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10.5:途中

 

  「──我呢,喜歡吃糰子。」突然尾浜說道。
  「喜歡吃糰子、那種由糯米搓揉成的糯米糰子,也喜歡吃大福、喜歡吃羊羹、銅鑼燒、蜂蜜蛋糕、煎餅、還是饅頭最中(Monaka)八橋打豆餅上生菓子泡芙布丁鮮奶油草莓蛋糕…等之類的我都很喜歡!我最喜歡吃甜的東西了~」說這些話時他還有些憨憨地一笑,臉頰有些紅暈看起來很是滿足的樣子,食滿從來沒看過他的這種表情。
  「──所以,我之前也和自己約好了,等這次事情解決完以後,就要去吃這些東西。」突然他的話語一轉:
  「兵助不是很喜歡吃甜的他只喜歡吃豆腐、又或是杏仁凍這類白色方方的那也沒關係,因為他都會陪我去吃。就算不是很喜歡在我的慫恿勸說下他也會一口口吃下去,我最喜歡和兵助去吃東西了,也最喜歡吃甜食。」他說道:
  「所以,我們約定好了,等這次事情都處理完、解決完了以後,就要一起去吃這些東西,我們已經約定好了。」接著他望向了食滿。
  「那麼你呢?食滿先生,你有想好,在這次事情結束完了以後,想要去做什麼嗎?還是說你也要來和我們一起去吃東西呢?這樣也是可以的喔,我相信兵助一定也會很歡迎…」
  『等、等一下尾浜……你冷靜一點。』食滿趕緊阻止了快要滔滔不絕、愈說愈起勁的尾浜:『首先─…我要說的是,我並沒有很喜歡吃甜食,雖然不討厭但也沒這麼喜歡;第二就是你們根本就沒問過我的願意吧?少在那邊自顧自地就下決定……』
  「那麼,食滿先生又是怎麼想的呢?」但尾浜卻問道:
  「如果沒有這個意願,那麼食滿先生又是怎麼想的呢?有想好結束以後想要做什麼了嗎?又或是在結束以後、有要做什麼了嗎?例如之前在被潮江給囚禁起來時所沒做到的……」
  『……』
  但留三郎卻是一片沉默。他?他有想要……做什麼的嗎?老實說他之前從沒想過這類問題。他只是覺得很生氣、很憤怒很不甘心在被做過那種、那些事情以後。想要去向那傢伙復仇、想把那些通通都還給他,原先的想法就只是這樣而已。至於復仇以後的……
  『我……並沒去想過,那樣子的事情。』他並沒有去想過,那樣子的事情。
  不過想想這也是很正常的啊。畢竟,自己是在突然間就被那傢伙給抓起來了,之後就一直是在想要報復的事情、掙脫那腳鐐的事情、離開那傢伙的事情……什麼復仇以後的事情根本就沒時間去想、那時候也無法去想,因為實力實在相差太懸殊了。他……
  『……但是,我是不會原諒,那傢伙的。』留三郎再一次堅定地說道。
  絕對不會。那傢伙--對他做了那種事情、那麼多過份的事情;罔顧他的意願先不說,還什麼都不告訴他!明明就跟他有關的事情卻什麼也不告訴他、也沒那個想法想告訴他,更直接就說和自己沒關係……!開什麼玩笑啊!明明都說沒關係了、自己卻為什麼要因為那傢伙而把自己搞得這麼不正常啊?!這樣子、完全不像自己的自己……!沒錯、都是因為那傢伙…那傢伙……!
  『都是因為那傢伙、才會害我產生了這種心情……這種、一點也不像我的心情……!還因為那傢伙、而必須要壓制我的力量,以免會忘記那傢伙的事情!會忘記要向那傢伙報仇的事情……!』沒錯、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傢伙害的……!
  『所以、我一定要再見到他……!我一定要再見到文次郎!我要殺了他、還要把先前所有的一切通通都還給他!我要向那傢伙──』沒錯、我要向那傢伙說──…
  「……那個,雖然很不想打擾你食滿先生。」
  「但你剛剛說的真的都很像是告白耶……」
  『混帳你說誰在告白了啊?!!!』

