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2:文食滿02


 可惡、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至於在出了宅邸以後、就開始急速競走的留三郎,一路上都沒有停下來過。只見他迅速穿梭於樹林之間,一踏到樹上後就再度跳到另一棵樹上。他本來就是一種結合諸多獸類身體一部分的妖怪,這種行走於不同地形與環境的能力對他來說本是雕蟲小技。但他現在是人形,再加上他的能力被封五成,導致他的身體只比一般人強一點點、或許還差不多脆弱,使得他在穿梭於樹林間時,因為腳底遭到不斷地摩擦、而讓他感到一陣灼燒般的刺痛,進而迅速地從樹上掉了下來。
『唔哇!』
這意外來得太突然,讓他因措手不及而無法及時做出反應,結果就是他一下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後背還因為遭受到了劇烈的撞擊而讓他疼得立馬翻了過來並蜷縮在地。
『可、可惡……痛死了、混帳、』混帳、混帳混帳混帳混帳──!!
該死的混帳────!!!!
搞什麼啊自己……到底在幹什麼、把自己弄成這樣……搞得這麼狼狽、根本就不是自己所願意的──
『沒、沒錯!根本就不是我願意的!這一切都是那傢伙的錯、是那傢伙…!』都是因為那傢伙、才會把自己搞得這麼慘的!
所以、就算自己因為這樣而感到不甘心、感到憤怒、遺憾、失落、難過、甚至是痛苦──也都是因為憎恨那傢伙、無法從那傢伙口中知道真相、甚至是無法殺了那傢伙才會有的!
根本就不是、根本就不會是──
『……咦?咦為什麼──為什麼、可惡、為什麼啊……!這明明沒什麼、可惡、不要、住手啊……!』但是、那一直滑落眼中的淚水,卻無法停止。
好痛、好難過、好痛苦,胸口好痛、好難受、呼吸好痛苦、為什麼?這究竟是為什麼?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難過?自己為什麼要難過?為什麼一定要為了那種傢伙而難過啊?!為什麼──
『不對!我才沒有感覺難過!我是不可能為了那傢伙而難過的!我討厭他都來不及了啊!所以才不可能──』但是,那句話,是真的嗎?
是真的嗎文次郎?你說的那句話是真的嗎?是真的都跟我無關的嗎?你是真的這樣想的嗎?我不知道是最好的嗎?就算知道了也毫無意義的嗎?為什麼?為什麼你每次都、你到底是把我當成、不對、我明明就不在意這種事情的、好痛、頭好痛、呼吸也好痛、好痛……
『…為什麼,要那樣說啊……為什麼一定要那樣說啊、啊、嗚哇啊啊啊……啊啊─…』明明就知道,是不可能從那傢伙的口中得知任何事情的。

──但是,既然這樣又為什麼?他明明可以去問其他人的。就算不是文次郎,問小平太、問仙藏、甚至問長次都好,他明明還有其他人可以問的,而他也很確信,其他人都有他所要的答案。
那麼,既然這樣,他又為什麼執意一定要從文次郎那裡得到答案?

明明就已經是這麼明顯的事情。

『嘖、可惡……好痛、頭好痛……』
忍不住抱住了頭、並把身子給蜷縮了起來。
明明腳底的傷應該都已經好了,但不知為何他還是感到從腳底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刺痛,連方才那因撞擊而產生的背脊上的疼痛,也都和從腦內傳來的痛像上千萬根針一樣不斷凌遲他的身體。他想從地上站起來,但方才的顫抖和哭泣已經耗掉他太多力氣,導致他站起來時頭還有些暈,連身子也還有點不穩。
『可惡、該死的混蛋……等我回去以後一定要殺了他、那該死的──』但就在他才說完時,從後方就突然傳來一個嬰兒般奇怪的哭聲。他轉過身去,卻發現來者是他從沒見過的奇怪異獸。
『哇──哇哇哇──!』
『什、什麼啊這個……?!』
牠的外貌很奇怪,臉似人似狼,身形卻比留三郎所想的還要再小一點、像是牛或羊,此外牠的頸子頗長、留三郎注意到牠的腋下還多了一雙眼睛。但最令他訝異的是,這樣看起來奇形怪狀的一頭動物,所發出的聲音卻有如嬰兒般淒厲又恐怖的哭聲。
一瞬間留三郎先是被這個從來沒見過、又突然冒出來的野獸給嚇了一跳,但接著他就突然想到了,之前在竹谷還在小平太家養傷時,仙藏他們曾經有提起過這隻魔獸。他記得他們那時好像說這隻是『外來種』,而且還說到了這隻的名字是……
『饕餮、嗎?』
說話同時他的頰邊也不禁滑下了一滴冷汗。本來他的妖怪型態還比眼前傳說中的『四兇』大了幾倍,但現在他的能力受制於那該死的腳鐐之下、再加上饕餮被稱作是傳說中的魔獸,就連竹谷在面對時都頗感吃力了,更不要說是現在的他。
『嘖、要打的話就放馬過來啊!』
但是,就算這樣,他也不可能想逃就逃。更何況這也不符合他的個性。只見那饕餮雖然看起來來勢洶洶、但樣子卻有些氣喘吁吁,同時留三郎也注意到牠的身上還有多處傷痕,正不斷冒著汩汩血液。
是在哪裡受傷了嗎……?他一瞬間雖然有想到竹谷,但接著又覺得不可能。畢竟那已經是有段時間以前的事情了,不太可能傷口會留到現在。
『哇──哇──哇──!』
『來吧!』
但就在留三郎已經擺出了備戰架勢、正等著對方先出手就要加以反擊時,從饕餮的後方就突然出現了另一道影子、他一下子就從上方把眼前的饕餮給劈成了兩半,其速度之快,讓留三郎幾乎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但那其快狠準的恐怖攻擊,卻讓他一瞬間不禁僵住了整個身子。
『哈、哈、哈……』等他回過神來時他才發現他喘息的聲音在發抖。
「啊啊──兵助你的動作太快了啦,我們都還沒確定到底找到人沒了啊。」
就在這時有另一個聲音卻從前方傳了過來。這聽起來像是人的聲音但現在這情況已經讓留三郎不敢輕舉妄動、更何況還是聽起來這麼輕鬆的聲音。
兵助?兵助是在前面的這個嗎?這時留三郎才想到他還沒好好看清楚剛才一舉劈下饕餮的到底是何方神聖。
但就在他才要抬頭看時,那人(嗯他已經看出來那是個人了)就已經轉過身去,並對接著出現的來人說道:
「不用,已經找到了。」
「啊?」
發出疑惑聲響的同時,另一個人也已經出現在他的眼前。只見他在看到留三郎時先是愣了一愣,但接著就很開心地拍起了手來說道:
「哦哦這真是太好了呢!本來我們還想藉著這隻妖怪來去找那個神明的呢,結果沒想到這次更好!直接就找到我們的目標了。」
『哈……?』
一瞬間留三郎還沒聽懂那個人在說什麼。但接著那個人就收起了笑聲,並對他伸出了手說道:
「那麼、來,還請跟我們走吧,畢竟我們已經找你找了很久了呢。」
「吶、食滿『留三郎』先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