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1:七松竹02

 
「小平太那傢伙到底在做什麼啊?他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做限度啊?」第一個發難的是已經看到快要爆血管的仙藏:
「他知不知道我們所有人的生命都掌握在他的手上啊?居然還敢這樣得寸進尺的騷擾神明、他這種肆無忌憚的個性到底是誰教出來的啊?」
「……」(←因為是和小平太一起長大的所以不敢說話)
『八左衛門那那傢伙也是、還這麼聽話做什麼啊。』至於第二個看到快冒火的則是和雷藏一起過來的三郎。只見他小小的身軀就這樣躲在後方,還不時地咬住袖子像是在忍耐,遠遠看過去簡直就像一隻松鼠:
『這種人直接把他給一拳打暈不就行了嗎?!還顧忌這麼多做什麼啊?!八左衛門這笨蛋──!』
『不行啦三郎!不可以這樣罵竹谷大人的,還有不能直呼竹谷大人的名字。』最後一個發聲的則是在一旁糾正他的雷藏。只見他正緊抓著三郎的袖子,但看起來不像依賴倒像在擔心他隨時會衝出去。
『本來就是啊!還管什麼詛不詛咒的,這種人不要理他,直接放他自生自滅不就好了?八左衛門根本就沒有要救他的義務啊!』三郎看起來好像已經快要抓狂了。
『三郎!』
「嘛,先不說有沒有義務這件事情,」
直接把手壓在三郎的頭上(三:喂放開我!),仙藏即時開口打斷了他們的談話道:
「我們必須要看緊他們倒是真的,不然照小平太那種不知要踩煞車的個性,什麼時候踰矩了都不曉得。」

--他們已經監視那兩人有一段時間了。
雖然之前有跟小平太說,每次和竹谷見面前都要先通知他們。但想也知道小平太不可能照做,甚至一開始他因為覺得好玩,而在一天內就召喚了竹谷有數十次,一直到竹谷拜託他、甚至他們教訓了小平太一頓後,後者才懂得要收斂。
所以後來他們是透過了雷藏和三郎,來感應竹谷出現的時間和地點。這兩個人是在所有生物中,與竹谷最為接近和親密的特殊存在。不論是雷藏還是三郎都與竹谷有非常好的交情。也因此他們與竹谷的波動較為接近。再加上他們也認識小平太,所以小平太的氣息、竹谷的情況他們只要加以感應就會知道,某方面來說根本就是會走路的偵測雷達。
「……小平太那傢伙,也不是這麼不知節制的。」
像是要為好友扳回一城,長次總算緩緩說道:「至少,每次他們見面時,小平太都沒有再進一步……」
「你確定,小平太是知道節制、而不是知道我們在看嗎?」仙藏立馬將了他一軍道:
「嘛,那傢伙也不是笨蛋,不可能沒有發覺到我們這麼近的氣息……雖然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就是了。」後來他又忍不住補了這句道:
「只能說好在留三郎他們沒有來,不然若給留三郎看到了,他不氣得宰了小平太才怪。」
「留三郎他們那邊最近怎麼樣了……?」長次問道。從那天起他就沒再見到文次郎,也沒聽說過他們的情況,所以他不免有些擔心。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想,應該是那個了吧。」仙藏意有所指的說。「我注意到那天留三郎的神色有些不對勁,他應該也是發現到了。……就看文次郎這次願不願意說了。」
「我覺得……不樂觀。」長次說道。
「我想也是。」仙藏也飛快說道。他們都很清楚文次郎的個性,儘管他們都覺得這是毫無意義的,他總有一天要和留三郎攤牌,只是到底什麼時候的問題。
「……說起來,仙藏。」
「什麼事?」對於長次忽然起的頭,仙藏也只是平靜回道。
「關於我之前跟你提的那個……」
「啊啊,你是說『那個』嗎?」像是早已想到的,仙藏立馬接了長次的話並在沉默了一下才說道:「……辦法,是有。」
「那麼──」
「但是,」仙藏繼續說道:「現在的小平太,還不行。」
「…?這是什麼意、」『啊三郎!不行──』就在這時他們突然聽到了一個驚呼聲,轉過身去才發現原來是三郎已經按耐不住、先一步地衝出去了,至於雷藏則是緊追在後。
「呀勒呀勒,你家的小傢伙還真是喜歡竹谷呢。」見狀仙藏不禁笑道。
「……他們很擔心竹谷的情況。」長次說道。
「就跟你擔心小平太是一樣的嗎?」仙藏反問。見長次不說話他也沒再逼問,只是又把視線轉回了那兩個小傢伙身上道:「喔,那兩個人被分開了。」
至於另一邊的情況則是──

