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物誌】五伊篇12:結束?

   三天後,凌晨

  空氣中還瀰漫著一份霧氣,天邊陽光也還沒完全露臉來,氣溫有些低。森林濕氣也有些重,正是眾多晝行性動物還在好眠時,潮江家的緣側前就已可見兩個人影:
  「……你要走了嗎?」文次郎問道。
  『啊啊。』
  留三郎邊穿足袋邊應道,接著又套上了草鞋。期間他一直是背對著文次郎的,也沒什麼拖泥帶水的動作或是過於猶豫不決的態度:
  『我已經拖延太久了,本來應該要更早走的。但因為要處理別的事情……』
  「……我還是,無法留下你嗎?」
  望著留三郎這樣的背影,又聽了他方才講的話以後,文次郎不禁緩緩問道,語氣帶了些惆悵。
  「我還是無法留下你嗎?是因為你還不肯原諒我嗎?我該怎麼做?到底我該怎麼做,你才能……」
  『笨──蛋,才不是這樣子的呢。你不要亂想啦笨蛋文次。』
  但留三郎接下來卻是轉過身來用力拍了一下文次郎的臉。文次郎被他拍得一愣一愣又不知該如何反應只得怔怔地望著他,但這沒讓留三郎心軟:
  『我們之前不是已經討論過了嗎?我要離開的原因、還有我不能待在這裡的理由,我們都已經有討論過了啊。你那時明明也說好了。』
  「我才沒說好,」但文次郎卻是皺起了眉頭,「我只說『我知道了』。」
  留三郎吁了一口氣。每次文次郎在鬧彆扭或脾氣時就會對這種文法言詞特別斤斤計較。偏他又覺得這點好像有點可愛。糟糕真的是重症了,留三郎不禁想道。但是不行,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現在還不能和文次郎在一起,至少現在不行。所以他也緩緩說道:
  『我……之後自己也想了很多。』
  『我想,或許我是……真的,喜歡你的。就像你說的,會想見你、思念你想碰觸你、親吻你都是因為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不想和你分開、也不想再見不到你,就連現在也是。』
  「那麼──」

  『但是,在我喜歡你的同時,我卻也無法感到釋懷。』
  突然留三郎正色說道。
  『我喜歡你,文次郎。就算現在我也還是喜歡你。但在我的內心深處,卻還是沒有辦法原諒你。我能夠理解你對我那樣做的理由、也能夠理解你的心情,但就算這樣,在我的心底,卻還是無法抹去。』
  說著這句話的同時,留三郎也把手按上了自己的胸口道:
  『你對我所做過的那些,就算現在我喜歡你了也不代表就會消失。兩者是不能混為一談的。我喜歡你,文次郎,就連現在我也不想和你分開。但是,要我用這種同時喜歡、卻又無法感到釋懷,無法去原諒你的半吊子心情待在你身邊,對你來講是不公平的。』
  「但是我不在乎啊!」
  文次郎立即說道:
  「我一點也不在乎!那種事情、我只要有你在──」
  『但是,我會在乎。』
  但留三郎低聲說道。
  『就算文次郎你可以原諒我那種事情,我自己也無法原諒。我無法,在整理好這樣的心情以前,卻又心平氣和地待在你身邊。這種事情我做不到。我也無法強迫自己壓抑下來,只是一心地喜歡你,那樣總有一天我會壞掉的。我一定會壞掉的,文次郎。』
  文次郎沉默不語。
  『所以,我才會選擇離開。至少,在我們兩個都能冷靜下來前……直到有一天我真的能感到釋懷,並能夠去面對你了,到那時,我會再回來,並再回到你身邊。』
  「……留三郎,我──」
  『不要向我道歉,文次郎。』
  突然留三郎說道。文次郎抬起臉來,只見那張平時看來總是堅毅、又固執地抿起嘴巴,總是眼神充滿銳利與專注的臉龐,此時卻是帶著一抹惆悵般的憂傷。他的胸口忽地一緊,還來不及對留三郎說點什麼就聽到對方再度說道:
  『別向我道歉。我並不是,為了要聽到你的那句話,才對你那樣說的。』
  『就算你現在向我道歉了,我也沒辦法,就這樣理所當然地去接受你、原諒你,我沒辦法就這樣感到釋懷。』
  「……」
  文次郎不再說話。留三郎的心意已決,他知道自己是無法再作改變,也知道當初會造成現今這種局勢的人,就是自己。是自己,逼留三郎,要做出那種選擇的。留三郎並沒有錯,是自己一意孤行想要綁住留三郎、卻又一味地把他給往外推的。
  但就在他這樣想時,一個冰涼又帶有溫度的觸感卻突然包覆住他的臉,同時他也聽到:
  『──不要哭。』
  是留三郎正用雙手捧著他,同時也把額頭抵向了他的,像是帶有喟嘆地說道:
  『不要哭,文次郎。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離開前你的眼淚。所以我才不想告訴你的,就是怕你自責。』
  「我才沒有哭。」
  文次郎說道。但他卻止不住疼痛。是哪裡疼文次郎也不曉得,只覺得眼淚就是不受控制地一直湧出。留三郎湊近了他,並用手不斷地擦去他臉上的淚水。他伸手握住了留三郎的,後者沒有拒絕,只是再加重了力道,並任由他就這樣包覆著自己的手。文次郎閉上了眼睛,想藉由這雙手所傳遞過來的體溫和觸感,來讓自己不要忘記。過一會兒他逐漸冷靜下來以後,才再鬆開,並聽留三郎開口說道:
  『作兵衛他們──』
  「我會照顧好他們的。」
  文次郎說道。或許是方才的一時失控讓他覺得有些難堪和不好意思,他不太敢去接觸留三郎的眼睛。只得把頭給撇到一邊去並說道:
  「……有困難時,就儘管叫我。」
  「不論你受傷,還是遇到什麼困難,一個人無法應付時,就儘管叫我,不要自己隨便逞強。」
  『這句話應該回敬給你的吧。你才是,不要什麼都死撐著不說。』
  但留三郎惡意笑道。看文次郎皺起眉頭來又要準備唸人時他也及早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一個人亂來的。這幾天特訓時我也有先調養好了,不會再有問題的。而且……』
  不自覺地把手給舉到唇邊,那裡閃著一抹銀白的光芒:
  『我也已經有了……這個了。』
  看到留三郎的舉動,一瞬間文次郎真的很想把眼前的人給用力擁入懷。他想要親吻留三郎、狠狠地親吻他最好是吻到沒力。他想要碰觸留三郎,有溫度的肌膚也好臉也好、頭髮也好能感受到他脈搏與心跳的地方都好,他想要碰觸留三郎,想狠狠地碰觸他、親吻他、擁抱他。但他知道他沒辦法。從留三郎鬆開手的那一刻起,在他們之間就已經劃出了一條無法跨越的界線。他無法越過去留三郎也不會再進來。他只能看著,看著眼前的留三郎,並在內心掙扎過了以後再說:

  「……至少,等竹谷他們的事情結束了以後再走。」
  『啊啊,我知道。』留三郎笑道:
  『因為我就是為了這個才要延期的。』
  ……

  「──那麼,差不多要開始了呢。」
  『喔、嗯,是啊。』
  「竹谷你很緊張嗎?」小平太在一旁笑道。
  『那是當然的啊。畢竟我之前從沒做過這種事情。』嘆了一口氣,竹谷顯得有些惴惴不安。
  「但你之前不是也有參與過了嗎?連那次也想不起來了嗎?」小平太問道。
  『嗯,完全想不起來。』竹谷像是有些洩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