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5:再見02

 
另一方面,在文次郎走了以後,天色馬上就暗了下來,然後開始發出了轟隆隆的打雷聲和起了一陣陣的冷風,就像是要下大雨一樣。
但這些文次郎都不在乎,從離開以後他就一直在搜尋留三郎的下落。他甚至連他所會的、所能想到的搜人用的術法都用出來了,還派出了式神,但都沒用。不管哪一個都像是鬼打牆似的讓他完全找不到留三郎的足跡、下落、甚至是任何一分的氣息。
這怎麼可能?如果要離開這裡的話、文次郎也有想過會不會是從空中離開了。畢竟留三郎會飛。但若是這樣的話那也一定會有所線索、但現在卻是不管怎麼找,留三郎都像是從此蒸發了一樣,除了之前的那個地方、以及他們來的路上,都再也找不到留三郎的任何痕跡。沒錯、任何痕跡。

想到這裡就讓文次郎不禁挺是煩躁了起來,他想到先前所看到的那灘血。
他當然注意到那灘血了,在還沒到以前他就已經嗅到了,那是留三郎的血。而他也肯定其他的人一定也注意到了,因為在方才他們說話時都一直若有似無地望向他。
但就算這樣又怎麼樣呢?文次郎不在乎。留三郎流下了多少血、甚至可能受到了怎樣的傷害或痛苦他都不在乎,只要可以找到留三郎、沒錯,他只想找到留三郎,他只要可以找到留三郎而已……!
「留三郎!留三郎你到底在哪裡啊留三郎!留三郎……!」
他開始像沒目標的迷路者在山裡面亂衝亂撞。豆大的雨滴打到了他的臉上、隨即模糊了他的視線以及打溼了他身上的衣服,讓他看來極為狼狽。
「嘖、可惡……!」
但就算這樣也沒減緩他的速度,他甚至連口氣都沒去喘,連要抹去臉上和前方的水都是嫌多餘。他沒時間、也不想去思考其他的東西,以及去耗費其他的力氣,他只想找到留三郎而已。
「……留三郎。」
在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自己到底跑到哪裡去的文次郎,不禁低聲喚出了留三郎的名字。

──其實,他根本就不想讓留三郎離開。
不論是讓他出外旅行也好、去找能夠解除那術環的方法也好、甚至只是讓留三郎出去喘口氣也好,他都不想讓留三郎離開。
他不想讓留三郎離開、他一點都不想讓留三郎離開,他只想讓留三郎留在他身邊。
「那麼,既然這樣又為什麼放他走了?」他記得仙藏這樣問過。
因為,他不想要,看留三郎一天天地消沉下去。
就算讓他學習自己想要學的字、看他自己想要看的書、知道了許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甚至是讓他有了自己的孩子、
留三郎,卻從來沒有真正地笑過。
他已經看過好幾次,在留三郎沒有與那兩個孩子玩,也沒有在看書或是查資料的時候,他總是,會不自覺地把目光放到了遙遠的地方,那是他禁止留三郎去的地方。
禁止留三郎去的地方。

他把留三郎鎖在了他的掌握之中,也因此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但他為什麼卻反而更加地鬱悶了?

留三郎從來沒有高興過,這文次郎也是知道的。想想也是理所當然,被自己最厭惡、憎恨的人給這樣對待,留三郎還沒瘋掉或是自暴自棄已經是一種奇蹟了,而文次郎知道,他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
明明就是知道的、會有這樣的發展也是文次郎預想可知的,他也從來沒有遲疑過自己的作法,但他為何卻始終無法放下?
他知道留三郎討厭他、厭惡他,甚至是畏懼他的碰觸。儘管之前幾次的交媾都是他單方面強迫的。但在他們沒有言明地暫時休戰以後,每次只要他一靠近留三郎,後者就會反射性地警覺起來,然後迅速地退開他。
『你做什麼?』他注意到了留三郎那不自覺顫抖起來的肩膀。
「……沒什麼。」儘管他想要抱住眼前的人。
文次郎知道自己在先天上就有感情上的缺陷。一般人可以感覺到的喜怒哀樂,他卻幾乎感受不到。就算有『怒』也只是少數的,更不要說其他的了。明明,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但留三郎卻讓他感覺困惑。他不知道他對留三郎是什麼感覺,只知道留三郎讓他感覺很安心。就算什麼都不做也很安心。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股沒來由的浮動,因為他總是想要碰觸留三郎。

