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1:七松竹01


 站在一處空地上,小平太手持一根雪白色羽毛,並在把它拿高時喊了一聲:
「竹谷。」
咻───
一瞬間在小平太的前方頓起一陣旋風、但這旋風又不像一般的狂風或龍捲風,反較像從空中突然出現的風狀漩渦。緊接著是一股亮光迅速包圍這陣旋風,就像是顆光球似的急速擴大。
小平太也不著急就繼續等,等到那顆光球逐漸退去、風也散開了以後,他才看到竹谷出現在半空中,並正拍打著身後的一對大翅膀。
「竹谷──!」
一看到竹谷,小平太就整個人頓時撲了上去。也不管他腳還沒著地、翅膀還在拍打就硬是環抱住了他的腰,並要把他從半空中拉下來,就像是一個大孩子硬要得到他心愛的玩具似的。
『七松先生、』
竹谷雖然沒有表現出拒絕的樣子,但從他出現在小平太面前時,眉宇就一直是緊蹙的,像是有些困擾又像是不知所措。但小平太就像當作沒看到似的只是要鑽到他懷裡蹭,並在把他給拉下來的同時,也一下子就抬起頭來吻上了他。
『唔、』
竹谷雖然沒有拒絕,但在同時他的眉頭還是不禁動了一下,像是皺得更緊了。每次小平太見到他時總喜歡親吻他,但親來親去最後總是會吻上嘴唇。且小平太的吻與其說是吻,倒不如說像是啃咬以及吞噬。小平太從來不會給他要呼吸的空間,一直要等到他滿足了,或是竹谷感到痛苦了掙扎了才會知道要放手。
『…呼哈──』
最後當他們好不容易分開時,竹谷才剛用完最後一口氣。儘管這次有努力撐到小平太放手,但他還是覺得有些呼吸困難而頓時連連喘息,連身子也有些搖搖欲墜。見狀小平太立刻抱住了他,以讓他在有些無力地拍打翅膀的同時也有個支撐點說道:
「竹谷你啊……」
『嗯……?』在被抱住的同時也不禁揪緊了小平太身上的衣服。
「似乎、很不喜歡腳著地的樣子呢……?」他已經注意到很多次了。
除了那次竹谷因為受傷、而只能整個人跪趴在地上,和之前他在家裡療傷的那段時間以外,每次他見到竹谷時,竹谷總是只拍打著翅膀、就是腳不踩地。就算他硬把竹谷從半空中給拉了下來,竹谷也總是盡量與地面保持一段距離,但就是不會輕易接觸到。
『因為……這樣的話會踩到其他生物啊。』竹谷說道。
他本來就不是喜歡傷害生命的個性,尤其在族人死在他的眼前、自己也不小心失手殺死狩獵者以後,他就對『消滅生命』這件事感到極度的恐懼。若是自然中的生命循環(如生老病死)他無法干涉那也沒有辦法。但只要可以,竹谷都不希望任何生命是因為外力的干擾而遭受到壓迫、甚至是死去的。
所以,從他可以變成人形、並成為神明力量更加強大以後,只要可以,竹谷都不會讓自己的腳接觸到地面,以免傷害到其他植物與較為細小的動物昆蟲。
「哈哈,我之前聽仙藏說有一種神明,是只要腳踩地面就會長出植物來的呢。」聽到這裡小平太不禁笑道。
『啊那個我知道,但很不容易見到祂本人呢,因為祂不會在一個地方待太久。』竹谷也笑道。
「欸等下、還真的有啊?」他本來以為只是說笑的耶。
『有啊。就是那種大地之母的。』談到這個竹谷似乎很開心,他甚至連眼睛都瞇起來了:
『不過我沒有那種能力就是了。……所以才不能踩到地上。』不然那樣就會傷害到其他生命了。
「……」
見狀小平太先是望了竹谷好一陣子,接著他突然一下子抱緊了身上的人,讓竹谷驚得身子頓時晃了一下道:『欸、怎麼了?』
「……就好了。」
『咦?』
「竹谷只要是竹谷就好了。」說話時小平太也再更蹭進了竹谷的懷中,像是要把人給抓進自己的懷裡:「就算沒有那種能力也沒關係,我喜歡現在的竹谷。」
『……』
一瞬間竹谷先是呆了一呆,接著等他回過神來以後,他才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啊、啊……謝謝、』接著他就再度被小平太給封住嘴巴了。
『嗯、唔嗯……呼、嗯…呃、』
──但在被親吻、甚至是入侵口中的同時,竹谷卻是悄悄地移開了視線,並不禁浮現了一抹無措和擔憂。

