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食滿】噗浪梗PART.2-AFTER

 

  『總之!你去跟留三郎道歉就是了啦--!』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了啦!」受不了小平太在電話裡一連串的劈哩啪啦,文次郎在掛上電話以後卻是挺煩惱地用手搔著頭、同時眉頭也用力地蹙了起來。
  「(但是、跟留三郎道歉啊……)」
  其實文次郎也知道是自己的錯,不管有什麼理由,吃掉留三郎的東西就是不對。何況那還是放在留三郎家的冰箱裡的,若是放在他家至少還有理由說是吃錯……呃不對不對、反正吃掉留三郎的東西就是不對,這點他也有深刻反省了。
  ──話說回來留三郎沒事把那種東西留到現在才吃掉是要幹嘛啊?蛋糕這種東西、而且還是有鮮奶油現做出來的,就是要當天或是當場吃掉才比較夠味不是嗎?放著隔夜根本就是暴殄天物,還不如他吃掉……不對不對、不是要反省的嗎?怎麼又開始找理由推卸責任了。
  說起來,那傢伙不是本來不吃甜的嗎?別說蛋糕,連糖果餅乾甚至超商咖啡店裡賣的加糖飲料都不喜歡喝,要也要改少糖或是根本不加糖(碳酸飲料例外)。甚至還有幾次因為自己吃了太多蛋糕餅乾而看到當場找自己隨便吵架這種事情也是有的。這種人、居然會買蛋糕?而且還是給自己吃的?想想就覺得有鬼。根本是買來要送給別人但不小心被他給吃掉才…呃不對不對、沒事追究這種事情幹嘛啊?反正那是留三郎自己的事又不是他的,隨便吃掉留三郎的蛋糕就是不對,他也有深切反省……呃,應該吧。
  說起來文次郎本來就不是很能克制甜食的人,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他本人可是非常喜歡吃甜食的。飲料糖果餅乾蛋糕還是單純的糖他都喜歡,從以前就喜歡。以前仙藏還笑過他說長著一張老臉卻喜歡吃甜……靠誰是老臉。
  對於文次郎來說並沒有糖份攝取過多或是嚐到厭倦的問題,他不是很喜歡吃太鹹或油膩但他喜歡吃甜的東西。任何東西若是有一點甜他都喜歡,所以他也喜歡吃水果,這倒是一個好習慣。也要慶幸文次郎雖然喜歡吃甜,但他平常運動和鍛鍊也都是有在持續的,不然他現在大概也沒有吃甜的本錢了。
  話題扯遠了,繞回來吧。話說當文次郎腦中還在碎碎唸前面那些有的沒有的(這也是仙藏和小平太都唸過他的,說長相這麼嚴肅老氣心底還這麼愛碎碎唸…所以說這到底干臉何事了?!還有他的臉才不老!他這叫成熟!),他也已經走到自家陽台前了。
  文次郎家離留三郎家很近,說穿了其實就在隔壁而已,但他們家卻離得特別近……好吧還有伊作。聽說是當初建造這邊房子時本來有一個大家族預計要包下其中三間,但後來出了什麼問題還是糾紛導致後來沒要了,而房子建好以後也分別被他們三家給買了下來──結果就是這樣。
  尤其剛好他們三家的小孩都是獨生子、還都是同年又是唸同一所學校同個班級(雖然正確說起來是他們六個人同一個班級),所以從搬來認識以後小孩間的感情也變得很好……他是說他和伊作以及伊作和留三郎,他和留三郎的感情才沒有很好。所以雖然一樓有門可以走,但有時候為了方便他們也會直接從二樓的窗戶或陽台跨過去…只是若對象是伊作的話可能要小心點,因為他曾經掉下去過。
  站在陽台前想了一想,其實文次郎也知道是自己的錯,他也有深刻反省過了只是他就是拉不下那個臉。跟留三郎道歉什麼…而且還是在他們吵完了架、現在正鬧得不愉快的時候。說實話他和留三郎吵架甚至打架鬧僵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從他們認識以後這在他與留三郎之間幾乎是家常便飯,沒有或許才比較奇怪。
