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4:轉折02


 『殺……掉?』
在聽到那句話時,留三郎的腦子先是空白一片無法思考。但他馬上就抓回了神智,同時腦子裡也開始飛快卻又混亂地想道: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這兩個人是怎麼一回事啊?莫非是文次郎的仇人嗎?不然幹嘛說什麼殺掉、咦不對啊,既然是仇人,又幹嘛跑來找我、然後問我這問題、咦也不對,在那之前應該是先問他們說,是怎麼知道我的吧?甚至我的名字都、我明明沒有在外面說過、是洩漏了嗎?被監視了嗎?可惡文次郎那個白痴、還說什麼結界很完美不會給別人輕易發現結果還不是、
「──食滿先生?」
一瞬間尾浜的聲音立刻把他給抓回了現實。他猛地望向了眼前的人,並像是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呃抱歉?可能是我剛沒聽清楚,但你是說……』
「殺掉潮江文次郎,你沒聽錯喔食滿先生。」像是看出他眼中的混亂與疑惑,尾浜笑得一臉和善簡直宛如天使:
「我想,你應該是很恨潮江文次郎他們的吧?先不說其他人好了、至少,你應該,是很恨很恨潮江文次郎的吧?因為是他害你落到這種地步的啊。」
『等、等一下,你們到底是……』
「咦?我們?」尾浜聽了頓時有些怔愣道:「我們是尾浜勘右衛門和久久知兵助……」
『這個我剛才知道了!』留三郎立馬打斷道。搞什麼啊這個人到底是、『我是說你們到底是來幹嘛的?!突然出現、然後莫名其妙地說一堆話以後就要我跟你們走!更重要的是、』忽然他的眼神充滿警戒:
『你們、很可疑啊。你們是怎麼知道我是誰的?又到底想要幹嘛?我記得我並不認識你們吧?』
「啊啊…請冷靜下來啊食滿先生,我知道我們的突然出現會讓你懷疑,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像是被他這態度給嚇到,尾浜的臉上也一下子出現了有些困擾的表情,像是無法招架。
「只不過因為我們現在時間真的很緊急,還無法對你說這麼多。所以請你……」
「勘右衛門。」
突然久久知喚道。並在勘右衛門閉上嘴的同時,他也一下子就轉過身去、並朝後方一叢不遠處的灌木射出了數枚疑似武器但又像是暗器的東西。
颼颼!
而在灌木被打亂的一瞬間,留三郎也感覺到了。有人躲在灌木叢裡。但當他還沒想到會是誰時,就見久久知再次射出了武器。這次不再是針對灌草,而是灌草叢後面的一片草地──

『嘎呀──!』
『純子!!』
在這聲淒厲聲響發出的同時,一道人影也迅速地從草叢裡衝了出來,並馬上卻又小心翼翼地抱起了那因被武器攻擊、而在一時間尚無法動彈的紅色毒蛇道:
『純子、純子妳有沒有怎麼樣啊純子?!純子!』
『你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覺得她很礙眼而已。」久久知回話道。這目標在指誰實在是太明顯,使得原本還在關切那條毒蛇的孩子一聽到這句話立馬就抬起了頭來、他沒選擇逃跑反而是轉過來怒目瞪向了久久知,同時嘴唇還忍不住在顫抖:
『你居然…居然敢對純子!──』
「不然怎樣?讓你的寵物去通風報信嗎?」久久知說道。他的語氣從方才到現在一直都是冰冷毫無起伏的,連表情也是。
『純子不是我的寵物!她是我的妻子!』那孩子憤怒吼道。他有一張清秀又白皙的臉孔,突然留三郎認出他是誰了,他不就是…之前來探望竹谷大人的那個──

