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望幽非忘憂,溟水無間虹。芙蕖雙並蒂,可憐水中影。
──糟糕模式大開(喂)
  • 1303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調合組】白皙無垢の君は

 
  ──並不是說特別喜歡人骨。
 
  只是啊、只是,你不覺得,像那樣白皙結實,又毫無瑕疵簡直堪稱完美的精緻物品很是美麗嗎?那簡直就是藝術品啊!美麗的紋路、高雅纖細的形狀,摸起來舒服卻又冰冷的觸感總是令人心動不已,就算是寒冷的東西只要碰觸到心頭就會熱起來,並傳達到身體各個角落指尖、神經,而引發顫動,但又不是寒冷,呼出來的氣還是熱的,就和我的心跳一樣──啊啊小骨、小骨啊小骨,為什麼你會,如此地美麗呢?
 
  所以說,我的這種心情,應該是很好理解的不是嗎?畢竟人都是會喜歡美麗的東西的嘛。漂亮的東西誰不喜歡呢?尤其喜歡的東西看了總是會令人賞心悅目並心情變好進而產生戀慕……什麼留三郎你說我這比喻怪怪的?哪有這回事,很多和歌也都是借物或以物來表達思戀,更或者就是以物寄情來傳遞出自己的心情的。所以,對自己喜歡的東西,來產生戀慕也是很正常的吧?對吧?
  更何況,我也不是每塊骨頭都喜歡的,我也是會挑的,畢竟動物的白骨、人類的白骨,又或是鳥類的白骨也都是不一樣的啊!當然每個紋路都有每個紋路的美,形狀也是如同人體不同部位的骨頭,也都是有它獨特且重要不可或缺,必須要有的形狀的,所以,對每塊骨頭都必須一視同仁。
 
  只是,只是啊只是,就像我前面所提到的,人都是會有喜歡的東西的,就算喜歡花,也會有喜歡不一樣的花,而在同一種花裡又有特別喜歡的樣子和種類──我也不可避免的,喜歡那種我覺得特別細緻美麗、又纖細修長白皙宛如石膏但又比石膏更加雪白的,所以、所以留三郎,你能夠理解我喜歡小骨的心情了嗎?因為小骨就真的是完全符合我以上所說和我的喜好啊!
 
  什麼?你說我就只喜歡小骨的大腿骨?因為我總是用小骨的大腿骨來唱歌?不不不、留三郎這你就不懂了,我愛小骨,是愛他的全身,至於會都只唱小骨的大腿骨,是基於性…不是,我的意思是說,如同會有人覺得鎖骨特別性感(當然,小骨的也很性感)而我也覺得小骨的大腿骨特別性感是一樣的道理。而且,我也不能總是帶著整具小骨出門啊,雖然我很想這樣做但愛總是沉重的,而且若弄壞了怎麼辦?你和文次郎之前想要比賽拼湊出小骨時就已經少掉好幾塊了,若是一個不小心真的碰散了,少了一塊了怎麼辦?!小骨就連身上的一塊跟骨也是不可或缺的!…咦、欸等等我啊留三郎,幹嘛走得這麼快──
 
  真是的,可是你先說我只鍾愛小骨的大腿骨,我才這樣解釋給你聽的啊。如同一個男人總是喜歡女人的…什麼你叫我不要這樣比喻?因為兩者不同?哪裡不同了?不都是自己喜愛的東西嗎?雖然用其他如雙節棍扇子或是長槍畫筆也是可以但我覺得小骨終究是不一樣的,它是獨一無二、世上僅有的小骨,目前我也沒看過有別的骨頭、骨骼,比小骨還要更是漂亮又美麗的了。
  而且,小骨的大腿骨,是真的很美麗的啊,用來當武器也很好用的呢!我相信一定是有小骨的保佑在裡面的!果然我最喜歡小骨了!什麼?你叫我不要只看著死物,偶爾也看看活的?真沒禮貌我當然也有啦。不然你以為你們的健康檢查都是誰在做的?欸、等等別跑啊,我不會真的把你們的骨頭給半夜拆下來的啦(苦笑)基於尊重當然是要等死了…欸等等留三郎你別跑啊。
 
