左腳上的金環道:
  「可以讓你整個籠罩在文次郎的保護之下,任何東西都傷不了你。我聽說你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離開文次郎去外面旅行。那你難道從來沒遇過,或想過類似的事情嗎?留三郎。文次郎從來沒有跟你說過,這個東西不只是束縛你,同時也是把你們給完全連接在一起的嗎?」
  從留三郎的後頸和背後不斷地滑下一滴又一滴的冷汗。文次郎從沒和他說過這些事情。儘管他知道在他被戴上這個東西後,文次郎有時可以感應到,或是察覺到他的想法,但他也只把這個當作是另一個束縛和折磨而已,除此之外他什麼都不知道,文次郎也從來沒有說過。
  『為什麼……我要…相信你的話……』但他的聲音有些艱澀。
  「你該相信的,因為你如今已經證實了。」小平太的眼神更加犀利:「告訴我留三郎,你之前有沒有在受傷過後,卻馬上就復原的經驗?」
  『有又怎麼樣?那是我自己的復原力…』
  「你自己的復原力?哈。」但小平太卻冷笑了一聲:「如今連一半能力都使不出來的你,還以為復原力會和你全盛期一樣好嗎?」
  留三郎不知道。老實說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他知道他的力量如今被文次郎所限,卻從未想過這到底有沒有包括到他自我復原的能力。但如果真的像小平太所說的話,那為什麼……?
  『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我剛不是說過了嗎?因為他討厭他的東西受傷。」小平太說道。
  「雖然屬於他自己的東西也很少就是了,文次郎沒有什麼感情,對他來說任何東西幾乎都是隨手可丟和破壞就算了,但沒有一個是……」
  『這種事情、你跟我講幹嘛……!』
  隱約中留三郎已經知道小平太想對自己說什麼了。但那又怎麼樣呢?就算文次郎給他戴上的那個金環是為了保護他那又怎麼樣?是他讓自己落到今天這種地步的!是他!若不是今天文次郎強迫給他戴上那個鬼東西,又強制鎖住了他的力量他哪還需要文次郎的保護,甚至是被迫與他連結在一起的?!他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他不需要啊!!
  『就算你跟我講這種事能夠幹嘛?希望我感激他嗎?感謝他、他的力量保護我不用受傷?開什麼玩笑!是他讓我落到今日這種田地的!束縛住我的力量、甚至是強迫我做那些不堪事情……!現在卻希望我來感激他嗎?!感激他保護我、感謝他的施捨嗎?!』
  「你根本就不了解文次郎,留三郎。」小平太的眼神和語氣都很平靜:

  「就像你根本不了解,你離開這件事情,對文次郎來說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大傷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