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七松竹08

 

  「──所以,我們又來拜訪了。」
  『……』

  「哦──『又來』了、嗎?」仙藏站在門口訕笑道。
  只見眼前的兩個人神情都不是很好,怒目皺眉的不說,臉上也都還有些瘀青的痕跡,活像剛才打了一架似的。
  但讓仙藏在意的是,儘管這兩人表情看來都差得要命,但他們周圍卻又沒有原先他所感覺到那種劍拔弩張的緊張氛圍。雖然沒有對上對方視線,但那種刻意的感覺反而令人感覺有些彆扭,此外,這兩人的嘴巴都還是溼潤又紅紅的。
  壓下心中極力覺得好笑的誇張情緒(不然他就要當場大笑出聲了),仙藏先是輕笑並聳了聳肩,接著才站到一邊去讓他們進來道:
  「進來吧。你們是因為竹谷的事情而來的吧?」他這句話是對文次郎說的。
  「你知道?」文次郎銳利的眼神立即望向了仙藏。
  「當然。長次都已經把事情告訴我了。」仙藏先是嚴肅說道,接著等留三郎離開了以後他才突然卸下了這張表情,並轉為有些揶揄的神色對文次郎說道:
  「只不過我很好奇,之前我明明是聽長次說你不打算插手管這件事的,怎麼現在又反悔了?」
  文次郎神色不變:「因為留三郎很在意這件事,就只是這樣而已。」然後他就不理仙藏直接走到裡面去了。
  因為留三郎很在意嗎……?
  在內心咀嚼了一下這句話以後,仙藏先像是頗無奈地搖頭一笑,接著才也跟著文次郎進去了屋子裡面。

  『竹谷大人!』
  留三郎一進來房子裡就直衝原先竹谷所待的房間,一看到他沒事馬上就衝了上來關心問道:
  『竹谷大人、竹谷大人您沒事吧?小平太那傢伙沒對您做什麼吧?沒、』
  「喂喂留三郎你說話很過份耶,什麼叫我沒對竹谷做什麼吧?講得我好像是壞人似的。」
  轉過頭去,一眼就看到小平太正坐在竹谷旁邊的椅子上。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但又不好直接當場質問的留三郎先是咬了一下牙,接著才再轉過去關切問道:
  『竹谷大人您的身體還好吧?上次的傷已經完全好了嗎?』
  『是的。已經完全好了,非常謝謝留三郎先生的關心呢。』至於最關鍵的當事人竹谷則是無害笑道:
  『小平太先生也對我很好沒做什麼事的,所以你不用擔心。』
  若是有做什麼那不就完了嗎──?!留三郎不禁這樣想道。更何況竹谷大人什麼都不知道,雖然他不是懷疑竹谷大人本身神明的力量,但若是一個不小心給小平太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嘛,正好,既然文次郎跟仙藏都來了,剛好我有件事情想要搞清楚。」
  突然小平太說道。一瞬間留三郎還不知道他在指什麼,就感覺門外有人靠近的氣息。是文次郎來了。接著他聽到小平太說道:
  「關於之前襲擊竹谷你的那隻魔獸,之後我和長次也有去調查了一下。那顯然不是這附近的生物、不對,應該說,甚至有可能不是日本的魔物。」
  『不是日本的魔物?』留三郎一時聽不懂。
  「就是外來種的意思。」仙藏在旁解釋道:「有時候也會有些不屬於本土境內的妖怪,從對岸的另一邊大陸遠渡重洋而來,這些我們就叫做『外來種』。」
  「外來種的能力普遍來說不一定都是強的,但卻很難纏。因為我們不是很熟悉他們的能力,他們種類太多,文獻上記載很少,且就算是中國那邊的相關書籍,也不一定會有著詳細的資料。」
  「這次竹谷遇到的妖怪,從竹谷描述它的外形、能力、樣子,還有竹谷身上的傷勢來判斷,我們推測應該是『饕餮』。」
  『饕餮?』
  「哦,看來留三郎不是很清楚的樣子。」仙藏笑一笑道。
  「饕餮在中國妖怪的圖鑑記載中算是『四兇』之一,它的形體記載不一,有狼身也有牛身人臉、或是羊身人臉的傳說……」長次在一旁說道。
  「竹谷之前見到的那個,據竹谷所說它的臉似狼似人,但形體卻似牛似羊,此外長頸腋下還有多一副眼睛,所以我們推測應該是饕餮。」仙藏說道。
  「只不過,我感興趣的是,就算在中國文獻記載中是『四兇』之一、好食人能力又比一般妖怪還要強大的饕餮──」突然小平太把視線轉到了竹谷身上道:

  「居然、能夠重傷到在萬物當中等級最高的守護神,這點倒是令我好奇。我聽說以前曾有許多奇人異士、又或是陰陽師來擊退他過,但這次居然能夠傷害到神明,所以我在想……」他語氣一頓。

  「竹谷你、應該不是沒有能力去擊退他,而是『不想』去傷害到它吧?」小平太一針見血地指出來道。

  『……』
  至於竹谷,在聞言以後先是沉默了一段時間。他的眉頭從聽到小平太的話以後一直都沒有鬆過,看起來有些愁苦或煩惱。之後才在眾人的注視下緩緩地開口說道:

  『……是的。』
  『欸?』至於留三郎則是在聽到以後當場愣了愣道:『但、這是為什麼啊竹谷大人?那傢伙明明是敵人的不是嗎?既然這樣那為什麼──』
  「留三郎啊,在竹谷的心中,可是不存著『敵人』和『我方』這種東西的喔。」突然小平太說道。
  「對竹谷來說,只要是在這片土地上所出生的,不論是好的壞的、動物植物還是人類妖怪--對竹谷來說就是『生命』,是應該去保護並加以愛惜的。」
  「若是像一些人只是口頭上講講的就算了,但竹谷可不是喔。他可是真正的大愛呢。」小平太愉悅說道。而留三郎驚訝地發現每當小平太多說一句,竹谷的表情看起來就會愈煩惱。
  「所以,就算明知道對方是『來者不善』的、是會破壞到他所愛的土地甚至是這裡的居民的,在擊退並下手之餘竹谷還是會多少有些顧慮,甚至是不希望傷害到對方──所以才會導致自己受了重傷。我說得對不對啊?竹谷。」最後他把問題丟回給了竹谷道。

  『……』先是沉默了一下,接著竹谷才說道:『是的。』
  『但是、這樣比根本就不合理啊。因為,另一邊是要破壞的饕餮,另一邊則是這座山──』
  『這種事情,我其實也知道。』突然竹谷接話道。

  『其實這種事情、我也知道。但是,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不管是所謂的「敵人」還是「友方」,在我看來也都是生命啊。每個都是生命,都是非常寶貴的,所以、』
  「我聽說,在中國的上古時期有一隻神獸叫做『麒麟』。」突然小平太說道:

  「它天性慈悲為懷,連隻螞蟻也不忍心踩死。我想就是在說竹谷這種人了吧。就算是一個生命,竹谷也不會輕易放棄。」不知道為什麼,留三郎覺得小平太是在刻意強調後面那句話。
  「吶、竹谷,有沒有人對你說過,你其實很不適合當神明的嗎?」小平太說道。他的語氣很溫和,但不知為何竹谷卻臉紅了。

  『……確實很常被這樣說。』
  「呀哈哈哈!果然啊,但我並不討厭你這種個性喔。」突然小平太微微一笑道:
  「因為,這就代表竹谷真的是一個很溫柔的人的啊。因為很溫柔,所以山裡的萬物也都很喜歡你,在你受傷時願意把力量拿來奉獻給你。」
  『那個是、』一瞬間竹谷不禁有些詞窮。
  『但如果只能選擇一個怎麼辦?』突然就在這個時候留三郎講話了:

  『如果只能選擇一個的話怎麼辦?無法兩方保全,一定只能選擇一方、並且犧牲一方的話──竹谷大人您會怎麼辦?』他說是這樣說,目光卻是望向了小平太。
  『我──』
  對此竹谷先是躊躇了一下子,像在思考該怎麼回答,接著他才回答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