竹谷其實不是這麼地常和人這樣親密接觸,相反地,身為一介神明,為了讓身心都常保純淨無暇,他反而必須和其他生物都保持些距離。就算有時會因為好玩或被其他動物喜歡而有撲抱這類的可愛舉動,但和小平太都是不一樣的。
小平太的擁抱強硬又炙熱,不知道是不是體溫上的差距和竹谷的聽力敏銳的關係,每次被抱住時他都可以感覺到小平太身上那過於溫暖的體溫、以及過於清晰又有活力的心跳聲。噗通、噗通的,每次都會讓竹谷聽得不禁臉紅心跳,甚至是連自己的心跳聲都受到了影響。
因為本來就不常和人有這樣的親密接觸,所以對於小平太這樣每次都當作理所當然的親吻和擁抱,竹谷也一直不是很習慣,甚至是屢次想要拒絕。但每次被小平太給這樣強硬地抱在懷裡和聽到他的心跳聲時,自己卻又做不到了。
是因為、過於純粹的關係嗎……?原因其實竹谷自己也很明白。
他本來對小平太就有一定的好感值,再加上之前的那次事件,讓他對無法幫上小平太這點多少有些歉疚,以至於小平太現在想對他做什麼時,他反而都無法很乾脆地拒絕他,甚至是順利地掙脫開來。
再加上、也的確沒有惡意……
就算是窒息般的親吻、以及過於強硬又疼痛的擁抱,他也依舊感覺不出來小平太當中的惡意。他其實是很清楚的,小平太這樣做其實是很純粹的。因為喜歡、因為想要,所以就順從著心意與欲望這樣做了,除此之外並沒什麼,就像個孩子一樣地單純又無邪。
但也因為這樣才更加地殘酷又痛苦。竹谷知道小平太的孩子氣與純粹、但也知道他心中的黑暗與扭曲,尤其是這當中那深沉的痛苦與無奈,導致小平太有著極端的個性與面相,偏這都是竹谷無法拒絕他的原因。
是同情嗎?是害怕嗎?竹谷不知道。或許都有,所以他的心情才會這麼複雜,因為他無法幫到小平太,他無法幫助到他。
想到這裡就讓竹谷的內心頓是痛苦萬分。他原本就是那樣的個性,但這次卻讓他深刻地體認到身為神明的無力與脆弱。為什麼?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之後他也都有去各地尋找各種辦法、甚至是詢問其他的神明,但卻都一無所獲。
『放棄那孩子吧,竹谷,你是幫不了他的。』
怎麼可能……!
竹谷不願意承認這種事情。這怎麼可能呢?怎麼可能會有無法解決的事情?不可能的一定有、幫助到七松先生的辦法一定有,絕對會有的,只是他現在還沒找到而已,所以……
想到這裡他就忍不住紅了眼眶,儘管每次被小平太發現時都會被輕柔地舔掉。那種感覺濕濕又熱熱的,但卻很溫柔,就像隻大型犬在安慰主人一樣,讓竹谷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怎麼可能、放下這個人不管呢?
就算被說不可能也好,被勸放棄也好,知道小平太所做的都是有心機的也好,他都無法放下這個人不管。小平太帶給他的感受與情感都太過於強烈了,這樣的強烈已經導致竹谷無法丟下他不管,甚至是被套牢了自己卻都沒有察覺。

噗通、噗通。

聽著小平太胸口的心跳聲,那聽起來就和一般人的一樣清晰又有規律,連著身上的體溫也讓竹谷不禁覺得溫暖了起來。但這樣的人,身上卻有著一般人所無法想像的極大詛咒,而且還是連神明都無法拯救的。
『那孩子、本來就不是人類,他們在這世上本來就是不應該存在的異端。』
才沒有這種事……!
沒有生命是不應該存在的、對竹谷來說,只要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就一定有活下去的權利與意義。這是生為一個獨立的生命應該要有的自由,也是任何人、甚至任何的一切都無法剝奪,也無法任意改變或決定的。
而且,七松先生他也說了,他想要活下去。
他想要活下去。
「──我想要活下去,這樣做又有什麼不對?」
七松先生說他想要活下去。
所以……
但是,就算是這樣地希望著、拼命地尋找著,到現在竹谷卻還是沒有找到一個好的辦法能夠解決這一切。對此他感到十分挫敗,也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對小平太也更加地無法拒絕,畢竟他、

他也只能、用這樣的方式,暫時在自己所能及的能力範圍以內,去幫助小平太,並讓他感到高興與開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