  只是想說,我不是真的只喜歡骨頭的。像,人類那覆蓋著底下肌肉和血管,神經骨骼的肌膚四肢我也很喜歡啊。我最喜歡看人的手和腳了。因為總是可以從那修長的外表形狀就看出裡頭的骨骼,大致是長什麼樣子。當然,如果肌膚也能如同骨頭一樣雪白就更好了,如同石膏那樣精緻的白、美麗、纖細又毫無瑕疵,就像仙藏那樣。
 
  咦?你問我為什麼會提到仙藏?
  因為,留三郎你不覺得,仙藏長得很是漂亮嗎?雖然前面說了我覺得小骨是最漂亮的,實際上也很少有什麼能像小骨那樣漂亮。但若是以『人』來講的話我覺得仙藏是最漂亮的了。先不說骨骼本來就長得很好,纖細又有骨感的手,摸起來也冰冷的觸感就像是石膏一樣。以及那修長的身段、美麗又白皙的臉孔五官,都像是人偶、或者是骨頭一樣的美麗喔。我想絕對沒有再比仙藏更美麗漂亮卻又完美的人了,因為仙藏全身上下就像是個藝術品一樣啊,和小骨一樣是如此地美麗。
 
  所以、所以,留三郎你是能明白我的心情的吧?我會如此仰慕、又如此著迷於仙藏的心情。
  因為,他看起來是如此地美麗啊。就像小骨一樣。
 
 
  ※
 
 
  聽同班的同學說葉組的善法寺伊作喜歡我。
 
  老實說,聽到的當下其實沒什麼感覺,畢竟這種事情已經太多次了,不論是女忍城裡的女子還是同年級不同年級的也一樣。從三年級開始我就很常聽到這種事,甚至是,被告知這樣的事。
  ……
  嘛,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好的,就某方面來說。畢竟我也知道原因是出在哪裡。一年級二年級時還好,三年級開始因為有些人第二性徵會來得比較早,以及自身的容貌、身材和氣質,言行舉止甚至想法都會有明顯的變化,加上和高年級年齡又更相近些,所以會引來注意也是很正常的,畢竟沒有人會想對低年級的下手,又不是戀童癖。
  ……
  抱歉扯遠了,總之當我聽到時,當下也只是愣了一下(畢竟是第一次聽到)然後「哦,是這樣啊。」接著就笑笑結束了,也沒有想去求證或是再追問下去的打算──開玩笑若是這樣那我不是每個都問不完了,何況那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是對方喜歡我又不是我喜歡對方。
  當然,這樣子的反應也馬上引來了同學們的「咦──怎麼這樣好冷淡喔。」或者是「真沒趣味──」等我知道會引來他們一陣失望的回答。我也知道他們那樣刻意告知我是想看我的反應──畢竟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他們總是想看我的反應會是如何。
  只是抱歉了啊,我的反應就是沒有反應。畢竟就像我前面說的,是對方喜歡我不是我喜歡他。而且那也是別人說的或許是捏造還是什麼,從三年級開始我陸續被告白以後就會有些參雜著完全沒經過求證的謠言。況且伊作還是葉組的,和伊組的同學相較起來又更遠,平時也沒什麼互動(畢竟不同班啊)所以當下聽同學這麼說時我其實是很懷疑的,儘管就算是真的我也不會意外,畢竟這種事情已經太多了,不差這一件。
  
  只是,在聽到班上同學這樣說時,還是會自然而然想到了善法寺伊作的臉:在我的印象裡那是一張很和氣的臉。無害,講白了伊作這麼人就是完全不給人殺傷力的。雖然也或許是因為他不運的特質已經有名到是全校皆知,但就算這樣伊作也不會給人一臉衰或是天好像快要掉下來的不幸感。不是,伊作看起來總是笑笑的,非常地溫和又無害。
 
