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7:插曲二


雷藏和三郎不是兩個人,而是一個人。
這是每個認識他們、並知道他們真身的人都知道的一件事。儘管他們看起來是兩個人。
但因為是從同棵樹裡長出來的,所以認真說起來只有一個,也因此他們介紹自己時常會這樣說道:
『因為這樣……所以我就是三郎(雷藏),三郎(雷藏)就是我。』非常好理解。

雷藏和三郎是一個人,但他們也是兩個人。
雖然是從同棵樹長出來的,樣子也長得一樣身高一樣動作姿勢也都一樣,可以的話他們就連表情也都可以一樣。但實際上他們卻有很多地方不一樣。
他們喜歡的東西不一樣、包括衣服髮帶褲子襪子還有任何他們所使用、長次所送給他們的東西都不一樣,就算款式一樣顏色也一定會不一樣。雖然等認識他們久了以後才會忍不住去懷疑:會都不一樣,是不是因為這樣才比較好讓長次分辨出他們兩個?
儘管他們其實不用操這個心,因為實際上長次從來沒有分錯他們兩個。就算他們都穿得一樣連頭髮也都一樣亂臉上剛醒來的倦容也都一樣,但長次總是可以馬上就分出他們兩人,從來沒有出錯過,這點就連三郎和雷藏也覺得很神奇。
『為什麼主人總是可以馬上就分出我們兩個呢?』雷藏有時會這樣問道。
而每次,長次也總是只摸摸他的頭,臉上表情不變,就這樣說道:
「沒什麼,就是知道了。」結果雷藏還是不知道為什麼。
此外,他們就連個性也都不太一樣。
雖然如果可以的話,他們連表情都可以一樣。但只要和他們說幾句話就馬上可以分出他們的不同。雷藏比較有禮貌他的臉上總是笑笑的,道謝會鞠躬道歉也會鞠躬看起來非常和氣也都沒什麼脾氣;但三郎就不同了,他玩心比較重也比較喜歡惡作劇也不是這麼喜歡親近人,實際上,他好像天生是雷藏命似的除了雷藏誰都不能靠近他,他總是緊挨在雷藏旁邊,好像誰都不能分開他們兩個。
但是,就算他們有如此多的不同,卻有一個他們是絕對一樣的,那就是他們『喜歡』的人。
雷藏和三郎都喜歡長次、儘管三郎表面實在看不太出來。他不是很喜歡長次摸他頭,和長次說話時也不會像雷藏這麼愉快,甚至在雷藏有時候向長次撒嬌時三郎也都不會這樣做,他甚至不是很喜歡被長次當成小孩子看待(儘管他外表確實是小孩)。
但是,就算這樣他們都喜歡長次這點也是不會改變的。雷藏知道,三郎雖然表面不說也不會表現出來,但他從來不會忤逆長次的任何意見,每次長次請他們做事時他的動作也都很俐落,長次真的要抱他起來牽他手時三郎實際上也都不會怎麼拒絕。甚至、甚至在他們知道了主人的詛咒時,儘管三郎表面都說不在意反正那是主人自己的事、但實際上常會在半夜裡偷偷爬起來或是在他不在的時候去查閱些資料,看有沒有能救主人的方法這雷藏也都知道的,但他都沒戳破過,他們都喜歡主人。
畢竟,主人是救了他們性命的人。
是在他們曾經奄奄一息、以為自己就會死在那個溷濁城市裡時,出手救了他們的人。
主人救了他們,並把他們給帶到這裡、悉心把他們給照料養大。主人細心地照顧著他們的樹,並讓樹上的花朵能夠終年都開著。
主人還幫他們取了名字,說一個是『三郎』、一個是『雷藏』。
他們好高興。
他們最喜歡主人了,也最希望能和主人在一起(當然只有雷藏會這樣說),只要能夠幫上主人的任何地方他們都願意去做。

