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09:過去篇02

 

「──那麼,最後為什麼放他們離開了?」文次郎問道。
「那是因為……」突然小平太和仙藏對看了一眼,不再講話。

他們沒有說出來,是因為在那個時候,他們遇見了那個人。


本來,第一個先變卦的人是尾浜勘右衛門。

「──好吧,那就算了★」突然勘右衛門燦爛笑道。
這句話來得太突然,也太莫名其妙,明明原本還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也因為這句話和那張笑臉而一下子變得灰飛煙滅。這下不只是仙藏和小平太等眾人,就連和他同行的久久知也有了一瞬間的錯愕。
「那麼兵助我們走吧,再見啦立花前輩……」
「等一下勘右衛門!」久久知趕緊抓住了他的手:「你是說真的嗎?要就這樣走了嗎?不繼續……」
「沒辦法啊,誰叫他們那裡有神明撐腰。」倒是勘右衛門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
「更何況我們這次來本來就不是要打架的,這兵助你該不會忘了吧?」
「我看你倒是玩得挺開心的。」久久知冷聲說道。
「兵助你自己還不是也一樣。」回敬一槍。
「我跟你說過我想殺他們很久了,來一個是一個。」
「那我也是一樣啊!天知道我多久沒見到立花前輩…」
『那個──不好意思?』
突然竹谷從中打斷道。因為不知道他們還要爭執多久,再加上小平太一直想要找機會衝上前去攻擊他們(但都被竹谷阻止了)。只是這時的尾浜和久久知好像也已經有了結論:
「──所以,事情就是這樣啦。」只見尾浜轉過身來笑道(倒是他身旁的久久知一臉不悅):

「抱歉驚動到您啦,神明大人。但放心吧我們現在就要走了,所以就請您放過我們一馬了吧★」
『等一下!你們還沒有說出留三郎先生人在哪裡啊!別走、』看尾浜從胸口拿出了一張紙,想起他們之前的離開方式情急之下竹谷也顧不得其他,就直接對他們發出了一擊想要阻止他們離去。卻在才要接觸到時就被另股力量給阻擋了下來。一瞬間竹谷有些驚愕,只見風沙驟起、煙霧瀰漫,但他們還是可從中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留…』
「留三郎──?!!」
『尾浜快走!』
留三郎說道。仙藏和小平太馬上就意識到眼前的是分身並不是本尊,但即便如此也夠抵擋一陣竹谷的攻擊。尾浜知道這點、同時也像早已預料到此事似的:
「謝啦食滿先生♥」只見他眉眼彎彎,並立馬就發動了陣法:「那麼走吧兵助。啊對了還有──」突然他轉過身來,並對眼前的竹谷等人說道:
「若想知道食滿先生在哪裡的話,問那邊的七松先生就知道了。他一定曉得的,就在『最初的地方』。」
「?!」
「那麼就這樣啦,掰掰。」話語落下的一瞬間,一陣金光也突然大起,轉眼間尾浜和久久知便已經不見蹤影,包括方才出現的留三郎,只留下了一張繪有陣法圖案、像是在嘲笑他們的小片紙張。
……

「──所以,事情就是這個樣子。」
仙藏說道。他刻意省略去了有留三郎出現的地方,對於尾浜等人離開的片段也只是草草地帶了過去。
「……」
但文次郎在聽了以後,卻只是低下頭去,並以手掩住了自己的臉久久都沒有說話。對此仙藏和小平太都覺得有點奇怪,以往依文次郎的個性,在聽到這種事時應該都要馬上發怒的。但這次卻是出乎意料地安靜。他們以眼神向長次求救,但後者也僅是搖了搖頭,並以下顎點了點文次郎,示意他們先開口。但就在他們才要這樣做時,前者卻已經驀地抬起頭來、並直接就是開口大罵:

「大笨蛋!」但這次針對的人卻是小平太:
「大笨蛋!!」他又再罵了一次,「你到底是在搞什麼?我不是早跟你說過,若遇到什麼無法處理的事的話就叫我和長次過來的嗎?!把自己弄成這樣你到底是在想什麼?!不僅如此還連仙藏也一起拖累到了!要不是這次竹谷剛好趕了回來……」
「嘛、嘛,文次郎你就先歇歇氣吧,小平太自己也知道錯了。」
仙藏從旁緩頰道。並瞥了一眼因為還在鬧彆扭,而始終都不正眼望向文次郎,臉頰也微微鼓起來的小平太:
「更何況,他之前才剛被竹谷罵了心情很不好,你就別再怪他了。」
文次郎聽了登時一皺眉,「被竹谷?」是他所知道的那個竹谷嗎?
「嘛,其實也不算罵啦。」但仙藏卻是笑笑,「頂多是唸而已。但以竹谷來說算是很難得了,那個竹谷呢。」還特地強調了最後一句。
……

『──為什麼七松先生您要做出這麼危險的事情來呢?!』
出乎仙藏意料的,在尾浜等人離開以後竹谷第一個反應並不是先道歉自己回來得太晚,而是先對小平太開炮:
『為什麼七松先生您要做出這麼危險的事情呢?!我不是在離開前就有先跟您說過、不論遇到什麼危險,都可以呼喚我來的嗎?!為什麼您卻沒有這樣做,反而要讓自己、甚至是立花先生陷入這樣的危險當中呢?!』
「欸──因為……」
而面對氣頭上的竹谷,小平太也難得沒像平常一樣只用打哈哈來帶過,只是有些虛心地把眼睛給別開,並搔了搔自己的頭道:「我想、我當時應該能應付得來的嘛,所以就……」
『一點都應付不來好嗎!』但竹谷馬上就潑了小平太一桶冷水:『我已經聽立花先生說了!七松先生在您碰到立花先生時就已經滿身是傷了不是嗎!(小:才沒有滿身、)何況就算不提七松先生,也請您為立花先生著想一下好嗎!立花先生當時可是更加嚴重、』
「我不小心忘記了嘛。」對此小平太只是嘟囔了這一句,「而且我也不想被竹谷你給救…」
『七松先生您實在是太任性了!!』結果這好像讓竹谷更生氣了:『都到這時候了您卻還說這種話!要是我當時沒趕來,您不是就要解開封印了嗎?!七松先生您不是也知道若封印解開的話會有多大影響的嗎?!既然這樣為什麼……』結果之後又唸了小平太好幾句。
……

「……」這是文次郎。
「嗯,事情就是這樣。」結果仙藏還是在繼續笑個不停。
「這傢伙……」但文次郎卻像是頭有些痛地以一手按住了道:「居然只為了這種無聊的……」
「嘛,我可不會說這是無聊的。」但仙藏卻說道:「畢竟不想在心上人面前出醜這種事情,我多少能夠體會。」雖然他還是在笑。
即便如此他們也不打算出言安慰或是袒護小平太,畢竟他們都知道,不論是出於什麼樣的理由、忘記也好想逞強也罷,小平太確實都該好好罵罵。先不提仙藏自己的部份,小平太太不為自己想也是一個問題。對自身他有著一份強烈的求生本能,但面對死亡又或是威脅時、他卻又有著從中享受刺激和快感的絕對喜好;這樣的極端在三人中小平太是最為突出,也是最讓其他人感到頭疼和傷透腦筋的。就像仙藏之前所擔心的,小平太的生命不只是他自己的事情,還攸關於長次。
再加上這次的敵人,也確實是讓小平太吃到了些苦頭。仙藏不知道他們兩者間的差距到底是有多大,但光看久久知處處盡剋小平太的地方,就知道這樣的拉鋸戰對小平太來說很不妙。相信小平太也知道這一點,但即便如此他也沒去向竹谷、或是文次郎等人求助,這就是小平太這次所犯下的最大的錯誤。
所以,儘管仙藏表面上只是輕鬆笑笑,實際上他也是有些不贊同,甚至覺得竹谷這次真的是罵對了(儘管竹谷並不知道長次的事情,他們也認為沒必要讓竹谷知道)。

『──要是七松先生這次還是沒辦法記取事情的嚴重性的話,』他的腦中浮現了竹谷最後所說的部份:
『那麼,就請原諒我要把七松先生那裡的羽毛給收回來了。』說這句話時竹谷的表情是認真的。
……
他永遠忘不了在這句話出來以後,小平太臉上的表情是有多麼精彩,那可真是堪稱絕景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