  ──講好聽點是這樣,講難聽點就是沒有殺傷力。若今天伊作不是忍者或許這還是優點,但他是忍蛋,不保證他以後會不會走上忍者這條路可就算是忍蛋這樣的特質某方面而言也是很危險的。何況伊作也真的是溫和無害──各方面而言。他或許連殺人、傷害人的想法都沒有(給我的感覺)。但這也不是說伊作濫情或真的不會踩死一隻螞蟻,不然他也不會還升到了高年級──只是伊作給人的感覺,確實就是那樣的,溫和又無害。
  也因此,其實在我想到他時,有點難以把他和戀愛這回事──或者該說是相關情感給扯在一起。伊作溫和無害的氣質和特性給人所得出來的結論就是「一視同仁」。對伊作而言或許也沒有誰是有所特別的所以要說戀愛,有點難以想像。我自己認為。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對他認識不夠──畢竟被和伊作有相似如文雅氣質的人給告白這種事也不是沒有。
  不過,難想像歸難想像,我自己倒是沒什麼興趣就是了,也沒想去跟伊作打聽。只是多少會覺得有些厭煩。畢竟,雖然有自知之明…我當然有自知之明,畢竟臉長得好看身段也好這是天生和公認的,沒有什麼不好承認我也從沒覺得這是缺點。聽老師言在很多任務上這還是有比較有用的──只是多了還是會覺得有些厭煩,也毫無趣味。好在和我同寢室的潮江文次郎喜歡的並不是我這類型(文次郎你別再否認了你敢說你沒一直盯著葉組的留三郎看?)小平太也是他的野性直覺讓他比較喜歡他所能征服、以及願意屈服於他的,長次就更不用講了他是常識人,所以和他在一起也格外安心。只是伊作啊──…
 
  當然,想想也只是想想。我並沒很在意這種事。被告知以後我還是會去保健室請幫忙上藥或是借些藥草──畢竟火藥調製上有些需要的藥草是很容易和保健委員會重疊的。只是有沒有遇到伊作就又是一回事──雖然遇到時我還是愣了一下。
  「──咦?仙藏。」
  看到我時本來在磨藥的伊作立即停了下來,並對著我笑──是平常的伊作。
  「伊作。」
  我進門,並順手把門給掩了起來。
  「怎麼了?又要來借什麼藥草了嗎?」
  伊作問說,畢竟我來多半是為這種事。
  「不,是來擦藥的。之前出任務時不小心擦傷到了。」
  我笑說,並捲起袖子來露出了一道鮮紅痕跡。
  「這個是……被火藥給擦到的?」不愧是伊作,才看到就已經知道了。
  「啊啊。」
  我應了一聲,伊作點了個頭接著就去拿藥膏來給我擦。我一向是不喜歡給人擦藥和包紮傷口的──因為沒包得我好。但伊作就不會給我這種感覺。伊作不論擦藥還是給人包紮繃帶時表情都非常地專注且認真。手邊也是,迅即俐落又是非常仔細且小心謹慎的。我喜歡伊作的這種眼神,感覺是看到了平常不一樣的伊作。
  「──好了。之後只要小心,別碰到水就好了。」
  在幫我包紮完繃帶以後,伊作這樣說。
  「啊啊。謝謝你,伊作。」
  我說,對話也就這樣子結束了。只是說──
 
  ──啊啊,果然。
  心裡忍不住這樣想。
  果然是訛傳的啊,那個。
  關於伊作喜歡我這件事情。
 
  因為、那雙眼裡,並沒有映照出我的樣子。
 
 
  ※
 
 
  吶吶、留三郎你聽我說喔。我今天啊,碰到仙藏了呢。
  什麼?你說這又沒什麼了不起的?不不、你聽我說,我不是在校園裡遠遠地看到他,也不是在食堂裡碰到或是走廊上看到,而是在保健室裡喔。保健室裡,仙藏來要擦藥時。
  果然是非常漂亮的呢。那張臉。當然,除了臉以外仙藏的其他地方都是非常漂亮的。漂亮的臉孔、五官、手、手臂、身體以及腿和腳,都是一樣的漂亮、白皙、修長,就和小骨一樣的呢!

  什麼?你叫我不要拿小骨來比喻?這樣對仙藏很失禮?不不不、我沒有那種意思的。我是真的覺得仙藏很漂亮,所以才這樣說的。仙藏很漂亮,至少,他是我目前覺得,除了小骨以外,在忍術學園裡最漂亮的人了。
  白皙又冷靜的臉孔簡直就像石膏(頭骨)一樣的美麗,實際上我看過仙藏的後頭顱,也是非常完美的弧度曲線的呢!所以雖然看不到,但從五官的立體和額頭後腦勺的弧度來看,相信仙藏的頭骨也是長得非常漂亮的!或許就和仙藏的臉一樣,是這麼地細緻白皙。

