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378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3

    追蹤人氣

【妖物誌】番外:潮江夫婦的一二三

 
  潮江在公會裡是有名的石頭臉。
  沒人看過他有第二號表情(除了面無表情),也沒人敢和他有工作上以外過多的接觸或是交談(又不是不想活了),除了有三種人例外。
 
  第一個是他孩子:
  『爸爸!』
  在看到他回來以後,左門和三之助馬上就撲進了他的懷裡,其速度簡直是用撞的。作兵衛則是趕緊在後面追著道:
  『喂、喂等一下啊你們!不要這樣──』
  「無妨。」
  但文次郎只是這樣說道,同時他也摸了摸第一個撲上來的左門的頭,和第二個因為被左門搶先一步,沒辦法只好站在後面抓抓他衣服的三之助的頭:
  「我回來了。」那表情大概會讓所有認識他的同儕或同業都嚇到下巴當場脫臼甚至是闔不起來。
  接著他望向了作兵衛。
  『啊、』在與文次郎四目相交後,才想到自己還沒打招呼的作兵衛趕緊低頭說道:
  『潮、潮江先生,歡迎您…』但還沒說完就突然被摸頭了。
  「作兵衛。」
  然後文次郎就進去了。
  ……
  ……
  爸爸!!!
  一瞬間作兵衛的腦中只浮現了這個名詞。
 
  第二個則是他朋友:
  「仙藏!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一直派些奇怪的東西在我家附近晃!」尤其還是選在他和留三郎辦事的時候!
  「咦有什麼關係嘛──反正老人家的娛樂就只有這點而已啊,你看小平太都不在意了。」
  「咦我無所謂喔?倒不如說每次只要提醒有人在旁邊看時竹谷都會超興奮的……」
  「不要拿我來跟你們相提並論好嗎?!!」
  ──雖然,大多是像這樣,沒意義又沒營養的東西。
 
  第三個就是他老婆。
  說起潮江的妻子其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原因無他,從來沒有人見過潮江的妻子,想想也是從沒有人去過潮江他家。就算有什麼東西要拿給他、或是什麼事情要找他,需要和他有所聯繫時,也都是潮江直接到見面地點把事情給一次解決。
  也因此潮江的妻子、或者該說潮江的私生活這一塊,這個話題一直是個謎,還是個公會裡大家津津樂道又興致勃勃關注的目標。
  「不過是那個潮江、那個潮江耶。」
  「對啊真是不可置信……。果然人不可貌相,看潮江那樣子誰會想到他結婚了。」
  「不過你們都沒人看過嗎?潮江他老婆長什麼樣子……」
  「怎麼可能看過啊?我們都沒去過潮江他家了。」
  「他也沒跟他老婆一起出現過。」
  「是說這件事情是誰先說起的啊?誰先發現的?」
  「好像是野村那傢伙,聽說是有次開玩笑時無意間提到的……」
  「不過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那個臉僵得跟石頭一樣、剷起妖魔來還一點都不手軟的潮江,居然會有老婆……」
  「總覺得好難想像啊……他老婆究竟是長什麼樣子勒?」
  「我猜啊!一定是像大和撫子那種的,超級溫柔又超級賢慧超級漂亮,在潮江回家時就已經把飯都煮好了,連洗澡水也燒好了說不定還跪在門口等他回來……」
  「喂喂你講的這是下人吧?哪有人把老婆這樣……。」
  「咦不過,若是那個潮江的話說不定很有可能喔……」愈說愈過份。
  「我倒覺得、潮江的老婆說不定是和他很像的呢,兩個人都一樣沉默都不怎麼講話……」
  「在家裡相敬如賓嗎哈哈哈──」
  「啊──果然還是好好奇喔,潮江他老婆……」
  「對啊……」
  ──只是沒想到這個謎團,居然在不久後的將來就自動解開了。
  那是在一次的宴會上。
  偶爾公會裡也會有辦上這一種活動,算是慰勞大家平時的辛苦,就像普通人一樣在宴會上放肆喧鬧,以忘掉平日工作上的辛苦,和一些同僚間的過節嫌隙。
  「喂說說看嘛,潮江,你老婆到底是怎麼樣的?」結果又有人挑起這個話題了。
  「沒怎樣。」一句話打發。
  「欸幹嘛這樣嘛──大家都知道你結婚了啊,又不是什麼新聞講講又不會怎麼樣。」
  「不是我不講,是真的沒怎樣。」難道要講留三郎是圓是扁的嗎?
  「就……講講她是怎樣的啊。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她個性怎樣?好嗎?」
  「很好。」應該說好到不行了。
  「會煮飯嗎?家裡的事情應該都是她在弄的吧?欸說起來你們有孩子嗎?」
  「有。有三個。」然後說到作家事,留三郎也確實是很能幹,幾乎什麼都會作,也沒什麼他好操心的。
  「什麼三個?!慢著你到底是什麼時候生的、怎麼都沒跟我們說……」
  『碰!』
  但就在氣氛正熱時,一個突如其來的開門…應該說是撞門聲,卻一下子就把大家的理智給抓了回來,並進而讓整個氣氛給冷卻了下來。
  只見站在門口的是一個誰也沒看過的漂亮男子。說漂亮是因為他的臉孔白淨而精緻,一時間讓人分不清他究竟是少年還是男人。身材也很修長就是看上去沒什麼表情,眼神也頗為犀利在掃過之後居然不敢再讓人多看一眼。
  現場因為這人的出現,也一下子冷卻了下來。就算是見過許多大場面或是碰過許多突發狀況有經驗的除魔師,在看到這人的出現時居然也頓時不知該作何反應。他們都知道對方是妖怪,而且看感覺還是挺高級的。只是他來做什麼?為什麼會選在此時出現?又到底是??
  正當眾人腦中還在盤旋這個疑問時,對方倒也沒像怎麼在意,一開門連看也沒看裡面的情形或畫面,直接就是喊他要找的對象:
  『文次郎。』
  「留三郎。」欸?
  在所有人的眾目睽睽(應該說驚訝的注視)之下,文次郎也不管周遭視線,一起身就是從位子上站了起來,並迅速走到那人的面前道:
  「怎麼突然來了?」他們驚恐地發覺潮江的表情和語氣一下子柔和了十…不對五十倍至少有。
  『你的東西。』留三郎砰的一聲把一個黑色袋子交給了他,並說道:
  『你忘記帶走放在家裡,我想你雖然說不是工作,但帶著也好。』
  「啊啊,謝謝。」
  『那麼我走了。』
  「不再留一會嗎?」剛剛才提到他的說。
  『不了,還要回去幫作兵衛他們煮飯。』
  「我知道了。」
  『那麼再見啦。』
  「再見。」接著留三郎就走了。
  而在文次郎回來以後,眾人才宛如大夢初醒似的一下子全擠到了他的座位旁來問人,內容不外乎就是:
  「喂、喂潮江那是誰啊?!」
  「是朋友嗎?是你朋友嗎?!」
  「還是你弟啊?看他剛才幫你送東西過來……」
  「笨蛋那傢伙可是妖怪啊!什麼潮江的弟?!難道要說潮江也是妖怪嗎?!」雖不中亦不遠矣。
  「喂潮江到底怎麼樣啊?剛才那位到底是──…」
  「什麼怎麼樣?不就是你們剛才在討論的目標嗎?」
  「啊?」
  「我老婆。」
  …………
  「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