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文食滿05(七松竹)



   「……結果呢?」
  『結果?』聞言留三郎先是白了文次郎一眼,接著他馬上就在下一秒爆走:
  『結果、那傢伙就把我給趕出來啦!開什麼玩笑啊那個傢伙……!小平太那傢伙、在竹谷大人面前,盡裝得一副好人的樣子……!』

  「吶──我說留三郎你啊,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吧?」
  『哈?』聽到這他立即望向了小平太:『幹嘛啊這麼急。』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幹嘛嗎?
  從之前看到竹谷大人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了,他一定要想辦法來保護竹谷大人才行。誰知道小平太這傢伙會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出來。
  「嗯──但是,」但小平太說道:「若你不回去的話,文次郎會很擔心的吧?果然還是應該要早點回去會比較好的吧?」
  這傢伙在說什麼啊?『開什麼玩笑啊為什麼我要──』
  『──咦?留三郎君的家裡原來有人在等的嗎?』突然竹谷說道。
  『竹谷大人、』
  「對啊。留三郎的家裡還有好──多人在等他的喔。」不給留三郎說完小平太就立即接話道:
  「所以,還是早點回去會比較好的吧?竹谷的事情交給我們就行了,留三郎你就別擔心了。還有三個可愛的孩子在等你不是嗎?」
  這傢伙……!『不需要,那些傢伙暫時沒有我也不會怎麼樣的,所以、』
  「留三郎,」但這個時候長次也說話了:「你就先回去吧,竹谷的事情我們來弄就可以了。」
  『長次你……!』
  「對嘛還是長次明理~♪」至於最初的罪魁禍首還在像沒事般的愉悅笑道:
  「反正你在這裡也沒辦法做什麼,還是先回去跟文次郎報平安一下會比較好的吧?免得讓文次郎過於擔心你而殺過來了。」
  那還不都是因為你的關係。留三郎很想這樣說。更何況他也不覺得文次郎會擔心他,先不說他們之間有什麼好值得關心的交情與關係,憑他之前已經離開這麼多次的經驗,要是文次郎會『擔心』那他根本是到現在都還沒辦法出那個房子一步。
  但這些話他可沒辦法說出口。在知道是小平太救他的以後,竹谷就對小平太有了很好的印象。儘管他曾多次設法想阻絕這兩個人間的接觸,但這裡是小平太家,再來小平太本來就很容易吸引別人的注意力──尤其是對他完全不了解的竹谷。再加上這段時間小平太都乖得像一頭綿羊、不對是大型犬,留三郎完全挑不出他的任何缺點,更別說是要破壞了。

  『而且、居然連長次也站在他那邊……!』這彷彿才是留三郎最生氣的一點:
  『要是長次在那個時候幫我也就算了,但他居然幫小平太講話……!開什麼玩笑啊長次明明也知道他想要幹嘛的!那個傢伙,雖然現在裝得像沒事但他腦子裡一定在想什麼不測的事情!我可不會忘記他所講過的話、還有那些話會引發的後果!』
  嘛,長次會不想讓你在那裡也是理所當然的。文次郎不禁想道。雖然沒親眼看或親耳聽到,但從之前看到和留三郎的敘述中,他大概知道小平太想要幹嘛,也知道長次這次不會幫留三郎的原因。畢竟如果是『那件事情』的話,那留三郎在也只會成為一個阻礙而已,況且這樣對他也會有所不利。
  他們已經認識很久了,故有些話縱使沒直說,但從旁去推敲也能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更何況這次小平太的舉動確實是有些反常,他不是那種會去亂撿東西的人(直接吃掉倒是有可能),所以文次郎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個。
  雖然並不是直接有關,但若讓留三郎從這當中聯想到什麼的話那就麻煩了。更何況他還沒有對留三郎講,他也不打算現在講,若現在就讓留三郎知道了不準這傢伙會另外再惹出什麼亂子。