  此外還有手,吶吶、你知道嗎留三郎?我啊,碰到了仙藏的手了呢,雖然是因為包紮。

  但果然,仙藏的手,還是和我所想的一樣漂亮呢。不管是摸起來冰冷卻又舒服的溫度、還是那纖細但摸起來卻又結實的手臂也是。我常覺得仙藏的皮膚是較薄的,因為我總是覺得可以摸到仙藏的手骨,是那樣地纖細、修長卻又漂亮,感覺連上頭的紋路也可以摸得一清二楚了(雖然實際上沒辦法)。只是覺得,啊啊,仙藏果然是非常漂亮的呢。不論是頭髮、臉,還是碰觸到的手都是。
  我也知道仙藏很受歡迎,畢竟從三年級開始,仙藏的美貌在我們同級、或者是不同級,甚至九之一之間都是非常有名的。這也是沒辦法的,因為仙藏長得很漂亮啊。聽說也有很多人去和仙藏告白,甚至也聽伊組的文次郎被虧說和仙藏同房會不會忍不住之類的(當然本人是馬上憤怒否定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因為仙藏長得很漂亮啊。

  因為很漂亮,所以只要能遠遠地看著就已經很幸福了。我對小骨也是這樣的。雖然我外出時會隨身攜帶他的大腿骨,但我也不會一直都在抱著小骨、和小骨膩在一起的啊(雖然我很想)。那樣對小骨太褻瀆了。小骨是美麗的,美麗神聖且不可侵犯。又潔白、修長、細緻且結實,就像是藝術品一樣。平常是要放在那裡,遠遠地看著才行的。所以仙藏也是,雖然他很漂亮,但我也不會想說一定要接近他。我只要,能遠遠地看著他就行了,因為仙藏很漂亮。

  很漂亮,但過於漂亮了,所以有時候會覺得無法直視,因為太過於漂亮了,覺得會引發心悸。
 
  所以我想,果然還是不要這麼近地看著好了(雖然我很想這樣做)。
  因為那樣子,就會太過於精緻了,精美且細緻的,仙藏的臉、雪白的皮膚、手,甚至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來的身體也是。
  太過於漂亮了,會引發心悸。
 
 
  ※
 
 
  ──果然,從那次以後,伊作喜歡我的這件事情就自動地被淡忘掉,甚至是不再提及了。
  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那怎麼聽都只是訛傳。真要說起來,和伊作比較有譜的還說不定是和他同寢室的食滿留三郎(雖然這句話最好不要給文次郎聽到或提起,不然他人會不高興),我和伊作平常也很少有交集(畢竟不同班)所以說,為什麼會有這種看似毫無根據的謠言出來,我想,很有可能是因為伊作他,曾經提起過我很漂亮這件事──沒錯,伊作的確說過我很漂亮。
  他說過,而且還是在我面前這樣說,雖然我覺得他是在稱讚,說我很漂亮。
  就和他家的小骨一樣漂亮。
  ……
  當下我是愣了愣,因為我不知道小骨是誰。後來當伊作很興高采烈地跟我說小骨是他寢室裡的一具人體骨骼時我卻是不禁感到脫力──好吧,我是看過小骨沒有錯。在經過或是去到伊作和留三郎的寢室裡時,只是小骨──奇怪,到底我和人體骨骼是哪裡像了?
  「因為都很漂亮啊,仙藏和小骨。」
  伊作當時是這樣笑著說。

  很漂亮?

  「因為仙藏的皮膚很白皙、身體又很修長纖細,尤其摸起來體溫也很低,所以,看起來總覺得和小骨有點相似,你們都是一樣的漂亮。」

  啊啊、原來是這樣。

  當然,之後認識更深了(其實是因為人一年比一年少了所以自然會認識更深)我也徹底見識到伊作對小骨這具人體骨骼是有多麼地熱衷──大概就和他給人治療或是包紮傷口時一樣的熱衷。也能夠理解留三郎的無奈(留三郎你也辛苦了啊)。
  只不過,被人說漂亮、還是因為和人體骨骼像而漂亮這件事──老實說還是有些微妙。我已經忘記當第一次被伊作說和人體骨骼相似且漂亮時是怎樣的反應了──估計還是和現在一樣,有些無奈且哭笑不得吧,畢竟我不覺得有誰會因此而感到高興的(除了伊作以外)。
  只不過,要說完全沒有反應或是感覺,卻又好像不太對。
 
