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4:轉折03

 
「繼承者?」
「但是仙藏,若只是找繼承者這麼簡單的話,那你早點說出來不就行了嗎?」坐在椅子上不住晃動的小平太說道。
「在那之前應該先問,為什麼身為神明的竹谷卻不知道這件事情吧?」文次郎睨了他一眼道。
「竹谷不是不知道,而是他不能說。」但仙藏卻說道。
「我前面也說過了吧?只要是有關神明的事情,都是被當成最高機密的。或許是因為祂們太過脆弱、導致祂們對有關自己的事情都非常小心翼翼……就怕給外人知道了以後會拿這點來當作把柄威脅祂們,又或是破壞到整個世界了。」
「嘖、真沒用。」文次郎頓時冷聲哼道。
「什麼啊這樣一點都不有趣了啊~聽仙藏你說的,」連小平太也不禁百般無聊地出聲抱怨道:
「先不說力量強大這一點,光是身上有這麼多束縛就已經夠受了啊,而且還機密這個保密那個的……真搞不懂竹谷怎麼會受得了這種事情啊。」
而對於小平太這樣的抱怨,仙藏也只是微微一笑道:
「沒錯。的確很令人受不了,所以,當初我在問到這件事情時,也確實有很多神明來跟我吐苦水的,說這根本就不是人能幹的事情。」
「啊?」
「所以……有關祂們的資料,才會這麼少嗎?」始終在一旁沉默不語的長次開口說道。
「沒錯。因為都被祂們給消滅掉了。」仙藏說道。
「我說過祂們對自己的事情都非常地小心翼翼且謹慎。所以、只要是有關祂們的事情,祂們都會無所不用其極地,在這個世界上極力地抹滅掉。包括消去人的記憶、檔案、任何資料記載……連祂們自己都被其他神明下了封口令,因為這是『最高機密』。」仙藏又重複了一次這個名詞道。
「嘖、還真是無趣到極點的一個身份。」文次郎忍不住再次批評道。
「不會啊對你這種毫無慾望,個性固執口風又緊的人來說剛好不是嗎?」仙藏立即取笑他道。
「仙藏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
「好了啦好了啦你們兩個~別在這個時候為這種事情起爭執啊。」小平太立刻笑著介入了他們的吵嘴道:
「但是仙藏,既然你都一再強調是最高機密了,那方才那些事情你又是怎麼知道的?應該說你是去哪裡查到的?」
「我當然不是去查到的,我是去問到的。」
「啊?」
「不然你以為,我之前這麼辛苦地這樣來回奔波是為了什麼?」仙藏頓時揚起了一抹惡作劇似的微笑道:
「你不知道為了你和竹谷的這件事情,可是花費了我多少心力……要是最後有成功就算了,還可以要你們好好補償我,但要是失敗了……哼哼,就算變成厲鬼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玩笑話就先打住吧,仙藏。若照你剛才所說的,這樣說出來真的沒問題嗎?」文次郎頓時皺起眉來道。他還沒忘記仙藏方才所說的:
「若是連神明都被下封口令的東西了,你一介凡人的……而且還把這些事情都告訴了我們,真的沒問題嗎?還是說……」
「我真是感到驚訝,文次郎。」但仙藏卻是一臉訝異地打斷了文次郎的話道:
「沒想到你居然會主動關心我,是愛情的滋潤終於讓你有些人性了嗎?還是你終於智慧開竅……」
「仙藏。」雖然沒說出來,但文次郎低沉的語氣已經顯示些怒意了。
「嘛說笑的,我當然是因為沒問題了才會在這邊告訴你們。感謝一下我的魅力吧~畢竟這可是從神明那邊得到的許可呢。雖然要設下結界以防被其他人給聽到就是了。」說著的同時仙藏也瞥了一眼外頭,像是在作確認似的。
「還有其他的東西在外面當眼線。」文次郎也瞥了一眼外面道。他可不是笨蛋,從所有人都坐定以後他就感覺到了,有其他的東西,在外面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反正我自己知道分寸,而且這也是我和祂們約定好的。」仙藏說道。「至少你們現在知道,這些事情的重要性了,以及我接下來要講的,才是這次聚會裡最大的主軸。」