想要碰觸他、親吻他、擁抱他,但就算這樣也不夠,儘管之前說了只要留三郎能在身邊就好,但只要一碰觸了,卻只會讓文次郎想要更多更多、對留三郎索取得更多,直到把他給完全吞噬為止。

這對文次郎來說是很不尋常的。他一向討厭與別人有所接觸,更不要說是近他身。這連與他在一起最久的小平太和長次也一樣。他就連吵鬧也討厭。
但與留三郎在一起時,卻沒有這種感覺。應該說從他製造出左門和三之助、甚至是接納了從外面帶回來的作兵衛以後,事情的發展就變得有點奇怪,連小平太和仙藏也都說過這不像他。

那麼,要怎樣才像他呢?文次郎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留三郎對他提出了想出去的這個想法時,那是他第一次感到這麼地猶豫。

他並不想放留三郎走、文次郎自己知道。而他也知道,他其實是可以說不的。但他卻說不出口。
因為、在望向留三郎時,他看到了,在後者的眼中,閃爍著一份不安定的遲疑、擔憂、以及隱約的期待。
留三郎在期待什麼呢?期待他會說好嗎?
文次郎不知道,他明明是不想放留三郎走的。比起答應,他更想要的是讓留三郎能夠繼續待在他的身邊,就算討厭他恨他也好,甚至畏懼他也好,他都想要留三郎待在他的身邊。
但是,在想到留三郎望向外面、以及那遠方的表情時,他卻又猶豫了。
那樣的表情,他並不想在留三郎的臉上看到,一點也不想,儘管他知道那是他一手造成的。
那是他首次嚐到什麼叫作五味雜陳。留三郎讓他感覺困惑、讓他感到猶豫又不知該如何是好,但他卻完全無法抹去留三郎臉上的那種表情。
「簡直就像是一種慢性折磨的殺人法。」他忘記之前是誰這麼說過了。
所以之後他答應了。儘管在答應以後,他卻是更加地感到不安以及焦慮。

他常會在意留三郎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出了什麼事又或是受什麼傷了。因為他們之間是藉著那個術環來聯繫的,所以就算留三郎真受了什麼重傷,他也馬上就可以感受到,並把他給帶回來。就算留三郎要賭氣不回來也一樣。因為他知道,他終究會回來的,他必須回來。
但就算這樣文次郎還是感到很不安,並莫名地覺得很煩躁。

要是那個時候拒絕他就好了。文次郎常會這樣想。但就算這樣他也不曾把他的話給收回去過。
留三郎讓他感到心安、但同時又讓他感到不安。文次郎不知道,每次在看到留三郎回來時,他總是會感到鬆了一口氣,但同時胸口又像是塞滿了什麼似的,腫脹得令他發疼。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但他想和留三郎在一起、他想知道那是叫作什麼。他想要知道。

──『為什麼……你從以前,就一直不肯告訴我任何事情?』
因為、要是說了的話,那──

「……文次郎。」
不知何時,小平太和長次已經走到他的身後。這時雨已經停了,空氣裡盡是瀰漫著雨水的味道,格外沉悶。他們先是叫住了文次郎,接著才說道:
「回去吧文次郎,我們會找到留三郎的。仙藏也說會幫忙的。」
「……留三郎。」
「對,留三郎。」聽到文次郎有回應了,本以為他有聽進去的小平太也再往前了一步道:「所以、文次郎──」
「留三郎。」但文次郎的樣子卻好像有點奇怪。他沒轉過來也沒再做任何回應,他只是、像要壓抑什麼似的一下子按住了他的頭,接著開始不斷地重複道:
「留三郎、留三郎留三郎留三郎留三郎留三郎──留三郎……!」
「文次郎?」小平太沒看過文次郎這個樣子,所以一時間他也愣住了。倒是長次馬上就發現了文次郎的不對而要上前去阻止他。但已經來不及了,在長次要叫住他以前,文次郎的身上就像被大卸八塊似的瞬間皮開肉綻、血花四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