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2:文食滿01


『喂文次郎,你差不多也該告訴我真相了吧?』
「……」
這裡是在潮江宅邸的餐廳、留三郎和文次郎都在的時候。

在那之後留三郎也想了很久,他覺得那個印記果然和小平太應該是一樣的。若真是這樣的話,那就代表文次郎應該也有一個一模一樣、又或是類似的詛咒──而且和小平太同樣的,他們都會死。
再聽小平太那時話裡的意思,為了解除這個詛咒還是讓他們繼續活下去啥的,他們都必須找一個能讓他們延續生命的對象──這個對象是怎麼決定的留三郎不知道,但小平太似乎非常肯定他的那個人就是『竹谷』。

雖然這前後過程中,都還有留三郎所不了解、或是他覺得有些扯的地方,但若真是這樣的話,那小平太之前那些異樣行為就都可以解釋了。為什麼他會帶回竹谷、以及他為什麼會對竹谷做出那種事情,都是為了──能夠把竹谷留下來,並能夠讓他自己活下去。
雖然就算知道了留三郎還是不贊同小平太的作法,畢竟對方可是神明。先不管小平太他們到底有什麼樣的過去,但會危害到整個自然界這種作法他是不會允許的,那種作法太過於失控了,而且他也無法去預料到結果。

至於為何留三郎會在前面的敘述中多次提到了『他們』,也是因為小平太在先前與竹谷的對話裡,有幾次提到了『我們』。還有仙藏之前也提過的『類似例子』都讓留三郎覺得他們是在指文次郎,儘管他們沒有明說。他們從來不願告訴他任何事情。
但留三郎就是覺得這和文次郎有關,加上那時候文次郎的表情也讓他有些在意、那個,在看到小平太胸前的詛咒時,所露出的猙獰、又像是十足憎恨的表情。
他從沒看過文次郎有那樣的表情,而且他有一股很強烈的預感,若、小平太口中的『我們』,真的是指他和文次郎的話,那麼,小平太所說的那個能夠延續他們性命的『對象』,套用在文次郎身上的話──那極有可能就是、他。

若是那樣的話就有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釋了:從一開始文次郎對他的舉止、行為態度,以及之後把他給關在這裡,卻死都不讓他出去的奇怪舉動;以及為何要特意禁錮住他的能力但就是不殺了他。
因為他對文次郎是有用處的、若真像小平太所說的那樣的話,延續生命的辦法是靠那個──儘管他覺得很扯,而且小平太貌似也沒什麼把握和肯定。
但仙藏說,『相關例子』顯示是有好轉跡象的……也就是說,如果、他是指如果,仙藏他們口中的相關例子,真的是指文次郎、而文次郎所需要的對象,真的是『他』的話,那麼……

