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七松竹09



   來成為我的東西吧。

  『欸……?』
  『啥?!你這傢伙、居然-唔唔唔!』
  本來留三郎在聽了這句話後就要立即翻臉,但文次郎卻先一步迅速地捂住他的嘴巴,同時也從後方牽制住了他的行動,以防他立即撲上去。
  『唔、唔唔唔-!』
  「你先別亂,看小平太他們怎麼處理。」文次郎在他耳邊低聲說道。留三郎聽了頓時皺起眉來,但在文次郎的制服下知道掙扎也無用的留三郎只好先暫時停止了動作。

  至於另一邊竹谷和小平太的對話顯然還在狀況外:

  『成為……』
  「我的東西。」小平太又說了一次,但竹谷顯然還是沒聽懂: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小平太立即說道。
  『呃不是、我的意思是說……』竹谷的表情顯得很困惑:
  『我要怎麼成為你的東西?我是說、我是守護神,並不是東西啊?那要怎麼成為你的……』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但小平太卻反駁道。同時他也抓住了竹谷的手(留三郎本來想阻止但被文次郎給壓制住了),「我所謂的東西意思是說──」並直接就帶到了他的跨下。
  『?!!』
  「──這個意思。」看竹谷的肩膀頓時抖了一下,表情也一下子受到驚嚇,知道他懂了的小平太也鬆開手說道:
  「竹谷就算你是神應該也知道的吧?這個是代表什麼意思。以人類最常用的用詞來說就是伴侶……」
  『不、那個我知道。』竹谷的臉還是很紅:『但是、為什麼……』
  「因為我很中意你。」小平太說道,同時他也突然微微一笑:
  「嘛就像留三郎所想的那樣,我對你的確是有企圖的。但我必須先觀察你,因為我必須先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
  『為什麼、』
  「因為我不希望我未來的伴侶是一個令我不滿意的人啊。」小平太笑得很無邪:
  「之前我就想過了,既然我當初看到的是你的羽毛,那若你讓我不滿意的話,我就先想辦法來拔掉你的翅膀,然後再想下一步該怎麼做……」
  『?!』
  「──不過還好,你令我非常滿意。」話鋒一轉,小平太無邪的笑容裡此時洋溢著莫大的喜悅:
  「我一直在找你,竹谷。從我那天看到預言以後就一直、一直在找你。結果我也終於找到你了。你就跟我所希望的一樣強,而且溫柔又有包容力,我非常滿意這樣的你,所以才會現在對你說出這些話。」
  而留三郎在聽了這番話以後,也突然一下子不愉快地蹙起眉來。搞什麼啊,這種像是把人當成是『東西』的說法……
  『等一下、你說的我不是很明白……』
  另一方面的竹谷看上去也是顯得很混亂。小平太方才所說的話看似完全沒有邏輯性,也沒有首尾連貫性,他一下子吸收並理解不能。他先是有些頭痛地按住了自己的頭,接著才一個一個地問道:
  『你剛才說……你一直在找我?為什麼?我們以前有見過面嗎?』但為什麼他一點印象也沒……
  「不對。」但小平太在下一秒就反駁道:「我們以前從沒見過面,實際上我在搬來這座山以前也完全不認識你。」
  『那為什麼、』
  「因為我看到了你的羽毛。」小平太說道。
  『咦……?』但竹谷看起來更困惑了。
  至於文次郎和長次在聽到這裡之後,也突然像理解什麼似的用力蹙起了眉來。等一下小平太、你莫非是想──
  但在他們還來不及阻止時,小平太就已經開始脫下了他身上的衣服。並在露出裡面上半身的肌膚時,小平太也突然指向了其中一點道:
  「竹谷,你看這是什麼?」
  『咦?』
  順著小平太的視線看過去,竹谷注意到在小平太胸口靠近心臟的地方,有一個看起來小小的記號,黑色的像是圖騰或是符號。
  咦?那個是……
  一瞬間留三郎突然覺得那有點眼熟,他總覺得好像看過類似的東西。但一瞬間又想不起來是在哪裡,又是什麼時候看到的。
  竹谷看了一看,但他不知道那是什麼,只好姑且猜測道:
  『那是……符號嗎?』
  「嘛,要這樣說也對啦。」小平太笑了一笑:「但這不是它原本的樣子,我只是用咒術先把它給隱藏起來而已。它真正的樣子是這樣的。」然後小平太就朝那個符號比出了一個結印的手勢,並說了一句:
  「解。」
  『--?!』
  這彷彿只是一瞬間的事,在小平太說出那個字的同時,房間裡也跟著打開了什麼封印的開關,一下子突破束縛蜂擁而出。視線登時變得陰暗而朦朧,同時也瀰漫著一股極為不舒服又令人沉重的異樣氛圍,連留三郎也一下子有些承受不住。並不禁轉過頭來問向文次郎道:
  『喂、這是在搞什麼啊?小平太那傢伙到底是、』但他卻發現文次郎的表情變得異常猙獰及壓抑,彷彿是看到了什麼極為憎恨的東西似的。連那緊抓著他雙肩的手的力道也不自覺地加重:
  『痛、好痛……!』他覺得很奇怪於是他又轉了回來,這時他才發現在小平太的胸前,已經不是方才那看到的小小符號,而是一個令人怵目驚心的驚悚畫面:

  一顆心臟就這樣在小平太的胸前跳動著,但它不是被剖開來而是看似附著在小平太的胸口上。它的顏色看來與一般心臟不同,黑色與暗紅色的融合讓它看來就像是死物一般,但它也確實是在跳痛著的;此外它的周圍也被纏繞著一條又一條的黃色符咒紙,兩端與小平太的肌膚是相連接的,就像是互為一體似的。

  『那、那個是……』
  『咳、咳咳咳──!』
  但在另一方面,竹谷卻開始猛烈咳了起來。他一下子摀住了自己的口鼻,就像是呼吸受到阻礙似的表情極為痛苦。連眼角都被逼出了液體來。
  「啊啊抱歉呢,我忘記這對神明來說幾乎是毒氣了。」
  小平太輕描淡寫地說道。他本來要收斂一點但被竹谷給阻止道:
  『沒、沒事的……』見竹谷再度提起了精神,同時也把自身防護的力量給加大道:
  『我沒事的,只是一時沒料到愣到了而已……』
  「果然很強呢,竹谷。」小平太笑得很滿意。
  『那個是……什麼東西?』在呼吸重新平緩後竹谷再度問道。
  「是詛咒。」
  『詛咒?』
  「嗯。」小平太點了點頭:
  「嘛──這要從頭開始說起很麻煩的,只能說這在我出生時就有了。雖然從表面看不出來,但每隔一段時間這像是符咒的東西就會開始侵蝕我的身體,等再幾年大概就會侵蝕至全身而吞噬掉我了吧。」
  『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