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4:轉折01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好了,我叫做尾浜、尾浜勘右衛門,這邊這個則是叫久久知兵助,那麼請多指教啦食滿先生*」
『啊,喔……』
望著眼前這突然出現、還笑得一臉爽朗先報上自己姓名的人,留三郎卻是完全不知道該做出何種反應。
這兩個人是怎樣啊?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而且還知道他的名字。留三郎很少報上自己的姓名,他在外多是以『食滿』這姓氏稱之的,知道他名字的數來數去也就只有那幾個,但現在這兩個人卻很明顯地知道他的『全名』。
想到這裡留三郎就突然警戒了起來,他望著眼前的這兩個人:方才開口介紹自己的,他有一張看似無害的臉孔、以及笑起來爽朗又單純的表情;至於另一個臉雖然好看歸好看,但他從剛才就一直沒有任何表情。他的表情冰冷得嚇人,以至於全身甚至沒給人一種活著的感覺、但又和伊作那種的並不一樣,留三郎不知道,但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兩個人很危險。
怎麼辦……留三郎不禁想道。方才的舉動已經證明了這個人比他還強、至少比『現在』的他還強,若真出了什麼岔子的話、
「那麼,還請你跟我們走吧,食滿先生。」突然尾浜說道。
『啊?』
「勘右衛門還這麼麻煩做什麼?直接把人給帶走不就好了嗎?」正當留三郎還沒反應過來時,就看到久久知蹙眉說道。但下一句更令他警鈴登時大作:
「本來我就說直接把人給打昏就好了,要不先挑掉四肢也行。反正他是妖怪還會自我復原的不是嗎?既然這樣就……」
「不行啦兵助~我們要讓食滿先生知道我們是有誠意的才行啊。」至於被稱作勘右衛門的,也只是微蹙起眉頭並伸出食指來晃一下而已。像是頗不同意。但這語氣的輕鬆卻讓人覺得他好像也沒把這當作一回事:
「畢竟是我們有事情要拜託食滿先生的嘛★若太粗暴、反而讓食滿先生不願意幫我們了怎麼辦?兵助你就是太沒耐心了啦。」
「嘖、」對此久久知只嘖了一聲:「對那種人我不想有耐心,反正他的身上有那些人的味道,讓我覺得很噁心。」
『啥、』
一瞬間留三郎不禁有些惱怒。不只是久久知說的那些話、同時也是從久久知那雖然毫無起伏,但卻很明顯透露著厭惡與鄙視的語氣中,感到了一份明顯的不快。
「抱歉喔食滿先生~兵助他就是這樣的個性呢。」
但就在留三郎要發作時,勘右衛門卻又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並對他苦笑道歉道:
「但希望你不要在意他所說的話喔,因為我們是真的很需要你的。」
『什麼東西、』
「吶,食滿先生,」突然尾浜開口說道:
「請問你,想不想親手殺了,潮江文次郎呢?」



「──那麼,可以開始了嗎?」在全員都坐定以後,文次郎問道。
「啊啊。」仙藏應道,同時他也掃了一下周圍:「小平太,竹谷人在外面嗎?」他沒看到竹谷的人影。
「啊。」小平太說道:「竹谷說他擔心留三郎的情況,所以先在外面等。」
「也好,我也覺得接下來的對話並不怎麼適合他。」仙藏點了點頭,接著他望向了長次。「至於長次你身邊的這兩位……」
「是我和雷藏自己說要來的!」三郎立馬說道。仙藏望向了長次,後者點點頭,仙藏也只得有些無奈地說道:
「唉,好吧。若是長次的話應該不會讓這對話外流…」
「我們當然不會外流!當我們是什麼了啊?」三郎立即很生氣地說道:「八左衛門是我們的朋友,只要和他有關的我們就一定要知道!要不是這傢伙、」他怒瞪了小平太一眼,後者就像當作沒看到似的視而不見。對他們的恩怨仙藏不想去管,只好儘速說道:
「好吧。那麼我就開始了,話雖如此中間有什麼疑問的都可以開口問我,我會就我所知的盡量回答你。」