突然,留三郎感到一陣冷汗涔涔。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反應,明明這種事情也沒什麼的,頂多就是讓他終於有種恍然大悟、撥雲見日的感覺,他才要奇怪怎麼他以前都沒想到過。
但他就是覺得很不舒服,是因為文次郎拿他當實驗品的關係嗎?而且是用那種方式、還是就只是因為回想起過去不好的記憶,而讓他感到一陣厭惡和噁心而已?留三郎決定歸在後者。
但是,就算只是在這邊臆想、甚至自顧自地作出解釋和歸出結論來,在沒從文次郎口中得知真相和肯定以前,留三郎怎麼想就是覺得無法平靜下來。他需要得到證實。
所以,就算竹谷那邊的事情他也放心不下,但他還是覺得他需要先從文次郎這邊得到答案。儘管他已經被文次郎矇混過了很多次,但他還是需要答案。
『喂、文次郎。』
「……」
但文次郎在聽了這話以後,卻只是沉默著,他有側過身來表示他有在聽留三郎說話。但他的眼睛卻沒看向留三郎,也沒立即接上留三郎的話。只是,在聽了以後,先是沉默一段時間,接著才緩緩問道:
「……你指什麼?」
『少誆我了。你是知道的吧?小平太的那件事情。』不給文次郎有轉彎或迂迴的空間,留三郎直接切入重點道:
『關於「詛咒」的、那個,應該也跟你有關的吧?我知道你的身上也有一個相同的印記,就在後背上。』
「……」
『而且、若真照小平太他那樣所說,要讓他活下去的辦法就是使竹谷大人成為他的伴侶(儘管我覺得這實在有些不靠譜)、也就是必須要用那種方法的話──那麼,你的那個對象,應該就是、我了吧?』留三郎不禁有些戰戰兢兢地問道。
「……你有什麼根據這樣認為的?」
『不然你當初為什麼要把我給關在這裡?』留三郎登時反問道。『我從以前就一直覺得很奇怪、總覺得你像在隱瞞什麼。你當初為什麼要把我抓來這裡?為什麼不殺了我?又為什麼要對我做出那種事情出來、甚至是,寧願讓我破壞你家裡的任何東西,但就是不肯放我走──包括那個可以牽制我能力與行為去向的枷鎖也是。』
「……」
『本來我也不知道你那些行為意圖到底是代表什麼,後來我看到了小平太身上的印記、以及那個詛咒的象徵,還有後來小平太與竹谷之間的對話,再來就是──仙藏他也曾經有提到過,有一個「相關例子」,確實也出現了有好轉的跡象……』
「……那或許是指別人、」
『沒錯,我起初也是這樣認為的。』說到這裡留三郎不禁咬牙說道:
『但、我就是覺得這相關例子是在指你。畢竟可以與仙藏、以及小平太都有關係的,除了你和長次以外我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但若要再從小平太的話裡再去篩檢人選──我只想到你,文次郎,只有你最符合小平太口中說的所有資格。』
「……」
『你把我給關在這裡、是因為我是對你有用處的吧?不願意讓我離開、甚至就算願意讓我離開,卻也設下了讓我無法離開你太久的術法限制,也是因為你是需要我的對吧?為了讓你延續生命──』留三郎的語氣開始不自然地顫抖、但他沒有注意到:
『對我、所做的那些事……也是這樣的吧?你只是在測試而已、因為你不確定這樣到底是不是正確的,但之後也確實有好轉的跡象……所以你才一而再、再而三地對我做那種事的對吧?是這樣的吧?文次郎。』
『告訴我、我說的到底對不對?文次郎,告訴我真相──我需要真相。』
「……」
但是,就算留三郎都已經把話說到這種地步了、幾乎可說是把一切都攤了開來,並逼到文次郎眼前,文次郎卻還是只是沉默著。對留三郎的任何一句話他就像是置若罔聞,不理睬也不打算作任何回答。一直要到最後、留三郎像要失去耐心,並打算再喚一次時,他才突然開口緩緩說道:
「……嘖、真是有夠無聊的。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
『?!什麼、你──』
「就算是真的那又怎麼樣了?」文次郎反問道:「那是小平太他們自己的事情,跟你根本無關,你也不用去管他們太多的事情,反正小平太他們自己會處理得很好的……」
『我現在根本不是在問小平太的事情!我是在問你!』留三郎像是無法忍受地大聲吼道:
『不要想給我轉移話題文次郎!你這招我已經看過太多次了!我現在是在問你的事情!是你的你的!!』他還特地重複了兩次。『不要跟我說你沒聽到我在說什麼!不要想給我打馬虎眼!我說了我需要的是真相!你只要跟我說是或不是就好了!告訴我是否真的是如此──』
「──就算真的告訴你了,那又怎樣?」但文次郎卻說道:「我以前也說過了吧?與你無關的事情,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有多大幫助。因為不會有所改變,既然這樣那就不用多問了,因為也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這怎麼會跟我無關呢?!!』但留三郎卻立即說道。眼看話題又要逐漸轉向他們之前毫無結果的死胡同,留三郎的語氣也不禁有些急促道:
『這可是有關我的事情耶!!若你的那個對象真的是我的話、那不就跟我有很大的關係了嗎?!!我可是被當成實驗品、一個東西在那邊被利用的耶?!!但你卻完全不告訴我任何蛛絲馬跡、甚至連一句話都不肯──』
「所以說,就算知道了那又怎麼樣呢?」但文次郎卻只是嘆了一口氣說道:
「若只是想滿足你的求知慾或是好奇心的話,那你就自己當成是好了,這樣總可以了吧?這樣你滿意了沒?」
『我不是要自己當作是!而是要從你的口中聽到回答!!!』留三郎看起來好像要暴走了:
『我要親口聽到你跟我說到底是或不是!我要聽到回答!我要得到證實!我需要真相!文次郎!我需要你告訴我真相!告訴我到底是不是真是如此!!』
「既然這樣,」文次郎緩緩說道:
「那我可以跟你說,我無可奉告,我沒什麼跟你好講的,也沒什麼需要回答的。你自己當成是或不是就好了,這些都跟我無關。」
『…………』
但在聽到這番話以後,留三郎全身的氣燄都好像頓時消了一樣。他的表情一瞬間變得像是有些茫然、但更像是不知所措:『為什麼、你從以前……就總是這個樣子……?』
「……」
『為什麼你總是這樣……從以前就是這個樣子、每次我在詢問你,試圖想要從你那裡得到真相與答案時、你卻總是不告訴我?為什麼?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我只是想要知道答案而已,為什麼就是有這麼困難?為什麼……』
「留三郎、」
『──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欺騙我、隱瞞我,甚至明明這麼明顯的事情了,卻還是死都不告訴我答案。』突然留三郎低聲說道。同時他的肩膀也開始顫抖,讓他猛地握住了拳頭:
『到底、我對你來說,算是什麼啊?到底我對你來說是個怎樣的存在啊?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啊?一個東西嗎?玩具嗎?還是只是上床對象、床伴而已?無聊排遣、打發的對象?到底、我是一個怎樣卑微的存在,才讓你連一個「是」字、一個回答都不肯給我啊?到底、你是把我當成……?我們之間到底是……?』
「留三郎、」文次郎本想把留三郎給拉近他身邊,但後者卻猛然甩掉了他的手、同時在他抬起頭來時,他也發現後者的表情已經不再像方才的茫然與無措、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憤怒與壓抑,彷彿要隨時噴發而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