還有,他們也都喜歡八左衛門。
雷藏和三郎是在有一次無意間的情況下碰到八左衛門的。據他們所說,嗯,據他們所說。
那就像是--突然墜入情網裡、的那種感覺。

當然他們對八左衛門並不是那種感情,儘管他們都很喜歡他。沒有人知道那天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從那時起,雷藏和三郎就都很常黏在八左衛門身邊,也都喜歡跟他在一起。
只要是雷藏和三郎能夠出去玩的日子,他們都一定會去找八左衛門。他們知道八左衛門最常在哪裡所以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他。另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常在一起的緣故,久了之後他們也彷彿有股不知名的默契,就算是在其他時候裡雷藏和三郎也都可以感應到竹谷的氣息,甚至是、藉由與竹谷力量波動的相似度,來輕易找到他在哪裡。(講白了就是會走路的偵測雷達)
「你們到底是喜歡竹谷的什麼地方?」曾經有人這樣問他們道。
而在聽了以後他們兩人先是互看一眼,接著齊一說道:
『溫柔的地方。』『笨的地方!』
『我最喜歡竹谷大人了。不管是他溫柔的地方還是有些笨拙的地方,而且竹谷大人身邊給人的感覺都好溫暖、好舒服。』
『嘛果然還是能欺負他的地方吧。不過這也不能怪我啊誰叫那傢伙實在是太笨了,每次都記不起教訓反應也都很有趣。』
但不管怎麼說,竹谷對他們來說都是一個很特別的人。
他們喜歡竹谷叫他們的名字、喜歡刻意互換身份讓竹谷猜他們誰是誰、喜歡看竹谷困擾的樣子,也喜歡和竹谷在一起的感覺。
他們總是會在找到竹谷時,一個偷偷摸摸地從後面靠近、並突然用力攀住了他的脖子嚇他,另一個則是趕緊把人給拉了下來並跟竹谷陪不是,但每次卻都不會阻止他。
他們會在每次和竹谷在一起時,一個隨隨便便地躺在竹谷懷裡亂滾、不時還伸手拉他的頭髮,另一個則是會緊依在竹谷身邊,有時候是肩膀有時也是懷裡。
他們、會在每次發現竹谷睡著了時,一個拿出一條不知從哪變出來的床單幫竹谷蓋上,另一個則是會好玩地用手指偷偷戳他或是搔他癢,看他會不會起來。
他們最喜歡竹谷了,也最喜歡和他在一起。不論是竹谷還是主人,對他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人。最重要的、同時也是最喜歡的人。
所以──…

雷藏和三郎是兩個人,同時也是一個人。

因為是一個人,所以就算個性不一樣,但他們的想法其實都是很類似的。有時候就算不問對方也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講白了就是所謂的心有靈犀。

雷藏和三郎是一個人、但他們又是兩個人。

因為是兩個人,所以就算想法類似,但不代表呈現出來的就會一樣。尤其在那件事情發生以後,在他們之間也愈來愈常出現這類對話:

『我才不要。』
『三郎、』
『雷藏你之前也有聽到當神明有多無聊了吧?』三郎揮舞著雙手說道:
『既不能想去哪裡就去哪裡、還有一大堆禁忌事項要遵守什麼的,光想就令人頭皮發麻!我才不要呢。比起這個我還寧願想……』
『但是,』雷藏接著說道:
『若是、那個人死掉了,那主人,也會死了啊。』
突然三郎不再講話了。
他們都知道主人身有詛咒的這件事情。
很久以前主人就有跟他們說過了,他不知道自己可以活到什麼時候、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會死了,因為,他的生命是維繫在另外兩人身上的。
另外兩人身上、這意味著主人雖然不用去找什麼續命對象,但同時也代表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只要那兩人當中有一個死掉了,那主人也就活不成了。

『三郎難道你想看主人死掉嗎?你希望看到主人死掉嗎?』
『我當然不希望……』
『我也是。』雷藏說道。他希望主人可以活得好好的、一直都安穩活著。
因為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儘管看起來很嚴肅臉上都沒什麼表情又不怎麼講話、但其實是一個很溫柔,對他們也一直很好的人,他們希望主人可以活著。
因為是當初救了他們的人。
救了他們、並賜與他們新的生命與名字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