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1:七松竹03



 當小平太從昏迷中醒過來時,他的眼前卻是漆黑一片,除了角落尚有一盞燈光以外。察覺出身旁有人的氣息,他開口緩緩問道:
「……是長次嗎?」
「啊…」話才剛落就有另外一個聲音說道:「還有我。」只見仙藏剛從外面走了進來,並拉上了房間的門:「你是想死嗎?小平太。」
「竹谷呢?」沒理會仙藏的話,小平太問道。
「在外面,我請他和雷藏等人先在客廳等。」仙藏說道。「……竹谷很擔心你啊,小平太。雖然他沒有哭,但我看得出來他很難過。在你昏過去以後他幾乎快要崩潰了。」
「啊啊,我知道啊。竹谷就是這樣的人。」但對此小平太只是淺淺笑道。「只可惜啊,我沒有撐到在竹谷離開以後……」
「你該慶幸你沒有撐到在竹谷離開以後,不然你早就死了。」仙藏厲聲說道:「為什麼要那樣做?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們?那樣硬撐對你有什麼好處?」──他們從之前就覺得很奇怪了。

照理來說,憑竹谷身上這麼強的聖氣、以及小平太本身很明顯就是穢氣存在體這兩種極端又不能相容的個體,應該是不能太常接觸到對方的。就算接觸到對方也應該會有一方、甚至是雙方都出現排斥反應,以及不適的情況才對的。
竹谷是因為聖氣太強、再加上小平太平常都有用術印把穢氣給封印起來,所以他沒有感受到仙藏這能夠理解,但小平太不一樣。
對小平太來說,就算把穢氣給暫且封印起來了,但詛咒還是詛咒,小平太本身依舊是一個充滿穢氣、甚至該說是不容於世的異端存在,也因此竹谷的聖氣對他來說就成了一種『劇毒』。
他們從很久以前就告訴過小平太這件事、實際上後來會監視他們,除了有一半是監視小平太別太亂來以外,另一半就是因為這個。他們都知道小平太不會乖乖聽他們的話,所以才要就近監視他的情形,以在他有出現不適情況時,可以隨時出手幫忙。
但誰知道小平太會選擇了用忍耐的方式,來隱瞞自己的身體狀況。他原本發作並沒這麼突然的,和文次郎一樣,每次他們在詛咒發作以前,都會先有一個預兆。也是因為這個預兆,才能讓他們每次在真正發作以前,先讓其他人有時間來為他們張起結界。畢竟在他們詛咒發作時,身體可說是毫無任何能力及體力來抑制他們本身的穢氣的。也就是說那是在他們一個月裡身體『最脆弱』的時候。若是沒弄好不只他們會自殘、甚至連周遭所有的生命,都會被他們身體溢出來的穢氣給殺死。
但這次小平太卻不一樣。他與竹谷的接觸、這種對他來說幾乎可說是劇毒般的存在,而且還接觸得這麼頻繁。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反而是更加速了小平太詛咒發作的情形。儘管之前從文次郎身上的例子他們就已經知道,詛咒發作的時間會因為他們與『續命』的對象接觸,而開始有所不穩,但卻不會連發作的步驟都整個亂掉。
所以這次仙藏才會這麼生氣,因為小平太這種隱瞞自己情況、使得詛咒當場暴發出來的舉止根本等於是自殺。若不是當時他與長次剛好都在,別說三郎和雷藏,可能那附近所有的生物都會陷入死亡當中。
「回答我,小平太。你是想死嗎?」仙藏再度厲聲問道:「你明知道你與竹谷是不能這麼常接觸的,你們這樣的存在只會殺了對方。你必須要懂得克制一點……」
「告訴我,長次。」突然小平太說道,好像對仙藏方才的話都置若罔聞:「竹谷他,知道這件事嗎?」
「你指哪件……」「這件。」小平太說:「仙藏剛講的那些。」可見他還是有把仙藏的話給聽進去的。
「……」但對此長次卻先是沉默了一下,像是在斟酌字眼。接著他才緩緩說道:「竹谷必須知道這件事……」
「所以、他是知道了?」突然小平太一下子抓住了長次的手臂。他本來還不應該起身,但現下他卻一下子坐了起來,同時也炯炯有神地問道:
「他知道了?你們說了?你們告訴他了?」
「我們當然說了。」在長次還沒回答前,仙藏就先一步說道:「竹谷也是當事人之一,他本來就有權利知道。我們也有那個義務必須告訴他。」
「……」
但小平太在聽了這段話以後,卻馬上就要下床去。知道他剛醒來力氣還沒完全恢復的長次和仙藏立即阻止了他道:「你在做什麼啊小平太?!你剛醒來還不能…」
「嘛那種小事就別太在意啦。」結果小平太馬上揮了揮手說道:「我現在身體好得很,不想一直躺在床上。更何況竹谷還在外面等…」
「這就是問題!我剛不是才說你和竹谷不應該太頻繁接觸的嗎?!」仙藏像是有些氣急敗壞地說:「這次你發作的程度就已經比上次嚴重了!下次勒?你是想死嗎?!搞清楚你死了會拖累到誰!這不只是你一個人的問題,還有長次、」
「我知道我知道啦──」但小平太卻像是有些不耐煩地抓了抓頭髮道:
「我知道我和文次郎的死代表著什麼,我也從沒想過要犧牲長次的性命。我是不會做這種事的,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那麼、」
「但是,就算這樣我也還是想見到竹谷。」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小平太側面表情是充滿認真的:
「我是不會讓自己死的,因為我還想和竹谷在一起、我還想見到他……嘛這次是我誤算了,沒想到會突然發作,但是啊──」轉過頭來,他抬起來並望著眼前的人說道:
「我可從來、沒有想這樣而遠離竹谷過。會傷害到我也好加重我的詛咒也好,我都不想離開他。竹谷沒有錯,他並不知道這件事情。會隱瞞也只是我自己知道,我這樣子還不會死而已。」
「說不定下次就會死了。」仙藏冷冷一笑道。
「在那之前你們就會先阻止我了不是嗎?」小平太的回應是揚起一抹無邪微笑來說道:
「我知道的啊。仙藏和長次你們每次在我和竹谷見面時,都有在附近監視我們的。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可以這麼毫無顧忌地接觸竹谷啊。」
「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嗎?」仙藏冷硬說道。若真是這個樣子的話,那他覺得小平太真的是不要命了,居然如此輕易地就把自己的性命置身事外。同時他也突然發現到,他們的把柄,是落在他手上的。
「哪有這種事,我是在充分地把握機會喔?」至於小平太則只是笑了笑道:
「你們也知道我是最愛惜生命的,死什麼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何況現在我有竹谷了,所以我我是不會想要死的。」
「小平太……」突然長次喚道。但小平太就像有所知悉似的立即打斷:「我不要。」同時他的眼神也突然變得明亮又銳利,就像是瘋狂前一秒的預兆:
「我不要,長次,不可能,想都別想。」
「但是……」
「我知道你是關心我,長次。」小平太說道,同時他也轉頭望向了長次:「但我不要。那種事情我無所謂。比起無法見到竹谷這種事情,這種的還不算什麼。」
「你、」
「那是我的東西。」打斷仙藏的話,小平太像是要強調這點似的也再加重了語氣道:
「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屬於我『一個人』的東西。所以別想勸我遠離他,長次。只有這個不行。」
「你會毀了他。」突然仙藏說道。小平太看向了他,後者繼續說道:
「你這樣做等於是在毀了竹谷,小平太。甚至有可能殺了他──就算這樣也無所謂嗎?」
但小平太的回答卻是綻開了一抹孩童般的笑顏、那是純粹又愉悅,毫無任何雜質的,就像是太陽一樣的溫暖又耀眼:
「我不會讓竹谷死的。」
「因為、他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可以救我、讓我『活下來』的人啊--」他這樣說道,「所以仙藏你放心吧,『死』這種事情我想都沒想過──當然我也不會讓竹谷死的。就算他快死了,我也一定會去救活他。」
「…………」