  結果想復仇的決心更加強烈了。

  「──不過,我倒沒想到你會那樣說。」
  「……你指什麼?」文次郎問道。
  他們正在剛出發要前往青森的路上,雖然他們大可直接就用式神飛過去,但念在仙藏身體還沒完全復原的情況下,他們還是決定用走的。好在今天早晨的空氣很清新、森林裡瀰漫著一份水氣,陽光也沒直接照射進來感覺十分清爽。
  「就是你方才出門前所說的話啊。──很溫柔不是嗎?『潮江爸爸』。」但仙藏只是賊笑道。
  他們方才出門前才和作兵衛等人道了別。文次郎沒與他們說他要去哪裡,只說了最近要出遠門、可能會有幾天不在家請作兵衛等人先看家云云。他能夠理解文次郎不想對他們說出實話來的心情,畢竟那樣也只會讓他們更加擔心。但仙藏懷疑作兵衛早就已經察覺到他們此行的目的了,畢竟從知道他們要出門的那一刻起,三個人裡頭就只有他始終是以一雙擔心又充滿不安的眼神望著他們。他不知道作兵衛是怎麼想的、又或是對文次郎是怎麼想的,只知道在他們要出發的前一刻,原本一直和左門等人站在緣側上的作兵衛卻突然出聲喊道:
  『──潮江先生……!』
  文次郎轉過身來。
  『那、那個──』望著眼前的文次郎,儘管先前很緊張心中也不斷七上八下甚至好幾次都想要放棄了的作兵衛,在對上文次郎眼神的那一瞬間,他也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抓緊自己的袖子,同時也鼓起勇氣大聲說道:
  『請、請「你們」──一定都要、平安歸來!』--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
  儘管已經察覺到了文次郎等人的想法及目的,他卻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對於這樣無能為力的他。從一開始看他們的討論、決定、甚至是之後的簡單打包和出發,他統統都無法參與、也沒辦法參與。對於食滿先生,他什麼都做不出來、也沒辦法去做出來,對於這樣弱小無力的他。
  而在說出了那句話的一瞬間,作兵衛也總算是感受到一份真正的心安及落實感。他不自覺地把身體給放鬆了下來並喘口氣,卻也在同時不自覺地把眼中的淚水給流了出來。
  『咦、欸、為什麼,為什麼……』但就在他要擦去時,一隻溫暖的大手卻也放在了他的頭上。他登時一愣,正要抬頭時就聽上面說道: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絕對會。」明明沒有看到任何表情。
  但在同時,作兵衛卻也能夠想像出,此時的文次郎,究竟會是何種表情的。
  所以他也哭得更厲害了,儘管他不知道為什麼。

  「──很厲害不是嗎,那樣安撫小孩子……說起來這好像也是你第一次對作兵衛表現出溫柔吧?」仙藏取笑道。
  「不要講得我好像都對他很壞似的。」文次郎像有些不服氣地皺了皺鼻子。
  「也確實沒多好不是嗎。」但下一秒仙藏卻笑得更大聲了。連小平太聽到了也進來參一腳,說他平時對作兵衛多不好多偏心……因為知道是事實,所以自知理虧的文次郎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在嘆了一口氣後,才緩緩說道:

  「……那傢伙,是個好孩子。」其實他是知道的,作兵衛一直在擔心他們、也一直在擔心留三郎的情形。
  包括平時總是會悄悄觀察他們的互動、對他總是畏懼得頭抬不起來、以及在面對留三郎時明明是想要依賴卻又因為他而總是不敢表現出來、和對三之助與左門的照顧──這些,他其實都是知道的,所以他才會對作兵衛說出那種話。因為,雖然他口上沒說,但其實他早已經──…
  「明明心裡就早已承認人家了卻還不說,潮江爸爸好害羞喔~」
  「吵死了。」
  「嘛畢竟是之前都還當作情敵的嘛,會不想承認也是自然……」
  「小平太你很吵耶。」
  「小聲。」
  「長次連你也?!--」天空,好像響起些打雷聲了。

  『──作兵衛怎麼了?』
  聽到左門的聲音,原本在望向窗外的作兵衛也把頭轉了回來,並說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天好像快下雨了。』明明剛才還是放晴的。
  『欸真的嗎?!』果然,在聽到他說的以後,三之助與左門馬上就都跑到了窗前──不知為何他們好像都特別喜歡下雨天,也沒什麼緣由。
  『啊真的耶──天空開始下雨了。』在看到那散絲從天而落時,左門也跟著說道。
  『天空也變得黑黑的了──』三之助也接著說道。
  作兵衛在一旁沒有講話,只是望著外面開始轉黑轉厚的雲層、遠方閃起的閃電、開始下起的密雨,以及伴隨不斷轟隆作響的打雷聲,都把外面景色給蒙上了一層灰霧霧的陰沉。在沉默了一段時間以後,不知道是誰忽然說道:
  『……不知道爸爸他們怎麼樣了。』
  『對啊不知道爸爸他們怎麼樣了。』另一個人接著說道。
  『這樣下雨不要緊嗎……』
  『不要緊的吧?之前媽媽跑出去時不也是大雨的嗎?』
  『但是這次有打雷耶……』
  『而且還有閃電……』
  『……』
  作兵衛望向窗外,他倒不擔心這場雨會難倒潮江先生他們,他只擔心他們這次的遠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