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1:七松竹04


 當竹谷進來的時候,他是有些戰戰兢兢的。他甚至不敢直接走進房間裡,只敢站在門口。
「竹谷──」
一看到竹谷,小平太馬上就綻開了一抹燦爛笑顏。但看竹谷一直站在門口不敢進來,他便躺在床上朝來人招手道:
「來進來啊,竹谷。幹嘛站在門口啊你。」
『……』至於竹谷從到來以後就一直面有躊躇。他已經從長次和仙藏那裡聽到了,小平太這次之所以會發作得如此突然、以及他們那個時候會不准他靠近的原因。
即便在影響方面長次和仙藏都沒有直接明說,但他也很清楚兩人話中所想表達的意思。
也因此,就算現在他看小平太已經醒來了、還可以招手對他微笑,叫他進來,但在顧慮小平太現在身體的情況下,竹谷還是沒有踏進房裡來,只是在猶豫了一下以後緩緩說道:『……不行。』
「為什麼?」小平太問道。
『因為、那樣的話就又會傷害到七松先生您了。』竹谷撇開了頭並有些擔憂地蹙眉來道。他不喜歡這個樣子。
若他的存在,對七松先生來說只是一種傷害的話,那他還寧願就這個樣子和七松先生保持距離。就算七松先生不喜歡也不行,因為這是為了七松先生好。
而且,在某方面來說也是為了他們兩個好。
「啊啊、那個沒差啦。」但在聽了這話以後,小平太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道。像是毫不在意:
「傷害什麼的沒有那種事,你想得太誇張了啦。我只是這次有些誤算,不小心頭暈了而已,竹谷你不用太在意……」
『怎麼可能不在意呢?!!』突然竹谷大聲說道。小平太從沒見過竹谷這麼激動的樣子,一時間也不禁愣了一愣,暫時說不上話來。只見眼前的人、在說完這句話以後先像是有些不習慣的大口喘了一下,但他馬上就振作了起來,就像是先前隱忍的情緒一下子爆發開來似的:
『中在家、中在家先生,還有立花先生,都已經跟我說了……!這才不是、只是頭暈的問題而已吧?!這是詛咒發作了對吧?!!而且還是、因為我的關係……!』
「竹谷、」
『為什麼、七松先生您都不告訴我呢……?!』竹谷不禁表情有些沉痛地說:『七松先生您是早就知道了對吧?!既然這樣為什麼您不早點告訴我呢?!告訴我是因為我的關係、』
「告訴你、然後呢?」突然小平太平靜說道。聞言竹谷立刻望向了他,卻發現小平太此刻的表情雖然是平穩的,但那雙眼卻緊抓著他不放,彷彿就要當場釘住了他:
「告訴你,然後呢?讓你離開我嗎?只因為你所認為的──對我好?」
『那個是因為、』
「離開我什麼的絕不允許。」小平太說道。在那同時他也掏出了先前竹谷送給他的雪白色羽毛,並把它在竹谷面前晃了晃道:
「這是竹谷你之前送我的、你說只要拿著它呼喚你,你就一定會到我身邊──難道,這也是騙我的嗎?」
『不對!!!』竹谷立即說道。『那個是、因為我那時候,還不知道我會對七松先生您造成這麼大的負擔啊!!要是早知道、要是知道我的存在會傷害到您──』
「你的存在不會傷害到我,竹谷。」小平太平靜說道。「那些人都是亂講的,他們的話不用聽。」
『但現在就是發生了不是嗎?!!』但這些話並沒安撫到竹谷,相反地他表現得更加激動,就像是快抑止不住全身的那股顫抖以及內心的那份害怕:
『七松先生您這次不就突然倒下來了嗎?!!而且這次還比先前的都更嚴重對吧?!我都聽立花先生說了、只要一個弄不好,您就有可能死掉不是嗎?!!』
仙藏這個多嘴的傢伙。小平太不禁想道。儘管之前他已經知道了,但現在再聽到時他還是覺得那兩個人很多嘴。
「放心啦我不會死的,因為我還想和你見面啊。」對此小平太只是笑嘻嘻地說道:「而且仙藏和長次他們也都會在的,所以不用擔心啦,我還沒到會死的地步、」
『我不想要這樣。』
「竹谷。」
『我不想要這樣……!』低下了頭,竹谷像是不能接受似的抱住了自己的頭並說道:
『就算七松先生您這樣說、就算中在家先生他們真能控制得很好,但是,七松先生您和我在一起時,所感受到的痛苦也是真實的不是嗎?!立花先生他們說了、我的聖氣本身就會對您造成傷害,但您之前一直都沒表現出來,那就代表、』抬起頭來,竹谷的眼眶此時已經紅了:

『七松先生您、之前一直都在忍耐對吧?!您是因為我才在忍耐的吧?!為了不讓我發現到、我不要這樣!我已經、沒辦法幫助到您了,我不希望連我本身的存在都……!』
「竹谷、」發現竹谷的情緒已經有些失控,原本是坐著的小平太也頓時從床上下來並對他說道:
「你沒有無法幫助到我、我說了,你只要在我身邊就好了,那種小事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我無所謂──」
『但對我來說有所謂!!!』
突然竹谷大聲說道。這一句也一下子阻止了正要前進的小平太,讓他停下了正要走向竹谷的舉動:
『七松先生您、明明就很痛苦的不是嗎?!您之前也說了,每次詛咒發作時您都很痛苦的啊!甚至是巴不得能死──』
「竹谷、」
『但是、這次卻是因為我的關係……!』
終於,一直累積在眼底的淚水頓時奪眶而出。竹谷他拼命地擦,但每次卻只是擦出了更多的淚水。他的眼睛變得比之前還要紅,就像是針扎似的產生一陣陣的刺痛:
『我明明、就已經不想讓七松先生您更加痛苦了……我已經幫不上您很多的忙了,就連詛咒也、但是,這次我卻成為了只會傷害到您的元兇……!』
『我討厭這個樣子!我、並不希望七松先生您死掉,但我也不想成為您的負擔!就算您說我是可以延續您生命的那個人、但如果我的存在,只是傷害到您的話──』
『那麼、就算是七松先生的要求,也恕我無法接受!我既無法給予您實質上的幫助、我也不想讓您這麼難受!既然這樣──』
『那還不如、讓我離七松先生您遠一點算了!至少可以不讓您這麼痛苦──』

突然,小平太在聽到這裡時,他的眼睛一下子睜大、同時他也瞬時伸手抓向了眼前的人。並在竹谷尚不及反應與拒絕時,就把他給抓進了懷裡死都不讓他亂動。
『欸、不行…七松先生、您快放開我……這樣您會、』
「我不要。」
『七松先生、』
「我不要!」但小平太卻突然加大了音量,同時他也把懷中的人抓得更緊,就像是要把竹谷整個人給揉進自己的身體裡似的:
「我不要、遠離竹谷什麼的……這種事情我才不要!絕對不要!」簡直像是小孩子在耍任性般的聲音。
『但是、這樣的話您的身體──』
「我無所謂。」小平太說道。接著他撥開了竹谷耳邊的頭髮,像是在囓咬、更像是在呢喃似的在竹谷耳邊低聲說道:
「我說過了吧?比起無法碰觸你什麼的,這種小事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我無所謂、」
『但對我來說有所謂啊!』竹谷立即說道。縱使小平太的接觸讓他的耳朵瞬間發熱、甚至是起了哆嗦,他也趕緊甩頭離開並不禁抓住了小平太的衣服道:
『要我、眼睜睜地看著七松先生您痛苦什麼的,這種事情我做不到──』
「那麼,你閉上眼睛不就好了?」但小平太卻這樣說道。同時他也揚起了一抹無邪氣的笑容來說道:
「閉上眼睛的話,就什麼都看不到了喔?可以不用看到我痛苦、也可以不用再看到我倒下來的樣子。」
『七松…先生……』這樣的話語太過無邪、卻也太過殘酷。陡然間他感到了一股劇痛。但不是從全身、而是從胸口清楚傳來的。痛得讓他不禁全身顫抖,甚至幾乎要縮成了一團。
「讓你離開我身邊什麼的,這種事情我絕不允許。」
突然,在說這句話時小平太的眼中也閃過了一抹狠意。像是要強調這句話。但在望向竹谷時他卻又一下子抱好了眼前的人,並把頭抵在了他的肩膀上說道:
「其實,我根本不想要那根羽毛。我想要的是你可以一直在我身邊、就算不召喚你,你也會一直在我身邊。痛苦也好難受也好、那些我都無所謂,我最希望的是你可以一直在我身邊啊……」
『七松、先生……』
「我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