「首先,你們應該也都知道了,我們這次要討論的重點是小平太和竹谷。他們之間的問題很簡單但也很複雜,就是竹谷不能給小平太『碰』的這件事情。」仙藏說道。
「嘖、」聞言三郎立刻嘖了一聲,仙藏直接當作沒聽到。
「關於這點其實長次之前就有跑來找我,他很久以前就有來問過我,關於竹谷的事情。要不是為了某個白痴…好吧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當初是說,因為神明只能生活在聖潔無暇的地方,所以不能讓小平太碰。現在我想說詞可能要改一下,應該說更加完善一點。」
「神明祂們、是一種非常強大,同時卻也非常脆弱的一種特殊存在。這點不只長次家的小樹精,竹谷他本身、以及之後我再去求證的結果都證明確實無誤。加上我之前也說了,神明祂們只能生活在乾淨無暇的地方,不然就會死。」
「但是,祂們也可以出現在人間的不是嗎?」文次郎開口問道。
「嘛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再怎麼說祂們的力量也不是擺好看的,要張開防護罩或是過濾祂們吸進的空氣都還不是問題…不過這都不是重點,」仙藏擺了擺手說道:
「就算有再怎麼強大的力量,人間、甚至是神社以外的空氣,對祂們來講都可算是一種致命的毒氣。竹谷是因為力量特別強大所以可以無意識地過濾掉,但這終究無法持久,再加上對方是小平太。」講到這裡時他也若有似無地瞥了小平太一眼。
「而現在我所說他們最大的問題、也就是我一開始所提到的,依舊和竹谷本身的限制有關。在這裡我要先道歉一下,畢竟我之前對長次所說的都只是猜測而已,應該說是推測。畢竟這種事情,我想神明都不會輕易肯說出來的(畢竟怎麼說都算是機密)。」
「神明他們、必須讓他們的身體處在一種純潔無暇的狀態下──講白了就是所謂的『處子之身』,以承載他們所職掌的領域中,所有的生命和他們本身的力量──雖然我覺得這限制真蠢但同時也能理解,畢竟連他們所住的地方都不能被污染了,那推論回來神明本身也是可以成立。」
「再加上竹谷的態度也是非常強硬,就算沒明講也大概可以知道了。講白了神明祂們就是一種、強大但也非常脆弱,脆弱到離開神社太久就會死、但也不能讓自己和神社都被污染的這樣一個極端存在──不然所導致的後果就是該領域會整個崩潰,甚至整個世界受到了影響。」
「嘖、真沒用。」文次郎頓時嗤之以鼻。
仙藏聽了也微微一笑道:「嘛大概就是這樣子吧,關於『神明』這個身份所代表的意涵。雖然你們應該或多或少都已經知道了,但我想還是再重新整理,並說明一次比較好,也剛好可以帶進竹谷和小平太這次的例子。」
「雖然強大、但也脆弱,更麻煩的是祂們還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至少整個世界都是操之在祂們手上的。如竹谷就是他那整座山的力量以及平衡維持中樞。只要他出一點差錯,那麼整座山可能都要跟他一起陪葬。」
「但是,有辦法的對吧?仙藏。」突然長次說道:「不然你這次也不會召集我們,是因為,有辦法的不是嗎?」說話同時他也筆直地望向了仙藏。
「……沒錯,是有辦法,」仙藏沉默了一下,「只是,我不是很想講。」
「仙藏。」
「仙藏。」連小平太也喚道。
「是因為有風險嗎?」文次郎問道。
「嘛有風險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這個辦法要講起來很簡單,但要實行起來卻非常困難,而且它的成功機率還無法估計。」仙藏說道。
「到底是怎樣?你直講便是了。」文次郎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簡單,」仙藏彈了一下手指道:
「你只要找到下一個『繼承者』就可以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