  「……那麼,竹谷呢?」
  總而言之現在就先想辦法來停下留三郎的歇斯底里,免得他等下一個不爽又會開始摔東西。文次郎可不想再費神來處理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
  『竹谷大人怎地?』留三郎不解問道。
  「竹谷的傷怎麼樣了?你不是說他醒來了嗎?那應該已經好了吧?」
  『啊啊,是這樣沒錯啦……』留三郎像是帶有沉思地說道:
  『但是啊,小平太那傢伙,說什麼要讓他盡一下地主之誼…好可怕他居然會說出這種話,雖然我想阻止但竹谷大人……嘖要是當時有證據能夠留下來就好了。那傢伙心裡一定在打什麼鬼主意──』
  「我倒覺得你不用太擔心。」忽爾文次郎說道。留三郎聽了立即望向了他:
  『是啊你當然是不會擔心了,畢竟那是你的「好朋友」嘛。』話裡要多酸有多酸。
  「我不是那個意思。」文次郎立即說道:「畢竟竹谷再怎麼說也是神明不是嗎?就算不知道小平太在做什麼,但總會有些自保的能力吧?更何況還有長次在,我相信長次不會任由小平太亂來的。」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他的眉頭還是皺了起來,『但我還是、無法放心。』先不說力量上的差距好了。
  他所在意的,是小平太之前所說的那些話,還有小平太當時雖然看似漫不經心、但卻認真十足的眼神以及態度。
  到底,為什麼小平太一定要竹谷大人成為自己的東西?他對竹谷大人到底是有什麼執著以及企圖?他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在沒有搞清楚這些以前他都是不會放心的。

  而且……

  「嗯?」
  注意到留三郎的視線,文次郎望向了他。卻發現他的表情看上去像是有些複雜,同時視線也有些閃爍,像是欲言又止又像是有些游移,於是他主動問道:
  「怎麼了?」

  「……」
  沉默了一下,留三郎正在心裡掙扎到底該不該把那個問題問文次郎。他之前已經碰過了太多次釘子,每次只要在談及有關文次郎自身的事情時,文次郎總是會閉口不談又或是直接帶過。再者那說不定也只是小平太隨便胡說的,事情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他也沒必要只因為這種事情就去向文次郎求證,但是……

  「──你根本不了解,你離開這件事情,對文次郎來說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傷害。」

  就算知道這種事情……

  留三郎不知道自己是在猶豫什麼,他以前是不會猶豫的。而且還是他最討厭的文次郎。文次郎痛苦又怎麼樣了呢?受到傷害又怎麼樣了?怎麼說這都是他自作自受不是嗎?保護自己、擅自不許他受傷什麼的完全是他自己的一廂情願,他沒要求文次郎,也從不希望他這樣做,沒錯,一切都只是文次郎的自以為是又自作自受而已,他沒必要同情更沒必要去詢問、去猶豫去好奇,但是……

  『……嘖、』
  不自覺地嘖了一聲,留三郎沒注意到自己的表情此時看上去有多麼地複雜和煩惱。但文次郎看到了,同時他也不愉快地皺起了眉頭。他不喜歡留三郎露出這種表情,他寧願留三郎生氣時對他拳打腳踢或是大吼大叫都行,就是不喜歡看他那樣自尋煩惱但又不說出來的樣子,他就是不喜歡。
  而就在他因為心生不悅,打算把留三郎給抓過來讓他分心時,卻突然聽到留三郎開口說道:
  『小平太那傢伙……』
  「嗯?」他看留三郎像是有些猶豫不決又吞吞吐吐地說道:
  『小平太那傢伙……講了一些,奇怪的話。』
  「什麼話?」他本想抱住留三郎,卻反被對方給推開並說道:
  『那傢伙說什麼……我腳上的那個……就是你弄的那個。』
  「……啊,我知道。」知道留三郎不想說出那個東西,也知道那對他來說是一個大屈辱,所以文次郎也沒逼他而是直接接話道。
  『他說,那個東西、呃怎麼說……講白了就是、可以、保護我不受傷害啥的……啊啊我幹嘛講得這麼噁心啊!!』講到一半像是被自己的話給噁心到,留三郎先是大力抓了一下頭髮,接著才重新說道:

  『小平太那傢伙說,你在我身上弄的這個,雖然束縛了我一半以上的力量,但同時也能夠保護我不受外來力量所傷害,包括進入小平太家這件事──』同時他犀利的眼神也望向了文次郎道:

  『告訴我,有沒有這件事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