「所謂的『繼承者』,其實講白了就是繼承神明這個位子…小平太我懂你的意思,你想說神明這種東西還可以繼承的嗎?當然可以,所以我才會一再地強調神明這個『身份』不是嗎?記住神明並不是種族,而是一個身份。」仙藏再次強調了這個事實道。
「就像我前面所講到的,神明是一種強大、但又脆弱的極端存在,而這也呼應到我接下來所要講的──祂們會死。你們都沒聽錯,祂們會死。而且不是由外力,而是像我們一樣的老化而死。」
「祂們並不是一出生就是神明、而是在出生了以後才成為神明的。也就是說撇去神明這身份不談,祂們和我們一樣,也只是一個普通的生命而已。一個會老、會死去的普通生命。」
「等下、這不就代表,」突然文次郎開口說道:「我們的世界,是掌握在這種人的手裡的嗎?」他的表情頓時有些不可思議。
「沒錯喔。很不敢置信吧?我們的世界,居然是掌握在比我們都還要脆弱的人的手裡面呢。」連仙藏也像是有些諷刺地笑道。
「不過呢,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祂們才更需要所謂的『繼承者』。因為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死亡(至於這總有一天是什麼時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可以欣慰一點神明的壽命還沒如此短暫)…也或許更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就死掉了,所以才更需要在自己還活著的時候,找到下一個能接替自己位子的人。」
「我還真想不出來,有誰會想接替這種東西。」文次郎諷刺說道。聞言仙藏立刻說:
「有啊我就知道一個,在知道自己的身份職責以後,不但不嫌吃力不討好,還可以做得如此愉快的。」接著他望向了小平太:

「那個人就是竹谷。」
「還真是個笨蛋啊,那傢伙。」小平太頓時笑道。但仙藏笑不出來。
「竹谷是我所見過、對自己的神明身份,以及所有的義務和職責,最熱愛的人。和我所見過其他的神明不一樣,他是真正地、在用自己所有的感情,以及善良,在愛著所有的生命,並以自己的身份能夠幫助、甚至是保護那些生命而打從心底感到喜悅、和幸福的人。」
「嗯啊這個我知道,所以呢?」小平太平靜微笑道。
「所以小平太你一定要知道,這個身份、還有我接下來所要說的事情,對竹谷的未來與本身到底影響有多大。」仙藏素來平靜的語氣裡像是帶有一份急切:

「我不會說等這辦法能成功再說,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去想辦法讓它成功的。但你必須知道,要是竹谷之後不再是神明、而你又對他失去了興趣的話……」他的語氣猛然一頓。
「那麼、到時候這一切都將會無法挽回。所謂的繼承者、以及神明卸任不管是對你還是竹谷,甚至是其他人都不是一件鬧好玩的事情,甚至有可能因此而嚴重傷害到了竹谷──」
「但是,就算這樣你也還是說出來了。」突然小平太說道。同時那雙明亮又銳利的眼神也筆直地望向了仙藏:
「我知道的喔,仙藏。你已經知道這件事有一段時間了吧?但會拖到現在才說出來,是因為對我的不信任,對嗎?」
「……是。」
「但就算這樣,你也還是說出來了。」小平太說道:「就算對我還有許多的懷疑與不信任、就算擔心著竹谷以後的事情、就算對未來還有諸多的不確定──而仙藏你本來就是討厭不確定的,但就算這樣,你也還是說出來了。是因為你知道,這是必須的不是嗎?」
「我當然知道是必須的,」仙藏驀然截斷了他的話道:「但我本來還不打算這麼快說出來的,在確定你對竹谷的態度以前、要不是因為你那突然的發作──」
「啊啊我知道、但不管怎麼說,結果都是一樣的。只是時間上的長短而已。」小平太擺了一下手說道:
「你知道,只有這條路可以救我和長次、你也知道,除了這條路以外,我們也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和可以走回頭的路了。」
而在說這句話的同時,一旁始終不發一語的雷藏也突然低下了頭去,只有三郎注意到這一點。
「你都知道,所以才會說出來的,不是嗎?」他的眼神明亮得讓人幾乎無法轉移,也無法閃避,就像是全都給他看透了似的。而仙藏也只是在沉默了一下後,才接著說道:

「……是的。」
「那麼,既然這樣,」突然小平太當場笑了起來:
「就也沒什麼好遲疑了。快把那個繼承者的辦法說出來吧,仙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