  只是說───…
  「(文次郎你也不想明天和留三郎繼續僵的吧?明天不是你生日嗎?要是留三郎真的還在賭氣不來了,這樣你好嗎?)」
  說什麼好不好的,本來他就沒有想辦什麼生日派對,都幾歲了又不是還在小孩子的年紀,這次要不是他們那樣說……只是若留三郎沒來還真的有點……等下他不是那個意思,他只是、覺得若大家都來了獨缺留三郎很奇怪而已,何況留三郎就住在他隔壁是鄰居。
  「(而且留三郎這次好像真的是生氣了……)」想到他們後來打成一團被伊作勸開(雖然他好像不小心給了伊作一拳)時,留三郎的眼睛還有點紅。每次留三郎氣到快要哭時總是這樣,儘管他不常氣到快要哭,留三郎是很倔強的,他從來不喜歡哭。
  「(說起來那傢伙本來就不喜歡吃甜的啊,連飲料也不喜歡喝,那買那個到底是做什麼……)」要送給別人?但留三郎說是要自己吃的啊。不對依留三郎那臉皮薄的個性隨便胡扯一個答案倒也有可能。但要送給誰啊?那種糖度和裝飾性的蛋糕莫非是要送女孩子……?
  想到這突然就覺得煩躁了起來,文次郎也不曉得或許只是覺得別人都買得到卻只有自己買不到很不公平。想想反正那個蛋糕自己都吃掉了那也就扯平……等等是扯平什麼?嘖說起來留三郎到底幹嘛要放著那個蛋糕啊!放在那邊別人看了當然會想吃!(結果又莫名其妙怪回留三郎身上了)
  但想歸想文次郎當然也不會就這樣結案了事了,小平太已經在電話裡說了若他再不去跟留三郎和好的話明天仙藏會要他有得瞧…嘖所以說他們是怎麼知道的啊,肯定是伊作去說的,那個大嘴巴!
  囉唆歸囉唆,唸歸唸,文次郎也還是翻過了他家的陽台,直接跨到留三郎家的──他們家近就是有這個好處,翻過去直接進去就是留三郎的房間了。
  剛看了看時間,知道留三郎還沒睡,只是看他房間是暗的文次郎猜想他或許是下樓去了。本來想說先過去之後要怎樣再說,只是沒想到才過去進到留三郎房間裡時就聽到一陣劃風聲、緊接著是一個堅硬物體抵在自己的脖頸上道:
  「──誰准你直接進來我房間了?」
  「……留三郎。」
  雖然燈沒開視線很暗,但憑著外面些微的亮光文次郎也可以看到留三郎的表情還在生氣。只見他正皺著眉斜視著他,手上舉起的雙節棍也不肯放下。知道是自己理虧,這回文次郎也沒反擊而是舉起了雙手說道:
  「我是來道歉的。……總之你東西先放下吧。」
  「哼。」
  但留三郎還是放下了手中的雙節棍。接著他打開了燈,一瞬間房間變得刺亮。留三郎的房間不算大,但他的東西很多。只見他衣服幾乎都堆在床上球類運動器材也隨地亂放,書桌上也堆滿了東西書包則是丟在床邊還沒打開來。文次郎已經習慣了留三郎這樣的房間儘管他有時還是會唸,但他並不討厭,這房間裡有的是留三郎的味道他已經進來了無數次,也早已習慣留三郎這樣的風格了,何況留三郎和別人(例如小平太)比還不算最亂。
  「你來幹嘛?」留三郎一開口語氣就是衝。但文次郎並不訝異,他早就不期望留三郎會用什麼好口氣來對他。
  「我是……呃,來道歉的。」有些小心翼翼的撿著字眼說話,文次郎努力不要在這個節骨眼上更惹怒留三郎。「蛋糕的事情……呃,我很抱歉。是我不該隨便吃掉你的蛋糕……對不起。」說到後來還低下了頭。
  「……」
  留三郎起先沒說話,但也沒走開。文次郎聽到他平穩的呼吸聲,接著才聽他說道:「……我知道你是不會來主動道歉的。說吧,是誰叫你來的?阿姨,還是仙藏他們?」