  我喜歡伊作(因為我們是朋友),也喜歡他那溫和無害又好相處的個性(儘管在忍者之路上會是一大致命傷)。我喜歡伊作幫人治療且包紮傷口時那專心認真的樣子,也知道伊作對忍者並不是就像他外表真的是那樣的軟弱無力,他其實是個堅強的人。
  因為心裡很溫柔、不喜歡有人受傷或打架,所以會讓自己變得堅強與強大(不運不算的話)──我喜歡這樣的伊作,也知道這樣的伊作。
 
  他是認真的人,也是溫柔的人,溫柔且無害。和伊作在一起時感覺都是很舒服的。他不像文次郎或小平太那樣,常一個起勁上來了就聽不懂人話,也不像留三郎那樣情緒起伏這麼大,或是和長次一樣過於的沉默寡言。伊作有他溫柔、且看似無害卻也有專業認真的地方。我喜歡這樣的伊作,和他在一起時總是感覺很平靜,不會過於疲憊。
  所以,雖然我不打算干涉伊作的興趣及嗜好──(伊作也不會對我這樣做)但果然,在被說成和人體骨骼一樣的漂亮時,那種心情還是很微妙的啊。
 
  因為我雖然喜歡伊作,但我不是因為像是什麼而喜歡他,而是因為伊作有那樣讓我喜歡的特質而喜歡他,但伊作不是。
  伊作是因為我和人體骨格相似而喜歡──他一開始也這樣說了,是因為我像似小骨,也認為我冰冷的體溫、以及白皙纖瘦的身形,和人體骨骼有些像似。
  因為像似,所以喜歡我。他一開始就那樣說了,我也從他的眼裡讀出來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伊作在說這番話時眼裡依舊是乾淨真誠、就和他的人一樣我相信他沒有什麼雜念,和曾經對我說過喜歡的人不同──所以才更令人感覺不悅。
 
  因為、在那雙眼裡,依然沒有映照出我的樣子。
 
  我喜歡伊作,所以我把他當朋友──雖然這不代表伊作沒把我當朋友。只是,在望著我、以及望著小骨時,那表情卻是截然不同的。即便伊作說過他喜歡我,但那是因為像小骨。他在望著我時,眼裡也不會映照出在看著小骨時那樣如此歡喜又喜愛的樣子,我們依舊有所不同。
  有所不同,他臉上那樣愛嬌又像孩子般會掩飾不住喜悅的表情,也不是因為我。
  連說喜歡我這件事情也是。
 
  「還好復原的情況很順利,這樣也就不會留下傷痕來了。」
  在有一次幫我換過新的繃帶,並順便檢查復原情況時,伊作這樣子說。
  「不然就會覺得很可惜了是嗎?」
  我帶著開玩笑的口吻這樣說。
  「啊啊、也是呢。因為仙藏你長得很漂亮啊,連身體也是,都沒什麼傷……」
  「就像是小骨一樣吧?」
  我這樣開玩笑地說。
  「這個嘛,」伊作像是想了一想:「也是有的呢。但果然還是因為──」
  沒等伊作說完,我一把就拉過了他的手、並在他因怔愣或作用力而轉過來時,迅即抬起臉來封住了他的口。
 
  ──別開玩笑了,我可不是像那樣子沒有溫度的啊。
  在離開並湊近了他的耳朵時,我這樣子說。
 
 
  看吧,果然還是有溫度的嘛。
 
  在看到那不知是因為湊太近,還是有什麼其他原因而立即泛起紅的耳廓時,我滿意地笑了。
 
 
 
  ===
  算是很久以前的ry
  開頭是因為看到伊作這麼喜歡小骨,甚至喜歡到會抓來轉圈圈灑小花,再想到仙藏的皮膚真白啊,白得就像人骨(啥)所以衍生出了「伊作因為喜歡小骨所以喜歡上仙藏」這樣的設定(爆)雖然好像看不太出來(咦
  仙藏角度的描寫其實一直是我所苦手的,一來是我覺得他是冷靜的人,在感情方面也是。所以要怎麼讓他有不同平常、像是戀愛那樣的感覺就是一個挺難拿捏的地方。我覺得他是自然而然喜歡上伊作的,或許他自己也沒有想很多。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