『鏘!』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交擊般的聲響、馬上就打破了這要逐漸僵持的氣氛。久久知冷冷地轉了過去,只見他左手抵擋住的,是留三郎不知從哪找來的一根樹木的枝幹、且還是經過術法強化的。不然當它打到久久知的身上時早就碎掉了。
「……」
久久知沒說話,只是在抵擋住留三郎的攻擊以後,他也飛快地反擊了回去。留三郎也不甘示弱地再次跟上,他迅速地低聲唸咒語以讓周圍可以浮起來的東西都朝久久知的身上砸了過去。同時自己也不斷左閃右躲久久知的攻擊、以免自己一下子重心不穩而整個跌倒在地。
他們兩個一下子就纏鬥在了一起,久久知不管是移動還是攻擊的速度都很快,有幾次甚至讓留三郎無法唸咒語或反擊。他知道自己的身體現在和一般人無異所以無法和久久知直接蠻幹,而且自己現在身上沒帶符紙(想到這裡他就忍不住詛咒了文次郎一下),只好用其他東西來代替,但也不知道這可以支撐到何時,再加上眼前的這個人看起來還頗強的。
覺得這會是一場持久戰的留三郎,一想到這點心中就不禁急了起來,他不時地左看右望、想看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利用,並在看到那個還在呆呆坐著看他們觀戰的孩子時也忍不住迅即開口說道:
『還、』才開頭他就被久久知掃過來的一腳給逼得暫時打斷,並在躲過久久知的掃腿、擰腕、鎖喉、扛臂、下踢和突刺以後才終於能有了喘息的空間:
『還…還呆坐在這裡做什麼啊孫兵!快走啊!』儘管他還有很多不明瞭的事情。
像是眼前的這兩個人、他們的來頭究竟為何?找他有什麼事?又是和文次郎有什麼關係?什麼過節?為什麼會知道他?還有孫兵在這裡做什麼?那句通風報信是什麼意思──但儘管有太多太多、有一件事情他卻是非常清楚的:

那就是,眼前的這兩個人,很危險。

尾浜因為還沒出手所以他不知道(方才他瞥過一眼那傢伙還在作壁上觀),但眼前的這個久久知──食滿知道,他很危險,而且也很難纏。
先不說他那極快的速度和身手,光是那明顯不愛裡又無法好好溝通的樣子,就讓食滿覺得他們要好好談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先把他的行為給制服住。
『還在那裡做什麼快走啊!』他對一旁還在呆站的孫兵怒吼道。
『咦、但是你──』
『我不用管!總之你先走!你在這裡只會成為累贅而已!』結果下一秒他就差點被久久知不知從哪拿出來的長棍給擊中了腹部。
『喔、好!』
聽到食滿這樣說,也知道自己在這裡只會成為累贅的孫兵一轉身就要跑走,卻在才要這樣做時就馬上被眼前突然出現的一個人影給攔住去路道:
「不行喔~若讓你去通風報信那可就麻煩了呢♪」是尾浜。
『唔哇!』
孫兵登時被嚇得往後一退。就在這時他懷中原本應該無法動彈的純子,卻突然昂首並迅速地朝尾浜咬了過去。尾浜也一下子被嚇到而立即往後大退,他和久久知不一樣沒強到可以不怕毒蛇:
「唔哇好可怕好可怕~怎麼回事啊?我還以為兵助已經……」
『嘶──!』
但見那看似已經受傷的純子,現下卻是完全找不出有傷口的痕跡,還極有精神地盤上了孫兵的脖子,在孫兵的脖子上昂首擺動,大有嚇阻之意。
『哈、你以為純子是誰啊?』卻聽孫兵突然冷笑一聲,抬起頭來以後只見他的眼中帶有狠意道:
『她可是我最自豪的伙伴、最得力的助手,不然你以為,我幹嘛帶她來?』
『嘎呀──!』
『孫兵!』聽到食滿有些焦急的聲音,孫兵也臨危不懼地大聲回道:『沒事的!這裡就交給我!』接著他伸出了手,並摸摸脖頸上純子的蛇鱗道:
『那麼,要上囉純子。』『嘎──!』
「原來如此,有意思♪」
但尾浜也沒露出害怕的樣子,相反地他還倒退一步並像是有些津津有味地看著,好像眼前的孫兵和純子是什麼有趣的觀賞展覽品。
「那麼、兵助那邊就先交給你囉--我來會會,」接著他語氣一頓。

「這個傢伙。」說這句話時他卻是看向純子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