『你們這兩個到底要黏到什麼時候啊快給我分開!』
『唔哇!痛、好痛痛痛三郎你這傢伙!快給我放手啊!!』頭髮突然被扯住讓竹谷痛得頓時當場哀號。本想甩開人但無奈三郎抓得死緊,竹谷沒辦法只好先離開小平太、並在轉身的同時也把人給硬是拉了下來道:
『快給我放手啊三郎!不要再扯了痛死啦!』
『我才要痛死了啦小八你這笨蛋!快點放我下來啊!』只見現在是竹谷正一手拎著三郎的後領、以免他又要抓住自己頭髮的。至於三郎因為體型上的差距問題,在後領被抓住後也只能在半空中不住地四肢亂晃,卻還是碰不到竹谷一分一毫。
『一開始不要那樣做不就好了嗎?』竹谷有些沒好氣地說。但他還是把三郎給放了下來。見狀雷藏立即跑到竹谷面前、並不住地道歉道:
『真的很抱歉竹谷大人,都是我沒抓好三郎……』
『欸欸為什麼是雷藏你道歉啊──?!又不是你、』
『三郎你這笨蛋也是快來道歉。』三郎本要發難,但下一秒就被雷藏用力按住了頭。不敢反抗雷藏的三郎只好維持著頭被壓住的姿勢並像有些痛苦地說道:
『唔唔、唔唔唔唔唔──!』
『啊…也、也不用這樣子啦,雷藏。我沒有真正在生氣的,真的。』
連竹谷也不禁有些驚慌說道。他本來就沒有在真正生三郎的氣,純粹就是因為痛而有些不高興而已。何況他們已經認識很久了,所以看到雷藏道歉得這麼正式,他反而覺得有些不適應。
『那就好,竹谷大人。』
聽到竹谷這麼說,雷藏也像是鬆了口氣似的釋然笑道。接著他也對站在竹谷身後的小平太微一鞠躬道:
『真的很抱歉七松先生,打擾你們了。』
「啊啊沒關係的,我剛也在想你們到底什麼時候會出來。」至於小平太則像是豪不在意地笑道。雖然這讓聽出話裡意思的三郎在理解之後也更加不爽了。
三郎他並不喜歡七松小平太。
原本他只是把小平太當成長次的朋友,而對他沒什麼感覺。但在知道他與竹谷間的關係以後,對他的不滿卻馬上升到了最高點。儘管他本人都沒說,但他一直都把竹谷當成自己的朋友。現在看到竹谷為了小平太的事情而在四處奔波和感到為難,他自然不是很高興。
『八左衛門、八左衛門我們不要待在這裡啦,去別的地方玩。』
主動拉起竹谷那寬大的袖子,三郎說道。他知道竹谷疼他,所以是不會拒絕他的要求的。
「八左衛門?」而小平太在聽到這名字以後,也像是頗感興趣地開口問道:「怎麼?竹谷你難道還有別的名字嗎?」
『那是──』『咦怎麼,你不知道嗎?』而在竹谷還來不及回答時,就聽三郎開口說道:
『八左衛門,是信徒送給小八的名字喔。所以小八的全名應該是叫作「竹谷八左衛門」,竹谷是上個守護神遇見小八的地方所以是姓氏,八左衛門才是名字。』
「是這個樣子嗎?」小平太轉頭問竹谷道。
『呃……是的。』對此竹谷也點了點頭道。『啊不過、就算只叫姓氏也是可以的──』
『什麼啊,原來你連小八的全名都不知道的嗎?』但三郎在聽到這裡時卻馬上惡意笑道:
『明明連名字都不知道,卻還好意思說喜歡他嗎?』
『三郎!』
『而且、』罔顧一旁雷藏的驚呼,三郎繼續毫不留情地說:『居然連小八也沒有告訴你全名……可見你也沒怎麼被小八給喜歡的嘛。』
『不是這樣的……!』
「嘛,或許是這樣的吧。」但小平太卻像是挺不在意的聳了聳肩,接下來他才微笑說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