突然,仙藏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有點恐怖。
他已經認識這三個人很多年了。從他們還是少年時就認識了他們,到現在數了數差不多也有十年的時間。
但他卻一直不是很了解小平太。
不管是文次郎也好長次也好、他們的心思想法仙藏多少都知道,所以文次郎的事情仙藏也很少說要干涉,因為他知道那兩個人是兩情相悅的、他們當然是兩情相悅的,白痴都看得出來,他們只是時間上和坦白的問題──但小平太卻不是。
他從很久以前、就不是很能理解小平太的想法,他會戲稱小平太是野生動物也是因為他始終無法理解他。小平太的言行也好舉止也好、仙藏始終摸不透也看不著,而在經過這次的竹谷事件以後,他才突然發現到,眼前的這個人,還比他所想得更加任性以及瘋狂至極。
他不是喜歡竹谷,仙藏想。就算真有喜歡那也不會是大多頂多是一半左右。他會這麼執著竹谷的原因是因為竹谷可以救他、再加上他又挺中意竹谷的,就只是這樣而已。
若不是因為竹谷可以救他,他想小平太大概連看都不會看一眼竹谷,更別說是注意到他。
但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覺得恐怖,小平太這個人對生的執著,已經到了一種他快無法想像的地步,尤其這樣的執著已經把竹谷給牽涉其中。
你被一個十足麻煩的人給纏上了啊……竹谷。仙藏不禁想道。也更加開始同情起竹谷的遭遇。
「好啦、那麼我們話都已經說完了──」
突然小平太拍了拍手,儘管他們沒有明講話題已經結束,但小平太顯然認為已經不用再繼續、應該說他已經自作主張地作出結論了。於是他先是拍了一下手,接著才轉過來對他們綻放出了一抹無邪微笑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