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文食滿04


   「冷靜點了嗎?」
  『……』
  站在餐廳門口,留三郎用一種滿是複雜的表情瞪著文次郎看。像是恨不得能一掌或一刀殺了他,又像是許多感情如憤怒、厭惡、警戒、挫折以及,一點點的無奈所混合在一起的表情。
  他眼前的餐廳現在已經恢復了原貌,之前他才把這裡給弄得亂七八糟。餐盤和碗全都給他摔到地上成了碎片,桌子椅子和櫃子也都被他給翻倒,更不用說冰箱裡的食物全給他翻到地上成了一片髒亂──但這些現在全都化為烏有。地上和流理台上乾乾淨淨的連點碎片和菜渣都沒有,桌子椅子和架子等大型家具也都回復原狀,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似的。
  這八成又是文次郎弄的吧……留三郎不禁想道。結果剛才他還是睡著了(也不想想都是誰害的),而等他再次醒來時,身體卻也已經被清洗乾淨了,就連裡面也……儘管在知道這件事時還是讓他著實地厭惡了自己一頓,完全不想要有半點感激。
  想到這裡,他總覺得有點不甘心,他現在連想傷害文次郎一根指頭都沒辦法,只能拿他家的東西出氣;但文次郎卻只是三兩下就把他原先所破壞的給恢復原狀,這會讓他覺得之前這樣大費周章的自己好像一個白痴。
  (當然留三郎也有想用自己的力量來試試看,反正文次郎說了他只封自己五成的力量。但等實際操作以後才發現要掌控力量大小是如此困難,在幾次下來卻都只遭受到那金環的禁錮以後他就先暫時放棄了。)

  『喂、我有話要跟你……』
  「坐。」還沒說完就被文次郎給打斷,看文次郎指向了在他桌子對面的那個坐位,留三郎想反正他坐下來也沒什麼損失,而且他這次來也不是要跟文次郎打架的。
  在文次郎對面的位子上坐了下來,正當留三郎想再開口時,卻看文次郎又把他面前的碗盤推了過來,這時他才發現那些碗盤裡都已經盛了飯菜,還有湯。
  「先吃點東西吧。」文次郎說道。但這在外人看起來本應是很親切的舉動,卻只讓留三郎的表情頓時抽了抽:
  『你在這裡面放了什麼東西?』他才不相信文次郎會這麼好心。
  「沒加什麼奇怪的東西所以你安心吧。」文次郎只這樣說道。
  見鬼了明明是最應該要讓他感到戒備的對象居然還跟他說「你安心吧」?
  『比起這個,我還比較想把你給吃掉。』對於文次郎這樣的好意,留三郎也只是不領情地露出了猙獰的表情說道。
  頓時文次郎挑了挑眉:「我倒是沒想到你是這樣想的,如果之前的你還嫌不夠的話我倒是不介意現在就來……」
  『誰在跟你說那個了啊呆子!!!』留三郎瞬間暴怒。他甚至差點就抄起了桌上的餐具朝眼前的人奮力丟了過去,這傢伙的腦袋莫非就只有這些東西嗎?!
  「誰要你講得這麼不清不楚。」
  『是你會往那方面想才奇怪吧?!!』
  「總之,先吃點東西吧。──還是你要跟我說你們妖怪是不用吃東西的?」文次郎反問道。
  『怎麼可能。』對此留三郎也只是嗤笑一聲道:『只是我討厭吃人類做的東西罷了,而且那個人還是你。』
  「……」聞言文次郎就要把桌子上的東西給收走,但就在他才要拿第一個盤子時,卻馬上就被留三郎伸手給護住了道:
  『──我也沒說我不吃吧?』
  「……」
  文次郎真正覺得,留三郎的個性很難搞。


  『喂,我有話要跟你說。』
  在吃東西的時候留三郎突然開口道。
  「嗯。」應一聲表示文次郎有在聽。
  『我之前想了一想,這樣好了,我跟你來作個條件交換如何?我可以完成你一個任何你想完成的願望或是東西,只要你──』
  文次郎抬起頭來望向他。
  『──把我給放了,那我們之前所有的恩恩怨怨就此一筆勾銷。我不會再介意你所做的一切,相反地你也別……』
  「不可能。」但文次郎的一句話就把他方才說的給全部翻盤。

