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458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3

    追蹤人氣

【妖物誌】七松竹10



   「嗚哇!嗚哇哇哇哇!」
  「小平太,不要哭了。」
  「嗚哇啊啊啊!嗚哇、哇啊啊啊!!」
  「吵死了啦小平太!」
  「嗚、嗚嗚……」在被文次郎給斥責了以後,小平太雖然暫時停止了大哭,但他還是不斷抽著鼻子,並嗚嗚噎噎地說道:
  「但、但是……為什麼啊?為什麼我們就一定要死掉啊?我們又沒做錯什麼…」
  「沒錯,我們沒有做錯什麼。」文次郎在前方說道:
  「所以,要死掉的絕對不是我們。因為我們本來就沒有錯。」

  又不是我們自己決定要到這個世界上來的。


  留三郎想起來自己是在什麼時候看過那類東西了,原來是在一次無意間的時候。
  為什麼會看到留三郎已經想不太起來了,只記得那次他很累,但他也沒有馬上睡著。他只是昏昏沉沉地望著文次郎在做完沒多久,就立刻從床舖上站了起來,並轉過身去打開衣櫃開始換衣服──他知道文次郎是要出外去工作了。
  文次郎有時候會在晚上外出,直到白天才回來;又或是一連幾天都沒回來,留三郎知道那是因為他的工作關係。對此他倒也不以為意,相反地文次郎不在家對他來說還比較好。
  但那一次留三郎卻看到了,本來從沒看過的後背──文次郎從不會讓人看見他的後背,不管是洗澡還是包紮時都是。文次郎是一個戒備很強的人,就連在做那種事時留三郎也總是只能看見他的正面,卻看不到他的背面。
  但那一次他卻看到了。儘管他的大腦昏沉,眼前的視線也很模糊,但他還是看到了在文次郎的後背上,有一個極為醒目的黑色標記。
  那個黑色標記遠遠一看就好像是胎記或黑痣一樣,其實並不會說特別顯眼。但不知道為什麼那次留三郎就是注意到了,也或許是因為他並不是人類,沒有這類的相關知識,所以儘管只有匆匆一瞥,但還是讓他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那個符號和小平太的很類似……雖然不是一模一樣,但給留三郎的感覺卻都很類似。難道說、想到這裡他就不禁轉頭望向了文次郎,但後者完全不看他。

  『延續……生命?』
  「嗯。」小平太說道:
  「你也看到了,這個黃色的符咒纏繞著我的心臟。雖然不知道要什麼時候……但估計不久了吧。到那時候我就會死。所以,唯一能活下去的辦法,就是要找到能夠幫我們延續生命的人。而我的人就是你,竹谷。」
  『我們』……?
  『但、但是、』
  而在另一邊的竹谷則是看起來顯得很焦急:
  『一定還有、其他方式的吧?除了這種的以外……解除詛咒的、辦法一定還有-─』
  「沒有了喔。」但小平太說道:
  「如果有的話,詛咒早在之前就已經解除了,也不用拖到現在。」一瞬間小平太的目光似乎有些飄忽不定。
  「就是因為都沒有其他辦法了,所以我才會一直在找你。現在也只有你能夠幫我了,竹谷。」
  「至於為什麼是用這種的……嗯──其實我也不太確定耶,只是想說若要延續生命的話就應該是用這種…」
  『給我等一下,』突然留三郎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你也不能確定,你所說的這個方法,是真的能夠救你了嗎?要竹谷大人成為你的…東西什麼的,這種辦法連你自己也不是很肯定?』
  「那是當然的啦。」小平太馬上說道:
  「畢竟,之前從來沒有過相關例子、也沒有人因為這種方法而成功過的啊。所以當然是、」
  『開什麼玩笑啊?!』但留三郎馬上就怒了:
  『這樣、不就只是要拿竹谷大人來當白老鼠了而已嗎?!開什麼玩笑啊!你知道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嗎?!為什麼要由你來──』
  「但是,這也是目前最有可能成功的辦法了。」突然仙藏平靜說道。
  「我們嘗試了很多種辦法。這些年來,任何我們所能想到的、所能去做的,甚至是書本上所記載的,我們全都去找過、也都嘗試過了,卻都一點用也沒有。」
  『但是、就算這樣,這種毫無根據又無可信度的辦法──』
  「──當然,我們也不是毫無根據的。」仙藏接著說道:
  「一開始我們也確實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是不確定這樣做是不是對的。一直到出現了類似例子、且確實有出現了好轉的跡象以後……」
  『咦?』
  一瞬間留三郎突然覺得哪裡怪怪的。類似例子?但剛才、小平太不是才說沒有過相關例子的嗎?那現在仙藏說的例子又是什麼?這是在說誰?是誰?
  『?!』
  陡然間,留三郎好似已經知道了仙藏所說的例子是在指誰,但他不敢去輕易相信。一下子他的心臟跳得又快又急,震動得連他自己都可以清楚聽到了。這是在說誰?仙藏,你說的這個例子到底是在指誰──
  但看了一下周圍眾人,每個人卻都好像極有默契似的誰都沒回答留三郎的問題。又或者是、根本就沒視線對上他。

  『……你介意,我觸碰一下你的心臟嗎?』
  至於竹谷在沉默了一下後,突然開口對小平太說道。
  「請。若竹谷你願意碰觸的話我會很高興的。」小平太笑道。
  在得到小平太的允許之後,竹谷也緩緩地伸出了手。在快要碰觸到小平太胸口的心臟時便停了下來,接著一陣光就突然自竹谷的掌心出現,同時也一下子接觸到了小平太的胸口。


  眾人就這樣屏氣凝神地等待著,只見在竹谷力量的施展之下,小平太胸口的心臟顏色開始緩緩地淡化,而恢復了鮮紅的顏色;就連原本污濁沉重的穢氣,也開始被這股清淨之力給淨化、並連帶地影響到周圍極有壓迫感的氛圍。那原本纏繞著心臟的黃色符咒紙也開始逐漸地破碎、瓦解。正當竹谷開始覺得這辦法有用的時候,卻見下一秒小平太突然──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小平太!!」
  看到小平太突然毫無預警地咳出了血,並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文次郎等人也趕緊上前去觀看,連竹谷也趕緊停下了手邊淨化的動作,並趕緊說道:
  『對、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很抱歉──』
  「這不是竹谷你的錯。」
  把癱軟在地的小平太給攙扶起來,並再次壓制住了詛咒之後,仙藏也冷靜說道。
  「你會那樣做是情有可原的。實際上若是一般情況的話也確實可以那樣做,只不過──」
  『只不過?』
  「仙藏這我來說。」接過了仙藏的話,這時候小平太已經從地上坐起來了。
  「你可以嗎?不會又突然倒下……」
  「沒事沒事──跟之前發作的比較起來根本就不算什麼。而且,我也希望由我來親自告訴竹谷。」揮開了長次攙扶的手,小平太抬起頭來望著眼前的人說道:
  「嘛,就像仙藏說的那樣,竹谷你並沒有錯。一般人會想那樣做是很正常的。你原本是想要淨化掉我的詛咒的是吧?」
  『……嗯。』
  「一般情況的確是可以那樣做。只不過呢──這只建立在詛咒是從外在侵入、或是原本不存在的情況下。若是原本就存在的,或者應該說,因為有詛咒所以才有我們的話,情況就又不同了。」
  『這意思是說──』
  「意思就是說,詛咒原本就是我們的生命來源。」小平太說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