  嘖、這傢伙還真精。文次郎不禁想道。但他還是有些悻悻然地說:「……小平太。」
  「我就知道。」
  聽到留三郎這樣說,他立即抬起了頭,見留三郎已經背對他。看不到留三郎臉上的表情,再聽到他方才的話,文次郎脫口說道:
  「我是真的感到很抱歉的──抱歉、是我不該……隨便吃掉你的東西。至少要拿前應該先問過你的,沒先問過你就隨便亂動……這點是我不對,對不起,我感到很抱歉。」
  轉過頭來,留三郎臉上的表情讓文次郎讀不出來留三郎究竟是不是有在生氣。留三郎有時候會這樣,明明是平常看起來易怒、又情緒很差像是會隨時發飆的眼角和神情,卻有時候又會讓人讀不出來,就像這樣,讓文次郎偶爾會有些不適應。
  「……你知道我在生氣什麼嗎?」他聽到留三郎問道。
  「氣我不該隨便吃掉你的東西。」他立即說道。接著留三郎說:「還有呢?」
  啊?還有?他不禁皺起了眉,還有什麼嗎?「呃……我不該、對你發脾氣?」
  「還有呢?」
  「我不該動手打你?」但之後留三郎也回拳給他啦。
  「不是。」聽留三郎的語氣好像快要爆發了,文次郎很努力地想了一想,接著說道:「……我不該怪你沒有馬上吃掉、來合理化我吃掉的理由。」
  「嗯。」聽留三郎應聲,知道是他猜對了。同時他也看留三郎在他的面前坐了下來,沒有望向他而是看了看旁邊說道:「……嘛,算了。你說的也有道理,是我不該放那麼醒目的地方的,一開始就應該把它給藏好。」
  呃。聽到留三郎這樣說,文次郎反倒覺得愧疚起來了。之前吃掉、或是和留三郎爭執、吵架時都還沒這麼強的罪惡感,現在看到留三郎也難得坦率認錯時卻突然覺得有些難受,胸口有些沉甸甸地彷彿像是自己做錯了(實際上也的確是自己的錯)。
  「沒有啦是我不好,我不應該隨便亂動你的東西的。」結果反而是文次郎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就算那看起來很好吃也不能拿。」
  「所以你還是沒有真心認錯了嘛。」留三郎說。同時他也托起了頭,像是一臉看透又像是受不了的樣子。
  「那是當然的。雖然我承認亂動你東西是我不對,但我還是覺得應該要馬上吃掉。」果然文次郎立即說。「說起來蛋糕這種東西本來就是要馬上吃掉的啊。當天買回來的蛋糕才是最好吃的,放了隔夜就有差。不然至少要放進冷凍庫……」
  「得了吧,我才不想聽你的蛋糕心得。」
  留三郎揮揮手,像是一臉很受不了的樣子。但他之後還是先沉默了下,接著才問道:
  「……喂。那個蛋糕,真的有這麼好吃嗎?」
  「嗯?」聽到留三郎這樣說,文次郎先是楞了楞,接著他立即笑起來道:
  「那是當然啦!不是我要說,但那真的是我所吃過最──好吃的蛋糕了!你知道嗎上面除了有整粒的草莓和水晶葡萄外,還有三層巧克力以及鮮奶油、那巧克力和鮮奶油都超好吃的!還有上面還灑了一層滿滿的珍珠糖粉……」

  「……是喔。」
  聽到留三郎這個反應,才想到他並沒吃到的文次郎趕緊收了口,並有些心虛地說:「抱歉、我忘了你沒吃到……」
  「沒關係。」
  但留三郎說道。文次郎抬起頭才發現他已經別過了臉,同時聲音也有些模糊:「那樣就好了。」
  「哈?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喂留三郎你的耳朵幹嘛這麼紅啊、喂──」
  「吵死了你說誰耳朵紅了啊!!」這下真的是被惹怒了。
 
  結果,隔天留三郎又買了塊栗子蛋糕送給文次郎,雖然那已經是後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