  『……你這是什麼意思?不可能?』
  還以為是文次郎沒聽明白他方才所說的,留三郎再重複了一次道:
  『我說了,只要你可以放我出去、給我自由,我就可以幫你完成任何想完成的、也可以把之前的事情全都一筆勾銷。這不管怎麼看都是比現在還要划算的吧?所以你……』
  「我剛說過了,不可能。」但文次郎也立即說道:
  「要什麼樣的條件交換都成,就只有放你自由這件事是不可能的。你已經是我的東西了,既然已經抓到你,那我就不可能放手,你放棄吧。」
  一瞬間留三郎的表情先是一陣青一陣白,但接著他就在轉為憤怒的紅色以前先即時壓制了自己的脾氣。不行要忍耐、忍耐……單獨跟文次郎對幹是沒有用的,既然文次郎是人類又會說話,就應該還可以溝通才是。
  『……為什麼?』過了許久他終於忍不住低沉問道:
  『我不懂……我不能理解你的想法,你把我關在這裡到底有什麼好處?若是想殺了我的話那還不如直接動手,還是你只是刻意地想報復我、折磨我而已?若是這樣那……』你使用的方式還真是令人不敢恭維。
  硬生生地把這句話給吞了回去,在前幾次的碰壁後留三郎學到了,在別人的屋簷下和地盤上時態度最好還是放規矩點不要造次:

  『……那,你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我承認我輸了,只要你說,我以後也不會再闖進人類的地盤隨便傷害人類……』說這段話時他根本是緊抓著椅子和緊咬著牙關以防自己情緒失控的。
  『……還是說,你就只是、有做那種事的嗜好而已?若是這樣的話那我去幫你抓幾個女人回來……』
  「我不需要女人。」文次郎立馬說道。聞言留三郎先是一愣,但他馬上就自以為是地意會了過來:
  『喔好吧,如果你喜歡男人的話那也可以……』
  「我也不喜歡男人。」說這句話時文次郎的臉已經很臭了。
  「我男的女的也不喜歡,實際上是,我不喜歡和別人有過於親密的接觸,所以誰都一樣。」
  等一下,那你之前對我所做的那些又是什麼?留三郎很想這樣問。他突然覺得文次郎真是睜眼說瞎話,若不喜歡和別人有過於親密接觸的話那還會做那種事情做這麼勤嗎?!在他看來文次郎根本就是很熱衷於做那種事,甚至是、樂此不疲。
  『等一下、你該不會是……我剛才想到了,你該不會是……有那種、特殊的癖好吧?就只對妖怪情有獨鍾的……』
  「不是。你想太多了。」文次郎直接打斷道。
  『那到底為什麼??』這下留三郎是真的不懂了,既然文次郎什麼都不喜歡的話,那他到底為什麼要抓住自己、甚至是把自己給關在這裡?這樣對他到底有什麼好處??
  『還是說、你就只是個變態的虐待狂而已?抓住我只是想宣洩你那個虐待人的快感……』連說的話也愈來愈口不擇言。
  「不是。這些你想得都不對。」但文次郎只是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那到底是為什麼啊?!』終於留三郎的耐性被耗光了,他啪地一聲用力拍向了桌面,也不管餐具被他震得框啷響,劈哩啪啦地就是說出了一長串道:

  『這也不對、那也不對,那你到底是想要我怎麼做啊?!不對、應該說你到底是想要對我做什麼啊?!撇開之前的追殺好了,到底為什麼你要把我給囚禁在這裡、又為什麼要對我做那種事情啊?!不是要刻意報復也不是有虐待的嗜好、不要女人也不要男人甚至也不要妖怪──那你到底要什麼啊?!把我關在這裡對你到底有什麼好處啊?!你到底是──』
  「你的存在,對我本身就是一種莫大的好處。」但文次郎只是平靜說道。
  『……哈?』
  「剛才你說,我不要女人也不要男人──」在說這句話時,文次郎也再度移回了視線:
  「的確,我並不需要那些,就連妖怪也不需要,因為我只需要你而已。」但這在外人聽來有如情話般曖昧又具有佔有性的話語卻完全沒打動留三郎,相反地他只是冷冷笑了一聲道:
  『只需要我……?哈。』
  「留三郎、」
  『需要我,你是需要我的什麼啊?力量嗎?不是吧,你連我的能力也都封起來了不是嗎?缺幫手?我看你自己任何事也能處理得很好嘛,你還有式神可以召喚呢。說到底你其實只是需要我的身體吧?啊還是說、你是需要一具身體,但你剛好抓到了我而已呢?這樣說來我的運氣也還真是背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